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892章怒極的皇霸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**零章怒極的皇霸

    「天門長老,了不得,這個皇霸長老實力非凡!」

    下界天才們,人人雙目之中射出敬佩的光色,哪怕是九重天上的天門弟子,就已經讓他們羨慕不堪,又何況是天門的長老?

    不但下界的天才,就連那些下界的當家長老,也都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「皇霸長老您好,我是下界血池聖地的當家長老,敝姓冷,冷海山。」

    「皇霸長老,在下是口道魔宗的當家長老,姓彭……」

    「皇霸長老,有空來我們七殺魔宗坐坐……」

    一個個的當家長老,牛皮哄哄的人物,此刻都卑躬屈膝來到皇霸面前,想要結交一番。

    拓雷鼎尊更是感覺自己了不得,哈哈大笑,又道,「諸位,你們可都不知道。皇霸長老的玄武天門,是二重天的第一天門!以玄武天門為首的八宗聯盟,是二重天的統治者,其最高的長老會,被命名為決定者!皇霸長老,便是這第一位的決定者,大長老!」

    「我天,這麼厲害!了不得!」

    各家宗門的當家長老此刻都孫子一樣,圍著皇霸來迴轉悠。就算是合體期的九奴在這裡的時候,也沒見他們這樣。

    其中唯一一個還算鎮定的,就是煉器魔宗的厲老魔。

    厲老魔當初在紫微天門和皇霸見過,因此沒有太激動,不過心裡也頗為震驚。暗道,拓雷竟然能把皇霸請到下界,這當真是有一點手段!七情魔宗算是攀上高枝了。

    「皇霸長老,我們在紫微天門紅毅神尊化神的時候見過。」厲老魔也上去打招呼。

    「紅毅……」皇霸一聽,臉色頓時不好看,因為丁浩的關係,他就恨上了紫微天門。

    厲老魔一看臉色,心說不好,我說錯話了。他連忙補救道,「皇霸長老,您忘記了嘛?我是張利的師弟呀。」

    皇霸再牛逼也不能得罪張利,臉色緩和一點,點點頭又道,「那個……丁浩何在?」

    他這次下界,無非就是想要來打壓丁浩。大家都是決定者的成員,他不能弄死丁浩,於是就來打壓丁浩。當然,最後的辦法,就是丁浩在戰鬥之中,死於蒙傲之手。蒙傲是四重天門的核心弟子,到時候八宗聯盟也沒有辦法。

    「這個強者認識丁浩?」冷海山心中一喜,心說丁浩這小子還真的有點門道,竟然認識這樣的強者。冷海山雖然也認識一些天門強者,可是那些天門強者都不是宗門的當家長老。

    皇霸不但是天門強者,而且還是一個強大宗門的當家長老,如果能結交上,對這些下界天門,都是很有臉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想到這裡,冷海山頓時一喜,目光一抬,很快就看到準備離開的丁浩,大聲喚道,「丁浩!丁浩!過來!」

    丁浩看到皇霸來了,本來是不想搭理。

    九奴不在,出去尋找附近的祖脈去了,所以丁浩也有自保的念頭。雖然說,皇霸礙於決定者的身份不會對丁浩怎麼樣,可是萬一皇霸真的發瘋起來,不顧一切,憑著他的修為,要弄死丁浩還是很輕鬆的。

    可丁浩剛要離開,就被冷海山叫住了,眾目睽睽之下,丁浩只有走回來。

    看著丁浩走回來,冷海山連忙對皇霸嘿嘿笑道,「皇霸長老,您真是問巧了,丁浩是我孫女婿。」

    皇霸聽這一說,目光森然,打量了一下冷海山,帶著不善的笑容說道,「你可真是有一個好孫女婿!」

    冷海山興奮之餘,也沒聽出來,連忙笑道,「是挺不錯,您都知道了,我也覺得挺不錯。」

    皇霸氣得臉色發白,咬牙切齒道,「真的是不錯呢!」皇霸心裡有話,你這孫女婿好到把老子的宗門祖脈都給搞完了!老子將來不滅了你們宗門,老子不姓皇!

    想到這裡,皇霸又開口問道,「剛才沒聽清,你的宗門叫什麼宗門來著?」

    「血池……」冷海山想要說血池聖地,不過他這個時候看到皇霸的眼神了。皇霸的眼神之中有著仇恨的火焰,彷彿要燒滅一切。冷海山嚇得一哆嗦,突然意識到,皇霸要找丁浩,並不是因為跟丁浩關係好!

    皇霸又冷哼道,「血池什麼,說啊?」

    「這個……」冷海山有種想哭的衝動。現在傻子都能看出來,皇霸和丁浩不對付!自己真夠蠢啊,竟然還主動把腦袋伸出去,這是今天出門沒看日子嘛?

    就在尷尬之中,丁浩已經走了過來,抱著胳膊道,「皇霸長老,你有事就找我,與別人無關。」

    看著丁浩的態度,在場所有的下界天才和長老,都是幾乎暈倒。

    眾人都完全沒有想到,他們都無比巴結的這樣一位強者,丁浩竟然是毫不買賬!

    「丁浩好牛逼啊。」不少的下界天才口中驚呼。

    「我看他是找死!」也有不少的人冷笑,等著皇霸抬手滅了他。

    看著丁浩的態度,蒙傲第一個跳出來,開口罵道,「丁浩,你算是什麼東西?你敢跟皇霸長老這樣說話?你趕緊給皇霸長老跪下,賠禮道歉!」

    拓雷鼎尊也喝道,「丁浩!懂得長幼尊卑嘛?皇霸長老是我請來的貴客,你這是什麼態度?」

    冷海山也出來打哈哈道,「丁浩你聽我一言,大家有點誤會,說清楚就算了。人家皇霸長老是天門的當家長老,什麼事情沒有見過,你主動道個歉,人家皇霸長老一定會大人大量,原諒你的。」

    冷海山哪裡知道丁浩和皇霸的仇恨是無法化解的,他還以為丁浩是年輕氣盛衝撞了皇霸,因此想要做個和事佬,把這件事給化解了。

    「原諒?」皇霸的老臉都要變形了,咬牙切齒道,「你是什麼東西?你說原諒就原諒?血池聖地是吧,我記得了!你居然敢把孫女嫁給這種人,好好好,血池聖地就等著滅門吧!」

    這句話一說,冷海山嚇得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,想死的心都有了,心說我招誰惹誰了,怎麼一下就惹上了滅門大禍。

    丁浩臉色陰冷,一字一句道,「皇霸,你只要敢殺血池聖地一個人,我保證你永遠回不去九重天!」

    皇霸也不再掩飾恨意道,「丁浩,別以為你做的事情我不知道!我的弟子木羊是你殺的吧?我們宗門的田長老是你殺的吧?玄武天門的祖脈是你毀掉的吧?」

    聽他說這些,在場的所有人等再次差點暈倒。

    一個個都把雙目看向丁浩,心說難怪這皇霸這麼恨你,你做得這些事,也太歹毒了。冷海山欲哭無淚,暗道這次完了,這真的是無法化解的仇恨呀。

    皇霸咬牙切齒道,「丁浩!我和你的事,不死不休!你是決定者,好,我不殺你!可是我就殺掉你的宗門所有弟子,再滅掉你道侶的宗門,我看你如何面對他們!」

    還別說,皇霸說到做到。

    雖然丁浩是決定者,可是丁浩有親人有朋友,皇霸的實力,殺死這些人毫不費勁!而且殺死這些人,也和八宗聯盟長老的規矩沒有矛盾,無人可以指責皇霸。

    丁浩心中大怒,目光森冷道,「皇霸長老,想要威脅我?我保證你這次回不去了!」

    皇霸哈哈大笑,「丁浩,你以為就憑你的那位紅髮長老?他不過是化神大圓滿的修為,我現在也是化神大圓滿的修為,你以為我怕他嘛?」皇霸沒有見過九奴,只是在木羊和田長老的分身記憶之中見過。

    他本來忌憚九奴的修為,不敢下界。可是他到了五行魔宗以後,藉助五行魔宗一種逆天的手段,以仙路走到盡頭為代價,把他的修為強行提升到化神大圓滿,他這才敢下界。

    皇霸不認識九奴,可是在場的修士都認識九奴。

    聽皇霸這一說,在場就有人臉色尷尬,七情魔宗拓雷鼎尊尷尬問道,「皇霸長老,您說的紅髮長老可是九奴前輩?九奴前輩已經是太一道人了……」

    正在哈哈狂笑的皇霸差點一個跟頭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是忌憚九奴,怕自己下界被九奴殺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在五行魔宗,以自己永遠不能提升為代價,服用下某種神秘的上古丹藥,又接受了五行魔宗的契約,這才把自己的修為提升到化神大圓滿。

    他心說,老子也是化神大圓滿,這才敢下界。

    可是他現在才知道,人家九奴已經是進入合體期了!

    「什麼?」皇霸的笑容一下凝結,瞬間驚呆。

    丁浩冷笑道,「皇霸,我看你這次真的回不去了!」

    皇霸的心中太鬱悶了,他已經出賣了自己的一切,才得到現在的修為。當他以為可以和對手平起平坐的時候,才發現人家又進了一步,而他卻是永遠無法前進了!

    「你!」皇霸惱羞成怒,此刻他已經急眼了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蒙傲突然陰惻惻的說了一句,「我之前看見,九奴前輩好像離開七情六慾山了!」

    他這句話相當的歹毒,皇霸本來就已經惱羞成怒,現在又聽說九奴不在。

    皇霸的雙目之中,頓時浮出兇殘之色,「丁浩,你這是自己找死!」

    當下,皇霸就準備不顧八宗聯盟長老會的規矩,把丁浩先殺死再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