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048章雷山禁制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零四六章雷山禁制

    「丁浩前輩,前邊有一處,就是我知道的破解禁制之處。」

    一片空間之中,不斷有雷電落下。

    就在這藍白色的耀眼雷電之中,一隻潔白的骨龍正在其中穩穩的穿行。在骨龍的背上,站著九名修士。

    破解禁制,需要找到合適的地點。

    首先,這個地點附近必須安全,沒有什麼其他的修士或者妖獸出沒。否則的話,你在破解,老是被人打擾。又或者就在你破解即將完成的時候,出來一干人將你殺死,然後這即將破解的禁制,就變成了別人的囊中之物;

    第二,這些可以破解的禁制,都是活動性的。有的禁制在不斷的移動,還有的禁制忽明忽暗。所以那些移動速度過快,又或者變動太大的禁制,就不適合破解。否則你破解了一大半,它消失了,豈不是白忙了?

    還有第三個問題。

    要知道,這些禁制都非常的危險,如果觸碰以後,必死無疑!而且禁制出現,都是一片一片的,最好是找到那些比較偏僻,又單獨存在的禁制!

    所以尋找可以破解的禁制,也是一個技術活。

    郭志偉在試練場中混了不少年了,對裡邊情況很熟悉,平時他也留心這些。

    「丁浩前輩,本來木之奇迹區域有一處極好的地點,沒有妖獸,又沒有人注意。不過現在我們來到雷之奇迹也沒有關係,這裡也有一個好地方!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不知道那裡可有幾種禁制?我們這次,可不只是刷二等仙爵。」

    郭志偉笑道,「丁浩前輩,您完全的放心。那個地方真的是好地方,知道的人也不多,非常的安全和安靜,有著好多種的禁制,只要有實力,就可以安心在那裡破解。」

    「很好。」丁浩負手站在龍頭,旁邊銅猴哧道,「破解禁制而已,我見得多了!有我在,好說好說。」

    「就在前邊了。」

    郭志偉抬手一指。

    很快,白色的骨龍落在山坳之中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褐色的山坳,山上光禿禿,沒有任何的植物。丁浩他們從老鴉身上走下來,當他們的腳落在地面泥土上的時候,可以聽見泥土之中傳來哧啦一聲,無數細碎的電流逸開。

    「這是電母山。」有了銅猴這個嚮導,丁浩對試煉區多了許多的了解。

    銅猴又道,「電母山的最深處,藏著電母元極,那東西被封印著,就算是我也不敢染指!好東西,很珍貴,可是沒人敢動,那是偉大的真魔王大人從其他界面弄來的!」

    丁浩點點頭。

    當年的真魔王雖然統治奴役人類,不過也不能說是一無是處。比如很多的材料和物品,都是他憑著強大的實力,從其他界面弄來!這樣,讓這個世界的物產更加的豐富。

    從山坳走進去,可以發現面前的景象又有不同。

    丁浩驚道,「剛才竟然有一層幻陣,外邊看到的景象,和裡邊不一樣!」這山坳從外邊看,平淡無奇。可是進入一看,天空之中雷電四溢,地面上星星點點的各色禁制,天地呼應,景象壯觀。

    跟著走進來的其他八人,也都是相當驚嘆。

    就算是那看上去安安靜靜冷冷清清的蝶戀,美眸之中也有了一絲驚異之色。

    不過只有丁浩腰高的銅猴,卻是哧道,「笨!哪有什麼幻陣,這是電市蜃樓!」

    郭志偉的師妹失笑,「只有海市蜃樓,哪有什麼電市蜃樓。」

    「愚蠢的女人。」銅猴說話很刻薄的,它冷哼道,「海市蜃樓是海上出現的,而電市蜃樓只有雷之奇迹才會出現,這有什麼奇怪?」

    丁浩笑著拍拍它道,「好了,你這潑猴,對女孩子要溫柔一些,否則沒有母猴子喜歡你。」

    沒想到銅猴抓耳饒腮道,「丁浩前輩,我突然不喜歡母猴了,我喜歡女人了,女人又白又嫩比母猴好多了,至少不用捉虱子。」

    眾人聽完,全部暈倒。

    轟轟轟!

    就在他們一行人走過去,才發現在峽谷之中,另有一隊人馬在攻打禁制。

    這一隊人馬也是九人,正在攻打一處青色的禁制。

    丁浩當初從真魔王二世的口中,知道了禁制的順序,是白青黃綠橙紅紫黑金。然後,丁浩也正是攻破了白色的禁制,然後得到的一等仙爵。

    那麼二等仙爵要攻破的禁制,就是青色禁制。

    有人問,那些修士也並沒有得到真魔王二世的指點,他們為什麼也能知道順序呢?

    事實上,這個攻打禁制的順序,也是在死了不少人的基礎上。

    才漸漸總結出的一些經驗。

    目前大家知道的是,白青黃綠的禁制順序,後邊的順序恐怕也只有丁浩知道,如果丁浩不說,那些人恐怕還是得付出很多死傷才能知道。

    郭志偉他們走過去,那邊九個人頓時停下了手。

    這九人之中領頭的,是一個有著鷹鉤鼻子的修士,他年紀不算很大,可是修為已經進入嬰變後期。他對著郭志偉遠遠的冷笑道,「郭兄,我們又見面了!」

    郭志偉臉色一變,沒想到遇到這個人。

    不過郭志偉並不想惹事,開口道,「蘇道友,大家分處不同的小隊,大家安心攻打禁制就是。你反正也找到了小隊,以前的誤會,就不要當一回事了。」

    鷹鉤鼻子的修士臉上有陰鬱一閃,「那祝郭兄你們別像上次一樣,哈哈。」隨即,他哈哈大笑起來,對著他們小隊的人道,「我們繼續。」

    丁浩眉頭一皺,問道,「何事?」

    郭志偉道,「之前我曾經組過一個小隊攻打禁制,就差最後一個人的時候。這名蘇道友和另一名修士同時過來,我見此人不像好人,就沒有帶他,而是帶了另一名修士。所以這姓蘇的,就一直很記仇!然後我們那次因為實力不夠,所以攻打了一年的禁制還是失敗了,隊伍解散。這姓蘇的知道以後,每次都要譏諷我一次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,那便是算了,大家各自攻打禁制就是。」

    山坳之中,面積不小,各種顏色的禁制,星羅棋布,互相不干涉,完全可以容得下兩個小隊。

    大家站定以後,很快就選擇一塊青色的禁制。

    這種禁制,就好像是鑲嵌在地面上一塊長方形的小磚,青色,有著強大的能量波動。若是輕易的觸碰上去,輕者丟手丟腳,重者瞬間化成飛灰!

    九人站定以後,丁浩看著銅猴。

    銅猴道,「千機遺策你們沒有研究過嘛?」

    丁浩倒是第一批得到千機遺策的人,不過他對這方面並不了解,讓張子毅研究了半天,可是張子毅也沒來。

    至於郭志偉和麥欽他們就更加的不懂了。

    倒是那神秘女修蝶戀開口道,「我之前讀過千機遺策。感覺那本典籍越看越是深奧,不過僥倖看懂了第一卷,它提示這青色的禁制,其中融合了歲月禁和空間禁!如果要想打開它的表面,就必須從歲月禁和空間禁的原理方面入手!」

    丁浩他們聽這些禁制的理論,根本就是聽天書一樣。

    潑猴倒是見多識廣,道,「你這個小姑娘是這些人裡邊最聰明的,其實青色的禁制很容易破的,只要布置反向的十字禁,將歲月禁和空間禁反覆,就很容易打開它的表面。」

    蝶戀雖然理論上頗為懂得,可是詳細並不確定。她聽了銅猴這一說,頓時恍然大悟,開口道,「諸位,你們稍安勿躁,我來布置這個十字禁。」

    「好好好。」郭志偉大喜,沒想到這次不但遇到丁浩這個強者,而且還有蝶戀這個陣法高人,主動布陣,這真是結了燃眉之急。

    要知道,郭志偉之前也參加過數個小隊出來刷勳章,可是全部都失敗了!要不就是實力不夠,要不就是布置陣法的本事不足!

    「大家警戒附近。」丁浩命令一聲,眾人分散開來,警戒周圍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那邊傳來轟得一聲。

    山谷之中另外一個小隊傳來一陣歡呼,「最後一個青色禁制破了,成功了,我們都成為了二等仙爵,恭喜你,蘇道友!」

    那姓蘇的修士也哈哈大笑,「恭喜你們,我們小隊全部都成為了二等仙爵。」

    另一名女修士笑道,「那我們就一起回去更換勳章吧。」

    「等一下。」姓蘇的修士想起什麼,他向這邊走了幾步,雙目陰惻惻的看著郭志偉道,「郭兄!當初你們小隊不帶我,最後卻是破解禁制失敗!直到如今,你依然是一個一等仙爵,而我,卻已經成為了二等仙爵,你是不是心裡很嫉妒我呢?」

    郭志偉皺眉道,「蘇道友,大家都是一重天的修士,我覺得你心眼有點小。當時就缺一個人,我帶你也可以,帶別人也可以,你何必耿耿於懷?今日你成為二等仙爵,我祝賀你,但是你沒必要說我嫉妒你!因為說不定一轉眼,我也是二等仙爵,甚至是三等仙爵,四等仙爵,我怕到時候羨慕妒忌恨的是你吧!」

    「哈哈,你也想成為三等仙爵四等仙爵,你別做夢了!」姓蘇的冷笑一聲,「就你這肥豬樣,我看你這次打破青色禁制都難!」

    郭志偉最討厭別人叫他肥豬,他臉色陰沉道,「你等著!」

    「哈哈,我等著。」姓蘇的等九人,使用勳章傳送特權,轉眼被傳送離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