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955章七情帖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九五三章七情帖

    轟轟轟。

    巨響聲之中,龍蛇天地之中,無數的龍蛇當空飛舞。

    它們分成七個方向,分別殺向斷無殤的七把七情劍。

    「不好!」斷無殤臉色一變,手指一抬,打出一個法訣,「收!」

    隨著他的命令,七把劍化成七道流光,快速的收回。

    「想收回?」柴高陽冷哼,雙目之中厲色一閃,口中又是一聲暴喝,「鼎化天地,鎮壓!」

    化鼎期強者最大的本事就在這裡,在他的鼎化天地之中,他就是主人!他可以主宰!他可以鎮壓一切!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世界之鼎上傳出一聲鼎鳴,然後一股無形的力量散播出去,鎮壓向那七把七情劍。

    「不好!」斷無殤臉色更變,在世界之鼎的鎮壓下,這七把劍飛回來的速度相當之慢!

    「快回來!」

    「回不來了!」柴高陽臉色陰冷,笑道,「我說了要破你的七情劍,就是要破你的七情劍!你想要全身而退,沒那麼容易!」

    說完,大手一揮,「山舞龍蛇,破!」

    他天地之中的龍蛇光影,全部瘋狂的遊走出去,猛攻這七把劍。

    這七把劍回也回不去,打也打不過,就在那裡根本沒有還手之力,被無數龍蛇瘋狂的攻擊。

    「高陽聖子果然實力驚人!」看台上,各宗魔修們都用同情的目光看著斷無殤。

    畢竟,一個大境界的差距,斷無殤目前在嬰變九層,而人家柴高陽已經是化鼎一層,中間差距太大了!你斷無殤想要跟柴高陽斗,怎麼斗?

    「哈哈!」柴高陽龍角高揚,放聲大笑,「老斷,我也不想殺你,就是想毀掉你的本命神兵,給你一點點的深刻教訓!讓你以後說話小心點,面對我這種天才,要懂得低調和尊敬!」

    說完,他口中又是一聲狂嘯,「破破破,破啊!」

    在他的全力攻擊下,七情劍終於有一把吃不消了。它的劍體上,被那些龍蛇攻擊的滿是傷痕,隨時可能碎成粉末。

    「破了!」外邊看台人,突然有人驚呼一聲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斷無殤的七情劍之中的有一把,被徹底的擊破,碎成無數塊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斷無殤的口中吐出一口鮮血,靈力反噬!

    「老斷,你這是自取其辱,其實你早有機會體面的走下擂台的!」高陽聖子冷哼一聲,抬手又指向另外一側,「第二把,破!」

    「斷無殤好慘!」外邊的眾修,一片的唏噓。

    當著眾人,自己的本命神兵被人一件件的震破,這不但是神兵的損失,而且也沉重打擊了斷無殤的道心!今天這一幕,將會在他的道心之中停留無數年,永遠不會忘記!將來他修為突破,又或者到達瓶頸的時候,此刻的景象都會無情的影響他的突破!

    「斷無殤完了,這件事如果不好好的解決,將來恐怕會成為他的心魔,影響他每一個大境界的突破。」

    就在大家議論紛紛,表示對斷無殤的同情以後,斷無殤卻是作出了他們沒有想到的一件事兒。

    「柴高陽,既然你喜歡我的本命神兵,那麼我便是送你又如何?」斷無殤說完,面露決絕之色,隨手手中掐出一個法訣道,「七情魔劍,你跟著我這麼多年,有了一些感情,不過事到如今,我只求道心圓滿!高陽聖子。一組小小的七情劍,送你又何妨?」

    斷無殤說完,打開一開,雙目之中精芒四射、

    「自!爆!」這就是斷無殤最後的手段。

    好,既然你柴高陽不讓我拿回我的七情劍,那我就用自爆,來打亂你的計劃!你想要一一攻破我的七情劍,你做不到!七情劍就算是被破,也只能被我自己打破!

    「自爆啊!」斷無殤放生怒吼。

    剩下的六把七情劍,全部在一個時間同時爆開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小小的戰鬥空間之中,彷彿七個巨型原子彈同時爆發。

    砰!光影形成了一個大光圈,猛地震蕩出去。

    「斷無殤也很強啊!」外邊觀戰席上,魔修們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更加讓大家驚嘆的,就是斷無殤本命神兵自爆的威力!

    「快看!」有人指著柴高陽鼎化天地的一角,隨著斷無殤神兵的自爆,竟然,將柴高陽的鼎化天地給炸破了一角!

    「鼎化天地都被撕開了,了不得!還有柴高陽的那些龍蛇,不少也被炸成飛灰,這下有樂子看了。」

    七把七情劍全破,這對斷無殤的傷害,是無法衡量的。

    煉製成套的武器,雖然使用起來很方便,可是如果遇到眼下這種情況,就相當的棘手。七次自爆,讓斷無殤承受了七次反噬的傷害!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斷無殤的身影飛退,每後退一步,都有大片的鮮血從口中噴出。

    好在,七情劍自爆已經撕開了鼎化天地口子,斷無殤身影一閃,從鼎化天地之中逃了出來。

    看著斷無殤飛退,柴高陽臉色一冷,大手一揮,「復原!」

    世界之鼎又是嗡的一聲,強大的力量鎮壓出去,鼎化天地又恢復了原狀。

    「斷無殤,你倒是夠狠,竟然捨得自保本命神兵。」柴高陽冷笑道,「當然,你將來還是可以重新煉製本命神兵,不過今天的景象將會留在你的記憶之中,成為你突破的心魔。」

    斷無殤已經逃到鼎化天地外,又吐了一口鮮血,大聲笑道,「高陽聖子,你太小看我的段某人的心眼了。其實那幾把七情劍,我早就想要淘汰了。只是一時捨不得,現在好,你倒是幫了我的大忙,將來我一定要煉製更好更絕的七情劍,威力更強,上邊覆蓋滿是真言,我還要謝謝你高陽聖子,又怎麼會有心魔存在?」

    「你倒是豁達。」柴高陽臉色一沉,又道,「既然如此,你本命神兵都毀了,你就速速認輸吧。」

    斷無殤的本命神兵都毀了,接下來應該也沒什麼可打的,大家都以為他要認輸了。

    可是斷無殤卻是搖頭道,「難得有機會和高陽聖子交手,斷某這裡還有一點手段,想要請高陽聖子指教。」

    「還有手段?」外邊看台上,魔修們頓時眼睛又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到了他們這種級別,能拿得出手的手段,可是都一些了不得的大手段。

    柴高陽哈哈大笑,「我沒想到你老斷竟然是這種糾纏不清的東西,本命神兵都毀了,還要打?好吧,我倒是要看看你還有什麼手段!」

    當下斷無殤就地盤膝坐下,然後從胸口掏出一份捲軸。

    捲軸一抖,上邊有著一排七個大字!

    喜、怒、憂、思、悲、恐、驚!

    這七個大字每一個都寫的如此的蒼勁有力,當人的雙目看到這每一個字以後,都感覺有一種強大的壓力,撲面而來!這種壓力,根本不是言語可以表達,而是彷彿一位極有威勢的老者站在你的面前,用一雙可以穿透歷史滄桑的雙目威嚴的注視你,彷彿要看透你的所有的秘密。

    「好強的字,這是什麼東西?」在場不少修士,全部都驚得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大多數人不認識,不過也有人識寶。

    「這是七情帖!」

    有七情魔宗的老修士開口道,「那是很久遠的時代,七情魔宗和六欲魔宗分裂!七情魔宗的當家長老叫做斷七情,六欲魔宗的當家長老叫做斷六欲,這兩人是兄弟,不過關係並不好,也是在他們的手上,七情魔宗和六欲魔宗才分裂開來!」

    「據說斷七情進入時空棺材之前,終於和斷六欲兩人和解。於是兩人,一人寫下七情帖,一人寫下六欲帖,並傳於後人!」

    「而斷無殤天才,正是斷七情的親傳弟子,他手中的正是當年斷七情寫下的七情帖!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。」眾位修士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「只是那七情帖又有什麼威力呢?」又有人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「這我倒是不知道。」七情魔宗老修士搖頭道,「這麼多年,是七情帖第一次現世,至於六欲帖在六欲魔宗分裂的時候,早就消失不見了,我也想知道這七情帖有什麼威力。」

    看見斷無殤拿出七情帖,拓雷鼎尊臉上不好看。

    七情帖雖然是斷家祖物,可是也是七情魔宗的祖物,拓雷鼎尊之前曾經查問過這件事,斷無殤並沒有回應他。他還以為此物散失了,沒想到就在斷無殤的手中。

    而丁浩看見這七情帖上七個字,也是臉色一驚。

    因為這七個字,和他在七情六慾山山腹之中見到的對聯字跡,頗有一些相似。當然了,也只是相似,這七情帖上的七個字,距離對聯上的字跡還是有不小的差距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還是可以因此想到,難道這七情帖和七情六慾山山腹之中布下陣法之人有聯繫?

    隨著斷無殤拿出七情帖,各人的反應都不相同。

    再看斷無殤,他放出七情帖,這張條幅掛在空中,風吹不動。斷無殤跪在帖前,恭恭敬敬磕了三個頭,開口道,「先祖,本來無殤不想驚動你,可是今日無殤被人欺凌譏諷,又被損毀本命神兵,因此求教於先祖,請先祖幫我!」

    斷無殤說完,又恭敬磕完三個頭,然後就盤膝坐在七情帖的面前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