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017章決定報復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零一五章決定報復

    「九州魔宗!」

    馬真人聽到這四個字,臉色驚了一下。

    雖然他並不知道這就是丁浩,不過他還是知道九州魔宗的!

    九州魔宗作為一個新成立的魔宗,迅速崛起,成為魔道的領袖。九州魔宗的宗主,更是力壓群魔,以強健黑馬的身姿問鼎魔道之星,將來的魔道之主,非他莫屬!

    這些事情,作為常年跑船的馬真人,知道的要比別人更加清楚。

    他撿起令牌,就看見這塊黑黝黝的令牌上,有著九個小鼎,圍成一圈,這就是九州魔宗現在的標誌!

    拿起這塊令牌,馬真人感覺到呼吸都急促了。

    因為他知道這塊令牌的份量。

    隨著九州魔宗成為魔道執牛耳者,整個仙煉大世界的魔道,都要受其節制!就算是普通的九州魔宗的弟子,憑著手中這塊令牌,到了哪裡也可以吃香的喝辣的!

    可以說,有了這塊令牌,在魔占區暢通無阻!

    他曾經見過九州魔宗的弟子拿著這塊令牌,那真是招搖過市,別提多風光了!

    而這個少年竟然隨手就給他一塊令牌,收他為九州魔宗的弟子,這種權力,恐怕在九州魔宗也是外圍長老以上的等級。

    想到這裡,他心中更加的興奮,嘴唇都哆嗦了。

    他完全沒想到,自己竟然認識了一位九州魔宗的外圍長老!

    他不由得顫聲問道,「前輩,不知可否告知在下名諱。現在整個大世界,這一塊令牌難求,若是我跑過去,別人說我這塊令牌來路不明,那就麻煩了。」

    馬真人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。

    如果丁浩是哪撿的的一塊令牌,又或者是殺死了九州魔宗的弟子,搶奪到的令牌。那他拿著這塊令牌去九州魔宗,那豈不是自投羅網送貨上門嘛?

    當然了,這些可能性不大,馬真人其實更加期待的是,想要知道這位長老是九州魔宗的哪位長老。

    他期待的看著閣樓窗外,月色靜謐,那個少年的身影顯得那麼神秘。

    然後窗外就傳來兩個字,「丁浩。」

    「丁浩!」

    轟!

    馬真人已經趴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「我的天吶!」馬真人幾乎是從閣樓爬著下來的,實在站不起來,腿軟啊。太可怕了,原來這個年輕人,竟然是那個大魔頭!可以說,丁浩只要一個指頭,就能戳死他。而這樣的一個大魔頭,竟然在自己船上!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自己之前還得罪過他,說了很多不好聽的話!

    看著馬真人好像一條蟲子一樣從樓梯上爬下來,掌柜已經驚得眼珠子掉在地上了。心說見過腿軟的,也沒見過這麼腿軟的!馬真人和那個店小二,剛才搞的該有多激烈啊!

    掌柜的裝作沒看見,馬真人休息了好一會,才站起身離開。

    臨走,掌柜陪笑道,「我以後一會對丁大牛格外照顧。」

    「恩。」馬真人應了一聲,覺得不對,丁浩應該不想讓人知道他的身份,更不需要什麼特別照顧。他又吩咐道,「不用特別照顧,原先怎麼樣,現在還怎麼樣。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掌柜雖然答應了,不過心中暗道,既然丁大牛是你的「女人」,我當然要客氣,一定要客氣。

    還好馬真人不知道掌柜的想法,否則一定會把他生撕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深海之中的某處。

    幾名黑衣人身帶避水牌,站在海底,在他們面前一片開闊的海床上,兩條龐大的海蛇,盤繞躺在海底,已經沒有了一絲的生機。

    這幾個黑衣人,胸口全部都有著紅色的海蛇標記,領頭的正是海蛇魔宗首席天才,英蛇。英蛇滿臉紅杠,顯得異常的詭異,此刻他雙目之中滿是淚水。

    「大黑小黑,就好像我的父母一般。」

    「從小到大,我就在海中,陪著它們吃,陪著它們喝,陪著它們睡覺。」

    「它們已經是我的親人!」

    「殺了它們,一定要承受我的報復!」

    「天星道宗梅子,死!」

    英蛇咬牙切齒,雙拳猛地捏緊,指節泛出失血的青色。

    旁邊一名魔修道,「是呀,太過分了!就算是我們主動招惹,我們已經主動退讓。可是她竟然還殺死我們兩條海蛇,實在是不能忍了!這個女娃兒,表面看不出來,心胸竟然如此的陰狠,還特么的正道,比我們魔道還狠毒!」

    英蛇道,「不錯,若是打傷我,也就罷了,可是殺死我的兩條海蛇,我不能咽下這口氣!」

    「對,不能忍!」眾魔修怒道。

    不過也有魔修道,「師兄,慎重啊,那女修實力非同一般,明顯是一個隱藏的高手。」

    英蛇想到梅子的鞭影,心中也有后怕,他活了這麼大,也沒見過鞭影有這麼可怕的!那鞭子真是指哪打哪,打過去,就是皮開肉綻,他身上穿著靈寶級別的防甲,竟然都被打破了!

    這也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不過也有魔修道,「可是既然她有那麼大的實力,為什麼不早點出手,非要她師兄陷入險地,這才出手。」

    「對呀,她何必等他師兄那麼狼狽才出手呢?」

    眾人都百思不得其解,英蛇皺眉又問道,「你們能猜出她真正的修為嘛?」

    「真正的修為……」大家都說不好,其中倒是有一個人開口道,「大黑小黑是元嬰期,相信此女至少也是元嬰期,弄不好就是元嬰大圓滿,甚至進入了嬰變期。」

    「這麼強!」英蛇嚇了一跳,他才是金丹大圓滿。

    「我覺得還是請宗主出馬。」一名魔修建議道。

    海蛇魔宗的宗主,嬰變期的強者!

    如果宗主出馬,就算那個女修是元嬰大圓滿甚至是嬰變期,那麼也是實力足夠了!

    想到這裡,英蛇目中深邃,冷聲道,「也好,那我們就迅速返回宗門,請宗主出馬!這個女的太過分了竟然殺掉我的兩條海蛇,這已經相當於對我們海蛇魔宗宣戰!她必須付出代價!」

    黑色的身影閃動,海蛇魔宗一眾人等從海中遁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出了!

    海面上觀日出,景象壯美,尤其是星雲海這種開闊的海面。

    就看見一輪紅日,從海面上一下跳了出來,照亮天空和海面。本來接天的地平線,瞬間就分明了。黑色的海水,也頓時披上了霞衣。

    「好美啊。」小女修梅子站在船舷上觀看這美景。

    她是四大陸的人,很少有機會來到海上見識這種美景,所以幾乎是每天日出,她都會出來觀看。

    「前輩,您也來看日出啊。」

    「前輩,您竟然親自來看日出。」

    「前輩……」

    經過昨天這一夜,不少人都見識了梅子的實力,因此都相當的忌憚。那黑色的鞭子,人鞭合一,還了得?見佛打佛,見魔打魔!太厲害了!

    「前輩,您請。」

    梅子只好憨憨一笑,其實她心裡鬱悶的要死,我一個小姑娘家家的,怎麼就轉眼成了前輩了,一群大爺大叔叫我前輩,亞歷山大啊。

    趕緊逃一樣的回到自己的船艙,關上門,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其實她心裡還是很害怕的。

    因為她的人鞭合一突然失靈了,萬一有個人讓她再演練一下人鞭合一,又或者向她挑戰,那她真是死翹翹了。

    「還好,沒人向我挑戰。」梅子撫了撫圓潤的胸口。

    正在她鬆了一口氣,外邊突然又響起敲門聲。

    「不好!」她的大眼睛頓時緊張起來。

    好在外邊傳來一個聲音,「請問需要打掃嘛?」

    定期打掃船艙,是客船上的一項必要服務。也可以不用,只要你在艙中打開陣法,外邊人就沒法進來。如果你沒有打開陣法,就會有小廝定期的來詢問要不要打掃。

    「那你進來打掃吧。」女修士喜歡乾淨,梅子也是一樣。

    房門打開,外邊站著的是一個青衣少年,正是昨天見到的酒館之中的店小二。

    「你怎麼……」梅子一愣。

    丁浩也不知道梅子就住這間,不過他並沒有什麼吃驚,每一扇門後邊都有一張不同的面孔,可能是任何人,丁浩的心境早就看淡這些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道,「我辭了店小二的工,以後就專門打掃了。」

    因為昨天馬真人拜訪,所以他今天受到了不一樣的待遇,掌柜的把他當祖宗一樣的供著,他這個店小二就當的沒有效果了。於是他就辭了工,然後換了一份打掃衛生的活兒。

    所謂化凡,就是要做最普通的工作。

    「啊,辭了工,會不會是因為我們?」梅子一驚,昨天她師兄可是向掌柜抱怨了這個店小二。

    「不是,是我自己辭的。」丁浩笑笑,然後勤快的打掃起來。

    船艙之中,並不會布置奢侈的避塵陣法,海風會帶來一些粉塵,尤其是前一段時間經過某些無名群島,島上有些奇特的植物,花粉很多,就會吹進船艙之中。

    丁浩勤快的擦著地。

    梅子坐在蒲墊上,她感覺這個少年雖然是一個普通人,可是笑容很陽光。絲毫沒有因為自己不是修士而難過,和船上其他人不同,感覺有點親切。

    「那個……先天歸元丹,我按照你說的法子服用,果然是那樣……謝謝啊。」梅子道了一聲謝。

    「不用謝,你不是已經多給了小費嘛。」丁浩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說完以後,梅子伸伸舌頭,也不知道說什麼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她突然發現門口外邊,一個金髮小腦袋伸了進來,「咦,哪裡來的小姑娘,好漂亮呀。」

    今天兩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