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012章凡人大牛(450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零一零章凡人大牛

    「哎,你們聽說沒有,七情六慾山突然出現一個大魔頭,放出很多奇怪的妖獸,七情魔宗和六道魔宗都倒霉啦!魔道這回麻煩大了!」

    「我也聽說了,據說魔道的聖山,被很多有著笑臉和哭臉的怪獸佔領。」

    「對呀,據說以前從來沒有人見過這種妖獸。」

    「魔道有了麻煩,看來我正道要崛起了,黑暗的大魔亂時代,離結束不遠了。」

    巨大的海船上,酒館之中。

    幾名金丹真人一邊喝酒一邊聊天,談論的正是仙煉大世界最為熱鬧的事情。

    最近魔道的新聞不斷,先是丁浩得到了魔道之星的稱號。

    然後七情六慾山又出現大魔頭,仙煉大世界上風雲再起。

    「如今真是多事之秋,反倒是九島區域比較安逸。」亂世之中,那些修為不高的人等,只有逃往比較安全的地區生活。

    「大哥,九島也不平靜啊!大魔亂時代,魔道林立,殘酷無比!這個世界沒有桃花源!」另一名金丹修士喝了一口酒嘆道。

    「說的不錯,這世上哪有什麼樂土?」

    幾名金丹真人喝酒之中,就有一名青衣少年端著一隻托盤上來,托盤之中放著一壺燒酒。

    這青衣少年雖然算不上英俊威猛,不過也算是眉清目秀,如果仔細看,他的眉宇之中,有一股不一般的傲氣。他低著頭,偶爾嘴角露出的一絲微笑,也有一股狡猾的意味。

    「幾位真人慢喝。」青衣少年把酒壺放在桌上,然後又賠笑問道,「幾位真人,不知道七情六慾山出現的大魔頭是什麼情況?」

    那幾名金丹真人用眼睛一瞥這少年,根本就沒有修為,就是一個凡人身份。

    「哈哈。」其中有一名真人譏笑道,「修鍊界的事情,你一個凡人有什麼打聽的?」說著不耐煩的擺擺手,「滾蛋,少打聽,你做好店小二就好了。」

    這青衣少年正是丁浩,他效仿正元祖師,用凡人的身份遊歷。

    這一路,從九州魔宗出來,經過不少的魔占區,又經過了正道區域,全部都是用的凡人身份。他好像凡人一樣的生活,凡人一樣的賺錢,他先是跟著一個商隊前行,然後又換過幾個不同的工種,最後來到了渡海的大船上當店小二,前往九島區域。

    也正是一路上和凡人相處,所以七情六慾山發生的事情,他並不知道,等來到大船上,才聽人提起,就想要打聽打聽。

    不過這些人,顯然看不起他一個小小的凡人,不願告知。

    丁浩懷疑出現的大魔頭很可能和七情六慾山鎖著的心魔有關,本想打聽,不過這些人不想理他,他也就罷了。

    正向回走,就聽窗口傳來一聲脆響,一個女子的聲音喚道,「小二哥,來一壺燒酒。」

    丁浩回頭看去,只見坐在窗口的是一對年輕男女修士,也都是金丹修為。兩人相對而坐,看看窗外海水蔚藍,倒也清靜。那說話的小女修年紀二十不到,長得也是相當不錯,俏臉雪白,烏黑的秀髮束起,小巧的耳垂和纖細的脖頸,讓人看了還想看。

    此女相貌、年紀、修為,放在仙煉大世界都堪稱不錯。

    小女修剛說完,對面的男子就開口道,「師妹,你還是喝果酒吧。」

    小女修道,「果酒沒勁,還是燒酒,小二快去。」

    「哎。」丁浩應了一聲,去後邊取了一隻酒壺,端著過來。

    他把酒壺放下,就聽那小女修問道,「小二哥,你剛才打聽七情六慾山做什麼?你可知七情六慾山是何處?」

    丁浩聽見此女有告知消息的意思,連忙道,「這位女真人,我知道七情六慾山是魔道的聖地,七情魔宗和六道魔宗的駐地,位於仙煉大世界中央的位置。」

    小女修有些吃驚,美眸上下打量了一下丁浩。

    這種事情對修鍊之人來說,知道很正常,可是丁浩一個凡人少年,竟然也知道。

    她又問道,「你如何得知這些?」

    丁浩隨便扯了一個謊道,「是因為我家中有一名親戚小弟在七情魔宗修鍊,聽人說起,因此想要打聽一下那裡的情況……」

    丁浩還沒說完,小女修對面的年輕男修就開口罵道,「魔道妖孽,死不足惜!」

    「師兄……」小女修嗔怨一聲,又道,「擔心家人,人之常情,他的親人是魔道,可是他不是魔道。」她說完,對丁浩道,「我們正是從那邊過來,雖然沒有親眼所見,不過這一路聽了不少的消息。據說那大魔頭和大量異獸出現時,七情六慾山上已經被封鎖,並沒有太多的修士被傷害,現在七情魔宗大部分修士已經逃離原來駐地,你的親戚小弟,應該沒有太多的問題。」

    丁浩眉頭一挑。

    大魔頭出現之時,七情六慾山被封鎖,這件事就耐人尋味了。是有人故意放出大魔頭,還是事先有人發現徵兆?

    丁浩又問道,「敢問女真人,那大魔頭又是什麼樣的情況?」

    小女修還沒說話,對面的年輕男修不滿了,怒道,「喂,你有完沒完了?」

    「師兄,何必如此急躁?」小女修瞪了師兄一眼,那年輕男修道,「不是,你要吃藥了,別跟這小廝耽誤時間。」

    「吃藥也不在乎這一會。」小女修撇了撇嘴,又對丁浩道,「那大魔頭據說是七情魔宗請來的九重天的強者,可是不知道怎的,竟然變成大魔頭,殺了幾名七情魔宗的強者,現在佔據七情六慾山自號喜怒哀樂魔王。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。」丁浩心說,九重天下來的強者?也不知道是皇霸還是柳真人?不過很顯然,這喜怒哀樂魔王,應該就是七情六慾山山腹之中鎮壓的心魔。

    以丁浩的智商,不難想象,應該是柳真人他們闖入山中,放出了心魔。然後他們反而被心魔奪舍,現在佔據了七情六慾山。

    「七情魔宗,也算是自作自受!」丁浩心中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若不是七情魔宗請來蒙傲,自己這魔道之星不會取得如此的艱難;若不是七情魔宗請來柳真人和皇霸,也不會放出這些心魔。總而言之,七情魔宗是自作自受,丁浩不會去管這件事,而且柳真人都干不過這心魔,他就更加的管不著了。

    丁浩抱拳,「謝過女真人。」

    謝完以後,他就想要離開了。

    剛要走,就看見那年輕男修拿出一枚丹藥,遞給小女修道,「師妹,吃藥了,這是宗主連夜為你煉製的丹藥,叫做先天歸元丹,就著酒服用,效果更佳。」

    小女修倒下一小碗酒,接過丹藥,就想要服用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此刻,卻聽身邊的店小二開口道,「且慢!」

    小女修扭過頭,好奇的看著青衣小廝。

    那年輕男修終於煩躁起來,罵道,「哪來的狗東西,你煩不煩啊?你是不是看我師妹好說話,就沒完沒了?」

    丁浩擺手道,「不是,我是說,這先天歸元丹雖然是好葯,可是對於你的傷勢藥力太足,你只能一次吃半顆。經過一番煉化,過一個時辰,再吃半顆。」

    年輕男修愣了一下,隨即哈哈大笑,「這店小二還真是,給臉不要臉。你是什麼東西?你一個凡人也知道先天歸元丹該怎麼吃?」

    不過小女修卻是好奇的看著丁浩,問道,「你怎麼知道我受過傷?」

    年輕男修罵道,「這些凡人,見你服用丹藥就猜到你受了傷,騙術而已,無需理會!」

    正在此刻,船上酒館的掌柜來了,掌柜開口問道,「何事爭吵?」

    年輕男修指著丁浩鼻子道,「就他!你這店裡的小二,一個凡人,也知道丹藥的服用方法?胡說八道,滾蛋!」

    丁浩並沒有搭理他,淡淡道,「我家那親戚小弟曾經金丹受損,就服用過先天歸元丹,因此聽他說過服用方法。在下只是好心提醒,信不信由你。」

    丁浩說完,端著盤子走開,不再理會。

    如果他是以前,以他的性格,說不定就會亮明身份。不過經過這些日子的凡人生涯,他的心境有了不一般的提升,別人指著他的鼻子罵,他都可以不回嘴,象這種場景經常發生,對他也是一種磨練。讓他知道,凡人的無奈,凡人對於天意,有些時候,只能順應天意,聽之任之。

    就好像這小女修,他言盡於此,愛信不信。

    「好了好了,他也就是道聽途說,不用計較。」掌柜打了一個招呼,回到后廚,對丁浩冷哼道,「丁大牛,這次扣你三天工錢,略施薄懲!下次你小心點!這些都是金丹修士,豈是你可以招惹的?下次再這樣,就給我滾蛋!」

    丁浩也不說話,點頭說了一聲是。

    酒館之中,他們的爭論倒是引起了其他幾名修士的注意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名老修士問道,「小姑娘,你可是金丹受損了?這可不好治!先天歸元丹只有緩解作用,難以根治啊!」

    小女修連忙行禮道,「謝謝前輩關心。」

    老修士經歷豐富,倒也是知道些事情,開口又道,「剛才那小二,說的不錯,先天歸元丹藥力強勁,又是和酒服用,若是藥力一下太大,反而會加重你金丹上的裂痕,最好還是分兩次服用。」

    小女修聽這一說,俏臉一驚,目光看向丁浩離開的方向。

    年輕男修則是冷哼一聲,「瞎貓碰到死耗子。」

    今天三更了,下一更12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