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927章戰鬥在繼續(三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九二五章戰鬥在繼續

    這是一個不安靜的夜晚,當丁浩初現崢嶸以後,相信很多人都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這一個晚上,不知道多少的決定被執行,不知道多少人緊急離開七情六慾山,又不知道多少人絞盡腦汁。

    不過這也是一個普通的夜晚。

    時間並沒有多給這些修士一分一秒,對於天意來說,亘古不變,日升日出,日復一日。

    就在日頭東升,七情六慾山整個沐浴在朝霞之中,九奴也睜開了眼。

    「還沒回來?」九奴眉頭緊皺。

    丁浩撕開了七情六慾山的缺口,但是卻一夜未歸!

    九奴有些後悔,早知道躲在吸星石之中,跟丁浩一起進去的。

    不過他也有考慮,如果丁浩真的需要的時間長,他在外邊可以策應一下。如果兩個人都消失,還不知道七情六慾山這邊要搞出什麼幺蛾子。

    「好在吸星石給他帶進去,希望他在第五輪抽籤之前能趕回來。」

    九奴站起身,對於來詢問他丁浩去向的,他一概回答閉關修鍊了。

    彭關等人聽說丁浩閉關修鍊,也都沒有說什麼。

    畢竟,丁浩的修為確實很低,這個時候閉個關衝刺一下,無可厚非的。

    大家也沒有在意,戰鬥繼續。

    「第四輪第5場,七情魔宗蒙傲,晉級!」

    勝利的歡呼再一次在比武場之中響起,蒙傲依然是傲氣十足,當他昂首挺胸從比武空間中走出,他的巨大背影之中,一名天才修士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蒙傲走出比武場,他根本不在意那些歡呼聲,他的目光的移動。

    「蒙傲在尋找什麼?」雷霆霆大聲呼喝道,「難道他在找另一個奪冠的大熱門丁浩?隨著丁浩上一場大獲全勝,蒙傲已經不得不開始重視他,或許丁浩即將成為我們下界天才之中的榮耀!」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血池獸的蛻皮,老雷的大嘴竟然改變了風向。

    從丁浩黑,轉成了丁浩粉。

    他又大聲嚷嚷道,「不過很遺憾,丁浩天才並沒有出現。蒙傲的前幾場戰鬥,丁浩都看了。這一場沒有來,很顯然是丁浩正在積極的修鍊備戰,那麼將會是他們走到最後的決戰嘛?我拭目以待!」

    聽著老雷又在那咧咧,有修士大聲笑道,「老雷,你不是一向黑丁浩的嘛?」

    老雷道,「丁浩用自己的實力證明了自己,我現在完全相信,丁浩很可能代表我們下界的天才奪得魔道之星才稱號!當然了,前提是他的修為能提升那麼一點!」

    蒙傲雖然傲氣十足,不過他也有耳朵,從萬眾的呼聲之中,他還是聽到了雷霆霆的話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丁浩現在欠缺的,也正是修為。

    如果丁浩有了修為,他真的很頭疼。

    「希望哥幾個能給我借來一些真正強大的寶物。」蒙傲的心中,第一次有了不自信的念頭。

    當面對強大的實力,再傲氣的人,也會猶豫。

    第四輪的第6場,是張殺殺對血劍魔宗的李詩月。

    「美女,你上次說可以侮辱你,那麼是今天嘛?」張殺殺站在比武空間之中,很優雅的問道。

    他倒並不是想要挑逗李詩月,更多的是想要激怒對方。

    戰鬥之中,激怒對方,這是一種很好的策略。當對方憤怒以後,就很可能犯下不可挽回的錯誤!

    當然了,這種激怒是在雙方實力差不多的情況下。如果你的實力明顯比對方弱太多,你還要激怒對方,那簡直是嫌自己死的不夠快。

    不過很顯然,李詩月是很有涵養的,她冷笑道,「就憑你這句話,我就可以追殺你到天涯海角!不過你這種人,最後也只能跪在我的劍下,我和你沒什麼好計較的,開始吧!」

    七殺劍,殺,殺,殺,殺,殺,殺,殺!

    一步七殺,張殺殺毫不猶豫,就直接放出七殺劍,整個十里方圓的場地之中,瞬間被劍意布滿!七殺劍雖然只有七殺,可是這每一殺都是前邊的數倍,當第七殺斬出,力量已經不知道翻了多少倍!

    「殺!」張殺殺雙目之中血芒一閃,漫天的劍意最後都化成一道。

    流星匯聚的地方,化出一道璀璨之光。

    劍光!

    「噝!」不知道多少的在場天才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
    「張殺殺竟然也有這種實力?」

    「我的天吶!他們原來全部都在藏,實力爆表啊!」

    雖然張殺殺和老雷爭鬥過,不過老雷還是很中肯的給出了評價,「張殺殺這個修士,其實都是非常的內斂。大家都以為他脾氣火爆,可是我卻是不這麼認為。我認為這個人剛中有柔,能擔大任。再說他這一劍,已經完全吃透了七殺劍的精髓!」

    有人問道,「七殺劍的精髓是什麼?」

    老雷道,「七殺劍的精髓,就是殺氣、殺勢、殺威!一般來說,劍道走的都是剛直的路子!」

    眾人點頭,又有人問道,「那你預測一下結果吧。」

    老雷道,「雖然張殺殺很強,可是畢竟七殺魔宗的劍道手段還是少了點。單單一種七殺劍,很難獲得勝利。相反血劍魔宗卻是傳承很悠久的劍道魔宗,李詩月更是精通數種劍道!如果她聰明,就會避開張殺殺的鋒芒,耗費張殺殺的力量,總之這一場會是很激烈很好看的對抗。」

    那些觀眾非要問一個結果,「老雷,你變滑頭了,到底是誰會勝利吧?」

    老雷思索道:「從實力分析上,我猜測是李詩月;不過從我的靈感,我猜測是張殺殺!好吧,上一回實力分析我上當了,這次我聽憑感覺,我預測張殺殺會勝!」

    就在他說話之中,戰局果然發生變化。

    李詩月作為血劍魔宗的第一天才,果然戰鬥經驗很是豐富。

    她開始躲著打,任憑你張殺殺費儘力氣,她只是盡量避開。當避不開的時候,她也會回擊一下,讓張殺殺知道,她也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劍光閃爍,張殺殺精通的是霸道的七殺劍訣,而李詩月卻是用了多達七八種的劍法來回應。

    兩人打得難分難解,張殺殺要消耗的力量更多。

    「看來只有卸下我的道器了!」別忘了,張殺殺一直都是背著一把重劍在戰鬥,他背不背那把劍,絕對是兩個人。

    「張殺殺放下了重劍!」看台上,支持張殺殺的修士一下都興奮起來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那把重劍壓制著張殺殺的實力,如果他卸下這個包袱,他會瞬間變得強大!

    事實確實是這樣,當張殺殺卸下重劍以後,七殺劍被他用得更加的霸道,打得李詩月根本沒有還手之力!

    「張殺殺看來要贏了。」

    不過就在眼看張殺殺要獲勝的時刻,李詩月口中爆出一聲清嘯,聲越長空,伴隨著她手中的血劍,一股靈力光圈猛然盪開!

    「什麼,李詩月突破了!」

    張殺殺和李詩月,都是嬰變八層,誰能想到,就在這一瞬間,李詩月竟然在狂暴的戰鬥之中突破了!

    「果然是天才,好厲害,如此激烈的戰鬥反而能讓他們更快的突破!」看台上的修士,全部都瞪大了眼睛,「看來這一下,張殺殺有麻煩了。」

    李詩月突破以後,實力高出一個小境界。

    加上她本來就會多種的劍法,一時之間,局勢頓時逆轉,李詩月的各種劍法齊出,漫天都是血劍的光影,反而七殺劍被壓制,張殺殺的也步步後退!

    「完了,這回張殺殺要完了,真的沒想到,李詩月竟然在這個時候突破。」不少人都吁出一聲,那些看好張殺殺的修士,此刻全部都改而看好李詩月。

    不過老雷還是搖頭道,「我怎麼感覺到,張殺殺還有大招沒放呢?」

    張殺殺確實還有大招沒放,當他真的被逼到無路可退的地步,他猛地向後飛去!

    「張殺殺要逃走了嘛?」

    「可是他還沒有認輸!」

    就在萬眾矚目之中,張殺殺找到一片空曠之地,盤膝而坐,當李詩月殺過來的時候,從張殺殺的身體上,浮出一道黑色的光影!

    「黑色的石碑!」

    「什麼東西?」

    從張殺殺身體上,浮現出一隻黑色的巨大石碑,石碑上一排邊寫著七個血色的殺字!

    「我的天吶!」不少修士又要暈倒了,「張殺殺竟然把他們宗門的七殺碑都給煉化了!」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七殺魔宗有七殺碑,不過那東西是給人感悟劍法用的。而被人直接煉化,只是七殺魔宗建成以來沒有過的!張天一簡直是瘋了,把七殺碑都給張殺殺煉化了,以後別人怎麼感悟呢?

    不過這些,都不用操心了,張天一如此做,就是對張殺殺寄予厚望!

    把寶都壓在張殺殺的身上。

    張殺殺放出七殺碑,雙目如同兩點星光,開口道,「李詩月,你可以榮耀了!這七殺碑,我本來準備留到最後的決戰才放出來,而你竟然逼得我使用七殺碑,你可以的!」

    說完之中,這巨大的石碑又猛地收縮,進入張殺殺的身體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得到力量加持的張殺殺如同七殺碑的主人張獻忠重生,拉出一道可怖的劍虹,斬向李詩月!

    李詩月面對這種攻擊,根本沒有任何的猶豫,直接認輸。

    「第四輪第6場,七殺魔宗張殺殺,晉級!」

    好了,先更三章,饅頭去睡覺。

    今天會有五章,白天還有兩章,敬請期待。

    另外再求一下月票、推薦票,又是一個新的星期,這些對饅頭都很有用。謝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