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032章恩公丁大牛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零三零章恩公丁大牛

    「九州魔宗宗主丁浩,來到九島立威,大開殺戒!」

    「真假的?」

    「當然是真的,聽說他直接把海蛇魔宗從金丹殺到當家長老,海蛇魔宗的天才和豢養的海蛇,全部都被他殺得精光!從此以後,九島再也沒有了海蛇魔宗囂張的餘地,海蛇魔宗的傳承,要斷了!」

    「這麼生猛?!新任魔道之星,果然了得!」

    封魔島上,一座城池的酒館之中,不少人正在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在這酒館靠窗的桌上,一對年輕男女正等著上酒。

    「燒酒來了。」店小二把一個白色的瓷瓶放在小桌上。

    年輕男修從自己的儲物囊之中拿出一顆丹藥道,「師妹,又到吃藥的時間了。」

    這兩名修士,正是一路逃過來的鄭毅和梅子兩人。

    他們這一路過來,生怕有海蛇魔宗的人追趕,因此都是走的偏僻小路。路上也沒有遇到任何人,不知道任何的消息。

    來到這座海邊小城,他們才敢進城。

    因為這裡已經是封魔島的另一側了,他們隨時可以離開小城,飛進大海之中,前往望海道宗。

    「師兄,他們說的海蛇魔宗被九州魔宗宗主丁浩滅了!我們不必擔心了!」梅子接過丹藥喜道。

    「如果真的是這樣,那真是最好不過。」鄭毅點點頭,想到海蛇魔宗的兇殘,他咬牙切齒道,「滅了好!這種宗門,豢養海蛇,縱蛇吃人,太邪惡了!」

    梅子卻是更加關心那個隱藏的強者,她又道,「師兄,你說那個丁大牛難道是九州魔宗的弟子?丁大牛和丁浩,他們都姓丁,難道丁大牛是九州魔宗宗主丁浩的親戚?」

    鄭毅笑道,「你管他們,他們是魔道,我們是正道,大家格格不入!魔道殺魔道,也是狗咬狗,死的越多越好,最好是他們一起死光死絕,我們正道才有生路!」

    梅子聽了不悅道,「不管丁大牛是正道還是魔道,至少人家救了我們。而且你看他,安心在船上幫人打掃衛生,就算是被弱小者呵斥,也沒有任何的不悅。這樣的人,該有多麼強大的心境,是多麼強大的強者,我看他就算是魔道,也是好的魔道。」

    鄭毅卻是不信,哧道,「魔道哪有好人。」

    這時,隔壁幾張桌上的人,又在互相議論。

    又有人道,「你們那些都是老黃曆了,丁浩不但滅了海蛇魔宗,而且還在黑風魔宗的宗門內,當著黑風魔宗當家長老的面,將黑風魔宗的一名坐鎮長老給殺死了!」

    「真假的!」酒館之中,再次震驚了一片。

    對於九島的修士來說,最大的宗門,正道當數白雲道宗,魔道當數黑風魔宗。現在是大魔亂時代,也就是說,黑風魔宗就是九島的天!說一不二!頂天立地的存在!

    黑風魔宗一名小小弟子出來,都是吆五喝六。

    現在居然有人在黑風魔宗的宗門內,把坐鎮長老給殺了,而且是當著當家長老的面殺的……這也太霸道了!

    「黑風魔宗怎麼樣?」又有人連忙問道。

    「黑風魔宗能怎麼樣?」那人冷哼一聲道,「我可是聽說了,當時有人現場看見,黑風魔宗的當家長老臉色都黑了,開始想要跟丁浩干……」

    「對,就得跟他干!」有魔修開口怒道,「這些傢伙,以為我們九島的魔修是好欺負的嘛?」

    不過那消息靈通的修士卻是冷笑道,「跟他干?怎麼干?人家是新任魔道之星,力壓群雄,未來就是魔道之主!整個仙煉大世界的魔道,都得聽他的!黑風魔宗的當家長老在收到海蛇魔宗被滅門的消息以後,頓時臉色就變了,然後大笑三聲道,殺得好。」

    「我呸!原來黑風魔宗這麼慫!」那名魔修氣得把酒都吐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不是慫,是人家丁浩宗主確實了得!」又有消息人士出來道,「他在七情六慾山參加魔道之星的大戰,最強的對手,來自於九重天,是四重天的一位天門天才,修為還超過他一層,最後還不是死在他的手上!這是實力!在絕對的實力面前,黑風魔宗也要低頭!」

    丁浩作為仙煉大世界新崛起的一名超級強者,他的故事已經在魔道流傳甚廣了。

    又有人道,「丁浩此人,確實很了得!我聽說了,當初正道九烈仙國的老祖宗要收他為弟子,讓他擔當仙國太子。可是丁浩他就是不幹,非要去修鍊魔道,然後他自創九州魔宗,竟然就這樣一步步的迅速崛起了,現在九州魔宗已經成為天下第一的大魔宗,簡直就是一個傳奇!」

    「了不得,了不得。」說到丁浩,魔道修士們眼中,只有一個字,「敬佩!」

    梅子生性活潑,聽見這些人聊得熱烈,忍不住開口問道,「敢問九州魔宗有沒有一位叫做丁大牛的前輩,也是化鼎期的修士,我想不會籍籍無名吧?」

    「丁大牛?」有人聽了搖頭。

    不過有一名修士卻是笑了起來,「其實丁大牛就是丁浩,他在九烈仙國的時候,就用化名為丁大牛。後來證實了,丁大牛和丁浩是一個人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!」梅子幾乎都要暈倒了。

    她剛才聽人談論丁浩如何了得,自創宗門,橫掃天下魔道……在她感覺之中,這個丁浩一定是一個修為驚人的老傢伙!

    誰知道,丁浩就是丁大牛……

    他也太年輕了,年輕的不靠譜了!

    鄭毅也感覺不可思議,他脫口道,「那丁大牛是一位少年,年紀小小,還沒有我大……」

    那邊好多修士都笑起來,道,「那你以為丁浩又有多大?你說的沒錯,丁浩就是一位少年!雖然他真正年紀並不是看上去那麼小,可是應該沒有到百歲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!」鄭毅和梅子再次幾乎暈倒。

    仙煉大世界的人壽命很長,凡人都能活幾百歲,有了修為的修士,幾百幾千歲隨便過。象丁浩這種年齡不過百歲的,算是相當年輕的,就算是鄭毅,現在也有一百多歲。

    「他還沒有我大!」鄭毅幾乎要吐血。

    他一百多歲,才修鍊到金丹期,而人家丁浩,還不足百歲,竟然就已經是化鼎修士!這修鍊速度也太快了!

    一百年都不要,就從沒有修為修鍊到化鼎期,這種速度,堪稱神速,天才之中的天才!

    梅子心中想到那個少年的身影,一雙靈動的大眼睛里更加的迷濛了,「這個神奇的傢伙,有著多麼強大的心境,他年紀不大,可是卻有多少驚心動魄的故事呀!」

    鄭毅看見梅子的表情,他心中頓時不爽起來,哧道,「再怎麼樣,也是一個不走正道的大魔頭!修為高有什麼用,被他害死的人更多而已。」

    梅子目光看向他,反駁道,「總之我看他絕對不是壞人,也不是大魔頭!」

    話不投機半句多,鄭毅沒好氣道,「好啦好啦,咱們不說這個了,你快點吃藥煉化,我們準備趕往望海道宗。」

    大魔亂時代,天下大亂,就連航路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因此從封魔島前往望海道宗,必須先購買航線圖,尤其是他們這種金丹修士,不能長期飛行,又怕在海上遇上壞人。所以一份安全的海島圖和航線圖,就非常的重要。

    鄭毅趁著梅子服藥煉化,他花了大價錢買了一份航線圖。

    一個時辰之後,兩道修士的人影,飛離封魔島,奔向望海道宗的方向。

    數日以後,遼闊的冰晶祖海外圍。

    海天一色,碧海藍天。

    兩道遁光飛來,沒一會,遁光就停在天空高處,正是一男一女兩名年輕修士。

    女修梅子想到望海道宗,頓時興奮道,「還有多久才到望海道宗?上次苦柔姐姐到我們那邊,我和她聊得很開心了,想到又要見到她,真的是好開心。」

    鄭毅取出一塊玉柬,沉吟一會道,「還遠,我們剛剛來到冰晶祖海的外圍,望海道宗的冰晶祖海的深處。」

    「哦。」梅子憨憨的抓抓頭,又道,「師兄,我們飛了好幾天了,有點累,去哪裡休息休息呢。」

    鄭毅道,「前邊有一座小島,是星雲群島的邊緣小島之一,島上應該都是凡人和低階修士,我們去那邊歇歇腳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。」

    兩道遁光再次飛離。

    又是小半天過去,這兩人才落在一座小島上。

    大魔亂時代,天下大亂。

    因此那些有著礦脈或者出產的小島,反而是非常的危險。而這種海中很普通的小島,卻是少人問津。因此不少的凡人和低階修士,就會在這些荒島上,耕耘捕魚,度過餘生。

    剛好,這些小島就成為了修士長途飛行的歇腳之處。

    「前邊有幾戶人家,我們過去休息一番。」

    鄭毅和梅子飛到那幾戶人家聚集之處,這些都是凡人,見到仙師都是相當的熱情,拿出他們所有的好吃好喝,供養仙師。就算是魔道修士,只要不是喪心病狂的那種,一般也不會胡亂殺人。

    「感謝感謝。」鄭毅和梅子連聲道謝,其實他們並不要吃喝,只是要找一個相對安穩的地點,歇歇腳,讓靈力回復一下。

    就在他們走進其中一戶人家的主屋,梅子眼尖,看見大桌上供著一個牌位,上邊寫著幾個字,「恩公丁大牛。」

    梅子奇道,「你們供奉的是何人?」

    那幾戶凡人都連忙道,「我們本來是封魔城之人,當時魔道殺入城中,多虧恩公丁大牛打開地道,帶著我們逃命,要不然我們早就死了!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。」梅子的眼睛又亮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