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62章風雪之牙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六零章風雪之牙

    「手套之刑?」烈金風心中也頗為好奇,心說沒聽過什麼手套之刑。

    他很快就看見了。

    只見那名弟子被其他幾名弟子拖到刑室的牆邊,然後牆邊竟然有一個小機關。打開機關,就出現了一個圓形的小窟窿,當這個窟窿打開,一股可怕的寒冷氣流傳了進來。

    幾名弟子都是全身一顫,然後拉住受刑弟子的一隻手,將其的手伸出洞口。

    「啊!」受刑弟子痛苦呼喊,慘叫連連。

    只是片刻,他的手又被從窟窿之中拉了回來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窟窿口的機關合上,冷風停了。再看此人的手掌外,已經結了厚厚的一層冰霜!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烈金風和蔡長老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所謂的手套之刑,就是將人的手伸入靈雪之中,生生凍死這隻手!靈雪的寒力驚人,不但這隻手,整條手臂都完了!

    不但如此,寒力還在向上蔓延。

    唯一的辦法,就是砍掉自己的整條手臂,然後服下療傷丹藥,等待胳膊重新生長。總之,這種刑罰簡直是殘酷駭人,太折磨人了。

    「哭什麼?再鬧讓你再嘗嘗腳套之刑!」

    滕波一聲怒喝,那弟子嚇得連忙閉嘴,忍疼給滕波道了一聲謝,「謝長老饒命大恩。」說完,一個人跑到角落,自己一咬牙,將自己的一條胳膊給砍了下來。

    蔡長老看得心中驚恐,知道滕波是用來嚇唬自己,可是他也卻是被嚇到了。

    「哼,都給我老實點。」滕波臉色陰鬱的掃過所有人。

    眾弟子大氣都不敢出,沒一會,掏出很多的血肉。

    突然,有金色光影一動……

    原來千摩的世界之鼎一直活著,他知道自己的身體不斷的被人破壞,也沒有辦法。趁著一塊血肉被挖開,他的世界之鼎遁體想要逃走。

    別人不知道,他自己很清楚。

    他一個分身藏在某處,只要這世界之鼎過去和分身結合,他就立即會很強大。

    不過這裡是冰雪魔宗的刑室,他的世界之鼎又往哪裡逃?

    滕波臉色一冷,「想逃?做夢!」

    千摩的世界之鼎衝出身體,才發現這是一個緊閉的密室,他根本無可逃遁。回頭再看自己的身體,被挖的血肉模糊,一塊整肉都沒有。

    很顯然,這些人都不是好人。

    千摩的世界之鼎倒也是堅決,鼎身表面上,頓時光芒四射。

    「想要自爆?」滕波臉色一冷,「我早就料到你有這一招,給我打開陣法!」

    轟!

    整個刑室之中,突然點亮無數的光柱。

    這些光柱全部點亮以後,立即開始尋找目標,隨後,所有的光柱全部照在世界之鼎上。然後,刑室之中所有的那些幽魂,全部都撲過去,纏繞在世界之鼎上。

    這些幽魂,全部都是一些污穢的東西,落在世界之鼎上,金色的鼎身,好像被砸上了一攤攤黑色污泥,明亮的光線頓時暗淡下來。

    滕波這才嘿嘿冷笑道,「真的沒想到,百萬年前雪國道宗冰封之難的始作俑者,今天竟然有機會和你一見!」

    大鼎之中傳來千摩的聲音,「魔道的妖孽,煉製的這些骯髒的穢物,你弄污我的世界之鼎,你也是沒用的,你別想奪走我的世界之鼎!」

    滕波哈哈大笑,「你過了百萬年還是這麼愚蠢!我要你的世界之鼎幹嘛?我自己又不是沒有。」

    千摩冷道,「魔道之人,那你要如何?」

    「我不要如何,我就想和當初造成冰封之難的千摩長老聊聊。」滕波說完,臉色又陰笑道,「順便得到你上古雪陣百分之51的控制許可權!」

    「什麼,你休想!」千摩的世界之鼎頓時再次明亮起來,想要自爆。

    不過有了陣法和穢物的壓制,它想要自爆也很難。

    滕波嘿嘿冷笑道,「我會讓你死的,不過先要讓我得到你的控制許可權!」說完,他的身影一動,已經站在了世界之鼎的面前。

    隨即,他猛地一抬手,口中暴喝道,「上古雪陣的許可權,給我!」這一聲暴喝之中,他的手中不斷結出法訣!

    這些法訣,蔡長老看得汗顏。

    因為這種取得控制許可權的法訣,是雪國道宗秘傳的。

    可是雪國道宗早就已經人心不穩,滕波輕輕鬆鬆就得到這些法訣。

    隨著滕波的法訣,可以清楚的看見,一顆顆的星點匯入滕波的身體。

    這些星點有大有小,代表著不一樣的控制許可權。

    而在滕波的身體之中,有一個光點正在越來越大!

    不久以後,從世界之鼎中飛出最後一個光點,接著就沒有光點飛出。

    滕波在奪取控制許可權的時候,千摩長老一直在咒罵,不過這都是無濟於事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的控制許可權都取得,滕波這才臉色一笑,「好了,你現在想幹什麼都可以了。」說完,大手一揮。

    那邊自然有弟子打開一個窟窿,一股帶著可怕寒力的狂風席捲進來。雖然只是很小的一個洞口,可是室內的所有人都是感覺到異常的寒冷,彷彿隨時被凍僵。

    「外邊是靈雪!」千摩被嚇得驚叫出聲。

    滕波冷笑道,「對呀!外邊就是靈雪,你這種人凍死了全宗的弟子,你最好的歸宿就是靈雪之中!你不是心魔附體嘛?怎麼你也會害怕了?當然了,你還有另一個選擇,就是讓我煉化,煉成一座並不算很值錢的寶物,你覺得如何?」

    千摩聽說自己要被煉成寶物,終於嘆了一聲,「你說的也對,我這種人就該死在靈雪之中。」說完,它化成一道金光,鑽進窟窿之中。它只剩一個世界之鼎,被靈雪冰凍,只有死路一條了。不過它死的倒也是硬氣,讓蔡長老為之汗顏。

    「關上。」滕波揮手示意,刑室的小門才關上,冷風消失,大家這才臉色恢復正常。

    滕波一張口,吐出一塊白色的光影。

    光影在空氣之中,慢慢結成了半塊白色的骨牙型的令牌,上邊寫滿了怪異的文字,這正是代表了上古雪陣控制許可權的令牌,被稱作風雪之牙。

    看見滕波手中的風雪之牙,蔡長老震驚道,「你這裡的許可權不止百分之51!」

    滕波臉色陰沉,不當回事道,「對呀,我之前殺了你們雪國道宗的幾個人,現在有百分之55的許可權。」說完,他又陰森森笑道,「還有,忘記告訴你了,你的徒弟雪國太子已經被我殺了,他的百分之一不到的許可權也在這裡,嘿嘿。」

    「你!」蔡長老氣急。

    不過他還是很清楚他的景況,身處冰雪魔宮之中,滕波修為又驚人。隨時可能把他扔進靈雪之中,嘗嘗什麼手套腳套之刑。

    雖然他什麼都沒敢說,可他的心中已經下定決心,只要有機會,就趕緊逃走。

    滕波拿到風雪之牙,臉上終於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「有了這個東西,整個上古雪陣,全部都在我控制!」

    「整個北雪國和北雪大陸的大部分地方,我想要讓哪裡滅絕,都在我的一念之間!」

    想到這裡,滕波又想到什麼,「上次雪西子被人欺負,是在外九陣的哪裡?算了,等回頭見到雪西子,我會凍死那裡所有的人!」執行這次計劃,滕波是獨自行動,雪西子和冰雪魔子,包括滕海,都回去了冰雪魔宗的總部等待消息。

    烈金風見到魔道如此的瘋狂,他也有點怕。

    他走上去開口道,「滕波長老,現在風雪之牙已經得到,我的任務應該是完成了吧。」烈金風心說,老子就拿了你一顆返顏丹,可不能在這裡給你賣命了。

    滕波臉色一動,看向烈金風,冷笑道,「難道你不想見見你的好朋友丁浩嘛?」

    「丁浩?」烈金風臉上頓時露出了怨毒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他的心中是相當的恨丁浩。

    丁浩這個混賬不但殺死了他的子侄,而且還奪走了他的小世界。否則的話,他現在肯定是一個嬰變強者了!

    「滕長老,你準備怎麼對付丁浩?」蔡長老問道。

    滕波嘿嘿笑道,「當然是讓他嘗嘗靈雪的滋味了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祖宗堂門外。

    飛騰盤膝而坐,正在給丁浩護法,這已經是他們來到這裡整整一個月時間了。

    如果換其他一個人,在這裡盤腿一個月,早就凍得不行了。

    不過飛騰畢竟是煉體的體修,體格相當的強壯,也特別的抗寒。

    「也不知道丁浩兄弟弄得怎麼樣了?蔡長老怎麼還不回來?」

    飛騰的精神力不足,他根本不知道,幾道強大的精神力已經覆蓋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「丁浩就在陣法之中破門嘛?」滕波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蔡長老道,「不錯,丁浩在裡邊行動,我也不知道他有什麼手段。這外邊守著的叫做飛騰,是他的好兄弟,兩人關係莫逆。」

    「那就讓他們這對好兄弟死在一起吧。」滕波冷笑。

    他的心念開始運行,他手中的風雪之牙開始點亮,上邊所有的黑色符文都開始放出金色的光輝。

    只要有百分之51的許可權,就可以關閉雪陣。現在他的許可權遠超過51,當風雪之牙上所有的文字整個點亮,天空一下就黑了下來。

    北雪國本來就是永夜的世界,原先的光線都是上古雪陣上傳來。

    「上古雪陣,關閉吧!」

    如同默哀一般的聲音,冰封之地整個一片漆黑,飛騰臉色震驚,抬頭看著天空,「這是怎麼了?」

    等會還有一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