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034章老大哥上門(700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零三二章老大哥上門

    五十年後,丁浩將要參加狂盟的第二輪測試。

    所以,丁浩把宗門飛升的日子,定在49年以後,提前一年,進入九重天!

    飛升九重天,這種事不能拖。

    多拖一天,仙煉大世界的惡夢就會多出一天。

    大魔亂時代一天沒有結束,這個世界就會沉默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正道魔道的爭鬥,在仙煉大世界或許永遠都不會停止,不過在丁浩的手中,他卻是希望早日結束這一場浩劫。

    和彭關黑風魔女約定以後,丁浩獨自前往魔冢。

    他去魔冢有幾個目的,第一個心田血葯,修為每次提升,都可以種植心田血葯。有人說,你的心田道基都已經裝在元嬰里,放入玄龜祖獸身體中了嘛?

    這也確實,不過丁浩還是想要把心田血葯先收取過來。

    第二個目的,那就是那隻銅猴。

    丁浩感覺到那東西很有點來歷,如果能把銅猴弄到手中,對於真魔王的目的和手段,以及真魔王的藏寶地,都應該會有巨大的發現!

    第三個目的,那還是修為的提升。

    丁浩現在是化鼎二層。

    雖然這個修為在仙煉大世界屬於不錯了,可是還不夠!

    丁浩現在只是魔道之星,並不是魔道之主!

    魔道之主,魔主!

    整個仙煉大世界魔道的統帥,怎麼樣也要提升到化鼎後期或者大圓滿!

    你既然是魔道之主,那你在下界的魔道,至少應該無敵。

    丁浩現在的修為,還不能說無敵。

    仙煉大世界的魔道,還有不少的化鼎後期的強者,包括很多宗門的時空棺材里,還有化鼎大圓滿的強者!甚至還有神尊!

    所以丁浩要最後成為魔主,就必須在下界無敵,至少要達到化鼎後期,最好是大圓滿!

    這是一個挑戰。

    50年時間,對於有些人來說,相當的漫長。可是對於一個修士來說,彈指一揮間。很多人,50年連一層都提升不到,而丁浩卻要提升到化鼎後期!

    化鼎期啊,高度已經是很高了!50年要提升那麼多,非常困難!

    所以丁浩必須不斷的尋找機遇,不斷的拼搏,不斷的讓自己強大。

    魔冢,其中應該有一些可以幫助到他的東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丁浩前往魔冢的時候,同樣在封魔島上的白雲道宗的宗門前,站了一位年輕男子,他穿著銀色的長衫,頭上有著明顯的龍角標誌。

    「哈哈哈,白雲道宗也不知道故人在不在了。」

    爽朗的笑聲之中,年輕男子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這個年輕男子正是奪了柴高陽身體的老大哥鍾皇。

    鍾皇想要完全霸佔柴高陽的身體,成為一個真正的人,需要很複雜的手段。其中最重要的一環,就是13銅人造成的七情六慾的精神力刺激!

    不過他現在只有5個銅人。

    其實,還有另一個辦法,那就是現在盤踞七情六慾山的那個七情魔王!

    七情魔王可以幫他。

    鍾皇倒是打過這個主意,不過最後還是放棄了。

    七情魔王活的年頭比他還要久,性格又相當的乖張,屬於吃人不吐骨頭的老魔頭。鍾皇想來想去,覺得還是丁浩比較軟。

    搶走丁浩剩下8座銅人,而不是去找七情魔王幫忙。

    「老大哥,虧我那麼相信你,你這個畜生,丁浩說的果然沒錯!」

    柴高陽氣憤的聲音從識海最深處傳了出來。

    經過了幾個月,鎮壓他的巨塔,現在也開始消散了。

    鍾皇如果遲遲不能強大起來,柴高陽的意志就會放出來,就會歸位,到時候鍾皇就倒霉了!

    「柴高陽,等我的魂魄成型以後,佔據你的身體,放心吧我會幫你重新找一個肉身奪舍的。」鍾皇說話很有感染力,真話假話都說得情真意切。

    柴高陽咬牙切齒道,「老大哥你就是一個騙子,我永遠都不會相信你了!」

    鍾皇哈哈大笑,「其實我倒是有段時間很真心的輔佐你,不過沒辦法,誰叫丁浩弄出13銅人,他讓我看到了希望!如果不是看到希望,我不會這樣對你,如果你要恨,就去恨丁浩吧。」

    「你以為我真的蠢到好壞不分嘛?」柴高陽冷哼道,「我就恨我自己輕信了你!和丁浩沒有關係,我如果早聽丁浩的,就沒有這一天!」

    鍾皇終於從爽朗大笑變成了陰森的冷笑,「柴高陽,你別忘了,你能走到那麼高,都是因為我!如果不是我,你怎麼跟丁浩爭?鍾某不欠你什麼!你把你的肉身給我,就當是我這麼久的辛苦費吧。」

    「辛苦費!」柴高陽聲音苦澀,這辛苦費的代價也太大了些。

    他咬牙切齒道,「總之,你不會成功的!還有8個銅人,我賭你得不到!到時候,鎮壓我的巨塔就會完全消散,我就會歸位,你什麼都得不到!」

    「那我們就試試。」

    鍾皇識海之中和柴高陽對話,外人根本聽不到。

    他走到白雲道宗門前,幾名白雲道宗的築基弟子連忙上來行禮。

    「前輩,不知道您要找何人?」

    鍾皇一抬手,扔出一塊玉柬。

    領頭的築基弟子接過來,用心念一掃,「血池聖地,高陽聖子!魔道!」

    正道的修士都嚇死了,大魔亂時代,天下大亂,正道遭殃,白雲道宗的弟子們早就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了。

    鍾皇卻是哈哈一笑道,「諸位小友,休要驚慌,我不是來挑你白雲道宗的山門,而是來拜訪一位故人!」

    「那你等著。」築基弟子也不敢亂動,趕緊派人進入白雲道宗稟告前輩長老。

    不久以後,白雲道宗的宗主,嬰變後期的雲讕尊者帶著一眾人等走了出來,跟著他的還有一名紅臉膛的老者,走在紅臉膛老者身邊的,還有一位年輕英俊的年輕元嬰修士。

    「見過高陽前輩。」

    現在柴高陽的修為是化鼎期,雲讕尊者只是嬰變後期,免不得客氣了一句。雖然是正魔兩道,可是伸手不打笑臉人,何況對方還很強。

    老大哥點頭笑道,「雲讕尊者,白雲道宗的宗主,守護封魔島一方平安,難得難得。」

    雲讕尊者連忙道,「過獎過獎,只是不知道前輩找我有何事?」

    老大哥道,「是這樣,聽說你們白雲道宗當初丟了一把九重天流落下來的至寶戮仙槍,所以我這次來想跟你們探討一下收回此槍的事宜。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白雲道宗的人全部都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站在雲讕尊者身邊的紅臉膛的老者,正是當初保管戮仙槍的人。而在紅臉老者的身邊,那個年輕的元嬰修士,正是當初白雲道宗第一天才,孟令帥!

    當初孟令帥帶著戮仙槍進入魔冢,想要找到使用戮仙槍的法子。不過誰知道,他的赤霄殿都被丁浩給搶了,放在赤霄殿里的戮仙槍,同時被搶。

    可以說,這件事不但是孟令帥一聲之中的窩囊事,也是整個白雲道宗的恥辱!太窩囊了!

    事後,紅臉膛老者找來天機道宗的修士,算出丁浩在九烈仙國。

    因此讓白雲道宗的段姓長老跟孟令帥去九烈仙國索要,誰知道這一去,不但沒有把槍給要回來,反而受了更多的窩囊氣,孟令帥甚至氣出心魔!

    後來丁浩去了魔道,成為一方魔道巨擘,白雲道宗就更加失望,也不再指望去找丁浩要回戮仙槍。

    誰知道就在這種情況下,竟然有人主動來提這件事兒。

    孟令帥現在已經是元嬰後期修士,他心中是恨極丁浩。

    他頓時跳出來道,「這位高陽前輩,我們白雲道宗的至寶戮仙槍正是在我手中丟失,被那丁浩小兒偷走!此事雖然過去將近百年,可是我卻一直銘記在心!」

    老大哥道,「我也是為了丁浩小兒而來,不瞞你們說,這次魔道之星的大戰,我正是敗在他的戮仙槍之下!如果不是他偷到你們的戮仙槍,他根本不是我的對手!這個小偷,用偷來的東西戰勝我,簡直是不要臉之極!」

    老大哥這些話都是胡說,丁浩對他那一場,根本不需要使用戮仙槍。丁浩在最後一場對戰蒙傲的時候,才拿出戮仙槍使用。

    不過為了造成和白雲道宗同仇敵愾的效果,老大哥就移花接木了一回。

    聽老大哥這一說,白雲道宗的人全部都亮了眼睛。

    不管柴高陽是正道還是魔道,總之敵人的敵人,就可以做朋友!

    白雲道宗恨丁浩,柴高陽也恨丁浩。

    於是,他們就可以找到共同點,找到合作的契機。

    「高陽前輩,裡邊請。」

    白雲道宗一行人,引著柴高陽這個魔道之人,熱情洋溢的進入宗門。

    甚至,還將柴高陽請進了白雲仙宮。

    白雲仙宮可以放出去飛行,也可以放在宗門之中,作為一處迎接貴客的場地。

    一眾人等坐下,甚至白雲道宗的當家長老都親自來了。

    白雲道宗的當家長老也姓雲,叫做雲朵,名字好聽,其實是一名老尼。

    「高陽道友,不知道你準備如何合作?」雲朵老尼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柴高陽道,「根據我打聽,丁浩現在已經來到了封魔島,他的下一個目的地,絕對就是魔冢!我的計劃,就是在魔冢之中,將其殺死!殺死以後,戮仙槍物歸原主,其他的寶物都歸我!」

    下一更12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