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916章第四輪抽籤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九一四章第四輪抽籤

    九奴還沒有回來,不過這不影響第四輪抽籤。

    不久以後,丁浩等人每個人手中都有了一塊玉柬,他們把精神力往玉柬之中一探……

    下一秒,有人臉上露出了笑容;而有的人,卻是頓時一腦門的官司。

    「完了,我竟然遇上蒙傲!」

    人群之中,一名男修仰天長嘆,「路過的仙女,我這是招誰惹誰呢,我手氣怎麼這麼不順呢?」

    不少修士,這才輕撫胸口,「還好,終於有倒霉鬼出現,我們這一輪晉級的可能性大增。」不過等他把精神力往玉柬之中一探,頓時也是欲哭無淚,「我擦,我的對手是高陽聖子!也是一個嬰變大圓滿,我好倒霉!」

    「大哥,我跟你差不多,我抽到了黑風魔女。」

    「完了完了,這次三大熱門被我們抽到了,看來這一場要走不下去了。」

    幾家歡樂幾家愁,有些修士卻是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「哈哈,我抽中了丁浩!丁浩,你完了!」

    一名年輕英俊的男子,他的眼中彷彿有冰雪一般,他的雙目掃過人群,最後落在丁浩的臉上,「嬰變七層,正是你最弱的時候,我冰雪魔子終於有了報仇的機會!」

    冰雪魔子是帶著仇恨而來,也不知道他用什麼辦法,將自己的修為突破進入了嬰變八層。而且別忘了,他也是上古煉鼎之法,用的冰魄沙煉鼎,這就意味著他的實力,要遠超一般的嬰變修士,甚至關鍵時刻還能用世界之鼎來戰鬥!

    不到化鼎,世界之鼎是無法直接戰鬥的,可是上古煉鼎之法卻是例外。

    冰雪魔子這次抱著的是必勝的希望,他要在戰場上,戰勝對手,最好能殺死丁浩,為他們魔宗的當家長老報仇!丁浩跟他,有奪妻殺師之仇!

    「丁浩,你沒想到這一場抽到我吧?」冰雪魔子眸子里喊著仇恨,走到了丁浩的面前。

    丁浩一把捏碎玉柬,隨手扔掉,冷笑道,「看見你的名字,我頓時輕鬆了不少。」丁浩說完,也沒繼續搭理他,轉身走向彭關他們那邊。

    「你!」冰雪魔子氣得臉色蒼白,「你是什麼東西,嬰變七層,你有什麼資格小看我?戰場上見!」

    其實丁浩這句話說的是老實話。

    現在他的修為停滯在嬰變七層,可以說是他實力最弱的時候,如果這一場真的遇到蒙傲又或者柴高陽,他很難取勝。可是這一場,竟然讓他對上冰雪魔子,這簡直是不幸之中的萬幸。

    「你們的抽籤結果怎麼樣?」

    「我還好,抽到了市井魔宗的馬百變。」黑風魔女的心情不錯,誰都知道,市井魔宗的戰鬥力並不是很霸道。

    這次六道魔宗還是很厲害的,26人名單之中竟然佔了三席,屠八方、彭關、馬百變。如果不是口道魔宗琴心抽到蒙傲,說不定就是四席,六道魔宗果然是很強的。

    彭關和馬百變熟識,他提醒道,「馬百變這個人,算是市井魔宗的異類,他的戰鬥力非常的霸道,而且在市井魔宗主修隱匿類的功法,因此他如果躲在某個小的區域,他千萬不要進入,否則會被他偷襲。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了,謝謝彭大哥。」黑風魔女微微一笑,又問道,「彭大哥,你有突破一層,進入嬰變九層了,還沒有恭喜你。」

    戰鬥剛開始時,彭關和丁浩一樣,都是嬰變七層。後來在戰鬥之中突破了一層,現在又提升了一層,那就是九層了。

    不過彭關卻是很有自信的嘿嘿一笑,「不用急著恭喜,很快就會趕上你的。」他這一說,眾人都是有些意外。因為就算是服用那些固本培元的丹藥,突破也不會那麼快,你剛突破的,怎麼可能又那麼快突破?

    「小魚,你抽到誰了?」丁浩又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「我啊,還算不錯,抽到了殺道魔宗的徐蕭。」冷小魚對這樣的結果還是滿意的。殺道魔宗這次兩名天才入圍,頭號天才歐陽修羅,徐蕭只是二號種子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二號種子還是安全的。一個宗門培養弟子,總是有所偏頗,對於頭號天才當然是全力投入,而二號種子得到的資源就不是那麼多了,因此冷小魚抽到此人,算是運氣不錯。

    不過張殺殺的運氣就不太好了,他居然抽到了血劍魔宗的李詩月!

    這絕對不是一個好的選項。

    有人曾經說過,正道有江流劍宗,魔道有血劍魔宗。這兩個宗門都是修鍊劍道,人稱劍瘋子!所以這兩個宗門,不管在正道魔道,都有點橫著走的意味。畢竟,誰也不願意招惹瘋子。

    血劍魔宗李詩月,是血劍魔宗第一種子,也是這次呼聲很高的女種子!

    黑風魔女咯咯笑道,「我本來以為我要遇到她,誰知道被你撿到了,幫我幹掉她!」

    張殺殺苦道,「黑風姐,你就別噁心我了,我可不想遇到劍瘋子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既然遇到了,也別太擔心。你七殺魔宗其實也是修鍊的劍道,七殺劍也不是吃素的,跟她干一場,看看是他們的血煞劍厲害還是你們的七殺劍厲害。」

    張殺殺道,「這不用說的,當然是我們七殺魔宗的七殺劍厲害!我們的七殺劍一步七殺,他們的血煞劍,什麼玩意兒。」

    他還沒說完,一個穿著黑衣,背上背著一把長劍的女子走了過來,厲聲道,「張殺殺,你可以侮辱我,但是不可以侮辱我們血劍魔宗!否則走遍天涯海角,我也發誓要殺你!」

    丁浩等人都是汗了一下,這些血劍魔宗的弟子就是這樣,人人都是劍瘋子,經常為了一句話跟人拚命,芝麻綠豆大的破事,也能追殺別人幾十年。

    「我殺殺殺。」張殺殺哧了一聲,又抱拳行禮道,「好吧,李詩月,我對不起你,我不該侮辱你的宗門,我錯了,希望你原諒我。」

    丁浩等人都是用吃驚的眼神看著張殺殺,要知道張殺殺的脾氣並不好,是哥幾個裡邊脾氣最暴的。

    他竟然對著李詩月道歉?

    「哼。」李詩月冷哼一聲,大概是接受了張殺殺的道歉,就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可是她才回頭,又聽張殺殺說道,「可是李詩月,我剛才聽你說,不可以侮辱你們血劍魔宗,但是可以侮辱你。那你找個地方,讓我好好侮辱一下,或者我就在這裡侮辱你,你覺得怎麼樣?」

    眾人一聽,頓時全部哈哈大笑,原來這壞小子在這等著李詩月呢。

    「你!」李詩月臉蛋本來就很白,被這一起,氣得更白。她一抬手就把背上的血煞劍給拔了出來,一股血氣盪開……血劍魔宗果然是劍瘋子,竟然在紅塵宮裡想要動手。

    張殺殺立即開口大喊起來,「七情魔宗的人呢?快來看看,有人在紅塵宮裡出手,趕緊把她趕下七情六慾山,剝奪她的種子資格!」

    紅塵宮是七情六慾山上的禁地,只有戰場之中可以戰鬥,其他一切地方都禁止戰鬥的。這是絕對禁止的,所以當李詩月的劍拔出來以後,頓時就有一股力量鎮壓過來,壓得她動都不能動。

    「天才李詩月,你如果執意出手,將會被送下七情六慾山,取消本次種子資格!」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,這個聲音是七情魔宗和六道魔宗的強者,他們有守護紅塵宮的職責。

    「原來你是想要激我出手。」李詩月頓時收回劍,冷哼一聲,「打不過我就認輸,使用這種手段,只能說明你未戰先怯,我贏定了!」

    李詩月酷酷的說完,轉身離開,看來這些劍瘋子並不是很蠢。

    張殺殺在後邊罵道,「我那個殺殺殺,我啥時候未戰先怯了?我怕你啥?七殺一出,誰與爭鋒?」

    李詩月道,「血煞一出,屁滾尿流!張殺殺,戰場上見!」

    張殺殺和李詩月鬧了一場,大家倒是把氣氛都弄得熱烈了不少。

    其實戰場禁殺令的下達,對於這些天才弟子們還是減少了不少的心理壓力。就好像之前,商彩雲的戰鬥,大家會為了她擔心。而現在有了禁殺令,只要認輸以後,對方就不可以出手,否則評審長老就可以出手干涉。大家至少可以不死了!

    當然了,也不是絕對不死,這種戰鬥真刀真槍的,誰能保證不死。

    不過也好了許多,那些居心逃走的人,還是能及時逃命的。

    大家笑了一陣,目光卻又集中在丁浩這裡。

    「丁浩,你對上冰雪魔宗第一種子冰雪魔子,你行不行啊?」這回大家倒是開始擔心起丁浩來了。

    畢竟,丁浩現在只是嬰變七層的修為,是26名種子之中修為最弱的!

    冰雪魔子反而現在呼聲很高,不但因為他比丁浩高出一個小境界,而且現在外界盛傳,冰雪魔子是使用的上古煉鼎之法!

    很多人本來都不知道什麼上古煉鼎之法,可是經過這次,也都打聽到了,據說上古煉鼎之法非常的了得,煉出的世界之鼎遠超一般的修士!而且還有一個好處,就是嬰變期就可以用世界之鼎直接戰鬥,這就給冰雪魔子加了不少分。

    相反,丁浩倒是有點一無是處,大家能記得的,也就是他那顆一萬億的靈石,其他……丁浩還有嘛?

    下午還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