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958章靈魂血祭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九五六章靈魂血祭

    「要說小魚聖女和血破天這一場,還真的很難說。」

    第一天的戰鬥結束以後,露天酒館之中,各宗的修士們又開始關注第二天的戰鬥。

    從以前的每天幾場戰鬥,到現在的每天一場戰鬥,反而是讓大家的關注度更加的高,更加的集中。也是因為這後邊的每一場戰鬥,都更有觀賞性。

    「血池聖地殺人魔女,對碧血魔宗的血破天,這兩人各有優勢,說不好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有著血池聖地的大力栽培,手中各種手段都很驚人,不過也有缺陷,那就是她的修為目前還在嬰變九層。

    而血破天卻是如假包換的嬰變期大圓滿!

    來自血域的血破天雖然不是那麼有錢有寶,可是碧血魔宗的三大絕跡,靈魂血祭、凝脂碧血和掌心血咒。這些加上血破天嬰變期大圓滿的修為,都是不容小覷的!

    「這兩人也是巧了,如果他們遇上七強之中的其他任何一個人,恐怕就是必輸之局。可是現在竟然讓他們碰上了,這倒是天意,要讓他們旗鼓相當的來幹上一場!」

    就在大家議論紛紛之中,丁浩和冷小魚等人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「快看,小魚聖女來了。」不少修士紛紛看過去。

    不過當接觸到冷小魚的目光,那些男修女修都是嚇得低下了頭。

    人的名樹的影,冷小魚殺人如麻的名聲太可怕了,雖然她長得很好看,不過那些低階修士,想到她隨便殺人的手段,就有點不寒而慄,根本都不敢亂看她,也就無法發現她的美。

    冷小魚倒是不在乎這些,她從血池聖地長大,見過的殺人景象,太多了,兩世為人,不知道見過多少人被殺死。她的心中只有一個人,只要這一個人關注她,她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

    這個人就是丁浩。

    不過也不只是只有丁浩敢於直面她,現在又多了一個人。

    「小魚聖女,我錯了,你把我的真魔活屍還給我吧。」

    「小魚聖女,算我求你了……」

    控屍魔宗魈奇在被冷小魚擊敗以後,逃得一命。不過他的域外真魔的活屍被冷小魚奪走了,這讓他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域外真魔的屍體啊!

    這對於控屍魔宗的修士來說,這具屍體簡直比世上最寶貴的古寶,還要珍貴!而且這具屍體,也不是他自己找的,是控屍魔宗的宗門所有,因為魈奇來參加這次魔道之星大戰,才由宗門傳給他的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好,只打了一仗,就被人搶了。

    魈奇要多窩囊就有多窩囊,他感覺到這次回去無法面對江東父老了,於是這幾天只好拉下面子,來跟冷小魚哀求,想要把域外真魔的活屍給要回去。

    「滾蛋!你要不要臉,那天要不是你跑得快,你命都沒有了!還好意思來要活屍?」黑蛋他們說話毫不客氣,對他們這些散修來說,寶物入手以後,九頭牛也拿不回。

    魈奇臉色尷尬,苦笑道,「小魚聖女,這活屍是宗門長輩賜給我的,現在弄丟了,我真的不好交代啊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根本也不理他,這魈奇在比武空間的時候,牛皮哄哄,又要請冷小魚賞月喝酒,好像很浪漫。可是現在看來,是個孫子,為了這具活屍,讓他當眾給冷小魚下跪,也是分分鐘的事情。

    丁浩等人坐下,叫來果酒。

    魈奇還在那唧唧歪歪,實在是掃興。

    丁浩指著他道,「魈奇,你別給臉不要臉啊!你再糾纏我們,我現在就可以通報給評審團,評審團長老會把你趕下山,到時候你連七情六慾山都上不來!」

    魈奇臉色凄苦,想想又道,「小魚聖女,如果你把域外真魔的活屍還給我,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!是關於碧血魔宗的,明天你和血破天對戰,說不定就能戰勝他!否則的話,你輸定了……」

    屍域和血域相鄰,知道一些碧血魔宗的事情,倒也不足為奇。

    不過這個時候,冷海山走了過來,大手一揮道,「你給我滾蛋!我血池聖地聖女戰勝血破天輕輕鬆鬆,才不要你的狗屁秘密!」

    魈奇見到冷海山來了,也無話可說,臉色尷尬,看看冷小魚,嘆了一口氣低頭走了。

    「祖爺爺。」冷小魚叫了一聲,又道,「祖爺爺,你幹嘛把他打發走,我倒是想要試探一下他所說的碧血魔宗的秘密。」

    冷海山道,「什麼秘密,我清楚的很。無非就是靈魂血祭的秘密,當年我年輕時一個人闖入血域,想要去血域偷血晶!就遇到一個碧血魔宗的傢伙,跟我施展靈魂血祭,那次真的嚇死我了。」

    血晶就是血池晶的母體,血池聖地曾經有段時間很匱乏這東西,冷海山就去了血域偷,沒想到這東西被碧血魔宗完全控制了,冷海山就遇到碧血魔宗的一個強者。

    「如果說碧血魔宗三大絕跡,其中最強的,絕對是靈魂血祭!如果他使用出來,實力會提升一個很大的檔次。」冷海山喝了一口果酒說道:「當初那個傢伙,修為比我低一個中境界,當他施展靈魂血祭以後,我竟然完全打不過他。」

    想到當時的情景,冷海山還是心有餘悸。

    「那次如果不是我帶著祖先給我的祖寶,我恐怕就死在那傢伙的手中。」

    聽冷海山這一說,冷小魚和丁浩都頗為吃驚,「靈魂血祭,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法術,竟然這麼厲害?」

    冷海山道,「其實這就和獻祭是一個道理。」

    獻祭!

    丁浩對獻祭不陌生,他曾經見過兩次獻祭。一次是和五毒婆婆去獸域,那個駝背的紅鼻子老者獻祭;另一次是和飛騰等人去殺狼皇,香雪獻祭。

    其實獻祭,說白了,就是用自己的生命又或者是天意感興趣的物品,來交換天意的力量!獻祭這種手段,很強,不過也很隱秘。大陸上修士一般都很少知道獻祭之法,往往那些蠻荒之地來的修士,對這些詭異的手段,就比較精通。

    「靈魂血祭正是獻祭的一種,非常的詭異。」冷海山又說道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冷長老,我聽說獻祭一般是強者的生命,又或者是一些天意感興趣的奇珍異寶,否則的話,天意根本不感興趣,也不會搭理。」

    冷海山點頭道,「你說的沒錯,天意只對強者或者資質極佳者的生命感興趣。至於奇珍異寶,最好是本世界沒有的寶物。如果是一般的什麼古寶,幾百幾千萬年的植物金鐵,還有真言以及普通的法則,天意都沒有興趣。」

    「本世界沒有的寶物。」丁浩心說我的吸星石如果獻祭給天意,恐怕天意要開心死。不過這種東西,丁浩也不可能去獻祭。

    冷小魚道,「如果靈魂血祭就是獻祭的話,那麼血破天豈不是要枉送性命?」

    冷海山道,「這就是碧血魔宗的高明之處,他用自己的靈魂獻祭,而不是生命!所以獻祭以後,他還是可以活著!而他卻是短期內得到天意的力量加持,會瞬間變得強大無比!」

    「單獨獻祭靈魂?」黑蛋他們雖然是九重天的人,都不知道如此的秘術。

    冷海山道,「所謂的靈魂血祭,不但要獻祭自己的靈魂,而且還要血祭!這血祭也是相當的殘忍,碧血魔宗從小的時候,就開始煉化自己的五臟六腑,他們有一門秘術,就是專門在五臟六腑上,打下一定的烙印。」

    「當獻祭開始,他們便奉上自己的靈魂和五臟六腑,奉獻給天意。」

    「天意接受以後,他們就得到力量……」

    「獻祭靈魂和五臟六腑!」商彩雲感覺自己都要暈倒了,「這麼血腥的手段,是自己的五臟六腑嘛?」

    「當然!」冷海山道,「是從小就開始煉化的五臟六腑,要不然天意才不要。這些五臟六腑,就代表著修士的身體和忠誠。」

    「那豈不是要自己剖腹,挖出五臟六腑?」三變小隊的單眼皮吃驚的問道。

    對她們女修來說,這些邪惡詭異的手段實在是有點聳人聽聞。

    冷海山道,「不錯,正是自己剖腹,挖出五臟六腑,奉獻給天。」

    丁浩暈倒,「這玩意天意拿回去有什麼用?」

    冷海山道,「我說了,這代表著修士的身體和忠誠。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。」冷小魚又道,「那他隔斷時間挖一次,豈不是長期可以調遣天意,太邪門了!」

    冷海山道,「他們一生只能使用一次,因為他們血祭的同時,還要奉獻靈魂!五臟六腑挖了可以再長,靈魂可沒有兩個可以出賣!」

    「哦哦哦。」大家都點頭。

    如果碧血魔宗可以無限的靈魂血祭,那就真的邪門了。一生使用一次,這倒是貌似還能接受。

    冷海山道,「血破天這次戰鬥,我猜他很可能要使用。」

    丁浩皺眉道,「不是吧,這玩意一生才能用一次。他對小魚這場使用了,以後怎麼辦?他就算使用了,也不能問鼎魔道之星呀。我覺得,如果他腦子沒有問題的話,他不會在對付小魚這一場之中使用。」

    冷海山道,「一般是不會使用,不過有備無患,我要說的,正是破解他靈魂血祭的方法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