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78章七情六慾山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七六章七情六慾山

    五域九島四大陸,在四大陸的最中央,有一片連綿的山峰。

    這裡是世界的中央,也是魔道的聖地。

    除去大魔亂時代,在正常的日子了,魔道還是相對隱蔽的。甚至魔道的宗門,很多都是隱而不顯,魔道嘛都喜歡隱藏在暗處。

    就好像魔道的隱門血池聖地,也隱藏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過這個規矩,對眼下這片山峰是例外的。

    不管是不是大魔亂時代,哪怕是正道最為顯赫的時代,這片位於仙煉大世界最中央的山脈,都傲然樹立在那裡,這裡就是魔道一桿永遠不倒的旗幟!

    這裡就是七情六慾山。

    這裡發生的戰鬥太多太多,根本就數不清,不知道多少正道和魔道的先人曾經死在這裡。

    正魔兩道,自古仇視。

    這座魔門的旗幟,不知道多少正道之人恨不得拔之而後快!群起而攻之!可是就算是正道最為鼎盛的時候,也沒有能做到這一點!

    這裡象徵著魔道的榮譽。

    當然更重要的,就是這裡的主人是一個龐大的宗門,七情六慾魔宗!

    從古至今,這是一個橫跨無數大時代的宗門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使然,七情六慾魔宗竟然一次次的和魔主大位失之交臂,作為如此龐大的宗門,一直都沒有飛升九重天。

    到了後來,更加是盛極而衰,一門分裂成七大宗門。

    先是分裂成七情魔宗和六欲魔宗。到了後來,六欲魔宗再次分裂,又分裂成六個更小的魔宗,口道魔宗、耳道魔宗、色道魔宗、幻道魔宗、畫道魔宗和市井魔宗。這六個小宗門,現在被稱為六道魔宗。

    七大宗門雖然互相之間並不買賬,素有嫌隙,可是每當遇到危難,還是可以抱團作戰,因此依然死守著這一面旗幟。

    天空之中,一道遁光,兩名人影站在連綿的青山上空。

    這兩人,正是丁浩和九奴兩人。

    丁浩從北雪國回來,先去九州魔宗處理了一下宗門事務,隨即便和九奴趕赴七情六慾山,這裡是魔道之星大戰的舉辦地點。

    「這裡就是魔道的榮譽。」丁浩傲然站在半空,看著眼前的一片奇特山脈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從古至今,這裡就是魔道的聖地。不管是大飛升時代,還是現在九重天落下,這裡不但是魔修心中的聖地,也是魔道在事實上擁有的最後底線!」

    丁浩點點頭。其實魔道混的很慘,除了現在大魔亂時代。一般的時候,魔道都是被正道打壓,根本抬不起頭!甚至連自己宗門的所在,都躲躲閃閃,不敢告人,你說有多慘?

    唯一的例外,就是七情六慾山,不管是什麼時代,它都屹立在這裡,千千萬萬年,不管你正道再囂張,它都死守著這條戰線。

    這裡是魔道的聖地,每一個第一次來這裡的魔道修士,都有一種朝聖的心理。

    丁浩觀察了一下,這片山峰是很奇特的。

    在它的中央,奇峰凸起,是一座衝天的孤高山頭。這座山頭上,寸草不生,遠一望去,就是一座白色的石頭巨山,巨山上沒有其他任何建築,只有山頂有一片建築群。

    這座高山,便是真正的七情六慾山。

    而在這座高山的四周,是青色的連綿山巒,山巒起伏,圍繞著高山一周。在這些山巒上,有著不少建築群,一眼望去,可以看見一共七個宗門,坐落在不同的山巒上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原來七情魔宗等宗門,就拱衛在七情六慾山四周。」

    九奴感慨道,「不錯,當年七情六慾魔宗強大的時候,這七個魔宗只是七個分院,最後竟然分裂如斯!」

    看著九奴感慨的樣子,丁浩笑道,「我一直都不知道,你之前修鍊飛升仙界,那你在仙煉大世界是哪個宗門,難道就是七情六慾魔宗?」

    九奴搖頭道,「不是,我那時候只是一個早就滅亡的小魔宗。不過七情六慾山一直都是魔道的旗幟,每當這裡這裡受到正道攻擊,各大魔宗便會火速馳援,我在這裡參加過一場保衛戰!就是那一次,外圍的七大分院全部失守,所有人都退入七情六慾山的主峰,要不是七情六慾山對正道有著莫大的干擾作用,說不定那次就完了。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。」丁浩點點頭,看著九奴凝重的臉色,就知道當時的戰鬥有多麼的慘烈。

    正魔相爭,這是千百年不變的話題,就算是仙人,就算是天意,也根本無法改變。

    「七情六慾山對正道有什麼干擾作用?」丁浩又問道。

    九奴笑起來道,「等過去了,你就知道,總之你隨心性而行,不要壓抑自己的性情,痛痛快快,便會很快通過。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那等會就去看看。」

    當他們來到這裡,下邊宗門的人已經發現。

    如果單獨是丁浩,也不一定會有人來接待。可是九奴來了,九奴又是合體期的修為,沒一會,七大宗門的前輩大佬都來了。

    「九奴前輩!真的沒想到啊,你竟然晉級了合體期,太一道人,了不得!了不得!」七情魔宗的當家長老拓雷鼎尊帶著眾人迎接上來。

    在場的七大宗門的各位老祖宗,全部都是臉色暗變。

    雖然這場魔道之星的大戰要看弟子們拼搏,可是各家宗門各位老祖宗之間,也都在互相暗戰!而九州魔宗竟然出來了一位太一道人,這絕對要對魔道之星大戰,乃至整個九州的局勢都產生影響。

    九奴對這些鼎尊修為的傢伙,已經不用太給臉了。畢竟,大家都相隔兩個大境界了,你們在我的面前,算是什麼東西?

    九奴也就是哼了一哼,道,「我跟隨我們宗主來參加魔道之星大戰,你們不要欺負他。」

    拓雷鼎尊等人都是滿臉苦笑,心說誰欺負誰啊,你一個太一道人站在這裡,我們敢欺負他嘛?本來七情魔宗和六道魔宗的長老們心中還在算計著,對其他的宗門的對手搞一些不公平的待遇,可是看見九奴在這裡,頓時打消了念頭。暗道九奴不以勢壓人就好了,咱們只要公正公平公開就可以。

    其實丁浩帶九奴過來,是有兩個目的的。第一個就是防止這些宗門搞出一些不公平的手段,讓九奴出面震懾一下;第二個目的,丁浩是想要以九州魔宗的身份來參加魔道之星大戰。

    之前他是掛靠在血池聖地,不過丁浩感覺到那樣不太方便,若是取得魔主大位,還要受冷海山老傢伙掣肘。

    拓雷鼎尊苦笑道,「九奴前輩,你這話何來呢?我們七情魔宗聯合六道魔宗承辦這次大戰,講究的就是公平二字!不可能欺負任何的參戰弟子,您絕對放心。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口道魔宗的彭老魔道,「九奴前輩,我們大戰評審團還缺少一名總評審,就請您擔任吧。」魔道大戰也不講規則,評審會主要還是一個榮譽,讓九奴擔任總評審主要是利用他的修為,增加這次大戰的號召力。

    九奴點頭道,「這就好。」有了他做這個總評審,至少丁浩不會在大戰之中因為規則而吃虧。

    當下,九奴被這些老祖宗們引走,丁浩作為參賽天才,則是有自己的住處,有接待弟子帶著他飛向山中的某一處。

    「這裡就是天才弟子的洞府。」接待弟子客氣的說道。

    丁浩觀看了一下,這是一個功能齊備的小院,院中有數座房屋,其中有煉丹室、修鍊室、養獸室,功能齊備。小院之中,還有數名低階的男女修士充當僕役,看見丁浩來了,這些人連忙行禮,「見過丁浩天才,住在這裡由我們為您服務。」

    丁浩見他們穿著的衣物有著不一樣的標誌,開口問道,「你們都是什麼魔宗的?」

    其中一名女子行禮道,「在下是耳道魔宗的弟子,可以給天才唱曲奏琴,聊天解悶。」

    另一名高高大大的男子道,「在下是口道魔宗的弟子,可以給天才製作美食。」

    其中人數最多的是一個穿著灰衣的宗門,其中一名尖嘴猴腮的弟子行禮道,「丁浩天才,在下是市井魔宗的弟子,幫天才你打掃整理、煉丹喂獸、跑腿購物、修鍊護法,都是可以的。」

    丁浩失笑,市井魔宗混跡市井,果然是什麼都干。

    不過他也很清楚,這些人雖說是伺候自己,可是也帶著宗門的任務。打個比方,趁自己修鍊的時候,觀察一下自己;又或者把自己最近煉製什麼丹藥,帶著什麼靈獸的消息傳遞出去;有的甚至還會趁機陰自己一下,尤其是市井魔宗,小偷小摸的事情防不勝防。

    丁浩秘密眾多,不需要任何人伺候。

    當下他擺擺手道,「你們可以走了,我自己一個人足矣,不用你們伺候。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這些人也不多說,既然丁浩不要,他們魚貫而出,離開小院。

    當他們快要走出去的時候,丁浩叫住那個口道魔宗的弟子,「去把你們彭關天才叫來。」丁浩心說,老子都到了口道魔宗門口,你彭關這個老大哥怎麼也不出現招呼一下。

    那口道魔宗連忙稟告道,「丁浩天才,彭關師祖還在閉關,應該就在這兩天出關了。」

    「現在還在閉關。」丁浩感慨道,「彭大哥也是夠拼的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