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963章血道榮譽之戰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九六一章血道榮譽之戰

    「第六輪第二場,血池聖地的小魚聖女對戰碧血魔宗的血破天,這是一場旗鼓相當的戰鬥!」

    「這是誰是血道正統的榮譽之戰!」

    「兩位同樣來自血道的修士,那麼誰才能得到今天寶貴的晉級資格呢?」

    看台上,老雷又在大聲的嚷嚷,他的身邊粉絲越來越多,甚至有些弟子,來觀戰如果沒有看到老雷解說,就渾身不自在。更讓他沒有想到的是,隨著他名氣越來越大,竟然有不少的女修士向他表白愛意。

    他剛說完,旁邊傳來一陣鬨笑,有人道,「老雷,誰有資格晉級,你問誰呢?應該是我們問你才對!」

    老雷點點頭,他得到丁浩的指點,想到自己即將成為強大的天機道宗的弟子,他有點意氣風發。

    他剛好看見丁浩走進來,看見丁浩臉上帶著微笑,他立即大聲道,「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,這一場小魚聖女贏定了!」

    「真假的?」不和諧的聲音響了起來,說話的是控屍魔宗的魈奇。魈奇當然不爽冷小魚搶走他的活屍,此刻有了機會,就站出來說話,「據我所知,血破天可是精通碧血魔宗的三大絕技!除了之前施展過的掌心血咒,還有靈魂血祭和凝脂碧血!全部都是驚世駭俗的強大手段!冷小魚的修為趕不上血破天,手段也趕不上血破天,這一場輸定了!」

    魈奇剛說完,就有修士開口質疑,「魈奇,我覺得血破天並不會使用靈魂血祭。畢竟這種手段是保命的手段,一生只能使用一次,血破天不到生死關頭不會使用,這種戰鬥,血破天隨時都可以認輸離開,根本不需要使用靈魂血祭這種逆天功法。」

    「不會使用嘛?」魈奇冷笑道,「可是據我昨天和血兄聊天,他很有使用的想法。」

    魈奇這樣說,丁浩聽得清楚,心中暗道,恐怕是在你的蠱惑和慫恿之下吧。

    丁浩雙目再次看看魈奇,如果有機會,一定要弄死這個傢伙。丁浩最恨這種在自己背後用小手段的人,這種人最壞,防不勝防,別看他是小人,可是造成的破壞,絕對不小。

    雖然魈奇這樣說,可是這並不能改變雷霆霆的看法。

    他搖頭道,「魈奇道友,我承認你說的很有道理,說實話,如果光是分析實力的話,血破天獲勝的機會是更大。可是作為我的感覺,我還是覺得小魚聖女會獲勝!」

    「感覺?」魈奇再次輕蔑一哂,「感覺就是毫無道理,毫無憑據,毫無理由嘍?憑空之言,兒戲而已!」

    老雷有點惱火,冷道,「你一個屍域蠻荒的修士懂得什麼?有時候感覺要比千萬條理由更准!」

    魈奇冷笑道,「感覺,那就是純扯淡!」

    老雷被他弄得火氣上來了,拿出酒葫蘆道,「魈奇,敢不敢賭一局,誰輸了誰把酒葫蘆吃了!」

    「又吃酒葫蘆!」在場的修士幾乎全部絕倒。

    這次魔道之星大戰,老雷已經吃掉兩個酒葫蘆了,這已經變成所有人皆知的笑柄了。可是沒想到,老雷居然還敢賭!

    魈奇瞪眼道,「賭就賭,誰怕誰,老雷,你是吃這玩意兒上癮了吧?」

    眾人全部都是一陣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老雷氣得臉色發紅,怒道,「那就看誰吃這個酒葫蘆吧。」

    戰鬥很快就開始了。

    和以往的戰鬥一樣,冷小魚一開場就放出了她的血池手鐲。

    血池手鐲覆蓋了整個比武空間的地面,也就是說,兩個人的戰鬥,是在血池上空的戰鬥。這樣一來,地面就完全被冷小魚控制,這對她是很有利的。

    不過很顯然,血破天並沒有慌張。

    「血池而已,低等而且愚蠢的血道手法!如果我沒有說錯,你們打造血池的血池晶,就是從我們血域偷的母晶!你們這些不要臉的小偷!」血破天的全身,血氣也開始濃烈起來,對抗著血池之中散發出來的力量。

    冷小魚冷笑道,「血域是五域之一,又不是你們碧血魔宗的,你們才是霸佔血域的小偷,強盜,你們才不要臉!」

    「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!你放出你的血池獸吧!」血破天很清楚,跟冷小魚戰鬥,關鍵是擊敗冷小魚的血池獸!冷小魚藉助血池,移動很快,很難追上,倒不如安心擊敗冷小魚的血池獸,迫使其認輸。

    「血奴一號、血奴二號,出來!」冷小魚的兩隻血池獸也是有名字的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巨吼之聲,從血池深處傳來,池中鮮血翻湧,然後一左右兩隻身材高大的血池獸,嘩啦一聲,站在血池水面上。兩隻血池獸,全身鮮紅,鮮血橫流,看上去相當的兇殘,它們的臉孔好似血骷髏,兩隻布滿血絲的眼珠轉來轉去,相當的驚悚。

    不過對於這種生物,血破天並沒有太擔心。

    他冷笑道,「冷小魚,你口口聲聲把人培養成血池獸,其實你這兩隻血池獸,根本不是人,而是用血猿煉製!」

    「原來不是人煉製的。」觀眾席上,眾人這才清楚。本來大家都以為血池獸是人煉製,相當的不人道,現在才知道,原來是血猿煉製。不過大家也是頗為吃驚,血破天竟然一眼就看出本質,看來確實有些能力。

    冷小魚淡淡道,「正是血猿煉製,人類的身材太小,你看出來,又有何指教?」

    血破天突然笑起來,「指教倒是沒有,我只是想要告訴你,血猿在血域相當的多見!我這輩子殺死的血猿,沒有一萬也有幾千!你這區區兩隻血猿,恐怕轉眼就要完蛋了!我看你還是放出你的血奴三號吧!」

    「吹什麼牛皮。」冷小魚暴喝一聲,「血奴一號血奴二號,上!」

    吼!兩隻血池獸從兩側飛速的撲上來。

    血池獸之所以強大,是因為它們藉助血池的力量,蠻力很強大,而且它們有了血池的滋養,就算是受傷也沒事,血池會不斷的提供力量,給它們療傷!

    不過這次,血池獸卻是遇到了血破天。

    「最多也就是加強版的血猿而已!」血破天輕蔑一哼,他確實在血域殺死了無數的血猿,因此對這些生物,很有經驗。

    就看見他的身影靈巧的閃躲,「血影遁!遁!」

    血破天在兩隻血猿的身邊來回的遁走,兩隻血猿急的跳腳,可就是無法傷害他。

    見到這種情景,冷小魚彎彎的紅唇一翹,「這點手段而已。」然後她抬手在血池表面就是猛地一掌,「大海翻波,血池巨浪!」

    她這一掌拍下,那一片血池的表面,頓時傳來轟得一聲,彷彿突然起了海嘯一般,大片的血水衝天而起!拍擊向血破天!

    「來得好!」血破天猛然躍起,躲開下方衝上的血水。與此同時,他一張口,吐出一道黑紅色的光影,「江邊吹碧血,神傷化青雨!碧血叉!」

    血破天將自己的本命神兵給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碧血叉是碧血魔宗不少弟子喜歡煉製的神兵,據說可以號令天下血道,還可以將普通的水變成血水。在血域有一條大江,源頭就有一把碧血叉,因此這條大江就都被染成血水之江。

    那邊冷小魚對著血池水面又是一掌,「血池巨浪!」

    轟!這次巨浪一下掀起幾百米,在浪頭上,血奴一號和血奴二號也跟著衝到高空,撲向血破天。

    「這點手段。」血破天還是輕蔑一笑,放出手中的碧血叉,「去!」

    碧血叉化成一道黑色的光線,速度快到無與倫比,轟地一聲,就打在血奴一號的身上,直接將其的胸膛打穿!

    不過血奴一號並不在意這種傷勢,冷小魚又喝道,「血池,給我收!」

    血池之中的血水,有污染的作用,一般的寶物被血水洗刷,就會和主人的通訊斷絕,最後沉入血池深處。碧血叉雖然打穿血奴一號的身體,不過它也被大量的血水沖涮。

    碧血叉很快就隨著落下的波浪,掉進血池之中。

    「這樣就想要奪我寶物?」血破天冷笑一聲,站在半空,用手指對著下方來迴旋轉。

    落入血池之中的碧血叉頓時飛速的旋轉起來,讓冷小魚吃驚的是,碧血叉對自己的血水竟然有控制作用,血水竟然跟著碧血叉旋轉起來,越轉越快,最後形成一道血水龍捲!

    「你的血池,我做主!別忘了誰是血域的主人,玩血道,你們血池聖地只是孫子輩!」血破天放聲大笑,抬手一指冷小魚,「去!」

    就看見那道血水形成的龍捲風,席捲向冷小魚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冷小魚也是驚到了,血破天果然是血道的高人,自己煉製的血水,竟然成為對手的武器,反而用來攻打自己!

    看著血龍捲越來越近,冷小魚身影向後速退,隨後,她對著水面又是一掌,「開!」

    血池水面頓時裂開,嘩啦,從血池最深處,一滴散發著強大的力量的祖血,從血池最底部飛了出來。別看這只是一滴祖血,可是它擋在冷小魚的面前,就好像是一座無形的屏障,天下任何的血,來到這裡都要退散!

    果然,血龍捲在冷小魚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下,然後嘩啦一聲,化成大片的血雨。

    砰砰!血奴一號和血奴二號這才從血龍捲之中摔落出來,此刻,兩隻血池獸已經被血破天的碧血叉劈成了兩截!

    (昨晚突遇暴雨,直接停電到現在,實在沒辦法,把電腦搬到朋友家把一章存稿先發了,今天就這樣了。剛才出門,看見街上電杆還歪著,好在已經有供電公司施工,希望明天來電,就會正常更新。抱歉了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