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933章找到陣法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九三一章找到陣法

    「有話好說,誰跟你好說?」

    丁浩冷笑一聲,事到如今,他不用有任何的客氣。

    被丁浩斬滅收走的永生之銅越來越多,外邊永銅殿里的銅人也越來越少。

    這下喜之心魔焦急無比。

    其實,丁浩並沒有猜錯。

    這個銅人本來是用來鎮壓喜之心魔的,只要有任何人妄圖打開喜之心魔的封印,這個銅人都會出手攻擊。

    可是經過了這麼多年,喜之心魔也算是有本事,也不知道用什麼手段,竟然控制了銅人。

    喜之心魔想要用銅人來釋放自己。

    不過這還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因為銅人只會在兩種情況下激活,一種就是有人妄圖打開喜之心魔的封印;第二種就是有人主動攻擊銅人。

    所以喜之心魔誘惑丁浩打開封印失敗以後,他就誘騙丁浩攻擊銅人,這樣一來,等於就激活了銅人。然後銅人就可以活捉丁浩,然後放出他,到時候他再奪了丁浩的舍,他就可以成為一個嶄新的人了。

    不過他千算萬算沒有算到,丁浩雖然只是嬰變七層,可是實力不一般。

    竟然把銅人給打敗了。

    永生不滅的銅人,都被丁浩給越殺越小。

    「不要啊!」

    在喜之心魔痛苦的吼叫聲之中,丁浩已經將最後一具小銅人擊殺。

    銅人消滅,這就意味著,喜之心魔幾千萬年來的努力失敗,他更加沒有機會逃出來。

    當最後一具小銅人被擊殺,火焰之中,果然有一張黃紙符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張黃紙符相當強大,竟然在火焰真言之中存活下來。

    丁浩身影一動,將黃紙符抓在手心。

    「好東西!」丁浩心中一驚,這黃紙符上刻著複雜的陣法符文。這隻銅人為什麼有那麼強大的戰鬥力,就是因為這張黃紙符,只要把這張黃紙符給煉化,這隻實力不錯的銅人,就歸丁浩所有了。

    「哈哈,果然是好東西。」丁浩當即吐出一口嬰變之火。

    這張黃紙符經歷了那麼多年,上邊強者留下的痕迹已經很淺了,丁浩很快就將其煉化,然後,丁浩心念一動,將黃紙符扔進吸星石。

    然後,就看見地面上的銅塊都動了起來,最後形成一隻巨大的銅人,黃紙符飛進銅人的腦袋之中,一個帶著嬉笑的銅人,就站立在吸星石空間之中。

    現在,這個銅人已經成為丁浩的傀儡。

    「沒想到,還有這個收穫。」丁浩很是滿意,這個銅人威力不錯,而且很難戰死,絕對是一個不錯的寶物。還有,別說那張黃紙符價值連城,就算是這永生之銅也是現世幾乎絕種的好東西!

    日後就算是把銅人拆了賣錢,那也是一筆巨大的收入!

    當然了,把這個銅人拆了賣銅,這實在有點暴殄天物了。

    得到了銅人以後,喜之心魔勃然大怒,厲聲吼道,「混賬,我永遠都不告訴你,如何離開這裡!你這個混賬就給我呆在這裡吧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不用,我不用你告訴我,永銅殿是吧,我就把這永銅殿拆了!永銅殿也是一種靈銅打造吧,我相信我可以吸干!」

    喜之心魔哈哈大笑,「你真是異想天開,你以為永銅殿是一般的靈銅打造嘛?其實永銅殿里有一種非常強大的古老陣法!正是有了這個陣法,才構造了這個空間!你想要拆了永銅殿,簡直是異想天開!」

    聽到喜之心魔在和一說,丁浩頓時豁然開朗。

    「搞了半天,原來我要找的陣法就在永銅殿之中,哈哈,喜之心魔,我真是太感謝你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立即開始著眼研究,慢慢的,他發現永銅殿之中最為奇特的,就是殿中的巨大銅柱。這些銅柱,有些地方密集,有些地方鬆散,當丁浩的識海之中慢慢構築出這些柱子的位置圖,漸漸的一張巨大的陣法浮出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,永銅殿之中的柱子並不只是撐起這座大殿,關鍵是撐起了這片空間!」

    老鴉道,「每一根柱子,都是一個陣眼,主人你要吸取陣法的力量,當然是從陣眼著手。」

    雖然話很好說,可是這個陣法是當初的大能強者設置,想要硬吸,也是不太現實。丁浩也只有耐下性子,一個個的柱子進行試驗,尋找破口。

    這些陣眼,具備各種功能,就算是當初的大能,也不能做到面面俱到,更何況,當初的那位大能,也想不到會有吸走陣法靈力的詭異功法。

    「吸星魔訣,吸!」

    終於其中有一隻巨柱上的陣法,在丁浩的吸星魔訣下,有了靈力的流動。

    「找到了!」

    丁浩狂喜。

    他雙手按在巨柱上,來自上古的靈力,瘋狂的湧入!

    「嬰變七層中期!」

    「嬰變七層後期!」

    「嬰變……」

    眼看就要突破進入嬰變八層,突然聽見喜之心魔怒吼一聲,「混賬,滾蛋!我再也不要見到你這個混賬的傢伙!滾啊!」

    原來,把人傳送走的權力,竟然就在喜之心魔的手中。

    當初那位大能設置了這個銅殿,又放下銅人,將心魔困在這裡。可是畢竟心魔也是他精神之中斬下,因此給了它控制人進出的權力,同時搞出了很多喜獸來陪伴它!

    喜之心魔把丁浩送走,並不是送出七情六慾山,而是送往陣法的下一層。

    丁浩眼前一晃,又是一片無邊的黑暗。

    這黑暗其實是一個並不完整的世界,那位大能只是要把自己的七情六慾困在這裡,當然不會在這個世界之中放置其他物品。

    和前邊一個陣法一樣,當丁浩出現,又有黑煙開始匯聚。

    「這一回,應該是怒獸、怒殿和怒之心魔!」

    丁浩這次沒有猜錯,很快,黑煙裂開,一群滿臉怒容的獅虎怪獸從黑雲之中走出來。

    「果然如此!」

    丁浩發現自己完全都猜中了。

    所謂的七情六慾山,只是上古某位大能斬下的七情六慾。他將自己的七情六慾分別存放,其中又放置了大量的情獸和欲獸,七情六慾山上那些修士們攀登石階,感受到的七情六慾的幻陣,其實是受到了這些怪獸的精神力干擾。

    「好吧,既然是和前邊一樣,那我只要過關斬將,不斷的吸收就可以。」

    有了前邊一個空間的經驗,丁浩這次有了經驗。

    他先躲進吸星石,躲避這些怒獸的精神力攻擊。

    他一路撞過去,把沿途的怒獸全部都撞破,這些怒獸被撞破以後,都會煙消雲散,落在大小不等的藍色水滴。

    丁浩將這些水滴全部都收入吸星石,然後進入黑雲之中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黑雲之中的怒獸更多。時間不等人,丁浩也不搭理,駕著吸星石直奔銅殿。

    來到永銅殿的面前,門匾上這次果然寫著一個「怒」字,兩側的對聯並沒有變化,依然是「不破紅塵成仙難」和「斬滅七情上仙壇」!

    「完全沒錯。」丁浩一喜,飛進永銅殿之中。

    這一回,他也不管那隻銅人有沒有被怒之心魔控制,直接出手攻擊,然後放出天星九言劍斬殺。

    等斬殺以後,將所有的永生之銅收集,又把黃紙符煉化。

    這時候怒之心魔開口了,「小友,你一來就斬殺困我之獸,難道是來解救於我?」說完,他怒吼一聲,「那就速速給我打開封印吧!」

    丁浩冷笑道,「求人都沒有求人的樣子,你這樣還想讓我幫你解封嘛?」

    怒之心魔竟然嘿嘿笑了起來,「小友,你放我出來,大家都好說。」

    丁浩差點暈倒過去,怒之心魔竟然用這種語氣說話,很顯然,經過太多年頭,這些當年的念頭,已經變成了妖魔!它們不但有自己原來具有的情緒,還具有了各種的情緒!

    「解封嘛?好說,等我先辦一件事。」

    丁浩身影一動,已經來到銅殿的某一根銅柱的面前。這裡所有的銅殿都是一個構造,所以他依樣畫葫蘆,找到同樣的一根銅柱下手。

    果然,大量的力量猛地吸了過來。

    「嬰變八層!」

    「嬰變八層中期!」

    這次也一樣,當怒之心魔發現丁浩竟然想要破壞這個陣法的時候,它毫不猶豫把丁浩直接傳送到下一個空間。

    「這是哀的世界!」

    丁浩看著面前又是一片黑暗,他已經找到了訣竅,不過他也在計算著時間。

    「七情和六欲,如果每一個空間都耽誤一回的話,那就是13個空間。現在應該是第二天的夜晚了!我必須要和時間賽跑,在第三天的清晨,回到七情六慾山,否則的話,我將會錯過第五輪的抽籤,那我就失去了魔道之星種子的資格!」

    丁浩想到這裡,心中又嘆了一聲,「這一天我都沒有出現,偏偏這一天,有彭關大哥、黑風姐、張殺殺和小魚他們的幾場戰鬥,也不知道他們的勝負如何?」想到這裡,丁浩突然想到彭關身上感受到的黑氣,「等這次回去,我一定要找彭大哥談一談!」

    日升日落,又是一天的開始。

    朝霞又一次籠罩了七情六慾山,山上的紅塵宮之中,某一間的靜室外。

    石門一夜都沒有打開,彭關的朋友們在外邊等了整整一夜,誰也不知道彭關到底怎麼樣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評審團的其他長老們也在這裡等,「怎麼還不出來?今天要舉行第五輪的抽籤了。現在彭關和斷無殤那一場誰勝誰負還確定不下來,真是急死個人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也是心中煩躁,罵道,「丁浩這小子怎麼還不出關,再過一個時辰就要第五輪抽籤了,我要不要去叫他出關?」

    最近存稿,今天兩更,一起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