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79章誰是王者?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八七七章誰是王者?

    丁浩是提前三天來到七情六慾山,讓他沒想到的是,他竟然是來的最早的一批!

    其他參戰天才,都還沒來,顯然在利用最後幾天,努力修鍊,最後衝刺一下!

    臨陣磨槍,不快也光嘛。

    也有跟丁浩差不多時間來的,來到這裡以後,也都是閉門修鍊,倒是顯得丁浩有些閑的無聊。

    丁浩來到的第二天中午,才有不少宗門的天才紛紛趕到。

    參戰天才們所居住的是一片獨立的山頭,203座小院,隱在高高矮矮的草木之中。

    在山頭一側,有一處平整的廣場,鋪著潔白的玉石板,有著不少的店鋪商家林立,這裡就是天才們的生活服務區了。

    隨著各方天才的來到,這裡也開始忙碌起來。

    「丁浩竟然已經是嬰變七層了!」

    「是呀,這些年不見,各人的修為進步都很大!」

    「丁浩作為當年的風雲人物,嬰變七層我感覺還是低了一點,我都已經是嬰變七層了!」

    天才好勝,沒有人承認自己會比別人弱。

    而且確實如此,丁浩走在廣場上,會發現身邊的天才弟子,修為都很他差不多!

    「看來各大宗門都拼了。我本來以為嬰變七層的修士已經很高了,可是來到這卻發現,竟然大家都已經達到嬰變中後期!」

    丁浩的心中也很震驚。

    他一直以為自己的仙緣很足,有了九奴的幫助,又有吸星魔訣這種逆天的功法,修鍊速度屬於比較驚人的。可是來到這裡一看,並不是這樣,人家也很強!

    「仙煉大世界果然是太遼闊了,強者天才都太多,天下的仙緣也多,千萬不能有自以為是的思想!」丁浩暗自提醒自己。

    在山頂平台一處,有一間酒館,把桌椅放出在店外,赫然是一個露天小酒館。

    丁浩走過去坐下,開口道,「來一瓶果酒!」

    果酒是一種顏色碧綠的靈酒,也不是很烈,不會醉,適合喝著玩兒。

    不過等酒館里的小二送上來的,卻是一壇元嬰醉。

    丁浩還以為小二送錯了,抬頭一看,卻是看見一個高大的爽朗胖子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「丁浩兄弟,來到我們口道魔宗喝果酒,這也太沒勁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看見此人,頓時笑著站起來,「彭關大哥!你終於出關了。」

    彭關哈哈一笑,「對呀,你們一個個的資質太好了,勤能補拙,笨鳥先飛。我若是不勤,又賴著不肯飛,那豈不是輸定了?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哪有,我看你的修為也不比我低嘛。」

    彭關拍開元嬰醉,給丁浩倒了一碗,道,「我進入嬰變七層,不是那麼容易來的,是閉死關來的,今天剛突破!」

    「這樣……」丁浩有些震驚。

    閉死關絕對是一個危險事。閉死關有兩種,第一種是不定時的,也就是閉關以後,必須突破才出關,否則就永遠停留關中;第二種是定時的,就更可怕了。定下一個時間,要麼突破,要麼死!

    彭關閉的死關,應該就是第二種。

    「彭大哥,你真是拼了。」

    彭關坐下,喝了一口酒道,「人生總要拼一次,剛好我們運氣好遇到這次大魔亂,還有很多人想拼都沒有機會拼呢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,「修道之人,就是要永遠都有這種拼的心態,道心穩固,才能一往無前。」

    彭關贊同的點頭,又道,「不知道他們的修為如何呢?」

    坐在露天小酒館,看著不斷有各色遁光飛來,都是各宗天才趕往這裡。

    「七殺魔宗的人來了!」

    數道遁光落地,七殺魔宗張天一張殺殺等人,落在了平台上。

    張殺殺還是背著那把道器大劍,遠遠走了過來,他慘白的臉看見丁浩等人,頓時有了血色,「大哥,二哥!」

    彭關讓人再拿來一隻碗,給張殺殺倒上酒,笑道,「想不到我們三個人修為倒是一個地步。」

    原來,張殺殺也是嬰變七層!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這倒是兄弟情深了。」

    張殺殺笑道,「二位大哥就不要諷刺我了,我知道你們都有隱藏實力!不到最後,不會拿出來,說不定虎軀一震,立即猛增三層!」

    丁浩哧道,「你這小子,修鍊哪有那麼容易,一轉眼猛增三層,我跟你說,我這可是貨真價實的嬰變七層,沒有隱藏實力。」

    彭關一攤手道,「我就更沒有了,我今天剛剛進入嬰變七層。」

    他剛說完,七殺魔宗的另一名天才弟子走過來,炫耀道,「那你們就不如我們殺殺師兄了,他已經是嬰變七層巔峰,隨時可能進入嬰變八層……」

    這人還沒說完,張殺殺大怒,跳起來一腳把此人踹飛,罵道,「我殺殺殺,殺你全家!還跟我兩個哥哥得瑟上了,論實力論本事,我永遠不如我倆大哥。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沒事兒,你修為高,我跟老彭也開心。」

    張殺殺道,「二哥,我老佩服你了,就見不得別人看不起你。」

    正在他們說話,黑風魔宗的人也到了,黑風魔女竟然進入了嬰變八層。

    然後商彩雲也來了,商彩雲現在是嬰變五層,她修為提升慢,主要是花費了大量時間修鍊逆生訣。

    商彩雲笑道,「進入血池深淵探寶之前,恐怕我的修為要你們都高,可是現在,反而落在了最後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彩雲姐,你把逆生訣給練好,就已經是天大的好事兒了!至於境界修為什麼的,不用太在意。」

    對於商彩雲來說,能把絕體化解掉,已經是一件奇迹了。

    張殺殺苦笑道,「彩雲姐,你一個商家後代,正魔兩道通吃,還來跟我們爭什麼魔道之星?」

    商彩雲瞪眼道,「怎麼,你怕了?」

    眾人都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各宗弟子陸續趕來,最讓人矚目的,無非就是厲少天屠八方等人。

    屠八方也是嬰變七層的修為,不過他一向喜歡壓著修為,他的嬰變七層含金量絕對遠超一般!恐怕嬰變八層的看到他,都得避讓三分!

    而眾人矚目的是,厲少天竟然到達了嬰變九層!

    「厲少天果然厲害,真金不怕火煉,當初在血池深淵我就感覺到他有王者之相!」

    「不錯,丁浩等人想要挑戰他的地位,恐怕最後也是草草收場。」

    「我就知道,厲少天一直都是我們下界天才之中的第一塊牌子。」

    「對對對,丁浩現在已經和厲少天差遠了。」

    雖然眾人如此的議論,可厲少天還是走到丁浩的面前。

    「看,厲少天走過去了,難道在他的眼中,丁浩還是他的大敵嘛?」

    「我覺得不太可能,丁浩跟他相差兩個小境界,已經不是一個檔次了!厲少天沒有必要擔心丁浩,他要考慮的是屠八方和還沒出場的高陽聖子。」

    厲少天聽著周圍的議論,臉上露出了不屑之色,「這些蠢貨!丁浩雖然只是嬰變七層,可是九奴已經進入了合體期!九奴變得強大,丁浩也會強大,這是互相聯通的事情。」

    厲少天走到丁浩的面前,微笑道,「丁浩,看來我還有參戰的資格。」

    當初在九重天,厲少天就說過,如果到時候我的修為不如你,就主動退出戰鬥。

    丁浩站起來,人畜無害的笑道,「是啊,我比你少兩個小境界,而且不瞞你說,我才是嬰變七層的初期,你比我強太多了,當然有資格參戰。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周圍頓時響起一片噓聲。

    「本來還以為丁浩是嬰變七層的巔峰,可是誰知道只是初期,完了完了,這次看來不可能出現黑馬了。」

    雖然沒有人看好丁浩,不過厲少天卻是接過彭關遞過來的酒,和丁浩撞了一下,低聲道,「丁浩你不要裝!你要不就是有隱藏實力,要不就是有隱藏修為,總之你是我的第一號對手!期待著和你在最後相遇!」

    丁浩一口將碗中酒喝盡,淡淡道,「一樣。」

    正在這個時候,一個紫色頭髮的年輕男子走過來,他也拿起桌上的一碗酒,對丁浩道,「丁浩,你毀了我冰雪魔宗的好事!我告訴你,我不會放過你,你最好自求多福,不要早早的在對戰之中遇到我!」

    跑過來下戰書的,正是冰雪魔宗的冰雪魔子。

    他此刻的修為竟然奇迹一般的進入了嬰變五層,而且他貌似有了什麼依仗,這才來到丁浩的面前,大膽挑戰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根本看都沒看他,冰雪魔子這種喪家之犬,已經根本不在丁浩的眼內。如果想要殺他,當初就可以利用滕波的記憶,找到冰雪魔宗的宗門所在,將其一網打盡。

    所以對這種人,丁浩根本完全都不搭理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遠處又有數道遁光飛來,有人驚呼道,「血池聖地來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等人全部把目光看過去,果然看見冷海山帶著冷小魚和高陽聖子等人出現在平台一側。

    「小魚!」丁浩雙目一喜,連忙走過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則是更關注高陽聖子,此刻看見,全部都倒吸了一口冷氣,「我的天吶,高陽聖子竟然已經是嬰變大圓滿了!」

    看見眾人關注那邊,冰雪魔子拿著一碗酒,根本沒人搭理他,他臉色白里發青。

    這時彭關冷哼一聲,「嗨嗨嗨,你哪來的?拿我的酒幹嘛?」

    冰雪魔子氣沖沖的放下酒,怒道,「今日之辱,比武場上必報之!」

    兩更連發,求月票,大家的保底月票支持下,五號的爆發不會少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