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913章越長越像丁浩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九一一章越長越像丁浩

    南山大陸的南部,對抗魔道聯軍的最前線。

    自從九烈仙國的當家長老自爆,形成冰雪長城以後,這裡就變成了魔道聯軍的重點進攻方向。

    可以這樣說,九烈仙國的烈家老祖宗是保護了自己,陷害了別人,這邊的幾個仙國,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不過好在的是,隨著整個仙煉大世界大部分面積的淪陷,魔道聯軍有了足夠的財富,現在攻擊並不是那麼強了。大部分的強大宗門弟子,都已經回去瓜分寶物,剩下的都是來自五域的妖修鬼修和一些小的魔道宗門。

    江流劍宗轄下,翠屏城。

    這裡是最為靠近戰場區域的城池,因為江流劍宗的誓死對抗,魔道聯軍就死死的被堵在翠屏城外,長期無法突破。

    翠屏城,城中某一個酒樓。

    幾名修士正在酒樓大廳之中飲酒,雖然城外就是和魔道的戰場,可是江流劍宗的修士卻是悍不畏死,越是危險,越是豪邁!

    「晨凱,這次是你帶第一次帶隊抗擊魔道聯軍,一路小心!」一名面孔壯實的漢子,端起酒碗,對著一面臉色微圓的年輕修士敬酒道。

    「劉磊大哥,你就放心吧!這次我帶隊抗擊魔道聯軍,一定不會讓所有人失望!劉磊大哥,你的殺敵記錄,一直都是我夢想能夠超越的,這次終於給了我機會!」

    「好小子!」叫做劉磊的修士點頭微笑。

    坐在另一側,一名穿著粗麻布長衫的中年修士點頭,贊道,「劉磊,朱晨凱,你們都是我江流劍宗最優秀的人才!我江流劍宗第一看重的,不是資質,而是人品!有人品,才有道心,有道心,才有修鍊的希望!我沒有看錯你們,你們將來的前途一定會越走越亮,劍道修行和其他修鍊門道不一樣,你們看著這把劍,中正筆直,因此我們的內心,也要絕對的正直,沒有任何的偏私,這樣才能走到,這條劍道的劍頂!」

    這名中年修士一說話,四周的人全部都是點頭贊同。

    朱晨凱具備道,「雁北師叔,謝謝你鼓勵我!我一定會剛正到底,就算是和魔道聯軍戰到最後一口氣,也不會妥協!」

    雁北修士現在已經不是金丹真人,而是一位嬰變尊者!

    雁北尊者道,「不會妥協那是當然的,不過也要保護好自己!」

    正在他們說話之中,不遠處一張席面上,有幾名修士正在竊竊私語。

    「你們可知道,這次魔道之星的戰鬥,最強26人的名單已經出爐,全部都是魔道最頂尖的人物,了不得!其實我們正道也可以開展一場一樣的比武,以正我們正道聲威!」

    「對呀,這些年,魔道可真是囂張,不但霸佔了多少土地,而且還搞出這魔道之星,看來這一次魔主一定會降臨了。」

    雁北尊者等人都聽到隔壁的說話,他們作為戰場的一方,對於魔道的軍情還是很清楚的,26人名單也早就看到了。

    突然劉磊拍案嘆道,「悔不當初!當初丁浩曾經來我江流劍宗,而我正在閉關結丹!如果我那個時候可以出來勸說他留在我江流劍宗,想必他現在已經成為我正道的絕世天才!早知如此,我就算不結丹,也要出關留下他!」

    朱晨凱點頭道,「是呀,多好的一個人才,和我們也聊得來。當初他如果留在我們江流劍宗,出息一定要比魔道要強!現在他走上邪路,成為了魔道的一方天才,實在是讓人扼腕啊。」

    雁北尊者卻是搖頭道,「沒用的,丁浩這個人雖然有本事,可是他的心術不正!心不在正道!當日他要走,我們都是百般挽留,當時的抱劍子前輩甚至請來其他幾位前輩,幫他煉劍,希望他留下,可是他最後還是走了!」

    「唉,挺好的一個人,怎麼會這樣?」劉磊放下酒杯,搖頭苦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,江流劍宗的總部,抱劍樓。

    高樓臨風,一名青衣書生憑欄而立,雙目遙視遠方,

    就在他的身後,幾名老者正在樓上觀看一份玉柬。

    「真是沒想到,丁浩這小子都進入了嬰變七層,了不得!」抱劍子頗為感慨。

    說實話,這些年他並沒有太過關注丁浩。

    這次26人的名單流到正道,他這才看到這個消息。

    當年抱劍子是元嬰大士,現在成就了嬰變尊者,目前修為是嬰變六層。讓他完全沒有想到的是,當初才築基期的小修士丁浩,竟然已經是嬰變七層的天才,比他的修為還高了!

    「這些年這小子是跳的很厲害,成立九州魔宗,混入魔道聯軍,血池探索奪冠,和血池聖地的聖子定親……」在場的正道修士們,也有一些關注丁浩的。

    又一名老者嘆道,「當初他來我們江流劍宗求劍,早知道就在那時候,將之擊殺!也不會留下這禍端!」

    「是呀,對於這些鐵了心加入魔道之人,他們的資質越是好,就越要及時殺之!如果有愛才之心將其放過,將來必成大患!這麼簡單的道理,怎麼就是不懂呢?」又一名正道修士說道,言中暗指抱劍子當初沒有殺死丁浩。

    這名修士說得有些直白,在場的江流劍宗的弟子聽不下去,開口道,「毛前輩,誰能知道丁浩能有今日,抱劍子前輩又不是天機道之人,哪裡知道未來之事?」

    那正道修士也感覺自己說話有些過頭,點頭道,「對呀,誰能知道。如果抱劍子前輩當初知道今日,定會殺死此獠!」

    不過他還沒說完,抱劍子就搖頭道,「那也不可能。」

    所有人都吃驚的看著抱劍子,沒想到他說這句話。

    抱劍子又道,「當日,丁浩對我江流劍宗有恩,我親自頒下令牌,讓他有一次求劍的機會!然後他來到我江流劍宗求劍,我理應報恩幫他煉劍,怎麼能將他殺死?如此一來,我江流劍宗以後如何的立足於世?還有何人敢對我劍宗施以援手?不管丁浩現下如何,當時,他確實對我江流劍宗有恩,我江流劍宗怎麼能殺恩人?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四下都安靜下來,不說話了。

    不過那修士還想要扳回一些道理,他繼續道,「抱劍子,你這句話只是貌似有理,事實是你錯上加錯!我正道之人,要講究大正和大義,不是一些小恩小惠!你連大義和小義都分不清,你枉為一代宗師!」說著,他情緒也有些激動,站起來道,「還有,你報恩給他煉劍就算了,幹什麼還要請來幾位煉劍強者,當面煉劍給他看,教他煉劍之法?你簡直是愚蠢至極,真是劍瘋子,不可理喻!」

    抱劍子冷笑道,「我教他煉劍之法又如何,我江流劍宗的歷代前輩都沒有指責我,關你屁事?更何況,在我看來,丁浩也並非大奸大惡之人!就算他現在是魔道的26名天才弟子之一,那你說說他到底如何禍害我正道了?他又殺了我正道多少弟子?你都給我說說。」

    「這個……」那名修士頓時為之一滯,確實沒有聽說過什麼丁浩的惡名。

    不過他眼睛一掃,看見站在欄杆邊的青衣書生,他立即想到了什麼。

    「丁浩怎麼沒有禍害正道?他破壞九烈仙國的礦脈,搶走九州道宗的祖脈,這就是丁浩的禍害之處,你們看看現在正元神尊都被他逼得行走江湖!」

    正在看著面前清流江的閔正元轉回來頭來,目光如清輝,掃過眾人,他這才開口道,「丁浩是我的弟子,永遠都是我的弟子,不管他走正道還是魔道,這是他的選擇,我尊重他的選擇!至於搶走九州道宗的祖脈,這個事情也不用拿出來說事兒,就當是我送給他了,其實也沒有什麼。」

    在場的正道修士全部都是幾乎暈倒,完全沒想到正元祖師竟然這樣說。

    把九州道宗的祖脈就送給他了,我的天吶!你閔正元是太大方,還是太溺愛這個弟子?

    那名正道修士也是聽得目瞪口呆,衣袖一甩,拂袖而去,「如此溺愛弟子,將弟子都溺愛成大魔頭了,居然還振振有詞,真是開了眼界!」

    看著這名正道修士離開,其他的正道修士也都紛紛離開。

    閔正元也不理會他們,只是目光看著遠處,心中暗道,「丁浩,別人都以為你是惡貫滿盈之徒,可是我知道,你在做一件拯救仙煉大世界所有正道的大好事,相信真相總有大白於天下的那天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烈仙國,烈陽山。

    一名十五六歲的少年小光頭從烈陽山中山麓走了出來,少年丁萬靈已經成長為一名金丹後期的大真人了。

    「萬靈,不錯啊,修為又增長了。」半空之中,飛過一朵祥雲。

    祥雲上站著一名留著短胡茬的中年男子,男子非常的英俊帥氣,雖然看上去三十多歲,可是還是帥氣逼人,女修士見到都要發聲尖叫。

    「鵬程師叔!」丁萬靈站在地面上,連忙抱拳行禮。

    從天空經過的,正是一代天才唐鵬程!

    這些年唐鵬程一直潛心修鍊,很少露面,不過他對丁萬靈還是相當喜愛的。

    「你去吧,好好修鍊。」

    看著丁萬靈的背影,唐鵬程眉頭卻是皺了起來,「這小子怎麼越長越像丁浩那傢伙了?莫非是……」

    今天三章,下午還有一章。推薦一本美少女作品《如果回憶會說話》,相當的不錯,值得一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