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917章這才是事實(200月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九一五章這才是事實

    「二哥,你可要小心啊,冰雪魔子據說使用的是上古煉鼎之法!」張殺殺又關切的說道。

    「上古煉鼎之法。」丁浩嘴角露出一絲輕笑。

    可以說,這些在場的修士,沒有一個人比丁浩更知道上古煉鼎之法。

    而且,據說冰雪魔子使用的是冰魄沙煉鼎。

    冰魄沙其實是一種代用品,也就是說,比離魄沙低一個檔次的寶物,煉出來的鼎,想必也是要比丁浩的世界之鼎更低一個檔次。

    如此說來,冰雪魔子還有什麼好炫耀的?

    不過這一點,別人不知道。

    尤其是大嘴老雷,這一天可把他得瑟的。

    丁浩這一場,時間也比較早,就在抽籤的當天下午。

    老雷早早的就坐在賽場上,他每次來都是坐這個位置,形成了他的固定座位。當他坐下,不少的崇拜他的擁躉們,也都眾星捧月一般,把他圍攏在中央。

    這次坐下以後,他就迫不及待的開始咧咧了。

    不待別人開口問他,他就又拿出一個酒葫蘆道,「看戲看戲,看好戲了!」

    有修士就逗他道,「老雷,你這是來看什麼戲?」

    「當然是丁浩失敗的大戲!」

    不得不說,他每次都是語不驚人死不休,這句話又把眾人全部都雷倒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上場丁浩和墨推,他還說五五開。而這一場,他竟然直接預測丁浩失敗!

    「老雷,你可真敢說!丁浩可是這次魔道之星戰鬥問鼎的大熱門!」

    「我有什麼不敢說?」老雷打開酒葫蘆,喝了一口酒道,「上午抽籤的時候,我就說了,丁浩已經正式成為26人之中的墊底選手!所以這一場,他遇到任何人都是一個輸,何況是冰雪魔子?」

    「沒有吧,丁浩也沒有你說的這麼弱吧。」不少修士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「你們聽我分析呀!」老雷一邊喝酒,一邊分析道,「我之前就說過了,隨著天才的數量越來越少,每個天才都是宗門的重點培養對象,這讓越級挑戰變得不可能,這是丁浩失利因素;而我們反觀冰雪魔子,他是冰雪魔子第一天才,據說還得到了九重天某位冰道強者的青睞,而且還有更重要的一點,那就是冰雪魔子他有上古煉鼎之法!」

    「或許你們不知道挖,上古煉鼎之法,那是非常的了得。所謂的上古煉鼎三法,上煉中煉和下煉……總之詳細情況,說了你們也不懂。其中有一個關鍵,那就是煉鼎需要的材料,冰魄沙!冰魄沙雖然不如離魄沙,可也是已經絕種之物,不知道冰雪魔子是如何得到。」

    「總之,他使用上古煉鼎之法成功,這就讓他在最後關頭,很可能使用自己的世界之鼎,放出小鼎化空間的效果!到時候,丁浩真的無法應對!」

    「各位,不是因為我上次吃了一個酒葫蘆所以黑丁浩,而是我說的是一個事實!事實總是相當的殘酷!或許你們無法相信,可這就是事實!」

    老雷說得言之鑿鑿,有理有據。

    不過他剛說完,後腦勺還是又被人拍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「胡說八道,老雷,你這樣黑丁浩,真的想要找死嘛?」不知道何時,張殺殺已經站在了老雷的身後。

    和張殺殺站在一起的,還有彭關冷小魚等人。

    這些人都是富二代,雖然在紅塵宮不敢動老雷,可是以後出去以後,弄死你老雷輕輕鬆鬆。

    老雷看見這些人也有點虛,站起來道,「諸位,我老雷這個人說話,一向都是講本心。或許我有說錯的地方,可是我絕對跟任何的種子沒有仇恨,說我黑丁浩,從何說起呢?」

    冷小魚冷哼道,「你上次黑了一次,這次還在繼續黑,你還不承認?」

    老雷苦笑道,「我的小魚聖女,我都說了,我並不存在黑任何人,我只是陳述一個事實!或許你們因為你們的關係不一樣,你們不願意承認這個事實,但是事實就是事實,他存在那裡,不因為任何人而改變!你們甚至可以殺了我,但是不能否認事實!」

    「事實就是丁浩必敗無疑?」彭關瞪眼問道。

    「這是顯而易見的!」老雷大手一揮,道,「你們看看,這一場子多少人?他們全部都已經看出來了,就你們看不出來。因為你們和丁浩是朋友,所以被蒙住了眼睛,睜開眼看清楚吧,丁浩越級挑戰的神話到此結束了。」

    不得不說,老雷蠱惑人心的手段是有的。

    這句話說完,張殺殺黑風魔女等人都有點不確定了。看看在座的一場子修士,他們的心中也感覺不那麼堅定了,「難道老雷說的真有道理,否則這麼多人都相信他?」

    不過冷小魚卻是絕對不信的,她有些生氣了,她怒道,「胡說八道!鬼話連篇!我絕對不相信丁浩會敗在冰雪魔子的手上!」

    老雷嘆道,「小魚聖女,你這是感情用事。現在談論的,不是你相信不相信的問題,現在我只是陳述一個事實!」老雷成功用「事實」兩個字,把所有人都忽悠住了。

    冷小魚罵道,「什麼狗屁的事實,事實是這次比戰之前,丁浩去過北雪國,把冰雪魔宗幾乎給滅了!冰雪魔子嚇得躲著不敢出來,他會戰勝丁浩,簡直是天方夜譚!」

    「什麼?竟然還有這種事?」在場不少的修士,都沒有聽說這件事。

    畢竟北雪國比較偏僻,那邊的魔宗也只有冰雪魔宗這次派了人過來,因此這個消息外界完全沒有擴散開。

    事實上老雷也不知道,他搖頭道,「小魚聖女,我不管那些,我只看眼前的事實!事實是,冰雪魔子的世界之鼎、修為等等各方面都超過丁浩!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老雷也來勁起來,拿起手中的酒葫蘆道,「這樣吧,小魚聖女,和上次一樣,我們就賭這個酒葫蘆!誰輸了,誰當眾把這個酒葫蘆吃掉!」

    「嘩!又賭酒葫蘆!」在場的修士一片嘩然。

    看熱鬧不嫌事兒大,他們巴不得堵得越大越好。

    「好!」冷小魚立即答應。

    不過這次張殺殺他們卻是有些猶豫開口勸道,「小魚,不用跟這種人賭……」

    冷小魚卻是搖搖頭道,「我不但要賭,我還要加一些東西!」

    說完,用手一擦儲物戒指,拿出一隻透明的瓶子。瓶子比人手掌大一點,裡邊裝著一堆紅色好像淤泥一樣的東西。

    「輸了不但要吃酒葫蘆,還要把這東西給蘸著吃了!」

    老雷愕然,看著瓶子道,「這裡是什麼東西?吃下去要死人的東西,我可不會跟你賭!」

    「放心,無毒無害。」冷小魚道,「這些都是我血池獸身上褪下的皮。」

    「我吐!」現場胃淺的那些女修,全部都噁心的吐了。

    冷小魚的血池獸本來就是醜陋不堪,全身鮮血淋漓,而這些是褪下來的皮,太噁心了,多看一眼都想吐。

    「輸了就用酒葫蘆蘸著這個吃了,你敢不敢?你不敢就不要在這裡胡咧咧!」冷小魚握著瓶子,瞪著老雷。

    老雷也有點躁,心說你一個女人也來撐我是吧?我如果不接這個招,以後豈不是要被天下魔道笑死?

    他臉色一冷,反問道,「小魚聖女,如果你輸了,你也會用酒葫蘆蘸著這些噁心的東西吃下去,是不是?」

    冷小魚咯咯一笑,「老雷,我可不像你,我不會賴賬!」

    說冷小魚是魔道第一美少女,這絕不為過。不過她以前殺人殺得實在太多了,大家都怕她,甚至很多男修都不敢正眼瞧她。她這一笑,顛倒眾生,不少的男修士都心中暗道,我的娘哎,帶笑殺人,殺人不吐骨頭的小魚聖女原來這麼好看呢。

    老雷見到冷小魚答應了,他爽快的一擊掌,「諸位做個見證,我就和小魚聖女賭了!誰輸了,就把我手中的酒葫蘆,蘸著她手中那些噁心的東西,一起吃了!」

    嘩!

    現場又是一片熱鬧的轟響,這種賭局,沒看過呀。

    尤其是這兩人輸了以後,就要吃那些東西。別說那隻酒葫蘆,是多麼的難以下咽,就說那小瓶子里的什麼血池獸的皮膚……想到要把那些東西吃下肚,不少的男修也感覺到自己胃裡開始翻湧起來。

    「你吃定了!」老雷哼了一聲坐下來。

    「看看誰吃定了!」冷小魚微微一笑,在老雷背後坐下。

    隨即,彭關張殺殺等人也全部坐下。這一回,大家都安靜了下來,說心裡話彭關他們當然是希望丁浩獲勝,可是被老雷這一分析,又覺得貌似有理。

    畢竟,丁浩修為是墊底。

    畢竟,人家冰雪魔子是上古煉鼎。

    畢竟……

    不過這個時候,一直沒有開口的商彩雲打破了安靜。

    「當我絕體爆發的時候,所有的人都以為我必死,是丁浩他救了我;當我突破進入元嬰的時候,所有的人都以為我會絕體爆發,是丁浩幫我度過了難關;當我們在血池深淵探寶的時候鍾皇生事,所有的人都以為我們這批天才都要死在其中,也是丁浩和九奴的出現救了所有人!」

    「我說這些並不是想要大家感激丁浩,而是要告訴你們,就算是天下所有人都不看好他,他還是會勝利!」

    「不要給我搞什麼預測和分析,我只相信曾經發生過的!」

    「丁浩是一個能創造奇迹的人!」

    「這才是事實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