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935章丁浩回歸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九三三章丁浩回歸

    「找到了!」

    功夫不負有心人,丁浩在最後關頭,終於找到那一根關鍵性的銅柱。

    「這就是整個陣法最薄弱的陣眼!」

    丁浩心中狂喜,雙手按在陣眼上,心念一動,「吸星魔訣,吸!」

    靈力瘋狂的涌過來。

    「嬰變九層巔峰!」

    「嬰變期大圓滿!」

    就在丁浩的修為進入嬰變期大圓滿以後,大殿之中被困住的六欲心魔也發現了丁浩的目的。

    「小混賬,你竟然想要破壞本尊留下的陣法?」

    「小畜牲,你找死!」

    「速速把他傳遞出去,讓他滾蛋!」

    六欲心魔不能把丁浩再留下一分一毫,立即有光影一閃,把丁浩給傳送出了陣法。

    丁浩從最後這個陣法被傳送出來。

    本來他以為這裡應該是七情六慾山外了吧,可是等他站定,定睛一看,面前竟然又是一片黑暗!

    「你大爺的,時間來不及了啊!」丁浩記得都要吐血了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計算著時間,現在已經是他進入七情六慾山山腹兩天半以後了,如果沒有搞錯的話,抽籤的早晨就已經開始了!

    如果再拖延,就到了戰鬥的時間!

    「到時候不出現,就會被剝奪種子身份的!」丁浩心中焦急,可是事到如今,他卻是來到一個根本找不到出口的空間之中。

    之前的空間,還有黑雲,而這個空間里,什麼都沒有。

    「出口在何處?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情六慾山上,九奴也是急的團團轉。

    中午時間已經過去了,馬上戰鬥就要開始了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關鍵問題是,抽籤還沒有開始!

    雖然九奴是合體期強者,別人敢怒不敢言,可是時間不等人,你拖得太久,你九奴自己也說不過去呀!

    「九奴前輩,丁浩還沒有出關嘛?」

    「九奴前輩,這時間也不早了。」

    「九奴前輩,已經下午了!」

    九奴心說丁浩還沒回來,我也沒辦法,就再拖延一下吧,能拖延一刻是一刻。

    他開口道,「是這樣,或許你們不知道,我的祖先曾經參加過一場保衛七情六慾山的大戰!那一場大戰,是九重天落下之前,正道攻擊的最為猛烈的一場戰鬥,真是殺得天昏地暗!」

    還別說,那場大戰實在太出名了,還是有人知道的。

    色道魔宗的屠老魔道,「我聽說過,典籍上有記載,那一次是魔道的生死之戰!那一戰可能是七情六慾山上戰鬥得最猛烈的一次,七情六慾山上步步是血,如果不是因為正道更容易被七情六慾陣法所影響,就不會有我們後來這千萬年來的安定。」

    「我也聽說過。」厲老魔等人也點點頭。

    不過這些典故,現在拿出來說有什麼用呢?

    九奴道,「我們這些魔道後人,還是要敬仰先人的,如果沒有先人,怎麼能有我們現在呢?所以我們這批的魔道天才選出來,必須要讓他們不要忘本!所以我建議啊,在抽籤之前,搞一個祭山的儀式,祭奠我們在這裡留過血,灑下淚的前輩!」

    「祭山儀式?」厲老魔等人聽得都要暈倒了,心說你也太能扯了。

    你目的不就是為了丁浩爭時間嘛?居然想出祭山儀式這麼扯的事情,你早也不祭山,你弄現在不早不晚的祭什麼山啊?

    看見眾人不說話,九奴頓時勃然大怒,「怎麼,你們不贊同?別忘了,我們魔道的祖先,在這裡為了我們這些後人,付出了多少的鮮血!這些人,就有你們每個人的祖先!」

    厲老魔等人被搞的沒辦法,只好道,「那就趕緊祭山,不過九奴前輩,祭山結束,丁浩也該出關了吧。」

    九奴擺手道,「到時候再說吧。」

    其實這個什麼祭山,以前從來也沒搞過。山頂上了除了紅塵宮,也沒有其他的建築物。

    不過有一位長老說了,那邊不是種著一顆古松嘛?據說那株古松的種植者,他的先祖,就是在那場戰鬥之中親歷者!好像他也說過,種這顆古松,就是為了祭奠那一戰死去的魔道先驅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真的還是假的,雖然聽上去很扯,可是現在也沒啥可祭的,那就在古松面前祭拜吧。反正大家都知道,這是九奴為了丁浩拖延時間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,除了丁浩,剩餘的12名種子,都已經站在了古松前。

    魔道各宗的長老也站了過來,後邊來自魔道各宗的弟子,也站了一排。

    七情六慾山山頂一側,沾滿了一片黑壓壓的人,全部都是魔道修士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消息都已經傳了出去,聽說莫名其妙搞出一個祭山,大家都頗為不滿。

    站定以後,九奴代表這次祭山發表講話。

    蒙傲在下邊低聲嗤笑道,「講話時間都這麼長,要不要臉?說明了是給丁浩拖延時間也就是了!我看你如何拖!哼,丁浩兩天沒出現,我看他閉關能突破幾層!」

    厲少天等人也頗為不滿,贊同道,「九奴前輩這次有點過分了,為了丁浩一個人,拖延我們這麼多時間,到現在都不進行抽籤!」

    柴高陽道,「這簡直是假公濟私!」

    九奴耳中聽得清楚,開口怒喝道,「我說話的時候,你們安靜一點!」

    他這一聲吼,下邊的眾位弟子都不敢開口。

    不過蒙傲的師尊也是合體強者,他大膽頂撞道,「九奴前輩,我們說話並沒有其他的意思。只是祭山這麼重要的事情,13強只來了12個人,九奴前輩你覺得合適嘛?既然九奴前輩你說要敬仰先人,拜祭祖先,非常重要,可是丁浩他為什麼不來?丁浩他不是浩然正氣浩浩蕩蕩嘛?拜祭先祖這種重要的事情,他怎麼能不參加呢?」

    九奴氣得臉色一冷,暴喝一聲,「你敢質疑我的決定?」

    九奴說完,精神力猛地鎮壓出去,強大的精神力直接把蒙傲籠罩在其中。九奴的精神力已經接近實體化,形成九色斑斕的透明光罩,將蒙傲鎮壓在其中動都不能動。

    「你再說!」事到如今,九奴只有用實力壓服。

    眾人見到九奴出手,都嚇得臉色蒼白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此刻,天空之中有一道遁光,如同流星一般從天空最高處斜著飛來,速度快愈閃電。

    被鎮壓地全身直冒冷汗的蒙傲,頓時狂喜道,「我師尊柳真人來了!」

    「又是一位太一真人!」魔道各宗的長老都是臉色暗驚,七情六慾山上竟然來了兩位太一,實在是千萬年來都沒有過的。

    柳真人一頭金髮飄逸,依然年紀蒼老,不過頭髮金燦燦,他落地以後,大袖一揮,竟然甩出一個人來。被他裝在袖子里的,是皇霸長老,看來皇霸也是和他同族之人。

    柳真人出現以後,臉色陰沉道,「九奴道友,你幹嘛對我的弟子出手?」

    九奴奇道,「這裡哪裡有你的弟子?」

    柳真人這才想起來,蒙傲已經假裝離開五行魔宗,拜入拓雷門下。

    不過皇霸愚蠢的很,指著蒙傲到,「這不就是柳真人的弟子?」

    蠢貨。柳真人心裡罵了一句,用手撥開皇霸,道,「蒙傲雖然已經不是我的弟子,不過畢竟曾經是我的弟子,師徒情誼仍在,你幹嘛要對他出手,你一個太一,對一個尊者出手,你還有沒有道德?」

    九奴心中冷笑,大家都是魔道,還談什麼道德?他開口道,「柳真人,我倒是要問問你,你平時怎麼教弟子的。前輩在上邊說話,他在下邊不斷打擾,甚至還頂撞長輩,你說要不要處罰?在你們五行魔宗,是不是長幼說話都不講規矩?」

    柳真人被他說的無話可說,擺手道,「那你先放了我的弟子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放了可以,不過頂撞之罪必須處罰!」九奴說完,喝道,「跪下!」一股力量壓制過去,把蒙傲壓得跪下,九奴又道,「罰你掌嘴九十九次。」

    蒙傲在眾人面前,自己扇自己耳光,丟盡臉面。不但他如此,柳真人也是臉面盡喪,氣得臉色蒼白。不過蒙傲畢竟頂撞九奴在先,如此懲罰也不算重。

    就在蒙傲自扇耳光的時候,柳真人已經弄明白來龍去脈了。

    他勃然大怒,「九奴道友,你為了你支持的人,如此的拖延時間,簡直是喪心病狂!魔道之星的戰鬥,丁浩還能不能比?耍賴的東西,不能比就滾蛋!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現在我們在祭山,其他的事,以後再說!」

    柳真人冷哼一聲,「那你趕緊祭,等你祭完,抽籤就必須開始!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同一時間,黑暗的空間,不知何處。

    數量驚人的靈蟲,正在這空間之中到處亂飛,這些靈蟲全部都是蟲巢之中放出,丁浩正是要讓他們尋找出口。

    「找到了!」

    在黑色的虛空之中,無數的靈蟲組成一扇石門的形狀。

    「原來在這裡,這扇石門根本看不見,多虧了我的靈蟲。」

    找到位置,丁浩就將靈蟲收起,然後把他收伏的七情六慾一共十三隻銅人給放出來。

    「給我轟!把這扇門給我轟開!」

    銅人的蠻力驚人,一陣狂轟之下,石門突然轟的一聲,猛然打開!

    與此同時,各宗天才正在祭拜的古松,突然轟得一下翻倒了下去!

    今天兩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