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63章三天三夜(三更求月票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六一章三天三夜

    「這個體修抗寒能力很強!」

    冰雪魔宮之中,滕波等人正在關注這外邊。

    飛騰的抗寒能力確實很強,體修是很難修鍊的,尤其是進入元嬰以後的體修,身體的強壯更是和妖修有一比。飛騰已經修鍊到元嬰後期,身體的堅硬程度,遠超一般的修士。

    所以當靈雪落下,飛騰並沒有立即被凍僵。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?這是怎麼回事?」

    「這個雪不是一般的雪,這是靈雪!上古雪陣再次關閉,這是不可能的!」

    飛騰發現這一點,他已經是驚呆了。

    「怎麼辦?」

    「我的體質遠超一般人,如果現在向外逃,我說不定還能逃得一命!」

    飛騰清楚的知道,他自己的體質還能支持一會,如果現在就向山下逃,應該能在凍僵之前趕到浮冰海。如果到那裡,說不定就能撿回一條命。

    「可是我逃走了丁浩兄弟怎麼辦?」

    「香雪最重義氣,我一個人回去如何回答?」

    飛騰自己也是極其重義之人,當下他沒有逃走,而是全力進攻眼前的陣法。

    丁浩為了防止別人窺視自己的吸星魔訣,難免小心了一些,這個陣法布置的跟鐵桶一般,內外根本沒有聯繫方法。

    「丁浩兄弟,你快出來,丁浩兄弟!」

    飛騰雙目一怒,虎軀一震,全身穿著的白色的狐皮襖一下被震飛,露出他強壯的身體。只見他的身體上,刻滿黑色的符文,這些黑色的符文,就好像很多扭曲的蟲子。

    「丁浩兄弟,我不管你在裡邊幹什麼,我都要強行破陣了!」

    轟轟轟!

    飛騰開始對著陣法猛攻。

    冰雪魔宮之中。

    蔡長老臉色陰沉,心中暗嘆,這個飛騰倒是夠義氣,這種危險的時候都不走,竟然還想要通知丁浩。

    滕波哈哈大笑,「蠢貨,就算你把丁浩叫出來,也是無用,你們兩個要做一對亡命兄弟!只是丁浩背後的化神神尊怎麼還沒有出現?」

    其實要以滕波的修為,殺死丁浩並不費勁。

    不過滕波顧忌丁浩背後的神尊九奴,所以這才弄出靈雪天降這種陰招。

    「蠢貨,你這樣瘋狂的攻擊,只會讓你死的更快!」滕波看著外邊,抱著一種看戲的思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的陣法之中,丁浩已經快要弄開祖宗堂門外的冰層。

    砰砰砰。

    外邊傳來劇烈的攻擊之聲。

    丁浩雙手正按在冰層上,他雙眉已經滿是冰霜,吸入大量的寒力,對他也是一個巨大的考驗。

    「外邊怎麼回事?」丁浩一邊用力在吸面前的冰層中的靈力,同時把精神力向著陣法外一看。

    「什麼?一片黑夜,靈雪天降,飛騰大哥正在瘋狂的用身體在撞擊陣法!」丁浩看見外邊的情況,幾乎要暈倒。

    不過更加讓丁浩驚恐的情況,那就是他布下的這個陣法已經凍僵,隨時會破裂!

    「完了,如果此刻陣法破裂,新的一層靈雪天降,那這個冰層會更厚!我之前的所有的努力,也全部都會變成一場空!到時候,我不得不先離開!」

    丁浩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    不過他知道現在的事情很緊急。

    「現在只有這樣,在最後一刻努力一把,把洞口打開!」

    「至於飛騰大哥,肥蟲看你的了!」

    之前肥蟲就說過,它的蟲巢可以保護人,現在丁浩只有靠它了。

    砰砰砰。

    飛騰正在猛撞陣法,可是丁浩布下的這個陣法很強,根本無法撞開!

    「我要不行了。」飛騰的動作開始變得遲鈍。

    雖然他的皮肉骨都是非同尋常,可是他的血脈開始先被凍結,然後他經脈之中的靈力開始凍結,他的意志開始被凍結。

    「這個大個子要完蛋了。」滕波無情的說道。

    「唉。」蔡長老嘆了一聲,飛騰相當的忠義,又是雪國道宗的弟子,就這樣死在他的眼前,他也有些於心不忍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飛騰的身體開始堅硬,保持著撞擊的動作開始不動的時候……

    突然就看見,從陣法上打開了一個小洞眼,然後一隻黑色的瓢蟲怕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那是什麼?」

    接著,又有更多的瓢蟲爬出來,黑壓壓的一片。這些瓢蟲全部都會飛行,從小洞眼裡不知道飛出了幾萬甚至幾十萬隻。

    「這些是什麼靈蟲?」蔡長老等人全部都臉色驚動。

    滕波雙目注視,冷道,「這些是上古的靈蟲,什麼種我也不知道,真是想不到,這個丁浩還是玩蟲子的高手!」發現這一點,滕波的臉色開始變得陰沉,「難道九奴已經出現了?」

    蟲子越來越多,它們全部都爬到飛騰的身體上。

    沒一會,飛騰的整個身體都變成了黑色,爬滿了蟲子。然後這些蟲子竟然把飛騰抬了起來,陣法上的缺口開始變大,蟲子把飛騰抬進陣法之中,送進金色的蟲巢里。

    就在肥蟲把飛騰救回來,丁浩的雙目也是猛地一張。

    「可以了!」

    丁浩猛的收回手,只見他面前的一塊巨大的面積,冰塊已經從晶瑩剔透變得發白。然後丁浩站起來,抬手猛地一拳。

    讓人沒想到的是,這一拳打出,丁浩竟然是一個踉蹌!

    他的身體內部的經脈,都被寒力所傷,現在外邊的靈雪的寒力也穿透了進來。兩種寒力內外相加,丁浩已經吃不消了!甚至面前的冰層,都打不破!

    「進入吸星石。」

    就在這一瞬間,丁浩一下躲進吸星石。

    就在他躲進吸星石的同時,他的陣法已經被凍裂。

    咔咔咔的聲響之中,無數條蛛網一樣的裂痕在陣法上蔓延,這個陣法,就好像是裂開的雞蛋殼。

    「陣法破了,就要看見丁浩了!」烈金風一聲歡呼。

    他非常希望,能看見這樣一景……丁浩被凍成殭屍,躺在地上苦苦的掙扎……

    不過很快,他就發現事實並不是他想的那樣。

    就在陣法整個裂開,轟然變成無數的蛋殼灑落在地,丁浩的身影竟然沒有出現。取而代之的,是祖宗堂的大門,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破洞!

    「丁浩竟然真的進去了?」蔡長老臉色震驚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不相信丁浩有本事進入祖宗堂,可是他錯了,丁浩竟然真的有手段,竟然真的進去了!想想,丁浩一個外人在拚死救出道宗的時空棺材,而他這個道宗排第二的長老卻坐在冰雪魔宗的宮殿里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自內疚。

    「這小子倒是有點本事。」滕波也是臉色吃驚,雙目射出厲色道,「還好我來得及時,如果讓這小子救走所有的時空棺材,那雪國道宗豈不是要強盛起來?」

    烈金風開口問道,「滕長老,現在怎麼辦?」

    「現在怎麼辦?」滕長老也很猶豫。

    雖然靈雪落下,可是血雲邪尊九奴並沒有出現,他不敢貿然行動。

    「再等等。」

    這場靈雪一共下了三天三夜,冰封之地的冰層,又增厚了不少。還有那些在冰封之地的探寶者,全部都被凍成了新一代的冰雕。

    三天之中,那個洞口裡邊都是黑洞洞的,沒有人進出。

    「難道丁浩已經被凍死在裡邊?」滕長老眉頭一挑,終於拿出風雪之牙,心中默念,「上古雪陣,給我打開,用你的光輝,護佑北雪大陸。」

    一道道的陣法光柱升上天空,天空逐漸亮了起來,飄落的靈雪也開始變成普通的凡雪,若是外界之人,根本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。

    「烈金風,你去祖宗堂里看看。」

    滕波始終顧忌九奴,甚至不敢親自過去查看。

    「好吧。」烈金風無可奈何,不過他相信,那麼厲害的靈雪下了三天三夜,丁浩絕對要被凍僵在祖宗堂之中了。

    不久以後,就看見一個臉色發紅的年輕人,來到了祖宗堂前,然後他把頭伸進洞口,向著祖宗堂里一看,頓時臉色大驚,「怎麼可能?」

    隨後,他跨進了雙腿,走進祖宗堂。

    烈金風走進祖宗堂,驚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因為祖宗堂裡邊所有的時空棺材,已經全部都消失了!同樣,丁浩的身影,也消失了!祖宗堂里,除了百萬年前凍僵的守衛,就沒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「丁浩去哪了?」烈金風臉色震驚。

    他走向祖宗堂,突然,從他腳邊閃電一般的深處一根深綠色的光影,這光影帶著金色的絲紋,只是瞬間,就把烈金風困了個結實。

    「什麼東西?」烈金風驚恐之中,已經被這綠色的東西,拖進另外一個世界。

    在他的面前,出現了久違的丁浩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很奇特的空間,甚至他還看見盤膝在一團血雲之中打坐的九奴。

    「丁浩!」烈金風臉色驚異。

    「你認識我?」丁浩一下並沒有認出烈金風,因為這傢伙外形變化實在太大。

    「不不不,我不認識你。」烈金風連忙否認,想要矇混過關。

    「不認識我就知道我的名字?」丁浩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烈金風還要編出一些理由矇騙丁浩,不過丁浩已經毫不客氣把手按在烈金風的頭頂。

    「你想要搜我的魂,你做夢!」烈金風暴起,張口吐出一把火紅色的飛劍。

    丁浩眉頭一挑,「烈陽山的九烈道宗常用的飛劍?」

    「丁浩,死吧!」烈金風暴喝一聲。

    不過很顯然,現在的丁浩已經不是當年,現在丁浩的修為要比烈金風還要高,實力更是高出一大截。對於烈金風的本命神兵,丁浩根本不值一哂,都不需要動用自己的本命神兵,直接空手去接。

    丁浩一把抓住這把本命神兵,然後心念一動,「吸星魔訣,吸!」

    今天周一,三更求票!月底了,把月票都給饅頭吧!給大家推薦一本書,《超能雇傭兵》,都市類作品,喜歡這類的可以一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