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964章靈魂血祭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九六二章靈魂血祭

    「回來!」

    血破天傲然站在天空之中,大手一招,碧血叉返回他的手心。

    這一戰,是血道的榮譽之戰。

    這個榮譽,不但事關他的尊嚴,還有碧血魔宗的尊嚴,甚至血域的尊嚴!

    曾幾何時,血道正統一直都存在爭議。

    血域的修士,都覺得血域的碧血魔宗才是血道正統。

    可是!

    這個觀點離開血域以後失效,五域九島四大陸,除了血域,其他所有人都認為血池聖地才是血道的正統。

    這讓所有的碧血魔宗的弟子耿耿於懷!

    他們出生在血域,生長在血域,整天面對著古血,吃著血猿肉,守護者血晶!可是到最後,他們竟然不算是血道正統!這實在是讓人憋氣!

    所以這一戰,血破天帶著必勝的信心!

    如果這一場,血破天是對上其他任何人,說不定他就認輸了事。可是對上冷小魚,他卻是非要打贏這一場!

    不為個人的榮譽,只為捍衛血域的尊嚴!

    而現在,他做到了。憑著一把碧血叉,他不但反控制了冷小魚的血池,而且還輕易的斬破冷小魚的血池獸!

    「小魚聖女,說起血道的手段,你們血池聖地太弱了!」血破天手握血叉,傲然站在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「太弱了?是我弱,但是不能說明我血池聖地弱!」冷小魚雙目凝重,她可以承認自己不行,但是她承載著血池聖地幾百萬年的傳承,她不能弱了血池聖地的氣勢!

    「血池聖地雖然也是從血域出來,可是出來以後,血池聖地不但秉承了血域的修鍊手段,更是得到了上古血道的修鍊手段,你們碧血魔宗這種因循守舊的宗門,永遠都不知道前進是什麼!」

    血破天哈哈大笑,「就憑著你們拿幾隻血猿煉製什麼血池獸嘛?」

    冷小魚搖搖頭,「血池是一種突破,讓沒有到化鼎期的修士,就能享受領域攻擊的力量!還有血池獸也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!」冷小魚說完,口中一聲清嘯,「血奴三號!」

    她這一呼喊,外邊看台上血池聖地的弟子頓時全部都興奮起來,「小魚聖女果然還有血奴三號!」

    「我猜測就是那隻域外天魔!」

    「可能嘛?小魚聖女才搶到域外天魔的活屍幾天,她怎麼可能就將其煉化成血池獸?」

    轟!

    血池之中掀起驚天的波濤,巨大的漩渦開始形成,當漩渦越來越大,一隻巨型的血池獸,從漩渦之中升了出來。

    可以看出,這隻巨大的血池獸正是域外天魔的屍體煉製。不過讓人驚嘆的是,冷小魚如何在這兩天之內,將那麼龐大的域外天魔給祭煉成功呢?

    「不可能吧,這種速度!」血池聖地的弟子們全部都感覺到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因為祭煉一隻血池獸,需要消耗的時間相當漫長!象域外天魔這種級別的活屍,要想祭煉成功,絕對不是一朝一夕。可是冷小魚竟然兩天就完全的祭煉成功,這實在有點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看台上,魈奇臉上露出絕望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本來還想要回域外天魔的屍體,可是誰知道,已經被冷小魚煉成血池獸,這就沒指望了。

    血破天站在半空之中,眉頭鎖了起來,「你果然把域外天魔的活屍給煉成了血池獸!這讓我沒想到,你祭煉的速度太快了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道,「那是因為我使用了血池聖地新的祭煉手段!血道,可以變革的方式很多,你們碧血魔宗永遠是不懂變通,這是當初血池聖地離開血域的原因!你醒醒吧,碧血魔宗是永遠鬥不過我們血池聖地的!」

    說完,冷小魚猛一揮手,「上!」

    噗!巨大的域外天魔在這比武空間,幾乎是頂天立地,它口中噴出漫天的血水,一步步的走向血破天。

    「給我死!」血破天的身影使用血影遁前進,當他接近血奴三號以後,立即放出碧血叉,想要如同擊殺之前兩名雪奴一樣,將其擊殺。

    不過域外天魔的活屍不是血猿,碧血叉扎進它的身體以後,竟然陷在其中,進退兩難。

    吼!血奴三號怒吼一聲,拔出碧血叉,隨手扔開,繼續走向血破天。

    「破了我的碧血叉!不過你還是失敗!」血破天不退反進,再次利用血影遁,接近血奴三號。然後,他猛地一抬手,在他手中,可以看見一個黑影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黑影打在血奴三號龐大的身體上,立即變成巨大的黑色符文,符文詭異無比,烏光扭曲,向著血奴三號的身體之中滲透!

    「掌心血咒!」

    血破天正是用掌心血咒戰勝黑風魔女,這一次,他同樣在掌心,留下了宗門前輩所寫下的血咒。

    「鎖!」

    隨著血破天一聲暴喝,那黑血形成的巨大文字,發現無法滲透進入血奴三號身體中,它立刻結成黑色的枷鎖,想要將血奴三號完全困住!

    不過這種攻擊,想要鎖住域外真魔煉製的血奴三號,根本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煉成血奴的域外天魔發出驚心動魄的嚎叫,從他的身體上,大量的血液湧出,這些血液和血破天使用的黑血完全不一樣。這些血液全部都是鮮紅色,其中充滿新鮮的靈力,靈動,強大!

    這些鮮血所到,巨大的黑色血咒開始被沖刷,就好像冰激凌開始融化一般,不斷開始滾落,慢慢的變淡消失。

    外邊觀戰者並不太懂血道,也不知道紅血和黑血有什麼區別。

    不過對於血道之人,卻是非常的清楚。

    血破天雙目滿是震驚,脫口道,「怎麼可能?這明明是古血,可是我感覺它怎麼如此的新鮮?」

    冷小魚道,「這就是你們碧血魔宗永遠都到達不了的境界,我們血池聖地早就有辦法,將古血重新煉製!你們用古血來書寫血咒,可是你們哪裡知道,古血經過重新煉製,才能發揮更強的作用!」

    「古血重煉?」血破天震驚,這對他們來說,根本是不可想象的,他開口怒斥道,「古血是血域上古留下的聖物,如何能重煉,簡直是胡說八道!你不要妖言惑眾!」

    冷小魚淡淡一哂,「所以說你們碧血魔宗永遠不能成為血道的正統,失敗吧!」說完,她手掌一揮,頂天立地的域外天魔向著血破天撲了過去。

    血破天到了此刻,手段已經沒有太多了。

    那些垃圾手段用了也無用,他能使用的,還有兩大絕技。

    凝脂碧血和靈魂血祭!

    「此刻使用凝脂碧血效果不強,索性使用靈魂血祭!」

    想到這裡,血破天的雙目變得銳利。

    這一場,對於別人來說,或許並不是很重要。

    反正他血破天不可能問鼎,何必要把自己一生一次的靈魂血祭給浪費掉?

    可是對於血破天來說,這一戰,事關血道正統。

    事關血道榮譽!

    這一戰,拚死而戰!

    「小魚聖女,雖然你很強,可是你遇到了我!你要戰勝我,搶走血道的正統,我絕不答應!碧血魔宗,永遠都是血道的第一宗門!」

    血破天口中暴喝一聲,仰天長嘯。

    嘶吼之中,他猛然撕開自己的長衣,嘩,長衣翻開,他的胸口露了出來。

    可以清楚的看見,他的胸口和肚皮上,刻滿各種顏色不一樣的符文,這些符文就好像無數長長短短的小蛇,趴在他的身體上。

    看見此景,外邊觀眾席上,所有人都驚呼出聲,「這是要靈魂血祭了!」

    「碧血魔宗的最強手段,靈魂血祭,向天意交換力量。」

    「得到天意的力量,他會瞬間強大數倍!」

    「小魚聖女這下完了!」

    驚呼之中,血破天伸出手,就看見他手指的指尖留著長長的指甲。指甲鋒利,鋒利如刀,然後他用手指慢慢刺進自己的胸口!然後慢慢的向下拉!隨著他的動作,鮮血從他的手指下開始滾落……

    「我的天!竟然真的是剖腹祭天!」

    「碧血魔宗這功法太邪惡了,太兇殘了,對自己好狠。」

    「聞所未聞啊,我真的想要吐啊!」

    這種殘忍的招式,就算是大量的魔道修士都有點吃不消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些女修,此刻全部都使勁壓住自己翻騰的胃部,如果不壓住,恐怕全部都要吐了。

    很快,血破天就把自己的腹部給切開了,裡邊心肝五臟,不過並不是很噁心。因為他的五臟,竟然全部都煉成了暗金色!而且,上邊也是刻滿了顏色各異的符文!

    「他的心肝五臟竟然是這樣?」

    「了不得,從小就開始用各種方法祭煉,將自己的心肝五臟煉成這樣,下了多少的工夫!」

    「那是當然,你以為天意是撿破爛的嘛?一般的心肝五臟,天意才不要!這種心肝五臟,已經煉成一種奇特的寶物!」

    血破天挖出自己的心肝五臟,就開始祈禱。

    這種祈禱是溝通天地的,哪怕是比武空間之外,天意依然能夠收到訊息。比武場外,突然傳來一聲天雷,從血破天的身體上,一道輝煌的偉光衝天而起,在這偉光之中,纖塵飛舞,血破天跪在最下方,抱著自己的金色心臟,虔誠祈禱,「天意的力量,我願意用自己的靈魂和五臟獻祭,祈求你降下無邊的力量…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