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005章狂盟考核官(三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零零三章狂盟考核官

    宮殿之中,燭影搖紅。

    大喜的日子,就把洞房放在紅塵宮的某一間宮殿之中。

    七情魔宗拓雷鼎尊也算是曉事,特意找了一間位置最好,景色最美的宮殿給丁浩他們。

    站在宮殿後窗平台,可以看見外邊一輪朗月,照遍群山,晚風婆娑,吹得人心情舒暢。

    「丁浩……」冷小魚一身喜慶的紅裙,端著一杯酒走過來。

    丁浩今天心情也是很不錯,雙喜臨門,哪有不開心的道理。看著冷小魚臉上的羞澀,他笑道,「什麼丁浩,從今天開始要改口了,改叫夫君。」

    「夫君。」冷小魚微微一笑,又狡猾道,「好肉麻……其實我覺得另有一個稱呼更親切。」

    丁浩奇道,「還有什麼稱呼?老公也可以的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咯咯笑道,「浩子才親切。」

    「浩你個頭,我最討厭人叫我耗子。」丁浩勃然大怒,放下手中酒杯,直接撲了過來。

    冷小魚咯咯亂笑,舉著個空托盤就向著宮殿裡邊跑。

    丁浩在後邊緊追不捨,最後丁浩終於把冷小魚撲倒在寬敞的婚床上。

    「看你再叫耗子。」丁浩壓在冷小魚的身上,兩人鼻尖對著鼻尖,雙目注視對方。

    「我就叫。」冷小魚嘴還在犟。

    「那你叫吧。」丁浩狡猾一笑,張開大嘴咬在她的脖子上,然後用下巴向下探索,拉開她紅裙的領口。

    「啊,不要,我不叫了,夫君,老公……」冷小魚頓時改口哀求起來。

    「現在改口,遲了!」丁浩大手一揮,一道光幕打出,陣法將大床給包裹,然後他的手就鑽進了冷小魚的長裙之中,波濤洶湧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一夜,被翻紅浪,魚水合歡……

    「我殺殺殺,讓我們多看一點唄。」

    在隔壁的宮殿里,張殺殺等人都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原來這小子夠壞的,在丁浩他們宮殿之中悄悄打下監視的陣法,然後一眾人等觀看春色。不過丁浩很清楚自己這些損友是什麼德行,直接打出光幕將大床包住,保護自己的**。

    幾人看不見了,也只有懊惱的揮去面前的水鏡。

    此刻,彭關已經被丁浩使用吸星魔訣吸走了絕體爆發的靈力,他已經恢復了人形。

    彭關道,「殺殺,你接下來有什麼安排?」

    張殺殺道,「我爺爺讓我回去繼承七殺魔宗的宗主,不過我還是想要去九州魔宗。」

    丁浩問鼎以後,各大魔道宗門也有了自己的打算。各大宗門紛紛對丁浩示好,不過他們又怕自己宗門的天才都走完了,那本宗不是更加的完蛋?

    尤其是張殺殺這些當家長老的後代,張天一一方面希望張殺殺能跟著丁浩有出息,可是又擔心張殺殺跟著丁浩跑了,七殺魔宗的傳承怎麼辦?

    彭關嘆道,「我們口道魔宗也是一樣。」

    張殺殺道,「我準備還是先回去七殺魔宗,不過等丁浩上九重天的時候,我是一定要跟著他走的。」

    「到時候我們也一定去!」彭關和黑風魔女都點頭道。

    跟著丁浩,登上九重天,尋找夢想,開創紀元!

    這是下界所有年輕修士的夢想。

    彭關張殺殺他們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夜風流,第二天,丁浩和冷小魚攜手走出喜慶的宮殿。

    七情六慾山上,喜宴早就已經擺好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修鍊之人,所以早早的把喜宴結束,然後就可以各奔東西了。

    主桌上,坐著的都是各家的當家長老。

    柳真人和皇霸並沒有出席,丁浩身邊坐著的是一堆的各家長老。

    雖然丁浩和蒙傲有競爭,不過拓雷鼎尊還是很熱情的,丁浩也不好翻臉,只有點頭感謝道,「這次多虧了七情魔宗的安排了。」

    拓雷鼎尊嘿嘿笑道,「不客氣不客氣,魔道之星,未來的魔主,你在我們七情六慾山辦婚宴,也是我們的榮譽。」

    旁邊的六道魔宗的各位當家長老也都笑道,「是我們七情六慾山的榮譽,來,我們敬你們這對新人一杯。」

    不過他們剛端起酒杯,突然就有一股強大的壓力猛地鎮壓了過來。

    「誰?」喜慶的婚宴上每個人,都感覺到這股壓力。

    循著這股壓力的來源望去,只見一個穿著黑色長袍的中年男子從七情六慾山的石階上走了上來。這個人修為隱藏著,大家都看不出他的修為,不過從他的身上,卻是有一股強大到可怕的力量滲出,人未到,強大的靈力鎮壓先到。

    「這個人實力好恐怖!」在座的修士全部都驚到了,在這股靈力鎮壓下,動都不敢動。

    「前輩……」七情魔宗拓雷鼎尊連忙走上去迎接。

    不過這個黑衣人卻是根本不理睬,他雙目之中,只有一個人,丁浩。

    九奴也緊張起來,眼前這個人的實力,絲毫不亞於他此刻的實力!

    「這個人是敵是友?」所有人都心中忐忑,不知道丁浩是怎麼惹上了這樣一位強者。

    既然這個人是沖著自己來的,丁浩也沒有恐懼,他站起來道,「前輩,光臨我丁浩的喜宴,非常的榮幸,請喝一杯喜酒。」

    黑色長袍的男子走到桌邊,坐在那裡的一位當家長老連忙讓座。

    這人站在桌子對面,並沒有坐,看著丁浩。

    這一刻,所有人的心裡都吊了起來,不知道這是什麼人,也不知道這人是來幹什麼的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大家擔心的時刻,這男子卻是一招手,丁浩手中的酒杯飛入他的手中,他將杯中酒,一飲而盡,點頭道,「好酒。」

    見到此人飲下喜酒,丁浩這才心中一松。

    「前輩,不知道如何的稱呼?」丁浩抱拳問道。

    黑衣長袍的男子放下酒杯道,「我的名號,你日後自然得知,我現在要告訴你的,是我的身份!我是這一期的狂盟外圍成員考核官!」

    「狂盟外圍成員考核官!」

    七情六慾山上,頓時一片嘩然。

    本來,下界修士是並不太知道狂盟的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是狂盟外圍的成員,因此不少人就開始打聽狂盟是個什麼組織,這一打聽,都驚得不行。狂盟絕對是九重天上一個龐大的權力機構,這個權力機構在黑暗之中運行,幾乎是九重天看不見的主宰!

    狂盟有多強大,都有哪些成員?誰也不知道!

    丁浩聽到以後也是一驚。

    當初在落葉城,丁叔把狂盟外圍成員的牌子給丁浩,曾經說過,要成為正式的成員,必須經過三次考核。

    丁浩沒想到的是,第一次的考核竟然這麼快就到來了!

    而且就在他成親的第二天,考核官就來到了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根據丁浩打聽到的情況,狂盟的考核官相當的危險!

    在考核之中,被考核官打死,這是常有的事情,考核官幾乎可以決定一切!

    正在此刻,柳真人也接到了消息,連忙趕出來。

    柳真人並不認識這位考核官,他連忙走過來,行禮道,「這位道友,在下五行魔宗柳天心,見過這位考核官。不知道如何稱呼?」

    黑衣中年男子並不買柳真人的帳,冷笑道,「你回去問你們五行魔宗的宗主或者長老,自然知道我的名字,在這裡就不要耽誤我的時間了。」

    柳真人連忙行禮道,「道友你忙著,我就不打擾了。」

    看著柳太一都如此客氣,所有人都暗自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這個「考核官」實力太強了,如果他來考核丁浩,必死無疑啊!

    柳真人雙目之中都是惡毒,心中冷笑,「丁浩你完了,你不是要加入狂盟嘛?現在機會來了!哈哈,這麼厲害的考核官,輕而易舉就弄死你!」

    他巴不得「考核官」直接把丁浩給打死。

    丁浩心中一沉,如果讓他跟這個考核官打,那根本是打不過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相信,狂盟不會如此的變態。否則的話,想要加入的都被打死了,那誰也不敢加入了。

    他抱拳道,「見過考核官大人,沒想到大人來的這麼快,只是不知道大人準備怎麼考核……」

    他還沒說完,柳真人就呵斥起來,「丁浩,你還不跪下說話?你知道考核官的權力有多大嘛?他可以決定任何事,甚至是殺死你!居然還敢問怎麼考核,趕緊跪在考核官大人面前說話!」

    別人不知道,柳真人很清楚,考核官的權力極大!

    所以他也想要巴結一下此人,將來自己如果能得到狂盟成員的提名,加入狂盟,說不定就要求到考核官。

    不過他的馬屁拍到了馬腿上,黑衣男子冷哼一聲,「本座說話的時候,不喜歡別人插嘴!」

    柳真人嚇得臉色發白,連忙道,「是是是。」

    黑衣男子又道,「狂盟的外圍成員,將來就是狂盟的正式成員!我狂盟的成員,不管正式還是外圍,都可以享受禮遇!就算是你死了,也會得到狂盟的恩惠,狂盟不會要求成員下跪!」

    丁浩非常贊同,點頭道,「前輩說的極是。」

    黑衣男子又道,「好了,現在考核開始,你把你的外圍成員腰牌拿出來。」

    「這就開始了!」在場人等都嚇得臉色大變,這考核官實力這麼強,丁浩這是要死的節奏嘛?

    柳真人雙目惡毒,哈哈,丁浩我看你怎麼通過考核。

    不過讓所有人沒想到的是,那黑衣男子接過丁浩的腰牌,然後打上一個法訣,就看腰牌上邊三分之一的地方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把腰牌扔給丁浩,「你已經通過第一次考核了,好好準備,50年以後第二次考核才是關鍵,七重天的禁區探索,生存率是百分之30,回頭看見丁叔,幫我問個好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