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954章唐鵬程的擔憂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九五二章唐鵬程的擔憂

    第六輪抽籤結束。

    蒙傲輪空,柴高陽對斷無殤,冷小魚對血破天,丁浩對厲少天。

    這三場戰鬥,全部都是最頂尖的戰鬥,每一場都應該精彩無比,尤其是第三場,所有的修士們心中都充滿了期待。

    隨著戰鬥級別的提高,頻率也開始變得舒緩,三場戰鬥,分別安排在三天。

    這給了幾名天才足夠的緩衝時間。

    月朗星稀,清流江奔騰不息。

    在清流江邊,一座座的劍樓豎立,抱劍樓上,一名中年文士雙目看向極其遙遠處。

    「正元祖師,上次您去烈陽山我剛好不在,沒想到在江流劍宗見到您。」在中年文士的身後,跪著行師徒之禮的是一個相貌英俊的中年男子,正是九烈道宗現在如日中天的唐鵬程天才。

    「鵬程,快起來,你已經是九烈道宗的中流砥柱,怎麼能跪我?被別人看見成何樣子?」正元祖師將唐鵬程扶起來坐下。

    唐鵬程這些年一直在閉關,現在也想出來歷練歷練,來到江流劍宗這邊對抗魔道,沒想到剛來到就遇到了閔正元。雖然現在已經不是一個宗門,可是唐鵬程還是閔正元的弟子,閔正元對他們還有救命之恩,唐鵬程因此堅持給閔正元行了一個大禮。

    落座以後,兩人寒暄幾句,難免又談到丁浩。

    唐鵬程嘆道,「真的沒想到,丁浩竟然墮入魔道,實在是讓人痛心疾首。我收到最新的消息,他已經成為魔道最為頂尖的魔頭,這對我們正道實在是一個重大的打擊。丁浩此人,表面看上去平平淡淡,可是他真正的資質驚人,如果為了我正道出力,該是多麼好啊。」

    正元祖師倒是沒太擔心的樣子,哈哈一笑道,「這件事你不用擔心,就算是丁浩成為大魔頭,他和我們的情義仍在。丁浩此人比較重情義,不會和我們發生太大矛盾。」

    「這方面我不擔心。」唐鵬程道,「關鍵是,大家身處對立的陣營,有時候就算是心有情義,可是某些方面也是有心無力,最後的結果,也只能是越走越遠了。」

    正元祖師點頭道,「我知道你也是重義之人,怕日後萬一對上丁浩,無法出手。」

    唐鵬程道,「倒不會無法出手,在九州小世界我就跟他打過一場,其實現在我依然期待和他戰鬥!只是有點可惜,沒想到他竟然成為大魔頭。」

    正元祖師漸漸感覺到唐鵬程的態度有些問題,口口聲聲大魔頭。他不由得問道,「鵬程,你總是說丁浩成為了大魔頭,我敢問一句,丁浩做了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情嘛?」

    「沒有。」唐鵬程先是確定一句,不過又說了兩個字,「早晚!」

    「哦?」正元祖師一驚。

    唐鵬程正色道,「幾千萬年來,九重天還沒有落下的時候,正魔就已經是勢不兩立!如今幾千萬年過去,雙方更是如同水火,仇恨在不斷的加深,加上此刻又是大魔亂時代!所以丁浩就算是對我們這些人還有恩義,可是對其他更多的正道同道來說,他就是不折不扣的大魔頭!我們和他是小義,正魔兩道是大義,所以如果有機會,我絕對不會放棄打擊他!」

    「這樣。」正元祖師目中一冷,和唐鵬程的談興頓時消失。

    他擺手道,「你是中了你師尊的毒,目光和格局還是太短淺了。你去九重天看看,正魔同道,大家只修天道,這也不是不可能的。」

    唐鵬程搖頭道,「正元祖師,您一向都是立場堅定的,怎麼也糊塗了。九重天是九重天,下界是下界!而且照我看,九重天上的正魔兩道,早晚也要分裂,正魔兩道,從來都是你死我活的。」

    閔正元道,「你說的也對,正魔兩道從來都是你死我活,我也痛恨魔道。不過對於丁浩這個人,我卻是有不一樣的看法,我寧可他成為魔道的領袖,這樣對我正道來說,是莫大的福分。」

    唐鵬程還是搖頭道,「我不敢苟同。若是一個平庸無能之輩成為魔道領袖比較好,丁浩這個人太精明,太有本事。我對他太了解,如果他成為魔道的領袖,魔道一定會在他手中大力發展,我正道哪有活路?」

    話不投機,閔正元嘆道,「那你先回去吧,我要對月修鍊一下。」

    「好,閔師您修鍊。」

    看著唐鵬程匆匆離開,閔正元嘆了一聲,「丁浩,早晚有一天,你的苦心會讓天下人都知道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六輪,第1場,開戰。

    「高陽聖子對斷無殤,這一場恐怕是三場之中最沒有懸念的。」

    「不錯,兩人實力相差太多了,根本不是一個級別。」

    「斷無殤在對陣彭關那一場就差點輸了,沒想到能走到現在,他也算是心滿意足了。」

    「你們看,高陽聖子進場了。」

    比武空間之中,柴高陽昂首挺胸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他頭上的龍角裝飾高高揚起,傲然站在比武場之中,他腳下踏著的是一件好似景泰藍瓷器一般的古寶飛行寶物,看上去美觀又高貴,非常的大氣,價格更是天價,就算是那些富二代的天才,都感覺望而卻步。

    「聽說高陽聖子腳下的飛行寶物,有人出價百億靈石,他都不賣呢。」

    「高陽聖子真是有錢,也不知道他哪來的這些寶物,真是讓人想不通。」

    眾人議論之中,斷無殤也飛了進來。

    雖然是曾經的七情魔宗第一大師兄,可是和柴高陽相比,就寒酸多了,腳下的飛行寶物,只是一件來自九重天的大路貨。如果和一般修士相比,能用上九重天的寶物就很牛逼了,可是跟柴高**本沒法兒比。

    柴高陽用眼球下半部看看斷無殤,開口道,「老斷,大家也不是初次了,多餘的話就不說了,你直接認輸吧。」

    其實斷無殤今天是有直接認輸的念頭,不過柴高陽的口氣太輕佻了,太看不起人了。斷無殤惱道,「高陽聖子,你不要得志猖狂,在我看來,你不過就是一個發了一筆的土財主!你跟我七情魔宗的蒙傲怎麼比?你又跟人家丁浩怎麼比?你囂張什麼?」

    聽到丁浩,柴高陽頓時好像被踩到了尾巴,大怒道,「斷無殤,你說什麼呢?丁浩跟我怎麼比?他才嬰變八層,我已經是化鼎期了!他跟我怎麼比,他算是什麼東西,我告訴你,丁浩現在不行了!」說著,他又拿出一塊玉柬,用靈力催動以後,一張畫著兩條曲線的圖標浮現在空氣中。

    柴高陽道,「看見沒有,下邊這條線代表著丁浩修為的提升情況,上邊這條線代表著我提升的情況,從兩條曲線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出來,我修為提升的速度比他快多了!」

    外邊修士頓時全部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「高陽聖子可真是閑的,沒事竟然統計出這樣的圖表。」

    「可見,他一直把丁浩作為他的比較對象,長期關注。」

    「小人而已,不思好好修鍊,整天和人攀比。」

    斷無殤看見這圖表,幾乎笑出聲,「柴高陽你真是讓人失望,竟然還有臉當眾展示這張表,之前聽人說,你處處和丁浩攀比我還不信,現在我信了。不過我要告訴你,你這種攀比,只能說明你自己的不自信!其他什麼也說明不了!」

    「不自信?」柴高陽冷笑一聲,「我自信的很,我有這個資格,我有這個本錢,我憑什麼不能得瑟?你等著,我收拾完你以後,就是丁浩,你們一樣的下場,完蛋!」

    斷無殤大口一張,七道不同顏色的劍光射出,「七情劍,討教了!」

    他從小修鍊的,是正宗的七情劍訣,七劍合一,七情斷絕。

    當他施展劍法以後,臉色凝重如鐵,七情斷絕並不是說的那麼簡單,修鍊到這種地步,除了他的資質,還有更多的勇氣和堅持。

    七情斷絕以後,剩下的就只有劍意,只有堅定,只有對天道劍道的求索。

    「斬滅七情!」

    「七情破滅!」

    七把七情劍如同七道顏色不同的流光,在空中隨意的飛舞,做出各種讓人想不到的攻擊姿勢,劍光彷彿七隻蝴蝶飛來飛去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不過這些並沒有什麼用處。

    柴高陽冷笑一聲,「如果我還是嬰變期,你這些攻擊對我還算是有效。可是別忘了,我已經是化鼎期強者!斷無殤,你在我的面前,這些手段就好像是小孩子變戲法一般的幼稚可笑。」

    說話之中,柴高陽一拍後腦,把他的世界之鼎給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鼎化天地,龍蛇天下!」

    化鼎期的修士就是不一樣,最強的法術就是鼎化天地,以他為中心,方圓五里範圍內,全部都是他的鼎化天地,在這鼎化天地之中,他就彷彿是主宰,他就彷彿是天意,這天地之中還有大量的龍蛇飛舞,也全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「斷無殤,既然你對我不敬,那我對你也不用客氣!我並不會那麼快擊敗你,我要把你的七情劍全部都先擊破!」

    柴高陽雙目精芒四射,雙臂一展:「山舞龍蛇,破!」

    今天兩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