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024章丁大牛現身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零二二章丁大牛現身

    「我有令牌!」

    馬真人大步走到人群最前方,手中高舉一塊黑色的令牌,口中又是一聲暴喝。

    「我看誰敢動手!」

    「什麼令牌?」英蛇等人目色一動,都停下了動作。

    巫扯和英血河的目光也都移過來,他們的神念在黑色的令牌上掃過。

    「這是九州魔宗的弟子腰牌,難道這馬船主竟然是九州魔宗的弟子?」巫扯的臉色一驚,看向英血河,「如果這船主是九州魔宗的弟子,就有點麻煩。」

    雖然他們身處九島區域,可是對魔道之星的事情還是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魔道之星,魔道之主,這本來就是代表整個仙煉大世界的魔道,也包括九島區域,這些都是最高層的強者,他們當然知道丁浩和九州魔宗的事迹。

    英血河也是眉頭一皺,「那九州魔宗新興,宗主丁浩又是剛剛得到魔道之星稱號!正是風頭最盛的時刻,如果得罪他的弟子,確實很麻煩!」

    想到這裡,英血河對著英蛇點點頭。

    同時傳音道,「英蛇,如果他是九州魔宗的弟子,此事不宜牽扯過大。」

    英蛇急道,「可是宗主,你答應給我報仇雪恨,殺光全船給大黑小黑陪葬的!」

    英血河道,「現在九州魔宗風頭正勁,丁浩此子實力驚人!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,九州魔宗一定想要在魔道立一下威風,此事不可造成太大影響!」

    英蛇氣得臉色發白,不過也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宗主發令,他不得不聽。

    當下他臉色陰沉,冷哼道,「馬船主,真的沒想到,你竟然還是九州魔宗的弟子。你是啥時候加入九州魔宗的呢,我竟然不知道!」

    馬真人瞪眼回道,「我啥時候加入,關你什麼事?你看看清楚,這是真正九州魔宗的弟子令!你殺了我,你小心九州魔宗的報復!」

    英蛇氣得咬牙切齒,臉色變了好幾變,這才忍下一口氣,「馬陸是吧,我給你九州魔宗一個面子!但是,殺死我大黑小黑的兇手梅子和她的師兄,必須交給我帶走!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梅子和鄭毅兩人一下呆住了。

    人群頓時分開。

    聽說自己安全了,乘客們都鬆了一口氣,人都是趨利避禍,立即和梅子師兄妹保持距離,把他們暴露出來。

    鄭毅左右看看,咬牙切齒罵道,「這些忘恩負義的混蛋。」

    梅子嘆道,「師兄你也別怪人家,趨利避禍人之常情,何況你對他們也沒什麼恩情。我們死,總比大家一起死要好。」

    「死?」英蛇目光森冷,「哪有那麼容易讓你死!到了海蛇魔宗,有你好受!我保證你到時候想死都死不掉啊!」說到這裡,英蛇身後的眾位魔修,都發出yin笑,不用想,如果被抓緊海蛇魔宗以後,肯定要比死還要凄慘!

    英蛇又道,「你那條鞭子呢?人鞭合一呢?來啊,我們宗主在此,你來啊!」

    其實英蛇對梅子還是有些恐懼的,那天的鞭子太兇猛了。所以直到現在,他都是在空口說白話,一直都沒有真正的動手!

    大船上邊的英血河也道,「梅子姑娘,聽說你是一位隱藏的強者。事到如此,就不要隱藏了!你有多大本事,就使出來!本座也讓你死的不冤!」

    梅子搖頭道,「使不出來了。那天的人鞭合一,後來就再也使不出來了,沒用的,我根本打不過你們。」

    聽梅子這樣一說,英蛇放聲大笑,「竟然是這樣!你不是囂張嘛?你不是殺死我的大黑小黑嘛?今天要你們全部償還!」說完,他一擺手,「把這兩人給抓來!」

    雖然梅子說使不出來,不過英蛇並沒有完全的相信,因此他讓自己的手下先出手。

    不過,就在此刻,馬真人又擋在了他們的面前。

    「不行,這是我的船,我必須保證船上所有乘客的安全。」馬真人拿著黑色的牌子擋在梅子面前。

    「你找死!」英蛇暴怒!

    梅子和鄭毅也是吃驚的看著馬真人,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這樣維護自己。本來聽說馬真人是魔道中人,他們心中還有些芥蒂,可是現在看來,魔道也有好人啊。

    大船上,英血河雙目也變得森冷起來。

    「馬船主,你有點過分了吧!不要以為你是九州魔宗的弟子,就可以為所欲為!」

    巫扯也道,「簡直是得寸進尺!九州魔宗也不能吃遍天下!馬船主,退下!」

    馬真人拿著令牌還是不動,雖然一個人面對這麼多強者,讓他雙腿都忍不住哆嗦。可是他還是死死的站在那裡,因為他知道,自己的背後有人!而且很顯然,這個人是不願看著梅子和鄭毅被抓走的!

    「不行,這是我的船,誰也不可以帶走!」馬真人強自硬撐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此刻,一名船上的修士卻是走了出來,他大聲道,「諸位前輩,我有話說!」

    「有何要說?」英血河雙目森冷。

    那名修士噗通跪下道,「在下名叫馬寶,是馬陸的同鄉,這些年也一直跟著馬陸行走江湖……」

    馬陸頓時臉色一變,怒喝道,「馬寶,你要幹什麼?」

    馬寶也不理他,跪著繼續說道,「英血河宗主,巫扯大人,還有英蛇前輩。在下要說的是,根據在下所知,馬陸從來沒有去過東土大陸,也從來沒有去過九州魔宗,更加的從來沒有加入過九州魔宗!他本來就是一個小小的散修!僅此而已,他連任何宗派都沒有加入過,九州魔宗那種強大的宗門,怎麼可能收他這種垃圾廢材!」

    說完這些,英血河和巫扯等人全部哈哈大笑!

    「原來是一個假冒的!」

    「馬船主,我就說你成為了九州魔宗的弟子幹嘛還經營這破船,你果然不錯,竟然騙到我的頭上!你真的是找死!」

    馬陸和船上所有人,全部都臉色蒼白。

    本來大家都是靠著這塊令牌活命,而現在,這塊令牌成為了假貨,那船上乘客豈不是都要死了?

    跪著的馬寶又哀求道,「諸位海蛇魔宗的前輩,在下實在看不下去馬陸此人,招搖撞騙,竟然騙到諸位前輩的頭上。請諸位前輩格外開恩,放了我和我的道侶,饒命啊饒命。」

    說完,又是一名女修走出來,女修竟然大著肚子,看來帶著身孕。

    馬寶連忙走過去,把女修扶著,走到靠近海蛇魔宗這一邊。

    看上去,他瞬間就成為了另一邊的人。

    馬陸厲聲道,「馬寶,因為同鄉之宜,我一直待你如何?讓你在我船上修鍊,幫我做做瑣事,平時還有靈石可領,你為何要害我?」

    馬寶回頭道,「馬陸兄,我對不起你。但是我必須實話實說,因為我想活命,因為你不知死活!如果你剛才不保梅子他們,我或許就不說話了。可是你不知死活,憑著一塊假冒的牌子,非要和海蛇魔宗對著干。你這樣是找死,所以我索性說出來,你不想活我還想活呢,我的道侶已經懷孕了,我兒子將來一定是一個天才修士,我必須活著!就算是出賣你,我也必須活著!對不起了,我為了兒子出賣了你,我的兒子不能死。」

    英血河哈哈大笑,「有趣。真的有趣。」

    巫扯也笑道,「果然是有趣,所以說這個人啊,都是自私的。沒有什麼無辜之人,全部都是該死之人!」

    英血河笑完一揮手,「既然是假的令牌,那就全部殺死!」

    下方一名海蛇魔宗的魔修問道,「宗主,這兩人殺不殺?」

    「全部殺死!」

    馬寶頓時臉色蒼白,他沒想到自己出賣了朋友,得到的結局竟然還是死路一條!因為他和道侶兩個人都站在了海蛇魔宗這一邊,所以他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,最先被轟殺!

    海蛇魔宗真的出手了,船上的人全部都嚇得向後跑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此刻,又有一個青衣小褂的少年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個少年一看就沒有修為,穿著的衣著也是下人的打扮,不過他的表情卻是淡定自若,好像面前不是凶神惡煞的魔修,而是在欣賞海景一般,他的手中,還牽著一個金髮白膚的可愛小姑娘。

    馬真人此刻已經到了支撐的極限了,看見馬寶被殺,他已經快要尿了。看見丁浩走出來,他這才長出一口氣,心說,爺,你再不出來,我要尿褲子了。

    「逃!」鄭毅拉著梅子向船後方跑。

    不過梅子回頭一看,卻是停下了腳步,她靈動的大眼睛,一下就亮了,「我就說是他!」

    鄭毅也猛地回頭,看見整天給自己船艙打掃衛生的丁大牛走了出來,「他走出來幹什麼?他吃了豹子膽么?簡直找死不看時候!」

    丁浩走出來,海蛇魔宗的人也是一愣,都是感覺到不可思議,因為這個人表情也太輕鬆了一點吧。

    英血河和巫扯的目光也聚集過來。

    很快,丁浩就被一干魔修包圍在中間,他微微一笑,開口道,「諸位道友,恐怕我要向你們解釋一下,其實梅子姑娘和這一船的人都是無辜的,殺死兩條海蛇的是我的女兒!」

    他這句話說完,白白嫩嫩的小碧身子一扭,就變成了一條黑色的鞭子。

    「就是這條鞭子!」梅子頓時大眼睛瞪得老大,「那天晚上就是它,竟然是那個小姑娘,我的天!」

    下午還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