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977章丁浩的鍋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九七五章丁浩的鍋

    「墨軒,這是我和雁北尊者給丁浩的書信,你三人陪著宋青書,趕緊返回落雲道宗,盡量在丁浩造成惡行之前,將這兩塊玉柬交給他!」

    情況緊急,唐鵬程和雁北尊者都給丁浩留下一封言辭懇切的信件,然後,唐鵬程又給了墨軒一些盤纏。

    墨軒這三名散修,可能是窮慣了,所以有點見錢眼開。

    不過唐鵬程感覺這三人畢竟都是正道,而且那墨軒也是信誓旦旦,口氣很豪邁,還是狠得唐鵬程好感的。

    「鵬程前輩,你絕對放心!這兩封信件,如果不親自送入丁浩的手中,我墨軒等三人,就外死外葬,絕對不會再回來見你!」墨軒說話都是相當豪氣,動不動寧可死。

    唐鵬程點頭道,「那你們就速度返回!」

    宋青書倒也是鬆了一口氣,雖然墨軒的人的實力比不上丁浩,可是畢竟帶著兩位前輩的書信。這兩位前輩和丁浩好像關係頗為密切,到時候把書信交給丁浩,讓其退出落雲道宗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「好吧,那三位前輩,我們就出發吧。」

    當下,宋青書就準備帶著這三人趕回落雲道宗。

    看著他們要離開,唐鵬程想到什麼,又叮囑道,「還有,你們小心一點。現在的丁浩已經是魔道魔頭,可能和我當年與他認識時完全不一樣了。因此,你們自己也要小心,如果有什麼不對,帶著落雲道宗的弟子和長老們,逃命為主!」

    「我等曉得了。」宋青書答應一聲。

    墨軒則是豪氣干雲,拍著胸脯道,「鵬程前輩你絕對放心!雖然那丁浩大魔頭很強,不過我們這些散修,赤腳不怕穿鞋的!就算打不死他這個大魔頭,我們也能把落雲道宗的正道道友都救出來!」

    唐鵬程心中大快,贊道,「墨軒,你們雖然是散修,不過卻是我正道的健兒!我正道就是需要你們這些人!快去快回,日後加入我九烈道宗,就不會如此的窮困了。」

    「謝鵬程前輩。」

    墨軒等人豪氣行禮,然後跟著宋青書,趕回落雲道宗。

    宋青書對墨軒觀感不佳,不過相處幾天,覺得此人還是不錯的。尤其是此人說話,相當之豪邁、豪爽,唯一的缺點,恐怕就是有點見錢眼開。

    不過宋青書也能理解,畢竟墨軒等三人,都是散修。

    散修一向都是窮困,不管是修鍊正道功法還是魔道功法,沒有宗門的散修,就是沒娘的孩子,當然窮困,也貪財。

    四人風雨兼程,不斷的經過傳送陣,又是星夜飛行,三日以後,天空黑暗,群山之中,四道遁光落在了一片荒涼的盆地面前。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」宋青書無法相信的看著眼前的廢墟。

    他走的時候還是好好的,幾天不見,這裡竟然變成了一片廢墟!這是他的家園,是他出生成長的地方,落雲道宗竟然變成了一片廢墟,甚至連小山頭都被掃平了!

    「可惡,來遲一步!」墨軒開口罵道,「這些魔道惡賊,太兇殘了!奪人宗門還不夠,還要毀滅我正道傳承,其心之毒,百死莫贖!」

    宋青書看著眼前的情景,心中震驚,落雲道宗已經完全的被毀滅!

    什麼都沒了!

    他有一種想哭的衝動,太慘了。

    不過他愣了一下,又突然想到什麼,「師尊!師叔!師弟師妹們呢!」

    就在他緊張之際,不遠處一座山峰一道遁光一閃,一名年輕的女修飛了過來,「是青書大師兄嘛?」

    宋青書看見女修,頓時喜道,「師妹!你還活著!太好了。」

    女修笑道,「當然活著,大家都好好的。」

    宋青書這才鬆了一口氣,嘆道,「好好的就好,只是宗門怎麼這樣?」

    年輕女修笑道,「就是那丁浩魔頭化妖唄,也不知道他到底帶著的是什麼妖,整整落了一夜的天雷,嚇死個人。天雷竟然生生把山頭給轟平了,宗門也是被天劫所毀了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。」宋青書點頭道,「只要大家活著就好。」

    墨軒等三人聽說如此恐怖的天劫,也都是臉色發白。又問道,「小姑娘,那大魔頭丁浩後來就這樣走了嘛?」

    年輕女修笑道,「那可不是,他化妖成功,當然就開開心心的走了。」

    宋青書罵道,「大魔頭!他倒是開心了,可是我們落雲道宗卻是徹底的毀了!我落雲道宗傳承也有近萬年,這說沒就沒了!」

    年輕女修又笑道,「大師兄,其實這幾天宗門裡大家都在談論,覺得大魔頭丁浩是好人呢。你不知道,丁浩把我們宗門毀壞以後,就在地上留下好大一堆的靈石!小山一樣堆在那裡,別說我這輩子沒有見過那麼的靈石,就連三位長老都沒有見過呢。」

    「這樣。」宋青書愣了一下,苦笑道,「那丁浩倒是不算太快,師妹,帶我們去見三大長老,這三位是正道聯盟派來的幫手。」

    「好嘞。」年輕女修先飛了起來。

    「三位請。」宋青書客客氣氣行了個禮,也飛了起來。

    宋青書不知道,墨軒等三人,聽見「靈石」兩個字,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,這三人的眼神,已經和來時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很快,他們來到一處山洞之中。

    落雲道宗的三大長老都在洞中,其他還有三名年輕的築基真修。

    聽說這三人是來幫忙的,三大長老都起身歡迎。

    墨軒等人要比三大長老修為更高,三大長老於情於理,都是要非常的客氣和尊敬。

    「感謝三位道兄,也感謝正道聯軍,那些魔道的大魔頭真的是太不像話了!」三大長老都非常的客氣。

    墨軒的目光左右看看,笑道,「你們宗門就這點人嘛?」

    三大長老笑道,「是這樣,我們宗門被毀,想要換一個地點。附近是一片礦脈混亂之地,因此讓宗門所有的子弟分散開,出去尋找建宗之處。現在留守在這裡的,就我們三人,和這三名小修士了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。」墨軒點點頭。

    宋青書又連忙介紹道,「三位長老,我這次去正道聯軍,頗有些見聞。我堂堂正道,果然是卧虎藏龍,我見到了強大的雁北尊者和更強大的九烈道宗的唐鵬程大天才!這三位道友,就是唐鵬程前輩的好友。」

    「哦,是嘛!」三大長老肅然起敬。

    「不客氣不客氣,我等都是正道之人,講的是正氣,理應互相幫助,對抗魔道!」墨軒的豪言壯語有些心不在焉,他目光又看向同來的女修,然後又看向另一名男修。

    他們就這樣一邊說話,一邊互相的對視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越來越陰冷,雙目之中的血絲也越來越多。

    終於墨軒又開口笑道,「那個……三位長老,我剛才聽說那丁浩大魔頭走的時候,給你們留下一筆靈石,小山一樣,可否讓我們開開眼界呀?」

    三大長老和那說話隨便的小女修不一樣,都是飽經世事,聽這一說,頓時一驚,連忙道,「胡說八道,那丁浩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魔頭,怎麼可能給我們留下靈石?更不可能留下小山一樣的靈石!三位道友,莫要誤聽誤信!」

    墨軒又笑了起來,「可是我真的信了怎麼辦?」

    這一回,他的笑容可不是那麼豪爽,而是帶著慢慢的猙獰……

    「殺!」

    他和他的兩名道友,早就準備,同時出手。

    嚓嚓嚓,幾道血光閃過,可憐三大長老沒有死在大魔頭丁浩手上,最後反而死在了正道的援軍手上,三個人的元嬰,都逃了出來,卻被墨軒用一張黑網完全的兜住。

    「你們!」宋青書嚇得臉色蒼白,完全傻了眼。

    那三名男女小修士,也是嚇得一動都不敢動。這三人不是來幫忙趕走大魔頭丁浩的嘛?怎麼轉眼之間,他們變成了大魔頭!

    「可惡,你們這些魔頭!你們這些惡魔!」三大長老的元嬰,厲聲嘶吼!

    「我們可不是魔道,我們都是修鍊的絕對正道的功法!」墨軒陰森森的冷笑,「只是正道修士也缺錢吶!有了足夠的靈石,我們修鍊的更快,各種寶物就更多,在這殘酷的大魔亂時代,也能活的更久!你們不要怪我,要怪就怪你們自己露了財!」

    說完,墨軒猛地收緊手中黑網,啪啪啪,其中三枚元嬰,同時被擠得稀爛!落雲道宗的三大開宗長老,全部完蛋!

    「大哥,真的有很多靈石!」那名老太婆女修拿著一隻儲物戒指興奮道,「我的天,發財了!好多的靈石啊!夠我們突破進入嬰變期!還夠我們買好幾件寶物!」

    墨軒接過儲物戒指,滿意的點點頭,然後目光陰森森的看向宋青書等四人。

    另一名散修道,「大哥,我們殺了這些人,日後萬一唐鵬程前輩問起來……我還想加入九烈道宗呢。」

    「就說是丁浩乾的!」墨軒陰森笑道,「一個魔道大魔頭,殺幾個正道之人,誰會查問?」

    宋青書嚇得臉色都白了,這個時候,他完全明白,這些人才是真正的大魔頭!他噗通跪倒在地,磕頭道,「三位前輩,饒命啊!今天的事,我完全不會說出去,你饒命啊!」

    墨軒冷笑道,「殺了你,回頭唐鵬程前輩問起來,倒也不好回答!也罷,就饒你一命,不過……你必須親手殺了你這三個師弟師妹!然後我們一起回去,就說我們趕到時,人都被丁浩殺了!這樣神不知,鬼不覺,誰也不知道是我們乾的!」

    宋青書思索了一下,臉色終於也猙獰了起來。

    「死!」

    「你們這些大魔頭,你們還不如魔道,畜牲,你們會有報應的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