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909章二等天才丁浩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九零七章二等天才丁浩

    「恭喜恭喜。」

    「了不得,第三個大圓滿修士,第一個大圓滿女修,黑風姐你可風光了。」

    當黑風魔女走出來,眾人都笑著贏了上去。

    黑風魔女笑道,「看你們說的,沒有什麼了不得,張殺殺你可少來這一套啊!」

    彭關也笑道,「黑風,真的沒想到你兩場戰鬥,突破兩場,厲害,佩服!」

    黑風魔女客氣道,「彭大哥,你的實力我也很看好的,加油。」

    正在說話,黑風魔宗的宗主遠遠的對著黑風魔女招手,黑風魔女對眾人點點頭,「我去一下。」說完,快步走了。

    看著黑風魔女的背影,彭關的雙目之中為之一黯。

    「大哥,你和黑風姐……」

    雖然表面看上去,彭關和黑風魔女兩人的關係還是很不錯,可是從丁浩他們這些熟人,還是能夠感覺到,黑風魔女對彭關有了些許的疏遠。

    彭關笑道,「沒事兒,你們放心吧,好的很。」

    感情這種事,就算是再好的朋友,也插不上手。尤其是黑風魔女,從剛認識的時候,丁浩就知道她這個人比較實際。現在她已經是嬰變大圓滿,而彭關目前才是嬰變八層,兩人的差距在逐漸的拉大!

    從某個角度來講,這個世界是很現實的,如果兩個人的實力差距真的越來越大的話,尤其是男修比女修低,那麼結果是不會好的。

    下一場,是冷小魚的戰鬥。

    本來彭關是肯定要觀戰的,不過也不知道想什麼心思,他道了個歉,「那個,我還有點事兒,相信小魚肯定會勝利!丁浩你那一場,就不用說了,我去了。」

    「喂,你就這樣走了啊。」張殺殺鬱悶的喊道。

    「真的有事兒。」彭關笑笑,趕緊走了。

    「有個屁事兒。」張殺殺開口罵了一聲。

    第三輪25場戰鬥,卻有51名種子。因此彭關運氣好,這一輪輪空,所以他此刻說有事兒,實在是讓人無法信服。

    「或許他真的有事兒吧。」丁浩淡淡說了一句,不過他看著彭關高高胖胖的背影急匆匆的離開,他心中總有一些不太好的感覺。

    他也想要找個機會和彭關談一下,就算是和黑風魔女談不成,咱們也不能做什麼偏激的事情。不過丁浩自己也忙啊,一轉念之間,就看見冷小魚走進了比武場地。

    畢竟是第三輪了,那種見面就認輸的事情越來越少。

    冷小魚這一場對戰的是水月魔宗的第一天才蘇碧桃。

    水月魔宗是一個只收女修士的魔宗,在這次21個結約的魔宗之中,實力排名倒數第一。雖然水月魔宗是一個上門,不過這些年比較凋敝,門中有實力的女修士,都被色道魔宗給勾引走了。

    當然了,雖然水月魔宗不強,可是蘇碧桃畢竟是人家宗門的第一天才,資質和實力,還是有一些的。

    「小魚姐姐,早就聽說大名,若是我輸了,還請你給我一個機會。」蘇碧桃行禮福了一福。

    冷小魚殺人如麻,也就是對丁浩一個人例外。對於其他人,可沒什麼善良之心,她咯咯笑道,「碧桃妹妹,你若是真的想要活命,那現在就立即認輸滾蛋,否則我不保證你會不會成為我血池獸的食物!」

    蘇碧桃其實也不是善茬,又咯咯笑道,「姐姐果然和傳說之中一樣,不過我聽說呢,血池聖地全力打造的是第一聖子高陽聖子,對你其實並沒有什麼投入!而我們水月魔宗雖然實力不強,可是全宗門所有的資源都給我一個人享用呢,因此我倒是想要跟姐姐爭一爭。」

    丁浩嘴角浮出冷笑,這個蘇碧桃話語之中就在動搖冷小魚的信念。如果冷小魚在血池聖地真的受了委屈,又或者冷小魚心中嫉妒柴高陽,那麼冷小魚道心之中必定留下一定的裂痕。

    「這女人找死。」張殺殺開口罵道。

    蘇碧桃確實是找死,因為冷海山一直把冷小魚當成最大的投資目標,反而是柴高陽能有現在的資本,其實全是靠的自己。冷小魚絕對不會去妒忌柴高陽,因此蘇碧桃這些話不但等於白說,反而激起冷小魚的必殺之心。

    「碧桃妹妹,你對我們血池聖地倒是很關注,我替我們高陽聖子謝謝你。」冷小魚少女的臉蛋上浮出動人的笑容,又道,「不過碧桃妹妹,現在最關鍵的是,是你能不能活著從這裡離開!」

    血池手鐲!

    冷小魚毫不猶豫,將血池手鐲給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方圓十里,完全在血池手鐲之中,睜眼望去,一片血海茫茫,血波蕩漾。水池之中,有著一圈圈的漣漪移動,就好像下邊有一條潛航的潛艇,其實那是血池獸在血池之中移動。

    「呵呵,姐姐我的這件寶物,倒是跟你的血池很相配呢。」蘇碧桃咯咯一笑,身形一轉,她曼妙的旋轉,全身輕紗起舞,就在她旋轉之中,一個個白色的光球從她的身體上飄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些白色的光球,就好像是一個個的圓月。

    血池升明月,這倒是一副詭異的景象。

    更加詭異的是,這些升起的白色圓月,竟然裡邊是一張張的人或者獸的臉!這些臉,不管是人臉還是獸臉,都是猙獰無比,痛苦無比,透過白色的月光,可以看見這些臉都扭曲了。

    丁浩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這麼多恐怖的月亮。

    「這是什麼玩意兒?」丁浩問道。

    張殺殺也不知道,還是散修黑蛋見識多。他開口道,「這應該是活魈煉製方法的一種。」

    「活魈又是什麼東西?」趙兮兮問道。

    軍權突然開口道,「我倒是聽說過一些。有些屍體長期埋在地下,屍體在某些特殊的情況下,就會發生異變,變成屍魈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,「屍魈我見過,還殺過。」他在魔冢之中,就殺過棺材里的變異屍王,那就是屍魈的一種。

    軍權又道,「從屍體變成屍魈以後,它不但有了靈智,而且它的實力也變強了。因此就有人開始琢磨,將活人煉成屍魈一樣的東西,雖然他是活人,可是他的強壯和堅硬,也跟屍魈一樣。」

    「把活人煉成屍魈一樣的東西?」丁浩都感覺到背後陰風陣陣。

    黑蛋道,「其實也沒什麼,你們煉過魂幡吧?魂幡就是將陰魂使勁的折磨,讓其喪失本性,變成厲鬼。活魈也是一樣,就是把凡人或者修士抓起來,放在一個小空間之中,反覆的折磨,用盡各種方式,讓他痛苦不堪,完全的崩潰,雖然他還活著,可是也是跟厲鬼一樣。」

    軍權又補充道,「還要用很多正常人不能使用的天材地寶,讓他們的身體變得堅硬如鐵,這樣就是一具活魈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他們再看向比武場之中的一個個月亮,都感覺到有些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雖然如此,倒也是沒有人指責蘇碧桃。畢竟大家都是魔道,魔道的手段本來就是無所不用其極。不過有一點很明確,那就是大家既然走上魔道這條路,殺人如同喝水,那麼輪到自己被殺的時候,也不要埋怨別人。

    說話之中,從活魈月之中跳出一具活魈。

    冷小魚一聲暴喝,血池獸也從水中伸出手臂。

    接著又有更多的活魈跳出來,冷小魚直接把兩隻血池獸給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活魈和血池獸打得死去活來,冷小魚和蘇碧桃也沒閑著,這兩人可真是棋逢對手。冷小魚得到冷海山的寵愛,身上各種寶物多如牛毛;蘇碧桃作為水月魔宗第一天才,也是深得寵愛,身上也是各種寶物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沒想到,這一場戰鬥的激烈程度,竟然遠超其他的戰鬥。

    「哇塞,這是什麼寶物?」

    「又是一件,沒見過。」

    「那邊又打起來了。」

    「古寶傀儡!」

    「我天,現在竟然還有連環血斬!」

    一件又一件的寶物放出,血池獸和活魈瘋狂的拼殺,打得天昏地暗。

    這邊打了老半天,竟然還沒有分出勝負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一名修士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「丁浩天才,你的戰鬥開始了,如果你不能及時進入戰場,將會視作認輸棄權。」

    「你大爺的!」丁浩罵了一句,真是早不開始遲不開始,偏偏自己的戰鬥也開始了。

    「放心吧,小魚姐會贏的。」張殺殺安慰道。

    「好吧。」丁浩其實留在這裡也什麼作用,當下他離開這件比武場,奔向另一間比武場。

    另外一間比武場上,座無虛席。

    雖然說冷小魚對蘇碧桃這一場非常的激烈好看,不過更多的人,還是選擇看丁浩對墨推這一場。畢竟人的名樹的影,丁浩和墨推,無疑要比另外一邊更有名。

    就在看台上,老雷又早早的坐過來。

    「老雷,你說說這一場的勝負唄。」

    老雷大嘴一咧,道,「這一場啊,說不好。我可以說,這一場是所有的戰鬥之中,勝負最難預測的一場!九州魔宗的丁浩,雖然這些年的風頭很甚,可是別忘了,他的修為以及他的底蘊!在我的評價之中,他應該屬於二等天才之中的最強者!而墨推雖然聲名不顯,可是別忘了他在妖域可是家喻戶曉!因此他也是二等天才之中的頂尖者……」

    老雷還沒說完,四周就是一片嘩然。

    「丁浩是二等天才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