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111章道宗更窮了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1109章道宗更窮了

    「父親,再見!」

    「母親,再見!」

    「我終於成為了一個修士,原來我的父親竟然是一個修士,原來我還有著強大的祖先!耶!」

    歡呼雀躍的江秋秋在骨龍上興奮的跳了起來。

    丁浩對著江少秋點點頭,所有的恩怨,到此為止。

    「起飛!」

    骨龍帶著江秋秋飛上天空,離開千言島,奔向望海道宗。

    當日的恩怨,丁浩一直記在心上,他不算是一個大度的人,也不會以德報怨。不過江秋秋畢竟是三師祖的後人,而且江少秋對他永遠也不可能有威脅了,於是也就算了,做個好人,把江秋秋帶去望海道宗。

    「前輩,那邊水下好像有亮閃閃的東西,那是什麼?」

    江秋秋是個自來熟,他還以為自己的父親和丁浩是好友,因此也不客氣,站在骨龍背上,興奮的問東問西。

    丁浩反正也是閑著,抱著胳膊看看下方道,「下邊的那一塊,叫做晶石礦田。你別看它是一塊海面,可是下邊卻是一片田野。田野之中不種莊稼,收穫的卻是晶石。你看見閃光的,就是裂開的原石,裡邊晶石反射出來的光線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。」江秋秋興奮道,「那我們現在下去,豈不是就發財了?」

    對於這些幼稚的青年人,丁浩只有好笑。

    他笑道,「江秋秋,這個世界上的寶物和好東西很多。可是沒有主人的寶物和好東西,不多!你如果想要,就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能力,有沒有資本去拿!」

    「哦,原來這些都是有主人的。」江秋秋的點點頭。

    丁浩看著下方,心中感慨。

    下邊這塊晶石礦田,正是當初自己曾經在此勞作過的地方。

    當骨龍在天空飛過,下邊晶石礦田旁邊的小島上,石屋裡走出一個黑衣人。黑衣人探頭探腦看看天空,大概是感覺經過的強者很厲害,他又躲回了石屋。

    江秋秋道,「果然下邊有人守護,看來這片礦田,真的是有主人。」

    「恩。」丁浩點點頭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剛才那個黑衣人雖然只是一閃,不過丁浩還是看得清楚,那個黑衣人穿著血海魔宗的衣服。

    「大魔亂時代,望海道宗的日子過得並不好啊。」丁浩心中感慨。

    望海道宗本來就窮得很,現在晶石礦田又被血海魔宗給霸佔,這日子實在是不好過。丁浩心中最有感觸的是,望海道宗那麼窮,苦真人還大肆招收正道散修入門,這種風格也算是不簡單了。

    丁浩沒有多說,骨龍繼續向前飛行,很快又來到一座小島。

    遠遠的,就看見那島上,無數的血鴉飛舞。

    老鴉看見此景,頓時開口罵道,「卧槽!是誰,竟然霸佔了我的老窩?這是想死不成?」

    當初他是一隻血鴉王,霸佔了血鴉島。可是上百年過去,這裡又變成了血鴉島,上邊竟然也有一隻血鴉王!

    當骨龍從上方飛過,甚至可以看見血鴉島上血鴉山的形狀,和當初基本差不多。老鴉罵道,「現在的血鴉王肯定是我當年的子孫,要不然不可能造型都和我當初一模一樣。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那你要不要衣錦還鄉故地重遊一番?」

    老鴉搖頭道,「不了,我去了它們也不認識我。我現在是一條龍,是一條真龍!什麼血鴉,都只是我成長路上的一朵浪花!我不想走回頭路,也不想回頭看,我只要向前看!」

    「那就好。」丁浩點點頭,老鴉跟著他這麼多年,境界也提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過了血鴉島,距離望海道宗就近了很多,丁浩的心中也有些說不出的意味。當初從九州小世界出來,如果不是望海道宗,他還不知道能不能活著,還不知道能不能有今天?

    「這裡是我在仙煉大世界起步的地方啊!」

    丁浩為避免驚世駭俗,身影一動,把自己的修為壓到元嬰初期,依然是駕著骨龍,飛向那海面上顯得鬱鬱蔥蔥的小島。

    當丁浩落在望海道宗外邊的開闊平原上的時候,吃驚的發現,這裡竟然站著好些個元嬰大士。

    這些元嬰大士一看就不是望海道宗的修士,穿著都很混亂,有著來自各個宗門的長衫,甚至還有不少是散修的樣子。

    看見丁浩踏著骨龍而來,這些元嬰大士都是有些吃驚,顯然覺得眼生。

    丁浩帶著江秋秋走下骨龍,大手一揮,將骨龍收起。

    這時,有一個望海道宗的築基小修迎了上來,連忙問道,「見過這位元嬰前輩,不知道如何稱呼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大牛子。」元嬰都喜歡在自己名字後邊加一個子,丁浩隨口胡謅了一個大牛子。

    「大牛子?」江秋秋站在身後失笑。

    望海道宗的築基小修也不敢多說,連忙拿出一塊令牌送上,開口道,「前輩稍安勿躁,距離拍賣會還有半個時辰。」

    「拍賣會,搞什麼名堂?」丁浩感覺一頭霧水,當初他在這裡的時候,好像並沒有這些名堂。把這些三教九流的人引到望海道宗,好像不是望海道宗的行事方式啊!

    丁浩甚至以為自己是不是走錯地方了。

    不過很顯然,不遠處望海道宗的山門還在那,應該是沒錯的。

    「道友,在下道號松茂子,這是在下道侶蓮秀子,不知道道友如何稱呼?」一個中年文士樣的修士走了過來,跟著他的還有一名中年女修。

    這兩人一對道侶都是元嬰中期,看上去還是有些實力的。

    丁浩抱拳道,「大牛子。」

    「哧。」那中年女修忍不住嘴角發出輕蔑的笑聲。丁浩的修為又不高,又帶著一名凡人,還有一個這麼搞笑的名字,實在沒有不笑的理由。

    「無理。」松茂子瞪了老婆一眼,又笑道,「我看道友眼生啊,是第一次來參加拍賣會嘛?」

    丁浩愕然道,「難道這裡舉辦過很多次拍賣會?」

    「一看道友就是第一次來。」松茂子笑道,「望海道宗已經辦過三次拍賣會了,我來過三次,每次都淘到一些好東西,真是價廉物美啊!」

    丁浩奇道,「道友,不瞞你說,我很多年沒有來望海道宗了,以前這裡沒有拍賣會啊。難道他們改行賣東西了?」

    「大牛子道友,你還真是不知道行情啊。」中年女修冷笑道,「望海道宗哪裡是改行賣東西,是要關門打烊才對!他們不賣東西,如何繼續生存下去?他們不賣東西,欠下血海魔宗的巨額債務,又如何歸還?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丁浩雙目一驚。

    他頓時明白了,望海道宗搞拍賣會,不是搞經營,而是出賣宗門財產!

    「望海道宗這麼窮了?」丁浩之前雖然也想到過望海道宗會很窘迫,可是沒想到,竟然窮到賣祖產來生活。

    松茂子嘆道,「可不是嘛,誰叫他們得罪了血海魔宗,打傷了血海魔宗血家天才血勇!現在血海魔宗讓他們賠錢……」

    女修蓮秀子道,「要我說,還是苦柔想不開!把女兒嫁給血勇,那不就結了?」

    丁浩聽見這句話,更加的目瞪口呆,「苦柔都有女兒了?」

    松茂子和蓮秀子也都好像看怪物一樣看著丁浩,「道友,你多少年沒回來了?」

    丁浩也是跟著苦笑,「我這些年去了四大陸,有一百多年沒回來了。」

    「那就是了。」松茂子道,「這些年,血海魔宗在大魔亂時代迅速崛起,望海道宗以前還能和血海魔宗抗衡,現在根本連還手之力都沒有。要不是望海道宗還有一個強大的防陣和一個三師祖,恐怕早就把望海道宗給滅門了!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。」

    丁浩心中感嘆,這些年望海道宗過的果然是很凄涼,不過自己找回來的海磁母看來是起了不小的作用。

    正在說話之中,從山門之中走出來一個中年女子,她穿著一身素裙,不施粉黛,可是也能看出年輕時姿色不錯。

    她走出來以後,抱拳道,「諸位前輩久等了,我家宋赤子祖師請各位進入拍賣場。」

    丁浩看著這個中年女子,感覺也是目瞪口呆,恍若隔世,好一會才嘆道,「苦柔原來也這麼大了。」當年的苦柔,只是一個女孩子,才成熟的小姑娘。畢竟現在一百多年過去了!

    丁浩他不斷的修鍊,壽元總量不斷的增加,一百多年對他沒有影響,他還可以是一個少年的外形。可是苦柔他們不同,一百多年就能造成他們容顏的改變!

    苦柔領著眾人走進望海道宗。

    拍賣祖產,這不是光彩的事兒,她心情也不好,也根本沒有注意到丁浩。

    丁浩跟著人群走進望海道宗,走進山門之中,他左右張望,發現望海道宗這麼多年基本沒有變化,只是很多地方變得破敗了許多。

    望海道宗一處大殿已經被整理出來,放了二十多個蒲墊,丁浩也沒有多說,跟著走進去,隨便找了一個蒲墊盤腿坐下。江秋秋也不敢多說,蒲墊也不敢用,盤腿坐在丁浩身後的地板上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從另一邊小門裡,幾個年輕女子端著靈茶給各位元嬰大士送了上來。

    「元嬰前輩,請喝茶。」一個少女把茶水放在丁浩的面前,不過她一抬頭,頓時就呆住了。

    丁浩也是一愣,沒想到遇到這個女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