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020章招搖撞騙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零一八章招搖撞騙

    天字甲等45號房間。

    小女修正在尷尬的招呼眾位來道賀的修士,她不斷的否認剛才突破的是她。可是旁人哪裡肯相信?

    「梅子前輩,這船上能有如此強力的突破,非你莫屬!」

    「對呀,梅子前輩你就不要隱藏了,大家都已經知道你是隱藏的高人了。」

    「不錯,梅子前輩,在下斗膽敢問一下前輩是否收弟子?在下年紀雖然大了,可是向道之心還是有的,如果能成為前輩的弟子,在下一定努力修鍊,盡心儘力伺候前輩,為前輩端茶送水做牛做馬……」

    梅子差點吐血。

    一個白鬍子老爺爺非要做她一個小姑娘的徒弟,還要盡心儘力、端茶送水、做牛做馬,這畫面實在太美了。

    「各位前輩,其實剛才突破的……」梅子想要大聲宣布澄清一下。

    「諸位,你們坐下休息。」鄭毅卻是先吼了一聲,打斷梅子,然後把梅子拉到一旁。

    其實這些人來道賀,都是帶著禮物來的。有的是靈石,有的是一些天材地寶,價值都不錯的!

    鄭毅本來拿著高門大宗的架子,不想要。不過等他打開一個黑色小袋子,往裡邊一看,頓時就驚呆了。

    送賀禮的人,都是想要攀附上梅子這種強者。又感覺梅子這種強者對垃圾寶物看不上眼,所以都是一咬牙,送上的一些珍貴的寶物。沒有寶物的,送上的靈石隨禮,也是最少一千塊靈石!

    財帛動人心,鄭毅雖然高傲,可是只要有足夠的財物,還是能打消他的高傲!

    「這也太多了吧,我在天星道宗每個月固定供奉也才100塊靈石!如果把這些禮物都收下,那豈不是發大財了!」

    想到這裡,他把梅子拖到一旁,打開一個袋子,低聲道,「我看你就承認了,你看好多靈石啊!」

    梅子吃驚的看著鄭毅道,「師兄,你怎麼能這樣?這豈不是騙人錢財?」

    鄭毅道,「什麼叫騙人錢財,這是別人主動給我們,不要白不要!」

    梅子沒想到師兄是這種人,怒道,「師兄,想不到你是這種貪財的人!總之這種靈石,我是絕對不會要的!你現在就拿回去還給人家。」

    鄭毅也急了,拿出一個小袋子道,「你看看,裡邊是珍貴的天蠶寶丹!可以增加壽元的好東西!你想想,當家長老是多麼的照顧你?現在當家長老壽元不夠用,需要的就是這種天蠶寶丹!難道你要扔回去嘛?你真的覺得是我貪財嘛?我還不是為了宗門著想?你才是自私,當家長老對你多好,你有機會都不想到報答他!」

    「可是……」梅子被說的眼淚汪汪。

    當家長老對她是很好,當家長老壽元不夠用也是事實……但是用這種方法拿別人的財物,她又感覺很不好,不應該。不過師兄說的也很有道理,她一下就難以取捨起來。

    「總之我不會承認是我突破的,你要收你收,小心被人發現打破你的頭!」梅子氣沖沖的坐到屋子一角靠窗口的位置。

    「諸位,我師妹剛突破,現在需要鞏固一下境界。」鄭毅打了一個哈哈。如果是在之前,他不一定敢收。可是現在,還有一會兒,就到封魔島了,到時候大家下船離開,誰還認識誰?

    「感謝諸位的好意,哎呀,我師妹偶然的突破,讓大家破費真是不好意思了……」

    坐著的有修士笑道,「偶然突破就有金色的靈力圈,了不得,這是仙煉大世界都少有的資質!給一塊天星道宗的進門門引吧。」說著拿出一隻黑色小袋子,「這是在下的賀禮。」

    所謂的門引,就是一個簡單的地圖,另外一個作用就是一個拜訪的請柬或者說介紹信。打個比方,你去人家宗門,誰也不認識,人家也不定接待你。可是有了門引,就不一樣了,至少算是熟人了。

    「哦哦哦,有有有。」門引又不值錢,空白玉柬可以無限複製。鄭毅多的是,連忙拿出一塊玉柬,遞過去,將人家的黑色小袋子接過來。

    用手一捏,裡邊至少一千靈石。

    鄭毅心中狂喜,尼瑪,一塊空白玉柬換一千靈石,發了發了。

    在座的修士,見到梅子實力奇高,而且為人又好說話,所以都挺捨得下本錢,紛紛送出禮物換門引,希望梅子前輩能記得他們,又或者給予一點指點。

    正在鄭毅大收禮物的時候,就看見丁浩帶著金髮小女孩小碧走進來。

    最近些日子,梅子把自己關在房中,所以一直都沒打掃。

    叫丁浩來打掃,正是鄭毅的主意。鄭毅心說,收了人家的財物,咱也沒法兒報答,至少得把房間打掃乾淨不是?

    「哎,那個誰,那個凡人!趕緊打掃啊!別看了,說你呢,還不打掃?」鄭毅呵斥了兩句,又一瞪眼,還要再說,旁邊一個老修士笑道,「鄭毅道友,這是我的賀禮……」

    這個白鬍子老修士,正是剛才要拜師的那位,遞上來的賀禮,更加的豐厚,竟然多達三千靈石!

    鄭毅都有點驚呆了。

    丁浩見到這種景象,心中並不爽。

    借著自己的名義,招搖撞騙,這就不好了。當初他幫助小女修梅子,只是想要救人,可是現在竟然因此騙人財物,那就很不好了。

    坐在這船上的,都是一些散修,都是苦人,有點財物寶物,也是用命去換的。

    丁浩低頭開始擦地,擦著就來到了窗口附近,看見梅子看著窗外發獃,他哼了一聲,「恭喜前輩突破成功啊。」

    梅子收回視線,看見是丁浩,她拉過小碧,嘆道,「如果我說不是我突破的,你信么?」

    丁浩奇道,「不是你突破的,那幹嘛要收人賀禮?」

    小碧也道,「說謊不是好孩子,會被爸爸扔掉的,沒有爸爸的小孩是最悲慘的小孩。」

    梅子聽得滿臉通紅,道,「可是沒辦法,他們都非要說是我突破了,我怎麼說,他們都不信,我自己都急死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聽到這句,心中稍安,畢竟梅子倒也不算是故意招搖撞騙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那名送上三千靈石賀禮的白鬍子老爺爺對著這邊喊道,「梅子前輩,你就收了我吧!師尊,我給你跪下了!」說完,跪著向這邊爬。

    這下鄭毅傻眼了。

    「師尊,也收了我們吧,我們不要做親傳弟子,只要進入天星道宗做一個正式弟子就行。」接著又有更多的修士磕頭喊道。

    鄭毅更加傻了。

    這些修士都是散修,資質也都不好,他們送上財物,都是有所求的。現在你收了財物,又有人一帶頭,立即就提出要求了。

    不過鄭毅也沒權力收這些人進入天星道宗,他無法答應。

    「諸位,不要亂。」

    這些散修都知道梅子好說話,都擠向梅子那邊,很快跪了一地,把梅子圍在中間,人人都要拜梅子為師。

    梅子都要急哭了,說了不收不收,現在報應來了,這下怎麼辦?

    「諸位!你們聽我說!」鄭毅連忙擋在前邊道,「我師妹雖然資質和天分都非常高,可是她這些年潛心修鍊,很快就會閉死關,百年都不會出關,就算是收徒,也是白收!」

    這傢伙倒也是急智,竟然想出閉死關的話。

    也有修士道,「我們只要一個弟子名分就行。」

    不過這種喊聲畢竟不是主流,鄭毅不用理睬。

    現在麻煩的就是那個白鬍子老爺爺。

    白鬍子老爺爺跪在地上,都要哭了,他的壽元根本不足百年,拜師是肯定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當下他又磕頭道,「梅子前輩,如果不能收我為弟子就算了。剛才送上的賀禮,是我一輩子所有的積蓄,我只想求您一句指點:在下百年前就進入了金丹三層,可是整整一百年,卻是始終沒進入金丹四層。要說在下資質不好,可是比在下資質更差的也進入了金丹四層。我這心裡實在是不甘啊!我就算死,也要死在金丹中期!前輩,你指點指點我吧!」

    說完,老頭又在那砰砰的磕頭。

    說起來老頭也夠慘的,一百年都沒突破這一層,比他垃圾的人都突破了,他心中實在不甘心。他感覺是自己修鍊方面出了問題,可是他作為一個散修,也沒有名師指點,所以今天也是狗急跳牆了,把所有的積蓄都拿出來,就想換梅子一句話。

    不過梅子都要哭了,她自己才金丹一層,她哪知道金丹四層的事情?

    鄭毅也是呆如木雞,收人家錢好收,現在問題來了,怎麼回答?

    他巴不得現在大家都吵吵起來,可是現在屋裡又一片詭異的安靜,所有人都看著梅子,等待回答。

    「他們該不會是騙子吧?」人群最後終於有人低聲說道。

    鄭毅心中暗自叫苦,梅子也是張口結舌,恨自己剛才沒有果斷否定師兄的話。

    現在騎虎難下,怎麼辦?

    小女修欲哭無淚,有心要站起來說清事實。不過眼下說清事實,自己和師兄恐怕要被這些人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她耳中突然聽到一個傳音,「此老金丹之氣不生,在於經脈受損,主經脈上必有裂痕,此刻裂痕還不大,造成他吸收煉化的靈力泄漏;再往下發展,他的裂痕越來越大,他的修為不但不會前進,還會倒退!讓他購買專門治療經脈的丹藥服用,最好是千山丹或者雪山脈絡丹,他此生至少可以修鍊到金丹六層……」

    梅子的一雙大眼睛頓時明亮了起來,目光猛地的一掃,就看見一個青衣少年牽著一個金髮小姑娘的手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今天兩更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