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110章故人如今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1108章故人如今

    「救命啊!救命!」

    湛藍的海水之中,漂浮著數塊木板。

    在其中的幾塊木板上,趴著幾名衣衫襤褸的青年男子。這些青年男子,都是凡人,遭遇了海難,船隻被打翻,慌亂之中抱著一些木板,才活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們正對著不遠處行駛過一艘大船呼喊。

    不過很顯然,大船上的人並沒有救人的意思,冷冷的看看他們,大船就開走了。

    魔亂世道,人命不如狗命,何況是凡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這幾名衣衫襤褸的青年目中都是絕望之色,他們都是一些凡人,根本無法長期在海水之中生存,如果在海上再漂流一兩天,就是必死的下場。

    「秋秋,我們這次要完了。」一面臉孔漆黑的青年對著不遠處另一塊木板上的白面青年苦笑道。

    叫做秋秋的白面青年索性躺在木板上,看著天空,嘆道,「這是天意!不讓我們有機會修鍊!算了,死就死吧,這種世道,做一個凡人比死更痛苦!」

    「真的要死嘛?」那面孔漆黑的青年雖然看上去年紀更大,可是竟然哭了起來,「俺不想死,早知道聽俺娘的話,就留在千言島上老老實實過一生好了。」

    白面青年秋秋開口罵道,「老老實實過一生,就好像一隻螞蟻一隻蟲子一樣的過一生嘛?那還不如早點死!我們不是蟲子不是螞蟻,我們是人!」

    黑面青年哭道,「是人又怎麼樣?」

    「是人就要有追求!是人就要修鍊!成為那種可以在天空自由飛行的修士……」

    秋秋又躺了下來,抬頭看向天空……

    「我是快死了產生了錯覺嘛?怎麼竟然看見天空有一條會飛的骨龍?」

    秋秋先是呆了一呆,不過隨即醒悟過來,厲聲喊道,「仙師!仙師救我!救命啊!」

    其他幾名落水青年也注意到天空的骨龍。

    如果在平時,他們遇到這種仙師也不敢大口出氣。可是現在大家都要死了,也就沒有什麼可顧忌了,全部都大聲喊叫起來,「仙師救命!」

    踏著骨龍飛行的,正是飛向望海道宗的丁浩。

    「下邊有落水的遇難凡人。」

    天空之中,潔白的骨龍一個盤旋,折返了回來。

    秋秋等人看見骨龍過去,剛有點絕望,看見骨龍飛返回來,他們全部都興奮起來,「仙師救命!」

    骨龍飛返回來,越飛越低,最後貼近水面,浮在海面上。

    丁浩站在龍頭部位,抬手一招,「上來。」

    「謝謝仙師,謝謝!」

    這些落水青年一共有五人,在海中已經漂流了四五天,此刻都已經精疲力竭,爬上骨龍以後,都在大口喘氣。

    丁浩一揮手,放出一些低階的靈果,讓他們先填飽肚子。

    對於這些凡人來說,這些低階的靈果,他們也沒有吃過。現在吃著靈果,全部都是心中又驚又喜,靈果的效果也比一般的食物要強很多,吃完以後,他們的力量迅速的恢復。

    「飛起。」

    在丁浩的命令下,骨龍飛起來,越飛越高,最後穿梭在雲層之中。

    這五個凡人青年,從來都沒有到過這麼高的位置,看著下邊茫茫無際的海面,那麼高的高度,都嚇得臉色蒼白。

    骨龍的背上也並不是那麼平坦,他們又害怕掉下去,因此都趴在骨龍背上,緊緊抱著龍骨,緊張得說不出話。

    不過其中一個白面青年,卻是比旁人要膽大。他的雙腿雖然也在哆嗦,可是居然敢站在龍脊上,慢慢走向丁浩,走了一段,這才恭恭敬敬行了一禮,「見過仙師大人,小人江秋秋見過仙師,多謝仙師救命之恩。」

    丁浩都沒有回頭,擺擺手道,「免禮,不用謝。」

    他對這些人如何落水,又姓甚名誰,根本都不感興趣,因此也不再詢問。只是開口問道,「你們家住哪邊,我送你們回去。」

    江秋秋對著丁浩的背影又行禮道,「小人家住千言島,和島上夥伴,想要出海尋找仙師宗門,入宗修行,誰知道遇上大前天的大風浪……」

    丁浩心中暗道,所謂的大風浪,恐怕還和自己和弋炯祖師戰鬥有關係。他們的戰鬥等級太高,造成的影響也很大,對附近的凡人船隻造成損害,也是很可能的。

    「也罷,我就送你們回千言島。」

    丁浩也不認識千言島在哪裡,所幸這個江秋秋倒是為人膽大,站在骨龍身上指點方位,丁浩很快找到了前往千言島的路途。

    對於這個青年,丁浩還是比較讚賞的。一個凡人能有如此膽量,也算是了不得了。看看後邊趴著的其他人,此刻都嚇得要尿了。

    老鴉的速度很快,凡人一天的船程,老鴉只要幾分鐘。

    大約十幾分鐘以後,一個小小的綠色島嶼,出現在丁浩的目光之中。

    「那就是千言島。」

    丁浩目光掃了一下,這個島應該是一個沒有任何出產的小島。也正是最適合凡人生活的小島,凡人在島上種兩畝薄田,倒也是衣食無憂。反正這種沒有靈脈也沒有出產的小島,仙師是不可能光顧的。

    很快,老鴉落在這座小島上的村莊之外。

    千言島上的凡人百姓看見骨龍飛下,全部都迎了出來,跪在地上迎接。

    「見過仙師。」

    老鴉落地以後,丁浩也不想多說,擺擺手道,「你們都下去吧。」

    那幾名青年跑下骨龍,家中父老正在擔心他們死活,看見他們下來,都是迎上去,又哭又罵。

    只是那江秋秋猶豫了一下,最後還是走下骨龍。

    其實丁浩用精神力掃過這五名青年,其他四人根本連仙根都沒有,根本無法修鍊。不過這江秋秋竟然好像有仙根,而且好像資質不錯的樣子。

    但是就算如此,江秋秋現在修鍊也有點遲,丁浩也就啥也沒說。

    江秋秋走下骨龍以後,立即迎上一男一女兩名老者。

    這兩人正是江秋秋的父母,江秋秋的母親含淚罵道,「你這孩兒,又跑出去學什麼修仙!跟你說了多少次,你是凡人後代,修仙這種事,別指望的!」

    江秋秋嘆了一聲,「母親,孩兒知道了,以後在家專心務農就是。」

    江秋秋的父親,是一個面色粗黃的老農,開口罵道,「如果不是人家仙師救你們啊,你們都死了!你們這些敗家子,有沒有謝過人家仙師?」

    老農說著,抬頭看向丁浩。

    當他看見丁浩的臉,他頓時就是一愣,隨後,目中全部都是複雜和愧疚的神情,連忙低頭躲閃。

    丁浩其實本來不想跟這些凡人多話,可是看見老農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奇道,「你認識我?」

    老農低著頭,頓了一下,突然跪倒在地,磕頭流淚道,「丁浩仙師,小人江少秋。當年年少無知,冒犯了仙師,這些年雖然成為凡人,可是每日都在心中懺悔愧疚。幾十年過去,每日都在心中回憶當初種種,想來想去,都是我江少秋心中因嫉生恨,一次次的陷害丁仙師,小人該死!」

    「什麼?你竟然是江少秋!」

    丁浩驚得差點從老鴉頭上摔倒下來。

    他對於江少秋的記憶,還是當初那個英俊青年,望海道宗的首席大弟子。

    而現在,這是一個黃臉老農,滿頭白髮,甚至很多地方白髮都沒有了,簡直又老又丑,和記憶之中完全對不上。

    江少秋磕頭道,「丁仙師,當初回到道宗以後,三祖師廢了我的修為,把我扔到海上自生自滅,好在漂流到千言島上。是島上一戶漁民救了我,然後我就結婚生子,生活至今。」

    丁浩仔細看看江少秋的臉,果然還有些當年的痕迹。

    看見此刻的江少秋,他心中也頗為感慨,當年那麼恨江少秋,事到如今,見到這樣一個風燭殘年的老頭,他心中的仇恨也早就煙消雲散。

    不過讓丁浩欣慰的是,望海道宗到算是行事公道,並沒有因為江少秋是三祖師的後人而網開一面。還是懲罰了江少秋,讓人對望海道宗好感倍增。

    江少秋來到千言島上,就是一個凡人。這麼多年過去,也是凡人一樣生活,就連他的老婆和兒子,都不知道江少秋曾經是一個修士。

    因此聽江少秋這一說,江秋秋頓時興奮起來。

    他連忙道,「父親,你認識這位仙師大人嘛?太好了!父親,從未聽你提起,原來你也修鍊過!哈哈,我的父親竟然是一個修士!」

    江少秋滿臉尷尬,苦笑道,「當年為父雖然是一個修士,可是……不提也罷不提也罷!」

    雖然他這樣說,可是江秋秋卻是不識趣,又興奮道,「父親,你既然和這位仙師是好友,那你讓這位仙師帶我修鍊吧!」說著,又跪在骨龍面前,磕頭道,「仙師,我見到你站在龍頭上,就崇拜死了,想要求你帶我修鍊,可是又不敢提。想不到你還認識我父親,小侄求仙師叔叔帶我修鍊。」

    江少秋臉色更為尷尬,使勁推開兒子罵道,「你這個混賬,你滾啊!」江少秋心說,我雖然認識丁浩,可是當初並不愉快,他不殺我就已經開恩了,你居然還要他帶你修鍊,怎麼可能?

    可是讓他沒想到,丁浩站在骨龍背上,卻是點點頭道,「可以。」

    「耶!」江秋秋興奮的跳了起來。

    江少秋老淚縱橫道,「丁浩仙師,你如此待我,我無顏以對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不用感動,往日之事不用說了,我和你的恩怨已經了結,我想三祖師怕是很想見見自己的後人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