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918章冰龍靈雪傘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九一六章冰龍靈雪傘

    「什麼是事實,這才是事實!」

    「丁浩是一個可以創造奇迹的人,那麼多次,全部都是無人看好,最後丁浩都能扭轉局面!這就是最大的事實,這是鐵的事實!」

    聽到了商彩雲的話,丁浩的朋友們全部都堅定了目光。

    「不錯,丁浩這一場,應該是必勝的!」彭關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張殺殺更是一拍自己腦門,罵道,「我殺殺殺,我都被那小子忽悠住了,竟然懷疑二哥可能會失敗!彩雲姐說的不錯,二哥是可創造奇迹的,他冰雪魔子算是什麼東西,他能戰勝我二哥?真是開玩笑!」

    雖然丁浩的朋友,以及現場不少的觀眾,都已經開始改變看法。

    不過老雷卻是依然堅信,「我才不會相信什麼奇迹,就算是真的有奇迹,也不會每次都發生奇迹,我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東西!」

    正如他所說,事實永遠都在那裡,不會因為任何的看好或者不看好而改變。

    現在,丁浩和冰雪魔子已經面對面站在了比武場之中。

    不管外邊的人到底是看好誰,其實跟這兩人都沒有什麼關係。

    因為,這是他們這兩人的戰鬥,與人無關。

    「丁浩,今天終於到了了結的時候!」冰雪魔子信心百倍。

    之前他的修為,根本不可能對丁浩造成威脅,可是他得到了某一位九重天的冰道的前輩所青睞,給他很多丹藥,甚至還給他靈力灌體!加上他自己仇恨在心,堅決苦修,這才有了如今的實力,可以堂堂正正的站在丁浩的面前!

    「這一場戰鬥,不光是一場比戰,而是一場報仇之戰!丁浩,你幫助你的朋友搶走我的未婚妻,後來更是殺死我的師尊!我師尊屍骨無存!你是我冰雪魔宗的仇人,我冰雪魔子發誓必殺你!」

    丁浩冷笑道,「冰雪魔子,你真的是不要臉。北雪國聖女豈是你這種雜碎可以染指,你本來就是強逼人家而已,還搶走你的未婚妻。至於你的師尊,我可以明確告訴你,他的屍體在北雪國和東土大陸之間的荒原上,你如果運氣好說不定可以找到。但是也說不定,已經被什麼冰狐冰狼給吃掉了,哈哈。」

    冰雪魔子氣得臉色蒼白。

    滕波是突然消失的,本來冰雪魔子心中還有些願望,希望滕波並沒有死。可是丁浩的話,已經完全證實了,滕波就是死在丁浩的手上!

    「混賬,你殺我師尊,你必死!」

    他們的對話,清清楚楚的傳到外邊看台上。

    那些觀眾,全部都心中暗驚。這個事情,就驗證了剛才冷小魚的話,說丁浩在北雪國打得冰雪魔子都不敢出現。現在聽說丁浩竟然殺掉了冰雪魔子的師尊……

    「不可能吧,冰雪魔子的師尊滕波至少也是化鼎期的強者啊,丁浩他怎麼可能殺死滕波?」

    觀眾們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不過聽見冰雪魔子又怒道,「還有九奴,將來我一定殺掉他!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。」看台上觀眾這才明白過來,如果是九奴出手,殺死滕波,這倒也並不是什麼難事兒。

    冰雪魔子咬牙切齒,又道,「還有雪國道宗的所有人,我都要將他們殺死!」

    丁浩看他這樣,冷笑道,「北雪國現在無比的強大,人力財力,你們冰雪魔宗根本無法對抗了,我勸你還是不要做夢了!」丁浩說到這裡,又冷笑道,「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冰魄沙是哪兒來的!當初在北雪國的古倉庫,我就好像看到過這個東西,不過我沒要,如果我沒猜錯,你就是從北雪國偷來的!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,口口聲聲仇恨雪國道宗,可是卻不要臉的去人家倉庫偷東西,還什麼冰雪魔子,還什麼種子選手,你就是一個不要臉皮的小偷!」

    丁浩說到這裡,突然想到什麼,抬手對著天空一指,又道,「還有此刻看台上某一位,你煉鼎使用的東西,也是從我這裡偷走的!你和這個冰雪魔子一路貨色!」

    嘩!

    看台上再次一片嘩然。

    「誰啊?丁浩說的誰啊?」

    「誰從他那偷東西,也是煉鼎使用的,什麼東西。」

    剛開始大家沒猜出誰,畢竟丁浩說的太隱晦了。

    不過柴高陽這個人,說實話,這個人並不是太壞,臉皮也沒那麼厚,所以被丁浩這當眾一罵,頓時臉色通紅!

    旁邊的人一看,立即就想到了什麼。

    「高陽聖子,你好像也是用的上古煉鼎之法吧!我聽說你好像用的是離魄沙,難道丁浩說的是你,你也是從他那偷走的離魄沙?」

    「對對對,真的可能是高陽聖子!」

    柴高陽被所有人注視,臉色更紅,開口罵道,「真是胡說八道!明明是他從我這裡偷走了一道天級真言!他才是小偷,這個小人!」

    雖然柴高陽極力否認,不過大家心裡大概都能明白,丁浩說的是他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這樣一說,那麼問題又來了。

    如果柴高陽從丁浩那裡偷走的是離魄沙的話,那麼丁浩自己就不會使用上古煉鼎之法嘛?

    從這個角度一想,不少精明的修士,臉色就露出驚容了。

    「難道說丁浩他的煉鼎之法也是上古煉鼎之法?難道說丁浩的上古煉鼎之法,使用的是離魄沙?」

    想到這裡,不少的修士都抬起頭來,用同情的眼光看著冰雪魔子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猜想的這樣,那麼冰雪魔子用冰魄沙煉鼎,那就根本沒有什麼吹噓的意義了。

    不過很顯然,冰雪魔子他自己並沒有想到這些。

    他哈哈大笑,「丁浩,說的不錯,我這些冰魄沙就是來自於雪國道宗的古倉庫!你是不是很氣呀?如果你當初拿走這些冰魄沙,你就可以使用上古煉鼎之法,而我就不可以使用了,真是陰差陽錯啊,這些冰魄沙跟你無緣!上古煉鼎之法和你無緣!所以你這一場輸定了!」

    丁浩搖頭苦笑,「你的愚蠢讓我大開眼界,跟你沒什麼說的了,動手吧。」

    冰雪魔子對付丁浩,根本毫不客氣,一開場,就直接祭出了最強的攻擊。

    「本命神兵!」

    「冰雪魔子一開戰就用本命神兵,了不得!」突然沉悶了一會的老雷說話了,「一般修士的戰鬥,不可以一上來就用自己最強的寶物!冰雪魔子一開場就用上了本命神兵,那隻能說明一個問題!」

    「什麼問題?」

    「那就是冰雪魔子一定有更強的壓箱底的手段!」老雷雙目一閃,「丁浩這下有好看的了!」

    冰雪魔子的本命神兵,是一件很奇特的寶物。

    看上去,這是一頭尖尖,另一頭有一個柄,飛出來以後,飛速的自轉,自轉的同時有著數量驚人的風雪,從寶物上瘋狂的射出,此寶飛行到哪裡,身後都拖著一條冰霜旋風!

    「難道是寒冰梭?」看台上有人猜測道。

    「我看應該是冰雪石!」又有其他人猜測。

    丁浩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,修鍊世界各人的本命神兵千奇百怪,不可能有人把世間所有的寶物都認識。

    當寒冰梭所到之處,大片的冰雪襲來,飛速奔向丁浩。

    「此物不明,我還是先躲閃一下。」丁浩腳下有影盜梭,根本不怕這些攻擊,身影一閃,就駕著影盜梭躲了開去。

    冰雪魔子的本命神兵根本追不上丁浩,不過他並不擔心,他手中掐出一個法訣,抬手對著那包裹在白色冰雪之中的寶物一點,口中吐出一字真言,「開!」

    那寶物頓時打開,然後瞬間變大!

    等到此寶變大,所有人這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「原來這是一把冰雪傘!」

    老雷頓時一擊掌,「沒錯,冰雪魔子到底是名門之後!丁浩的速度太快,他使用任何的寶物都難以攻擊,所以這種範圍性的攻擊,對丁浩就是最有利的!」

    果然沒錯,這把冰雪傘越來越大,傘下的區域,冰雪瘋狂的從天而降,丁浩難免從傘下經過,竟然都被凍得一哆嗦。

    丁浩雙目之中頓時一驚,厲聲道,「你這傘中的風雪,竟然有一絲靈雪的意味!」

    北雪大陸的靈雪,那可是了不得,化神期都能凍僵!

    不過冰雪魔子傘中的靈雪,並沒有那麼強。是他冒著生命危險,得到了一顆靈雪珠!靈雪珠也是靈雪的一種,應該是靈雪之中的特例,可以被人採集和煉化,放在寶物之中,就有一定的靈雪效果。

    冰雪魔子為了得到這顆靈雪珠,差點喪命,因此他很是自傲。

    「丁浩,你也知道靈雪的厲害!哈哈,那你就安心死吧!」冰雪魔子狂吼一聲,手中法訣猛打,那把巨傘頂端的靈雪珠猛地明亮起來,而下邊的冰雪也變得瘋狂起來。

    還別說,就在這狂風暴雪之中,丁浩竟然被這大量的冰雪包裹,形成一座冰霜雪雕!

    「丁浩被凍住了!」老雷狂喜,大嘴又開始咧咧,「真的沒想到,冰雪魔子的手段通天!丁浩雖然也很強,可是最後還是不敵冰雪魔子,第一個照面就已經被凍住,接下來的發展,貌似對丁浩不妙……」

    對於他說這麼多,冷小魚只是淡淡哼了一聲,「別忘了,丁浩還飛在半空呢!」

    眾人全都發出一片噓聲,「對呀,丁浩如果被凍住,早就從天上摔下來了。老雷,別高興的太早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