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959章妖劫來到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九五七章妖劫來到

    破解靈魂血祭,這絕對是一個秘密。

    冷海山目光掃過眾人,這才嘿嘿笑道,「自從那次差點死在靈魂血祭上,我回來就到處打聽和研究,竟然真的有了一個破解的方法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方法?」冷小魚壓抑的聲音里有一絲的興奮。

    「那就是在他血祭之前,將其打斷!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。」眾人都是點點頭。

    如果在血破天進行血祭之前,將其的動作和行為打斷,那麼他的血祭無法完成,他也就敗了。

    可雖然冷海山說的容易,但是將其的血祭打斷,貌似並沒有那麼容易。

    冷海山說完,並沒有停留很久,就自行離開。

    雖然他給了一定的想法,不過真正要做到打斷,好像並不是很容易。

    黑蛋他們也給出了不少的方案,不過最後都被否決了。

    天空之中,一輪紅日西沉。

    露天酒館也漸漸的散場,各人也返回自己的修鍊靜室。

    冷小魚和丁浩並沒有雙修,因為明天要戰鬥,她還是安心靜修一下。

    兩人分別的時候,丁浩把儲物戒指一樣的小世界借給了冷小魚。

    小世界裡邊裝著的是蟲巢,有著各種的靈蟲。

    丁浩的想法是這樣,在靈魂血祭的時候,就放出一批靈蟲,打血破天一個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不過這個建議並不是很理想,因為血破天在靈魂血祭之前,肯定要使用凝脂碧血!如果用靈蟲去搶凝脂碧血,那麼靈魂血祭的時候,血破天肯定要有所防備,那就達不到出其不意的效果。

    「唉,不管了,就算我這場輸了,只要把血破天的靈魂血祭給逼出來,就已經是勝利了!」冷小魚現在的景況,已經不是光考慮自己了。

    她只要把血破天的靈魂血祭給逼出來,那麼以後血破天下一場就完了,萬一他遇上丁浩,豈不是相當於幫了丁浩的忙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另一間的靜室之中。

    丁浩也是盤膝而坐。

    他很想幫助冷小魚贏得這場戰鬥,可是靈魂血祭太強了,想到打斷,談何容易?他倒是有一個好辦法,那就是冷小魚把吸星石帶進去,然後他躲在吸星石之中,到時候突然出手,搶走血破天的五臟六腑。

    丁浩的想法是很無恥,也很有效。

    不過在眾目睽睽之下,使用吸星石,這太冒險了。

    如果把吸星石暴露,那就完蛋了,所以丁浩立即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    「難道就沒有其他的破解之道?」

    丁浩盤膝坐下,識海之中無數的智慧之光升起落下,幾千幾萬個念頭,浮出又消退,可是最後竟然沒有一個合理的計劃。

    「算了,只有希望血破天這傢伙不要那麼拚命。」

    丁浩實在想不出辦法,也就安心靜修一下,畢竟後天他對厲少天的那一場更加的重要,他也需要靜修。

    就在短暫的靜修之後,他閉著的雙眼突然睜開。

    然後,他臉上浮出驚喜之色,「是小碧!好快!」

    前一天,他還去找九奴,問小碧的情況,讓人沒想到的是,他竟然感覺到碧玉金絲身上傳來強烈的靈力波動。

    「它要化妖了!必須找個地方幫它渡劫!」

    黑暗之中的紅塵宮,一個人影從大門口迅速的遁出。

    「那不是丁浩天才嘛?他半夜去哪?」紅塵宮門外守衛都好奇的看著丁浩飛一樣的奔下七情六慾山。

    化妖之時,四周靈力越濃越好。

    七情六慾山是不錯,不過碧玉金絲是丁浩的隱秘手段,如果在這裡渡劫,想必會引起很多人的關注!

    丁浩奔下七情六慾山,踏上影盜梭,一路狂奔。

    之前九奴勘測過附近的情況,知道有數個比較小的宗門。這些宗門都有著小小的一段祖脈,如果在祖脈上讓小碧化妖,那絕對是最好的選擇。

    落雲道宗,位於深山之中的一個非常小的正道宗門。

    這個道宗位於深山最深處,兩座荒山的山澗之中,從山澗的洞窟進入,前行千米,才到這個深山之中的宗門。

    因為這個宗門非常的隱秘,所以存在許多年以來,竟然都沒有魔道修士發現。當然了,這個宗門也是非常弱小,擁有的祖脈非常的隱蔽和微小,所以並不能引起魔道的注意。

    不過在這天的夜晚,卻是來了一位年輕的魔道少年。

    「開門!」

    落雲道宗的山門,位於深山的山洞之中深處,一扇石頭巨門,擋住了丁浩的去路。

    「開門!有事相商!」丁浩大聲喝道。

    他選擇這裡是有所原因的,首先這裡有祖脈,其次這裡比較近,最後一點最重要,這山門位於深山腹地,如果天空落下什麼天雷,雷電的威力要消耗在山上,減小了碧玉金絲渡劫的難度。

    丁浩本來是想和落雲道宗好好說話的。

    可是落雲道宗雖然地處山溝,竟然對外界情況還是比較清楚的。

    通過陣法,落雲道宗的幾名年輕男女修士一看,連忙去稟告。

    「劉長老,外邊有人拍門。」

    一名中年元嬰大士得到稟告以後,匆忙走了進來,看見面前光幕上出現的少年,他臉色頓時一驚,「此人的臉好熟,好像是一個大魔頭!」

    「這個大魔頭好年輕,修為一定不高!」在場的有年輕的男修道,「他現在不過是一個人,我們不如集全宗之力,殺出去,將大魔頭殺死,斬妖除魔,為民除害!」

    「且慢,容我看看。」劉長老擋住魯莽的手下。

    劉長老前段時間去參加一個正道的剿魔大會,會上曾經每人都頒發了一塊玉柬,玉柬之中記載著魔道所有大魔頭的相貌。

    當下,他連忙取出玉柬,用精神力向里一探。

    「我的天吶,果然是大魔頭!此人是魔道天才,九州魔宗的宗主丁浩!」劉長老的臉色頓時蒼白,這玉柬之中的每一個畫像,都是魔道一個超級強者,他不知道這個丁浩為何會殺到他宗門之中。

    那幾個男修女修卻是不以為然,其中有一個金丹期男修更是想要在師弟師妹面前表現一番,朗聲道,「這個丁浩看上去年紀不大,修為應該不高!我看應該是元嬰期左右,劉長老,我們宗門有三名元嬰大士,我雖然不是,可也是金丹大圓滿修士,加上我剛煉了數種強大的寶物,所以我建議我們可以組成四方之陣,困住魔頭,將其殺死!」

    聽著他聲音朗朗,那些師弟師妹們雙目之中滿眼都是小星星。

    落雲道宗的山門陣法是最為低級的那種,只能看見陣外景象,也看不出來人的修為。

    不過劉長老還是比較老謀深算的,他搖頭道,「不可魯莽!別看此人年輕,可是魔道的老魔,其實你們可以想象?有些活了幾千幾萬年的老魔頭,也是一副少年的打扮!」

    「活了幾千幾萬年的老魔頭!」在場的年輕修士都是臉色發白。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?」又有兩名元嬰期的長老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落雲道宗是一個下門,宗門之中就只有三名元嬰長老,此刻全部都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丁浩在外邊有些焦急道,「諸位道友請開門,我這裡有點事想要請各位幫忙。事成之後,丁某自有報答。」

    「果然是丁浩!」劉長老臉色更驚。

    也有年輕女修道,「我看他臉色焦急,應該是遇到什麼事情,我們這種小小的宗門,他犯不著半夜來滅門吧?」

    其中一名老者皺眉搖頭道,「不可開門!這些魔道妖孽,性格孤僻,殺人根本不需要理由!將陣法增加到最強!」

    「是!」頓時有年輕修士前去增強陣法。

    丁浩站在陣外,看見面前的陣法光幕變厚,他也明白了什麼事情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從陣法之中傳來老者的聲音,「丁浩道友,大家正魔殊途,你不要在這裡糾纏不清,速速離開!否則後果自負!」

    丁浩暈倒,小碧那邊靈力波動越來越大,他連忙道,「這位道友,我跟你明說吧,我一位朋友化妖。想要借用你宗門化個妖,我沒有惡意,到時候還有各種寶物酬謝。」

    陣法之中,也有年輕女修道,「化個妖應該沒什麼關係吧。」

    「幼稚!」白髮老者罵道,「這些魔道妖孽的話,怎麼可以輕信?」

    當下,他又對外邊喝道,「魔道妖孽,你速速滾蛋!若是再停留一刻,小心我出去降妖除魔,掌斃你於此山之中!」

    丁浩聽了失笑,「道友,象你們這種下門,最強的恐怕就是元嬰大士,你如何掌斃於我?也罷,既然你們不開門,那我就自己開!」

    丁浩說完,對於這種低級陣法,都不用封天樹的葉子,直接把雙手給按在光幕上,心念一動,吸星魔訣,吸!

    「這是什麼魔功?」陣法之中的正道修士都嚇死了,丁浩竟然瞬間,就把他們的山門陣法給吸幹了。

    「完了完了,天亡我宗!」

    正在說話之中,丁浩已經吸干陣法,一腳踢翻山門,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「大魔頭,我跟你誓不兩立!」那名金丹大圓滿的修士也不看對方什麼修為,駕著御空靈劍就沖了過來。

    「滾蛋!」丁浩大袖一掃,這人直接從山洞通道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所有修士聽著,全部都給我離開這裡,你們有五息時間,否則我就大開殺戒了!」丁浩大手一揮,面前一座小樓被一道黑色的電絲給切成了兩半。

    「我的天吶,這是什麼魔功,快逃!」白髮老者帶著弟子嚇得全部倉惶逃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