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971章五日煉獄塔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九六九章五日煉獄塔

    四個人每人抽了一塊玉柬,心中各有想法。

    柴高陽是雙目炯炯看著丁浩,丁浩是他一生的對手。事實上對他來說,能不能問鼎魔道之星還在其次,最重要的,就是能戰勝丁浩!

    他恨不得這一場就遇到丁浩!

    「亮場次。」作為主評審的九奴開口打破沉默。

    四個人幾乎是同時,用靈力催動玉柬,每個人的面前,都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數字。

    「蒙傲和小魚聖女是一!第一場!」

    「丁浩和高陽聖子是二,第二場!」

    下邊的各宗修士們,全部都盤算起來。

    「這樣一來,蒙傲最佔便宜!上一場他輪空,這一場對上實力最弱的小魚聖女,看來他要第一個挺近決賽!」

    「這樣的抽籤結果,對丁浩和高陽聖子兩個人來說,都是一場苦戰!不過也是一場相當有看點的戰鬥!」老雷站在人群之中說道。

    這一場絕對是一場苦戰。

    對丁浩和柴高陽兩個人來說,同樣。

    丁浩剛剛拚死戰勝了厲少天,而柴高陽戰勝斷無殤那一場也不輕鬆!兩人苦戰以後,又是苦戰!而他們之中的勝利者,還要和蒙傲去戰鬥!

    可以說,蒙傲的優勢非常大。

    不過決賽歸決賽,現在關鍵的問題,還是眼下這一場。

    看見這樣的結果,柴高陽放聲大笑,「果然是天隨人願!丁浩,你這匹黑馬走到這一輪,走不下去了!終結你黑馬傳說的,不是別人,就是我!就是你一直看不起的柴高陽!」

    柴高陽傲然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曾經他失去了信心,曾經他喪失了鬥志,可是新的寶物九玄劍卻是最大的刺激了他的神經,他的胸中又充滿了濃濃的戰意!

    面對信心爆棚的柴高陽,丁浩站起來,抱著胳膊,「等你真的終結我再說吧。」說完,丁浩冷哼一聲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著丁浩的背影,柴高陽大聲喝道:「丁浩,你這一場輸定了!你的修為不如我,你的天星九言劍我也有辦法對抗,你怎麼勝我?你完蛋了!丁浩!」

    抽籤的這一天,上午休息,下午進行第一場戰鬥。

    整個上午的時間,各宗的修士都興奮著。

    「馬上就半決賽了!」

    「了不得,都是我們魔道最頂尖的強者!」

    「蒙傲絕對會走到最後的!」

    「其實我更想看明天的第二場,黑馬丁浩和暴發戶高陽聖子,他們到底誰能獲勝,真的很有懸念呢!」

    眾人的議論紛紛之中,丁浩等人都走進了冷小魚的靜室。

    「小魚,下午的第一場,你一定要小心,如果不行,及時認輸。」丁浩等人是來叮囑冷小魚的。

    冷海山也關切的來到這裡,「小魚,蒙傲太強了,就算你一開場就認輸,也不會有人笑話你。」

    蒙傲確實很強,強到沒邊!所以冷海山希望冷小魚最好一開場就認輸,這樣才是最安全的。

    「對,小魚。不是看不起你的實力,而是蒙傲的實力太強了。」丁浩也點頭附和。

    實際上,經過張殺殺那一場,丁浩很害怕冷小魚會跟張殺殺一樣想法!張殺殺為了逼迫蒙傲使用一部分寶物,最後落得全身被擊碎的下場,相當的危險。

    丁浩不願意自己的朋友和親人,為了自己而以身涉險。

    冷小魚其實想的很清楚,她開口道,「你們都不要勸我,我心中有數。首先,我不會一開場就認輸,畢竟我也有自己的榮譽。其次,我可以答應你們,在遇到危險的第一刻,就立即認輸!丁浩你放心,我不會象張殺殺那樣魯莽!」

    既然冷小魚挑明了,丁浩也就點頭道,「這樣就最好,我已經對殺殺兄弟非常的過意不起,如果再來一個你,恐怕我的心裡會很有負擔。蒙傲是很強,不過我也有我的手段,我不需要別人幫我打探什麼,我的戰鬥,讓我自己來面對!」

    「我了解!」冷小魚點點頭。

    雖然如此說,可是冷小魚的心中何嘗又沒有這樣的念頭。幫丁浩多逼出蒙傲的實力,冷小魚也有這樣的念頭。

    讓人沒想到的是,就在大家說話之中,煉器魔宗的厲老魔竟然也來到了這裡。

    「怎麼樣?大侄女,有什麼需要幫忙的?」

    厲老魔竟然主動前來示好,這實在是太陽打西邊出來。

    不過冷海山心裡很清楚,厲老魔這個時候來到,還是有一定的暗示。

    首先,丁浩放過了厲少天,厲老魔畢竟要表現出感謝之意;更重要的,是現在距離決戰越來越近,煉器魔宗要選擇自己投資的方向!

    厲少天已經被打慫了,煉器魔宗要投資未來的魔主。

    丁浩絕對是一個有著莫大希望的人選!厲老魔前思後想,最後還是決定投資丁浩。他來看望冷小魚是其次,更重要的是丁浩。

    「丁浩小友,能不能借一步說話?」厲老魔和冷海山寒暄幾句,終於表露了他真實的想法。

    「好,厲前輩,請。」

    兩人信步走出冷小魚的靜室,來到紅塵宮的後殿一處平台。

    這裡白玉的欄杆九曲,白雲淹沒小道,走在小道上,看著懸崖下方的群山峻岭,實在是有一種高高在上俯覽群山的感覺。

    厲老魔一邊走一邊笑道,「丁浩小友,我這次主要還是感謝你放過少天一馬。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理所應當的,我和少天又沒有深仇大恨,分出勝負就行,不必拼個你死我活。」

    「丁浩小友果然胸襟浩蕩。」厲老魔點頭笑道,「其實今天來,我還是想會會你,想問問你有什麼需要。比如說火焰系的古真言,厲某全力尋找,想必還是能在一天之內找到那麼一道兩道。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厲前輩有心了。」

    如果在之前,厲老魔給丁浩送來一條火焰系的真言,或許丁浩會很開心。不過現在大黃已經給他送來了一條,而且是最頂級的火系古真言,就算厲老魔拿出古真言,也根本不可能比上九色火真言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丁浩也根本不需要接受厲老魔的好意。

    「厲前輩,不瞞你說,在下已經得到了一道火系真言。」對此,丁浩也根本不想隱瞞,相信厲老魔也不會蠢到到處去說。

    「這樣!」厲老魔眼神一動。

    本來他想要示好丁浩,贈送火系古真言一道。這樣日後丁浩如果成就魔主,煉器魔宗也能占些便宜!

    可是人家丁浩路子野得很,現在已經有了最後一道真言。也就是說,丁浩的天星九言劍已經完全煉成了!

    厲老魔為了柴高陽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丁浩已經有了那道火系真言,厲老魔就有點為難了。

    人家說雪中送炭方顯友情的珍貴,現在丁浩有炭了,煉器魔宗想要示好丁浩,就得想其他的法子。

    丁浩見厲老魔不說話,笑道,「厲前輩,您還有什麼事?沒有我就先回去了,馬上小魚第一場和蒙傲,我還要和小魚說幾句話。」

    「好吧。」厲老魔猶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過他看見丁浩要走,頓時又一咬牙,開口又道,「丁浩小友,你且慢,我還有一事。」

    「哦?」丁浩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厲老魔這才道,「是這樣,或許你心裡有點疑問,少天怎麼就能不知不覺的突破進入化鼎期呢?事實上,他來到七情六慾山的時候,還沒有進入化鼎期……」

    「這樣……」丁浩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很顯然,厲老魔手中有些手段,可以讓人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化鼎期。而厲老魔之所以對丁浩說出這些,很可能是要給丁浩送上一份大禮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能幫助自己進入化鼎期,丁浩決定接受這一份大禮!

    當然了,丁浩使用上古煉鼎之法,進入化鼎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。可是現在時間太緊迫了,要在兩三天之內進入化鼎期,不使用一定的非常手段是不行的!

    「願聞其詳。」丁浩停下腳步,表現出濃厚的興趣。

    厲老魔手腕一抬,掌心出現了一隻石頭小塔。

    「這是?」丁浩觀看這石頭小塔,是一種白色的石頭打造,看上去很是古樸,也是非常的簡陋,就好像是兒童用白色的石塊鏤空雕刻而成,做工很粗糙。

    厲老魔卻是很寶貝的看著這塔,微笑道,「你不要小看這塔,這是先民時代留下的寶物!」

    「先民時代!」丁浩震驚的看著這隻小塔。

    先民時代是相當遙遠的時代,那個時代還在大飛升時代之前,傳說那時候仙煉大世界的人類還沒有完全的繁榮,在先民時代之前,是更加遙遠的神話時代。

    先民時代人類的數量相當稀少,使用的寶物也相當的簡陋。不過不得不承認,那時候人類修士的法術強大無匹,那些看上去簡陋的寶物,威力也是相當的驚人。

    「不知道此塔有什麼功效?」丁浩又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厲老魔微笑道,「此塔名叫五日煉獄塔,進入此塔之中,一日便是五日!這五日,可以讓你承受煉獄一般的痛苦,其中妖獸的幻影數量之多,也可以讓你在痛苦之中殺戮,由此折磨自己的身體、磨練自己的靈魂、鍛煉自己的意志!少天之所以能不知不覺的突破進入化鼎,正是在此塔之中突破!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!」丁浩突然想到厲少天的那一句,「你知道我是多麼辛苦的修鍊么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