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68章得到聚火靈石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六六章得到聚火靈石

    十萬里雪陣,重新點亮!

    北雪大陸的生命陣法,不容有失,風雪之牙,落在九奴的手中。

    雖然丁浩等人拚死相搏,最後重新點亮雪陣,可是造成的損失,無可估量!

    不知多少凡人和修士,都在靈雪之中被凍成冰雕。

    這是一場驚天的浩劫,就算是僥倖活下來的人,他們也失去了家園!

    那些村莊小城,整個都被靈雪覆蓋,所有的一切,都被封凍。

    白鳳城外,所有的空間都蒙上堅硬如鋼鐵的冰層,所有的植物和生物都消失了,這一場劫難,簡直就如同地球上的一場核爆炸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甚至直到如今,飛騰都沒有清醒。

    「怎麼辦?」丁浩和九奴站在飛騰的面前。

    雖然他身上的厚厚冰層已經被丁浩取下,不過他還是被凍僵了,他的身體依然保持著使勁撞擊防陣的姿勢。

    九奴伸出手,用自己的靈力進入飛騰的身體。

    然後他收回手,搖搖頭,「他已經被凍僵了。這種凍僵並不是外部的凍僵,而是體內的凍僵!他的神識和經脈,以及氣海都被凍僵,現在唯一的辦法,就是把他的元嬰拿出來,重新尋找**,奪舍重煉!」

    「奪舍重煉!」丁浩臉色震驚。

    奪舍重煉並不是那麼容易,首先要找到合適的肉身,最好還是8歲以下的孩童。將其奪舍,然後放入元嬰,重新修鍊!

    雖然這種修鍊,要比一般人修鍊快,可是別忘了,飛騰他是一個體修,還是用的狼皇的獸嬰煉製的元嬰!如果他奪舍重煉,這種難度要超過一般的術道修士。

    「最好不要這樣,這句肉身他淬鍊的不錯,如果奪舍重煉,他就會走上另一條修鍊之路!而他的狼皇獸嬰,到時候就顯得不般配,簡直是困難重重!」

    丁浩眉頭緊鎖,飛騰和香雪歷經30年才相見。

    可是這才沒見幾天,轉眼又要經歷考驗,飛騰奪舍重煉還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成功,丁浩實在不願意再讓他們天各一方。

    九奴想了一會,一拍腦門道,「對呀,還有一個辦法可以試試!」

    「什麼辦法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那當然就是去海底,把那顆聚火靈石給取了!既然聚火靈石可以讓浮冰海永不封凍,相信也可以把凍僵的飛騰給解開。」

    「對呀!」丁浩大喜。

    浮冰海永不封凍,就算是靈雪飄飛,浮冰海也不會凍結。

    原因就是地下礦脈之中,存在著聚火靈石,這是一種有著驚人火焰力量的靈石,可以用來解凍。

    「再去看看。」

    丁浩第二次沉入浮冰海之中,這次他並沒有使用吸星石,只是使用避水牌掛在腰間。頓時他身邊的水流就被推開,他和九奴的身影迅速的沉入浮冰海的深處。

    浮冰海下方的礦脈,是一條很強的火系礦脈。

    不過在丁浩之前的猛吸之下,這條火系礦脈,已經變得萎靡了不少。如果說原先的礦脈好像一個壯年漢子,現在就好像是一個垂暮老者,礦脈上的紅光都暗淡了不少。

    丁浩看著這種場景,苦笑道,「如果雪國道宗知道這些,也不知道是要怪我還是謝我?」雖然他幫助了雪國道宗,可是他也吸幹了雪國道宗的一條礦脈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你無須愧疚。礦脈如龍,總有生死強弱,就算你不吸,它也會慢慢的失去其中的靈力,然後慢慢變成普通的山脈!與此同時,在其他有靈力的地方,又會有新的礦脈在產生,總是這樣不斷的往複!」

    丁浩點點頭。

    九奴又道,「再說了,我輩魔道修士行事講的就是一個爽快!不要顧忌太多,就算是這礦脈有著天大的原因,該吸還是得吸!修士修鍊,實際上就是對抗天地!可是要對抗天地,就需要強大的實力,這些實力,就是要不擇手段的取得,如果顧忌太多,修鍊這條路就很難走下去!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,「我懂了,我也只是感悟一下,並不會優柔寡斷!一個修士的內心,應該是強大的,道心堅固,便是求道之心貫穿一切,不會因為任何事動搖!好事,壞事,都不可動搖!」

    兩人說話之中,已經來到了礦脈的最深處。

    海底礦脈,其實就如同複雜的山丘一般。有著起伏的山丘,也有著深邃的通道,在丁浩的面前,就是一個深邃的峽谷,從上方向下看,裡邊汩汩有著滾熱的水流湧出,用精神力放下去,可以發現深處是一片的熊熊火海。

    這時耳中傳來老鴉的聲音。

    「主人,讓我下去,我在火海之中遊動很有經驗的。」

    「如此也好。」丁浩心念一動,將骨龍老鴉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老鴉本來就是在火海之中生活的,這種火焰並不能對它造成傷害,它一頭鑽入火海之中,這傢伙真正轉悠了兩天。

    這才有一道白色的身影從火海之中沖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主人,我找到了。」

    嘩啦!幾百米長的骨龍從火焰峽谷之中衝出,可以看見它的口中,叼著一顆碩大的晶石!

    這顆碩大的晶石有人的拳頭那麼大,表面有64個面,每個面都是一樣,顯然經人打磨過。

    九奴看見這聚火靈石都是有點吃驚,「這是被人打磨過的!並不是天然形成!難道是某位上古的強者落在這裡?」

    丁浩看了一下,簡直是愛不釋手。

    這東西絕對是寶物,如果光是其代表的價值,就是一萬億的靈石!事實上,丁浩感覺到其真實價值,還要遠超一萬億!

    「好東西啊,太美了!」丁浩愛不釋手。

    拿在手中把玩,從六十四個面,每個面都反射出不一樣的光華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拿出去解凍飛騰吧,不過我一個人還不行,需要有人幫我組成一個陣法,要不然這聚火靈石的力量太強了,怕是要讓飛騰受傷害。」

    「那我們就回去白鳳城吧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丁浩他們回到白鳳城,這裡正是一片混亂。

    雖然靈雪圍城已經被解困,可是現在新的問題接踵而來。

    那就是白鳳城的四面八方已經被凍成一坨巨大的冰塊,什麼靈植、靈草、靈木、靈獸……全部都成為了冰塊,大家失去了生計!

    白鳳城轉眼成為了一座孤城,死城!

    還有另外一個問題,那就是聖女當初答應大家,雙倍返還大家靈石。

    現在好,大家都來催債了。

    可是雪國道宗自己就窮得叮噹響,別說雙倍,就連一塊靈石都拿不出來!

    「雪國道宗,我真的是瞎了眼,居然相信你們!我辛辛苦苦賺來的靈石,就這樣白送給你們!還雙倍,你現在原物奉還就可以!你拿靈石來!」

    一眾城中富戶都堵在雪國道宗的門外大聲呵斥。

    雪國道宗的弟子堵在門外,不讓他們進去。

    這些富戶就厲聲吼道,「聖女呢?是聖女說的,讓她出來!」

    屋內,一種雪國道宗的高層都是臉色尷尬。

    當時聖女為了救大家,讓大家拿出靈石,可是現在雪國道宗也拿不出靈石還債!

    老鐵也坐在屋內,開口罵道,「這些人怎麼不識好歹?雖然聖女答應了他們可是畢竟這是為了救大家,難道就不能緩一段時間?」

    包長老嘆道,「北雪大陸苦寒,這些人也不容易,好不容易賺了一些錢,都交給了我們。現在白鳳城斷了生計,他們巴不得趕緊拿到一筆錢,就可以離開白鳳城。」

    老鐵道,「包長老,您老人家就是太過心好!雖然你是化鼎期的強者,可是這些人都不怕你,元嬰期都敢冒犯你,如果是我,把帶頭的殺了,看誰敢鬧事?」

    包長老連忙道,「萬萬不可,我雪國道宗善待子民,絕不能對他們動手!北雪國有律法,沒有罪責,就不能對子民出手,否則這就是我們犯了罪責!」

    老鐵搖搖頭,感覺到這些正道太過於迂腐,不論修為論法律,簡直是可笑。他們這些散修亦正亦邪,誰拳頭大就是誰有道理,看不慣這些迂腐行為。

    外邊的人越鬧越大,甚至有些本來不想來鬧的人,也跑來門口鬧事,人人都想要先拿到賠償,擠在門口大聲叫罵。

    「聖女,你說話如同放p嘛?雙倍賠償,你們雪國道宗要不要臉?」

    「縮頭烏龜,都給我出來!」

    「我們聽說,是你們雪國道宗故意關閉了上古雪陣,目的就是想要用這種方法逼迫我們交出靈石!你們這些畜生,還我的錢來!」

    外邊吵吵嚷嚷,說什麼都有,這些人也知道道宗的人修為很強。所以他們也並不動手,就在外邊大聲叫罵,辱罵聖女和道宗。

    「真是氣死了,我的肺都要氣炸了!」老鐵性子最急,聽到這些人用惡毒的語言罵香雪,恨不得衝出去跟這些人拚命。

    也就在這種情況下,半空之中兩個人影飛來,這兩人都是一身白衣,其中一個有著一頭血紅的頭髮,另外是一名少年,面白唇紅,一頭黑髮披散。

    這兩人正是丁浩和九奴。

    「下面怎麼回事,亂糟糟的!」九奴的修為實在太高,站在半空之中一股強大的威勢自然而然降下,下邊所有人都是安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等會還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