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013章又見海蛇魔宗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零一一章又見海蛇魔宗

    「師兄,我分成兩次服用,感覺效果非常好。」

    「而且先天歸元丹配著燒酒服用,藥效果然很強,如果一次服用一顆,真的很可能加重我的傷勢!」

    小女修聽從別人的建議,分成兩次服用,果然感覺不錯。

    年輕男修哧道,「瞎貓碰到死耗子而已,一個凡人店小二,他能有多少見識?」

    小女修雙目閃著光芒道,「我聽師尊說,這個世界上很多強者,不喜歡拋頭露面,就喜歡隱匿在凡人之中。」

    年輕男修更是忍不住笑道,「師妹,你果然好幼稚,象你這樣,以後怎麼獨自行走江湖?恐怕三天不到,就會被人騙到賣了!」

    「哼,怎麼樣我也是經過小天劫的正經金丹真人。」小女修一撅粉色的嘴唇,然後拿出幾顆靈石放在桌上,站起身道,「老闆,結賬!多餘的就給剛才那個小二哥吧。」

    「謝了,以後常來。」

    掌柜把這對師兄妹給送出去,收了靈石。

    小女修多給了兩顆靈石,掌柜私吞了一顆,回到后廚,把剩下的一顆扔給丁浩道,「人家金丹女真人賞你的,以後說話注意點!別忘了你自己的身份!這些金丹真人,一個指頭都可以弄死你!我只是一個築基大圓滿,惹火了真人,我可保不住你。」

    「掌柜,我知道了。」丁浩點點頭,把一顆靈石收在自己的口袋之中。

    夜色靜謐,星雲群島附近的海面,便是叫做星雲海。

    一艘大船在平靜的海面上靜靜的航行,船頭分開兩道長長的水波,半空之中,一輪靜靜的圓月,俯照海面。

    在大船頂棚上一處平台,一個青衣少年,盤膝而坐,素心向月。

    「這段時間的凡人生活,果然對我大有啟發。」

    丁浩抬頭看著明月,讓月光照進自己的心中。

    「一個修士,強大以後,難免忘乎所以,不知道自己的力量。」

    「當他們收斂修為,回歸凡人以後,才能更加看清自我,看清人力的大小。」

    「要想化神先要化凡,化凡果然是相當的重要,堪稱化神的一道必要途徑。」

    其實化神的方法有很多種,並非化凡這一種。

    比如紅毅手中的七幻心冥塔,就是一種方法;又或者強行衝擊法,事實上更多的修士,都是使用靈力強行衝擊,進入化神;不過丁浩感覺到,最為自然的方法,還是化凡。

    對於修士的心境,相當的有提升。

    越是修為高,化凡就越有效果!

    所謂返璞歸真,大概就是這個意思,一個修士從弱小到強大,再到強大回歸弱小,很多人難以做到,可是真的當然做到了以後,就發現對你的心境和心態,都有很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丁浩這幾個月來,從東土大陸到南山大陸,再來到茫茫無際的星雲海,奔向九島,全部都是用的凡人身份。雖然他的修為沒有增加,可是他的心境改善了,心境改善以後,他的精神力也自然的強大了許多。

    「把自己當作凡人,千萬不要動用功法,等這艘船到了封魔島,我的心境方面可以小成……」

    正在丁浩暗自打算之中,他就看見海面上,兩艘小船正在飛速的靠近。

    兩艘小船雖然船小,可是速度很快,在小船上各有一面黑色的旗幟,接著月光,可以看見黑色的旗幟上有著一條銀色的小蛇,小蛇雙目血紅,顯得很詭異。

    「海蛇魔宗!」丁浩雙目一凝。

    當初他從九島回來,遇到海蛇三兄弟,這三人正是海蛇魔宗。

    海蛇魔宗就是這片海上的霸主,海盜一般的存在,過往船隻,一般都要收保護費。若是遇上海蛇魔宗脾氣不好的修士,殺光一船的人,也不是沒有。

    這艘船上有專門的瞭望哨,丁浩發現兩艘小船,瞭望哨也發現了。

    「船主,海蛇魔宗的人來了!」一道金色的玉符片從船頂桅杆上直接飛入下方的船艙。

    「海蛇魔宗的人來了!」船艙之中,一名絡腮鬍須的中年男子猛地站起來。如果丁浩見到此人,一定會相當臉熟,此人姓馬,當初丁浩從九島回來,那艘船的船主雇傭丁浩為跟船長老,當時這馬真人也是其中一位領頭的跟船長老。

    這幾十年過去,馬真人賺了一些錢,於是就自己搞了一艘海船。

    「立即通知幾名跟船長老,讓他們出來。」

    不久以後,大船停在安靜的海面上,兩艘小船擋在船頭。

    一道道的遁光閃動,數十名海蛇魔宗的修士駕著御空靈劍,飛上了大船的前甲板。

    馬真人也帶著幾名金丹真人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馬真人出來一看,臉色就是一變。

    今天帶隊的海蛇魔宗的修士,竟然是金丹大圓滿的英蛇!

    海蛇魔宗的當家長老姓英,前一代首席天才英熊死在丁浩的手上。幾十年過去,一代新人換舊人,新任第一天才英蛇資質更佳!

    而且英蛇人如其名,長得象蛇,和海蛇也是更容易溝通,據說他從小就是和海蛇生在一起,長在一起,手中控制著兩條元嬰期的海蛇!

    同時,海蛇魔宗最不好對付的,就是這英蛇!

    「見過英首席。」馬真人連忙上前行禮。

    英蛇白眼一翻,「你誰呀,你交了過路費沒有,交給誰了?」

    馬真人連忙嘿嘿笑道,「英首席,在下馬陸,我可是定期交過路費的,我交給的是海蛇魔宗的徐真人。」說著,他把一塊印著海蛇的玉符片拿出來。這玉符片就是通行證件,三個月時間,玉符片自動化成灰燼,就需要重新購買。

    不過英蛇臉色一冷,「是那個老傢伙!誰讓你交給他的?」

    馬真人頓時臉色一黯,早就聽說英蛇在海蛇魔宗誰都不買賬,現在看來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馬真人雇傭的一名跟船長老開口了。

    「你們海蛇魔宗講不講規矩?人家船主既然交了過路費,你們就應該老實放行!我們只認海蛇魔宗的招牌,你管我們交給誰了?難道你們海蛇魔宗還要不認賬嘛?」

    馬真人回頭一看,是一名年輕的金丹男修。

    這金丹男修是金丹中期,本來是正道修士,看不慣這些魔道妖孽。而且他是第一次來星雲海,也並不認識英蛇。他覺得自己既然拿了馬真人的錢,就應該在關鍵的時刻出來講話。

    所以他挺身而出,怒斥英蛇。

    馬真人心說完了,這個跟船長老,我給你錢不是讓你害我的!

    其實跟船長老就是壯壯聲勢而已,沒見過真的跟船長老為船主拚命的,到了那一步,基本就是船毀人亡的節奏。

    「鄭道友,這裡沒你什麼事兒,你不要插嘴。」馬真人連忙將這名年輕金丹呵斥回去。

    不過這樣一來,已經激怒了英蛇。

    英蛇最近衝擊元嬰期失敗,心情不爽,今天出來就是想要殺殺人,出出心中鬱氣的。

    剛好,這個年輕修士就碰上了。

    「好小子,說的好像有點道理哈。」英蛇小眼睛之中射出厲芒,冷笑道,「報上名來,是哪個不長眼的宗門的?」

    馬真人連忙勸道,「英蛇前輩,這是南山大陸小宗門的弟子,你不要計較,不要計較。」

    可是那年輕男修卻是不領情,瞪眼道,「老子是南山大陸正道上門天星道宗的弟子,老子叫鄭毅!老子的師尊就是天星道宗的宗主七星尊者,你敢拿我怎麼樣?」

    馬真人嚇得臉色蒼白,心說你這是要全船人都一起死啊!如果惹火了英蛇,英蛇又怕消息傳出去,很可能會把全船的人都殺掉!

    更何況,你南山大陸的上門又有什麼用?這裡是九島的海域!現在是大魔亂時代,正道有什麼可以得瑟的。

    果然,英蛇臉上浮出猙獰之色,「正道弟子,尊者之徒!好好好,看來是一名天才修士,剛好我的海蛇有點餓了。一般的修士它不愛吃,就喜歡吃天才的血食!」

    他這句話說完,大船頓時晃動起來,劇烈的晃動之中,從船邊的海面下,一隻碩大的腦袋伸了出來。巨蛇通體布滿黑色的鱗片,伸出海面十丈,就在船上人等全部驚呆的時候,巨蛇突然張開恐怖的巨口,口中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,然後噴出一片白色液體。

    馬真人等人驚呆了,好在他放出了靈力罩擋住了。

    不過也有些築基和以下的修士,靈力罩不夠強,被液體沾染上,身體已經開始腐爛,躺在地上哀嚎起來。

    英蛇放聲大笑,口中一聲呼哨,那隻巨蛇把碩大的腦袋垂了下來,口中噴吐著血腥的臭氣,湊到年輕男修鄭毅的面前。

    剛才還牛氣哄哄的鄭毅,此刻已經嚇得臉色蒼白。

    這隻海蛇實力相當於元嬰期,兇殘無比。本來鄭毅覺得,這船上有兩名金丹大圓滿的跟船長老,就算是英蛇想要動手,也能打得過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看來,英蛇最厲害的還是帶著元嬰期的海蛇!

    其實就算是沒有這條海蛇,那兩名金丹大圓滿的修士也不會出頭,人家都狡猾著呢,不會為了你鄭毅去得罪英蛇!

    看見師兄就要被大蛇吞了,一個小女修連忙跑上去斥道,「你們這些魔道壞人,你們放了我師兄!」

    英蛇看見這女修,頓時色眼一亮,「這女娃兒不錯,不如加入我海蛇魔宗做我的雙修道侶吧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