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067章弋炯也瘋狂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一零六五章弋炯也瘋狂

    丁浩可不會管別人多麼的抓狂,他很開心的看著吸星石之中的某一個角落裡,多出了一個池塘。

    其實,哪個位置本來就是凹陷的,可能本來就是池塘。

    剛好丁小空裝來魔骨水,就全部倒在那池塘之中。然後,那顆魔油果樹也種在池塘之中。

    「這是什麼樹?」丁浩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「是魔油果。」空間猴丁小空把魔油果的功能一說,丁浩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這魔油果是煉器大家的最愛,自己用這東西將來結交那些煉器強者,比如張利等人,那是最好不過了。

    「好東西。」丁浩頗為欣慰,對丁小空的自作主張,也是非常的滿意。

    挖下來的變異魔骨,就全部都扔進了池塘之中,經過一段時間的浸泡,才能將它們分隔開來。

    丁浩大致估算了一下,這一山頭的變異魔骨全部都取下來,數量在兩萬到三萬之間。丁浩上次和九奴來,也是購買了兩萬魔骨。不過那次是普通的魔骨,現在是變異的魔骨,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這兩萬多變異魔骨,相當的珍貴!

    等到偌大的山頭上所有的魔骨都被取下,剩下一座石頭大山,這對丁浩沒有任何的作用。

    丁浩的心念一動,「吸星石,給我把這個大東西,扔出去!」

    此刻,外邊狂雷峽谷外。

    天空之中,雷蝠已經非常稀少了。

    這些雷蝠的生活習性,只有遇到了狂雷放電,才會大批飛出峽谷。現在隨著放電的接近尾聲,雷蝠也都回顧了峽谷之中。

    夜挽思一襲宮裝,烏黑的秀髮挽在腦後,她眉頭皺起。

    本來以為這次要收穫巨大的。

    可是因為丁浩中途把他們趕走了一個月,所以雷蝠的高峰沒有遇上。因此捕捉的數量,只有自己預期的三分之一!

    「城主,看來這次吃不到肉,只能喝一點湯了。」一名年輕男修嘆道。

    夜挽思展顏微笑道,「能捕捉到這些雷蝠,也算是不少了。」

    不過旁邊一名老婆婆修士卻是愁苦道,「可是赤陽天宗要收的供錢,今年又要打折扣了!」

    夜挽思用手指挑起散落的一綹秀髮,笑道,「吟婆婆,你何必擔心?這些年我們進貢給赤陽天宗的供錢,哪一年不打折扣?」

    叫做吟婆婆的老嫗愁苦道,「可是以前的赤陽天宗宗主好說話,現在的這個宗主,難道你沒看出他對你的意思?如果我們還是供錢不足,恐怕他就會拿捏你!」

    「可惡!」吟夜城的男修們都是臉色尷尬又難看。

    夜挽思是吟夜城的城主,也是吟夜城的第一美人。可惜的是,吟夜城卻沒有一個男人能保護此女,看著上層天門的人欺負城主,大家也是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「吟婆婆,你說這些作甚,我們再想想辦法把供錢湊齊就是。更何況,我們吟夜城的靈泉常年供給三重天四重天的更大宗門,赤陽天宗想要動我們,也沒有那麼容易!」夜挽思不願當著手下的弟子談論這些事情。

    「好吧。」吟婆婆也知道自己有多嘴了,想到這裡,她開口罵道,「都是那位什麼丁浩前輩,如果不是他,我們這次肯定收到足夠多的雷蝠。到時候賣了錢交給赤陽天宗的供錢,那就不用看赤陽天宗的臉色了。」

    她這一說,夜挽思頓時臉色一冷,開口斥道,「吟婆婆,你這是說的什麼話?那丁浩前輩,救了我的性命!如果不是他,我掉進狂雷峽谷就死了,我真希望能再見他一面,感激他的救命之恩,怎麼能怪他?」

    吟婆婆知道自己又失言了,苦笑道,「城主莫氣,你知道老婆婆我這個人一向都不會說話的。」

    正在他們對話,突然有一名年輕女修士驚呼道,「我天!城主,快看!」

    夜挽思的美眸轉動過去,頓時亂上也浮出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就看見,在他們的面前半空之中,突然出現了一座巨大的山頭!

    沒有人知道這座山頭是從哪來的,突然一下就出現了,太讓人意外了。

    巨型的山頭出現以後,立即砸進下邊的狂雷峽谷之中。

    這個山頭實在太大了,轟然砸落,沿著峽谷的邊沿,翻滾著,空空空發出地動山搖的聲音。那些剛剛回巢的雷蝠,此刻全部都被嚇死了,呼的一聲,一朵黑雲又從峽谷深處蔓延了出來。

    在場的吟夜城修士狂喜,「城主,雷蝠又出來了,快捉啊!」

    夜挽思當機立斷,「速速結網!」

    幾十名修士頓時飛起來,結出專門的網,捕捉大量的雷蝠。

    「我的天,城主,我看見有藍色的雷蝠飛出來了!」

    聽著狂喜的弟子們的呼聲,夜挽思卻是對著天空的一側,恭敬的行了一個禮。畢竟她的修為略高,她竟然感覺到那一顆小石子瞬間飛向某一個方向。

    「丁浩前輩,多謝了,若有機會日後來到吟夜城,小女一定盡心儘力招待前輩。」

    那嘴臭的吟婆婆奇道,「城主,你如何知道那是丁浩前輩幫你?」

    夜挽思這才掩嘴笑道,「吟婆婆,難道你沒有看出,那塊巨型的山崖,所砸落的位置,剛好是雷蝠最密集的地點嘛?如果不是那丁浩前輩想要幫我們,為何要從那裡扔下?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,倒是我錯怪了丁浩前輩了。」吟婆婆說到這裡,突然想到什麼,又道,「夜城主,會不會那丁浩前輩對你有意思吧?」

    夜挽思頓時臉色通紅,啐道,「吟婆婆你這嘴真的喜歡胡說八道,我只和人家丁浩前輩見了一面,哪有你說的這些?」

    「這倒也是,哎呀婆婆我就喜歡說話不靠譜的。」吟婆婆自己扇了自己嘴兩下,不過卻又開口道,「可是夜城主,其實那個丁浩前輩真的不錯,又年輕又有修為,隨手放出一座山崖就是嚇死個人,你可以考慮考慮。」

    夜挽思臉色更紅,沒好氣道,「吟婆婆,這麼多雷蝠出來,難道你不準備捕捉了嘛?」

    「好吧好吧,婆婆我八卦了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丁浩確實是想要幫人家一把,這才把山崖扔在了雷蝠最為密集處。

    不過要說丁浩對這女子有意思,也並非如此。

    丁浩不是那種看見漂亮女人就動心的人物,他心中所惦記的冷小魚和葉雯,無一不是和他同生死共患難過的,他幫助夜挽思也就是順手而已。

    從狂雷峽谷出來,丁浩就開始琢磨提升仙爵勳章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想到蝶戀臨走前,給他留下的玉柬。

    丁浩接過玉柬一看,頓時臉色一驚。

    「這女修果然有才,好浩大的陣法,竟然被她搞出來了!」丁浩吃驚的看著玉柬之中的陣法。

    丁小空所說,要想破解綠色的真魔禁制,首先要做的,就是克制住禁制之中散射向各個方向的光線。需要布置的是連環複合陣法,在老大哥他們到達以前,蝶戀一直都在研究連環複合陣法。

    蝶戀在把陣法完全研究好以後,卻已經沒有辦法實施,所以她這才把陣法的內容拓印在玉柬之中,留給丁浩。

    「這女人果然了得,如果沒有搞錯,她絕對不是什麼散修,而是九重天的一個陣法宗門的天才弟子!」

    丁浩收起陣法,身影一閃,走出吸星石。

    然後,他心念又是一動,抓出了三等仙爵勳章。

    「仙爵勳章,傳送功能,把我送回幻世大殿!」

    光影一動,一個少年的身影,已經站在偌大的幻世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說來也巧,當丁浩的身影落下,剛好看見老大哥和弋炯兩人!

    「丁浩!」這兩人看見丁浩,都是雙目升起怒意。

    老大哥厲聲道,「丁浩小兒,你竟然還活著!」

    丁浩也吃驚道,「你們居然沒有被炸死?」

    老大哥狠狠說道,「你死我都不會死!丁浩,說實在的話,我跟你也沒有什麼仇恨!你把剩下的八具銅人給我,你要什麼,你說!」

    丁浩冷笑道,「老大哥,你別以為我不知道,你想要13具銅人,刺激你的七情六慾,讓你的殘魂生長!然後就可以徹底的奪取柴老三的肉身!我告訴你,這是絕對不可能的!」

    老大哥咬牙切齒罵道,「這關你什麼事?你和柴高陽不是一直都是仇人嘛?」

    「我和他恩仇,不是你可以參與的!說不定有一天我會親手殺了柴老三,可是,我也不會幫助你奪了他的舍!」

    「柴高陽已經死了!你幫他,他不能復生!」老大哥厲聲吼道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死了就死了,但是我也不會把剩下的銅人給你!」

    「你……」老大哥氣得要吐血。

    弋炯則是走上來道,「丁浩,你得罪了我們白雲道宗,你以為你還能在魔冢混下去嘛?我們白雲道宗多少人死在你的手上,小畜牲,這是一宗血案,我們白雲道宗一定會以牙還牙!」

    「這些人死有餘辜!」丁浩冷笑道,「老不死,你不都是躲進了時空棺材,怎麼還不死?」

    弋炯哈哈大笑道,「托你的福,我的世界之鼎被你炸出一絲裂痕,竟然變成了好事,天意不再妒忌我,還給了我一段時間的壽元!今天,我就準備離開魔冢,出去化神!」

    「什麼,竟然還有這種事!」丁浩也是差點暈死。

    弋炯陰惻惻笑道,「丁浩,我會以一個神尊的修為在外邊等你,你等著!你有種別出魔冢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