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74章宗門祖符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七二章宗門祖符

    影盜。

    對現在的人來說,或許並不是一個熟悉的名詞。可是對於九奴這種上古活下來的人來說,卻是記憶猶新。

    「當年的影盜可謂相當的風靡,來去如風,不管正道還是魔道修士,只要有寶貝落入他們法眼,全部搶走!除非是那些修為實在太高的強者,一般人都不敢留寶過夜,尤其是那些商家,聽說影盜,更是嚇得風聲鶴唳。」

    「而影盜依仗的,則是每人一把的影盜梭。」

    「這種飛行寶物看上去好像普通的御空靈劍,可是使用起來,速度飛快,真正的來去如風,就算是有些強者修士也是追之不及!往往留給對手只有一個背影,因此叫他們影盜。」

    「好東西。」聽完九奴的介紹,丁浩大喜,直接就把影盜梭給收下。

    有了影盜梭,無極梭可以退場了。

    不過雖然可以退場,丁浩還是要留著,畢竟無極梭分成三份,丁浩拿的是中間一份。而兩頭的各一份,或許已經成為他記憶之中的缺口,他也不知道何年何月,這三份無極梭會否聚首呢?

    「這裡竟然有這個。」

    九奴已經走到第二件寶物面前,臉色震驚。

    丁浩也走過去,只見第二個時空盒子裡邊放著一滴鮮紅的血液。

    在盒子面前寫著兩個字,「祖血」。

    「是仙血!」丁浩驚呼出聲。

    所謂的祖血,其實就是仙血,仙人血液!仙人血液重逾萬斤,對下界之人,簡直有起死回生的效果。

    當初在血池深淵,鍾皇為了將自己已經封印的乾屍復活,就是從皇極庫拿了最後一滴仙人血脈!

    仙人血脈的效果很強,作用也很多。

    不過這東西如果給冷小魚就更加的好了,因為冷小魚是修鍊的血道,如果血池之中有那麼一滴仙人血脈,實力提升是恐怖的!

    「不錯,收下。」丁浩將祖血收下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既然有祖血,看來雪國道宗在仙界肯定有仙人祖先!日後前去仙界之前,記得來這裡詢問一下,以後去了仙界,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,「我知道了,不過我去仙界,還早得很吧。」

    九奴哈哈笑道,「只要你繼續努力,把九塊魔尊舍利都湊齊,去仙界,妥妥的。」

    丁浩現在已經有三塊魔尊舍利,分別是吸星石、仙土石、化火石。九塊舍利,已經集齊三分之一,剩下還有六塊。九奴感覺到四重天的五行魔宗,裘德的師尊那裡肯定有一塊,至於其他的五塊,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丁浩繼續向前走,前邊的幾個時空盒子竟然是空的。

    「好奇怪,這些盒子竟然是空的。按道理說,這裡不應該有空盒子。如果是有人取走寶物,應該是連盒子一起取走。怎麼會取走寶物,只留一個空盒子?」

    九奴好奇的說道。

    丁浩也覺得有些奇怪,再看這幾個盒子前邊,都有著字。

    「千易花的花實,化鼎期度過瓶頸用天材地寶。」

    「落葉猴果實……」

    「七星松木根莖……」

    「全部都是一些靈植類的天材地寶,莫非是被人偷吃了吧。」丁浩失笑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倒是有可能,只是這裡陣法密布,防守嚴密,又有誰能在這裡偷吃寶物呢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把地鬼鼠放出來,說不定這裡有它的同類。」

    他懷疑這裡的天材地寶被人偷吃了,不過很顯然,地鬼鼠並沒有找到任何的小偷。

    丁浩繼續向前走,更加讓他鬱悶的事情出現了。

    「合虛火真言,古真言一道!」

    又是一個時空盒子,裡邊空空蕩蕩,可是面前的紙條卻顯示,這裡應該有一道很不錯的火系真言!

    「可惡,難道又被人偷吃了,我好不容易才有一道合我用的古真言。」丁浩氣得咬牙切齒,如果把這個小偷抓出來,非弄死它不可。

    九奴也是頗為疑惑,如果真的是地鬼鼠這樣的小偷,理應偷走一切,可是這裡又留著不少東西。而如果是一些貪嘴的生物,那就會只偷吃靈植靈藥類的天材地寶,怎麼可能連真言都吃掉呢?

    「我看看。」九奴把自己的精神力放出,不過並沒有發現什麼。

    「算了,繼續看看還有什麼給我留下。」

    丁浩繼續向前走,「是一把水系的古真器。」

    所謂的真器,就是融合真言的靈器。所謂的真寶,就是融合了真言的本命法寶,如天星九言劍。

    一個人只能有一件本命真寶,不過真器卻是可以擁有許多。

    「不過遺憾的是,這是一件水系的古真器,我用起來沒啥效果,就留給雪國道宗吧。」

    丁浩繼續向前走,又有兩件古真器,不過也是不合丁浩使用。

    到了再下一件,丁浩雙目又是一開,「火系的上古真器,真火龍旗!好東西啊,不但有火系的效果,還有獸系也可以使用,剛好適合我這個火焰獸!」丁浩再次狂喜。

    九奴拿過來一看,點頭道,「恭喜你了主人,是一件不錯的寶物!而且上邊的真言,組成的是真言陣法!威力全部都是加倍的!這個真火龍旗,威力要比你的九九劍陣更強!」

    真火龍旗上,煉化了一個真言陣法,是由多達360道真言構成的一個強大陣法,威力驚人!當然了,它雖然超過九九劍陣,可是九九劍陣也有自己的優勢,那就是靈活多變,可以變化很多複雜的陣形。

    「好東西,這個真火龍旗最適合對付那些什麼陰魂幡!」丁浩毫不猶豫,將真火龍旗也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接下來出現的,是幾種上古丹藥。

    其中有療傷聖葯,有固本培元的,有突破瓶頸的……丹藥這種東西,多多益善,尤其是上古丹藥。丁浩可沒什麼客氣,將所有丹藥都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再接下來,就是一些上古的符籙。

    符籙在戰鬥之中還是非常有效的,尤其是上古符籙,各種功能神出鬼沒。

    不過這東西的缺陷就在於,是消耗品,性價比不高。有的符籙可以使用幾次,有的卻只能用一次。

    丁浩已經搜颳了二層的不少東西,如果全部拿走,顯得有些難看。於是這些符籙就沒有動,留給雪國道宗了。

    不過最後一張符籙,卻是讓九奴的雙目一動。

    這張符籙混跡在一堆符籙之中,看上去好像是貴重一些,不過也貴重不到哪去,因為這張符籙竟然有了殘缺。

    可九奴看見這一張符籙,卻是眼皮子一跳。

    「這裡竟然有這種東西。」九奴臉色震驚道。

    「殘符?」丁浩愕然,看了一下這張符籙面前文字,也是寫著殘符兩個字。

    符籙這種東西比較特殊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若是法寶之類,有了殘缺,只要不過分,還是可以正常使用的。可是符籙就不一樣,上邊哪怕有一個很小的殘缺,整張符籙就失效了,變成了廢符!

    所以殘符是絕對沒人要的,一文不值!

    可是這張標註為「殘符」的廢符,卻是這樣堂而皇之的放在古倉庫里最為貴重的地點!但是如果說這張符籙貴重的話,也並不是。因為當初放在這裡的人,對此物也是並不上心,標註就寫了殘符兩個字,連符名、作用、使用次數,等等一概都沒有寫。

    就隨便放在這裡,隨手寫了一個殘符。

    看來擺放者對此也並沒有報太大的興趣。

    可是九奴卻是好像認識。

    「這是什麼?」丁浩問道。

    九奴興奮道,「你撿到寶了,這是宗門祖符啊!我的天吶,雪國道宗的宗門祖符,竟然就扔在這裡沒人要!」

    「宗門祖符!」丁浩也是目中射出異樣之芒。

    九州小世界有一種寶物叫祖寶。

    那是祖宗強者,對於喜愛的晚輩,賜予一些保命的寶物,這些寶物往往非常的強大!

    而祖符也是一樣的概念。

    至於宗門祖符,那就更好理解。

    打個比方,大飛升時代,一名修士進入了大乘,並且通過了大天劫,感受到天意召喚,知道自己要跟隨大道起航,飛升仙界,永享仙福了。那麼這個時候,這名下界神仙就會用自己的力量,繪下一份祖符!

    這祖符並不是給某一個人的,而是給這一個宗門的。

    當這個宗門遇到危難的時候,就可以將這張祖符祭出!

    可以想象,祖符是非常強大的,強大到扭轉乾坤,逆轉局勢!

    還有另一種祖符,就更強大了!

    一名修士飛升成仙,當他進入仙界以後,擁有了更加強大的力量,甚至可以用分身下界了!當這個時候,他的下界分身也可以畫下一定的符籙,留給自己的宗門。

    這也是一種祖符,更加的強大,說句不誇張的,簡直就是仙人符籙。

    仙人分身所畫。

    就好像皇極庫之中的皇仙碑,那是仙皇一筆,如何的了得!

    眼前這個宗門祖符,顯然就是雪國道宗的祖宗前輩,留下的護宗至寶!

    丁浩拿起這個時空盒子,疑道,「如果這宗門祖符真的那麼神奇的話,為何雪國道宗遭遇冰封之難的時候沒有使用呢?」

    九奴打開時空盒子,將裡邊的祖符拿出來一看,頓時臉色尷尬道,「我就說,原來這祖符已經殘缺到無法使用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接過來一看,果然上邊一道裂痕,幾乎把祖符裂成兩半。

    他皺眉道,「能不能修理一下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