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907章張殺殺的拳頭(四更求月票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九零五章張殺殺的拳頭

    「老雷太帥了!」

    「准!太准了!」

    「了不得,早就聽說過老雷大名,今日一見,確實讓人眼前一亮。」

    柴高陽這場戰鬥,真的是很無聊。

    而這一場戰鬥的最大獲益者,竟然是喜歡大嘴咧咧的雷霆霆,這實在是讓人有些意外。這一場下來,老雷儼然成為了天皇巨星一般的人物,走到哪裡都大堆人簇擁,只要他觀看某一場戰鬥,旁邊必定圍繞很多人。

    緊接著,是厲少天的戰鬥。

    「這一場你怎麼看?」

    老雷道,「厲少天實力卓著,對手是養獸魔宗的心晴魔女。心晴魔女上位沒幾年,羽翼沒有豐滿,而且這個女人很是知情識趣。我猜她必定會主動認輸,意圖給厲少天示好,說不定還會眉來眼去。」

    「真假的,是不是啊?」一種擁躉們都張開大嘴。

    如果能預測這一場的結果,那並不算本事,大家都知道厲少天強。可是老雷竟然能預測到一些細節,比如說心晴魔女給厲少天示好,眉來眼去都能預測到?這實在有點誇張。

    說話之中,厲少天和心晴魔女站在場上。

    厲少天一向自詡魔道領袖人物,什麼偷襲手段他是不屑的。當下一抱拳,「心晴師妹,少天在此,你先出手。」

    就看見那心晴魔女咯咯一笑,「少天師兄,乃是我仙煉大世界最為令人欽佩之人物。小妹知道自己根本無法取勝,之所以能站在這裡,實在是因為想要見識一下師兄之風采,今日一見,果然是光彩照人,小妹……咯咯……」

    看著心晴魔女做出害羞狀,觀眾席上一片噓聲。

    「老雷,可以啊!」

    「神了!」

    厲少天也不是聖人,有女修投懷送抱,他當然來者不拒。不過眼下是萬眾矚目,厲少天珍惜羽翼,絕對不可能當眾跟心晴魔女多說的。

    他臉色一冷,「心晴師妹,你認輸了沒有,沒有我要出手了。」

    心晴魔女連忙道,「認輸認輸。」

    厲少天冷哼一聲,「再會。」說完,單手負於身後,很有風度的飄飛離開。

    「厲少天好帥!」當厲少天傳送出來,比武場之中的女修都尖叫起來。

    「第三輪第七場,煉器魔宗厲少天,晉級!」

    經過了這一場,完全奠定了老雷在所有粉絲們心中的地位。太神奇了,不但能猜測戰鬥的結果,甚至還連雙方的心理,都能猜到個七七八八,不得不說此人有些眼光。

    「好了,下一場我不看了,休息一會。」老雷離場而去,事實上,他也是七分靠蒙,不可能老是蒙對,因此趕緊逃走。

    下午的戰鬥很重要。

    張殺殺、黑風魔女、冷小魚都在這個下午進行戰鬥。而這個下午的最後一場,卻是各位修士們最為關心的一場。最後一場,是九州魔宗丁浩,對妖道魔宗的墨推!

    下午第一場,張殺殺對鐵拳魔宗的趙日天。

    說來也是有點搞笑,張殺殺之前一輪對上了鐵拳魔宗的趙兮兮,這一輪竟然再次遇上了鐵拳魔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作為七殺魔宗的頭號種子,張殺殺的戰鬥,也引來了不少的修士前來觀戰。

    丁浩等人也並肩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「丁浩來了,聽說他今天下午最後一場,對付妖道魔宗墨推。」

    「墨推可不好對付,他也不在靜室修鍊,還出來觀戰。」

    「我看他一定有把握,別忘了,他前邊兩場都沒有祭出任何的寶物!」

    就在眾位修士們議論紛紛之中,從比武場另一個入口處,一個小眼睛的男修,也帶著幾個人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「墨推也來了!」

    「有好戲看了。」

    遠遠的,墨推和丁浩雙目一接觸,互相都看見了對方。

    墨推嘴角浮出森然的笑意,目中還有一絲譏諷之光。大概是嘲笑丁浩他們白白花了一百萬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並沒有理會他,因為在丁浩的眼裡,這已經是一個死人了。

    「對,我是被你耍了,可是那又怎麼樣?倒霉的是你,你必須付出生命的代價!蠢貨。」

    丁浩冷哼一聲,坐在了看台上。

    黑風魔女和冷小魚都沒有來,她們忙著準備下一場戰鬥。

    丁浩,彭關和三變小隊的幾個人坐在看台上。

    他們剛坐下就多久,就看見一個背著重劍的瘦長身影,走進了戰場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平原的戰場,一片黃土。張殺殺沒有使用飛行寶物,就這樣背著巨劍走進來。和他般配,趙日天也沒有使用飛行寶物,他光著上身,可以看出他是一個非常壯實的漢子,身上的肌肉群清晰可見,非常的健美。

    當這兩人走進去,突然看台上響起一聲清脆的聲音,「殺殺加油!」

    丁浩他們循聲看過去,只見是一個有著非常可愛臉孔的少女。

    看見這個少女出聲,丁浩愣了一下,「這不是鐵拳魔宗趙兮兮嘛?她剛才給誰加油?」

    彭關嘿嘿笑道,「上一場殺殺不是跟她打嘛?兩個人打著打著……哈哈,就打出喜相逢來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差點暈倒,「怪不得這趙兮兮不給自己的師兄加油,反而給殺殺加油。」丁浩說完,又突然笑道,「不過話說,這個趙兮兮不脫衣服,還是很好看的哈。」

    彭關的臉上浮出無恥的笑容,「可是衣服一脫,我真的怕殺殺兄弟吃不消啊,哈哈哈。」

    幾個無恥之人都哈哈大笑。要知道,趙兮兮現在看起來很好看,可是如果衣服一脫,就跟下邊戰場之中的趙日天差不多的肌肉,再看看瘦得好像麵條一樣的張殺殺……這場面實在太美,不敢想啊。

    說話之中,張殺殺和趙日天已經打了起來。

    趙日天早就鍾情於師妹趙兮兮,可是沒想到,趙兮兮竟然和張殺殺打了一場就移情別戀了。趙日天心中這個恨啊,情敵相見,分外眼紅。

    「你這個瘦猴,你根本不適合師妹,我要打扁你!」

    「瘦猴,你享受我的鐵拳吧!」

    「瘦猴,我要把你的粑粑打出來!」

    這個趙日天一邊打一邊吼叫,口中吐出大量的髒話和污言穢語,聽得比武場之中的男修女修全部絕倒。

    鐵拳魔宗趙兮兮聽得臉色發青,雖然她和趙日天在一個宗門,整天訓練也在一起。可是她最討厭的,就是趙日天的這些特性,他覺得這種吼叫才能增加他的爆發力,所以趙兮兮沒少聽他這些惡毒的辱罵,怎麼可能喜歡上這種男人?

    還別說,趙日天邊罵邊打,一副發狂的樣子,還真的打得張殺殺步步後退。

    「瘦猴,你退什麼退?你來啊!你這個瘦猴,你這個畜生,你來跟我打啊!」趙日天完全發狂了,拳影鋪天蓋地,張殺殺的面前根本沒有任何的縫隙,他如果不後退,就要被鐵拳擊中。

    「整天背著一把沒用的破劍,什麼玩意兒,你跟我打啊,瘦猴!」

    張殺殺泥人也有土性,突然一步停下,雙目冷厲道,「趙日天,如果不是我答應兮兮留你一條命,我早就放出七殺劍斬殺你!就你這些拳法,破綻不堪,我殺殺殺,我七殺劍一步七殺,分分鐘要你血濺五步!」

    「那你來啊,來啊,殺我啊!」趙日天依然癲狂,雙目血紅,突然又吼道,「兮兮,我是真的喜歡你啊!」吼完,竟然又嘩嘩的流淚。

    張殺殺本來真的想要放出七殺劍,可是見到這人這樣,又想起答應趙兮兮。於是,他一轉身,回頭走了兩步,然後把背上背著的巨劍放下,走回頭道,「趙日天,看在你是一個漢子,我不用拿手的七殺劍殺你!拳法是吧?你以為我不會拳法是嘛?我就用拳法勝你,打完你希望你不要再糾纏兮兮!」

    趙日天停下手,吼道,「好,張殺殺你也算是一條漢子,那我們就拳法分勝負!如果你輸了,你以後不要糾纏兮兮!」

    「好!那我們就用拳法決定!」

    看見這兩人瘋狂的用拳法打來打去,看台上一種噓聲。

    「什麼時候魔鬼肌肉女也這麼吃香了?我真是暈倒,他們難道都沒有見過女人嘛?魔鬼肌肉女一脫衣服,誰受得了?」

    「唉,爛鍋自有爛鍋蓋,蛤蟆自有蛤蟆愛。」

    這人還沒說完,身後被人一巴掌打了後腦勺,回頭一看,彭關正怒氣沖沖的看著他,「你說誰蛤蟆?」

    這些人頓時嚇得臉色一白,不敢多說。

    趙日天本來以為拳法上他要佔便宜,因為從外形上,他就是那麼的彪悍。張殺殺瘦的好像一根麵條,看著也不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可是當張殺殺放在背在背上的巨劍,趙日天才知道他錯了。

    張殺殺背不背劍,完全是兩個人。當他放在那把巨劍,他的實力瘋狂的上升,身影變得靈活多少倍,拳頭也變得兇猛多少倍!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一拳拳的打在趙日天的臉上,而趙日天的拳頭,根本就碰不到張殺殺的身體!

    最後,又是一拳!

    砰!張殺殺一拳結結實實的把趙日天打飛,這傢伙躺在地上,口吐白沫,口中呢喃道,「兮兮,不要離開我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殺你全家,不揍你還不知道自己姓誰了?」張殺殺返回身,背上那把沉重的巨劍,一步步的走向門點。

    「第三輪第9場,七殺魔宗張殺殺,晉級!」

    遲點還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