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966章果然隱藏了修為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九六四章果然隱藏了修為

    白雲悠悠過山巔,紅塵宮裡新的一輪戰鬥即將開始。

    此刻,所有的各宗修士全部都聚集到了比武場觀戰,七情六慾山下清清靜靜。

    一個麻衣老者和一個穿著奢華,長相卻有點土的年輕人,站在了山下石階前。

    「師尊,我們還是趕緊飛上去吧,還爬什麼石階?」大黃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丁浩。

    狼尊卻是搖頭笑道,「這七情六慾山是下界魔道的聖地,必須親自攀登到頂峰,上下山都只有這一條路。從上邊經過,對我們妖道修士來說,是非常有利的。」

    「好吧,那我趕緊的。」大黃心裡哪管那些,心裡只想第一時間見到丁浩,大踏步就走上了石階。

    「喜之幻陣!」不久以後,大黃就遇到了他第一個幻陣。

    「哈哈哈!」沉浸在幻陣之中的大黃,放聲大笑。

    「怒之幻陣!」

    「可惡,好氣呀!」進入第二幻陣之中,大黃臉色震怒。

    「哀之幻陣!」

    「嗚……」

    狼尊跟在大黃的身後,看著自己的弟子喜怒哀樂,表情各異,心中不由得感慨,「這孩子就是太過真性情了!心智淳樸!可是修鍊界,卻是相當的複雜,人心叵測,象他這種心智,很容易吃虧上當!」

    大黃雖然已經修鍊到化鼎期,更是成為氣血妖宗第一天才。可是這麼多年來,他的性情並沒有變,他還是那麼的率直!開心他會笑,悲傷他會哭,性情中人,不過他這種性格很容易被人利用!

    「看來日後,還是要讓他和丁浩在一起,希望他跟著丁浩,能學到一點。」狼尊感覺丁浩這個人是相當精明和狡猾的,如果大黃能跟著丁浩多少能學到一點心計。

    不過大黃率直的性格,竟然很對七情六慾山的脾氣。

    他這一路上來,基本上是最快的速度,就通過了所有的幻陣!七情六慾的幻陣,講究的就是全情投入,而大黃的性格剛好是這樣,所以很容易就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走上山頂,面前一座紅塵宮安安靜靜的橫陳。

    「就在前邊,師尊,快!」大黃心中狂喜,大步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第一次進入紅塵宮必須申領一塊令牌,大黃沒有令牌,頓時被宮中的陣法力量所阻。

    「可惡,快讓我進去!」大黃大怒。

    守衛宮門的修士連忙跑了過來,一看大黃是化鼎期,連忙道「前輩,你哪個魔宗的?進紅塵宮必須先領一塊令牌!」

    大黃道,「快點,在哪領?」

    那修士道,「前輩就在我這兒,你報一下宗門和姓名。」

    大黃道,「氣血妖宗黃浩。」

    「氣血妖宗?」那修士愣了一下,奇道,「前輩,氣血妖宗是哪個宗門,沒聽說過。」

    後邊狼尊走上來,開口道,「三重天門。」

    那修士聽說是三重天的天門,嚇得臉色蒼白,連忙道,「前輩,我這就辦理,這就辦理。」

    很快,大黃接過令牌,又問道,「今天有沒有丁浩的戰鬥,他在哪裡?」

    修士不敢隱瞞,連忙回道,「前輩,今天是第六輪第3場,丁浩天才對煉器魔宗的厲少天,他們剛進去了。」

    聽這一說,大黃急的一拍大腿,「哎呀不好,慢了一步!」

    大黃心裡有想法,那就是早點見到丁浩,把自己的禮物送上。

    因為狼尊已經從紅毅那打聽過了。

    丁浩的本命神兵,現在已經有了八道火系真言,如果再加上一道,那麼此寶就正式煉成!所以大黃就趕著把這道真言給送給丁浩!讓丁浩贏得更加輕鬆一些!

    不過有些遺憾,還是遲了那麼一小步,丁浩已經進入了比武場。

    狼尊笑道,「你別擔心了,以丁浩這小子的心計和手段,多一道真言和少一道真言並不是那麼重要,我們還是進去觀戰。」

    大黃對丁浩有百分百的信任,點頭道,「師尊說的不錯,大哥這一場必勝!」

    他們走進場,狼尊看見九奴張利等人,直接帶著大黃奔向貴賓區。

    「經過前邊兩場,現在進入四強的種子已經有三名了!」

    「他們分別是蒙傲、高陽聖子、小魚聖女!那麼四強的最後一個名額,到底是新晉黑馬丁浩還是老牌領袖厲少天呢?這一場真的不好猜呢!」

    老雷在賭勝魈奇以後,他的聲名大噪。了不得啊,老雷終於不用吃酒葫蘆了!圍在他附近觀戰的弟子,也多如潮水一般。

    「老雷,你不要說這些廢話了,你給我們預測一下,這一場誰會勝出?」

    有好事的修士開口嚷嚷道。

    老雷猶豫了一下,最後開口道,「這一場,我不做預測。」

    頓時四周傳來一片噓聲,「老雷,你行不行啊?你現在越來越沒用了!不做預測,沒膽鬼!」

    任憑這些人的譏笑,老雷還是不預測。

    因為他知道,丁浩的命運不一樣,他是化外之人。化外之人,就是很難預測的人,你預測他勝,他很可能就敗;你從各方面感覺他要敗,很可能他就會勝。預測這種人,沒有一定的實力,根本就是全錯!

    所以明知全錯無法預測,因此老雷聰明的選擇不做預測。

    雖然不做預測,可是正常的講解,他還是會繼續進行的。

    「諸位道友,這一場有三個看點:」

    他沒有預測結果,可是一句話還是把所有人的視線給吸引了過來。

    「第一個看點,兩個人的修為到底是如何?」

    不得不說,老雷眼光還是有一點的。

    丁浩和厲少天這一場,兩人修為懸殊啊!厲少天是嬰變大圓滿的修為,而丁浩才是嬰變八層,兩人相差兩個小境界。高手對戰,這已經是莫大的懸殊了!

    那麼現在問題,就來了,丁浩到底有沒有隱藏實力呢?

    這是第一個看點。

    「第二個看點,厲少天的本命神兵之外,有沒有隱藏寶物?」

    這一點也是很關鍵的。

    現在丁浩和厲少天,兩個人的本命神兵已經挑明了。

    丁浩是一把融合了八道真言的天星九言劍;厲少天是一把七葉扇!這樣來說,就是厲少天佔下風。就算是他把七葉扇完全的煉成,也只有七道真言,還是打不過天星九言劍!

    所以關鍵問題,那就是厲少天有沒有隱藏的強大寶物。

    「第三個看點,那就是他們能不能使用鼎化天地!」

    這是最為關鍵的,鼎化天地的作用,大家都看得很清楚。這一點絕對是壓倒性的力量,丁浩他是上古煉鼎之法,可以在嬰變期就使用小鼎化天地!那麼厲少天行不行?

    現在看來,這三點就是構成這一場誰勝誰負的關鍵因素。

    「看看,開始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和厲少天的戰場是一片黃土峽谷。

    他們兩人的仙根都不是土系,也不是木系,因此對戰場空間都不是很挑剔。丁浩的仙根是火系,厲少天的仙根是雷系,所以在這樣的戰場,誰不不佔便宜,也不吃虧。

    丁浩踏著影盜梭,抱拳笑道,「少天,真是意外,沒想到這麼早就遇到你。」

    厲少天傲然站立,他身材不但高而且大,虎背熊腰,他腳下是一件古寶,叫做書捲雲。這古寶好像一本開著的書卷,又好像是一個雲朵,踏在腳下,白雲翻滾不定,是厲少天的招牌寶物。

    他站在書捲雲上,開口淡淡道,「早遇到遲遇到,遲早都要遇到,沒有什麼好說的,矯情的話,就不必說了。」

    厲少天果然是一代年輕領袖的風度,一句話就給丁浩打上了「矯情」的烙印。

    丁浩也只有點頭道,「少天說的有理。」

    厲少天又道,「既然都到了這一刻,你也該顯露自己的真實修為了吧。」

    事實上,丁浩到底是啥修為,大家都在猜。

    其實大家的看法還是比較一致的,那就是丁浩肯定隱藏了修為!象丁浩這種人,整天的牛皮哄哄,口口聲聲要想問鼎,怎麼可能不隱藏修為?

    不過大家又都在暗中猜測,丁浩到底是隱藏了一層呢,還是隱藏了兩層。

    大多數的猜測,都是丁浩隱藏了一層,應該是嬰變九層的修為。

    「好吧,就如你所願。」丁浩身軀一振,彷彿掙脫開什麼枷鎖,一股強大的力量,猛然從身體之中盪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竟然也是嬰變大圓滿的!」

    「我天,我就說丁浩這小子整天牛皮哄哄!」

    「果然是這樣,嬰變大圓滿,這下厲少天有得瞧了!」

    看台上,為之一震,尤其是支持丁浩的那一群人,全都是頗為振奮!本來厲少天比丁浩強,就強在修為上。而現在丁浩也是嬰變大圓滿,那厲少天還有什麼可以傲氣的地方呢?

    確實,厲少天看見丁浩的修為,雙眸一動。

    之前他也猜測,丁浩應該是嬰變九層,可是他猜錯了,丁浩是貨真價實的嬰變大圓滿!兩個人都是嬰變大圓滿,厲少天絕對要吃虧!

    不過事實上,厲少天除了雙眸一動以外,並沒有什麼太過震驚的,還是相當的鎮定,也不知道他更有實力,還是心態更好。

    「丁浩,嬰變大圓滿,不錯不錯,你值得成為我的對手!」

    「那就開戰吧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