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116章兇殘小姑娘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1114章兇殘小姑娘

    「那就太感謝了!」

    望海道宗的修士全部都欣喜若狂,這些年,道宗沒少受欺負!甚至還有歹人,直接欺負到門上來,當真是氣死人!

    不過現在好了,13具銅人,實力無窮!

    若是再有人上門,那就是找死了!

    不過話說,也真是巧了,就在他們正在重逢開心的時候,外邊有修士飛速來稟告,「三位祖師,不好了,血勇又來了!」

    聽到血勇這個名字,田欣的臉上露出厭惡的表情。

    丁浩奇道,「這血勇是誰?」

    苦柔皺眉道,「血勇就是現任血海魔宗的當家長老血化天的孫子,非常的可惡,整天的來糾纏我家欣兒。」

    「此人什麼修為?」丁浩眉頭一皺,望海道宗和血海魔宗兩個宗門屬於世仇,當年丁浩在的時候,血海魔宗的血鯊就是被丁浩給弄死的。

    苦柔道,「這血勇沒有修為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丁浩大驚,「一個沒有修為的凡人,居然敢糾纏欣兒,這不是找死嘛?」

    苦柔道,「我也恨不得殺了他,可是他背後有著血化天這個大靠山!血化天是嬰變中期的修為,就算是我們三祖師也不敢和他直接衝突,因此只好忍著這個血勇。」

    田欣也道,「這個血勇當真是不要臉,他硬說他的修為是被我打破,還訛詐了我們望海道宗好大一筆錢!」

    苦柔嘆道,「也正是這一筆錢,讓我們望海道宗根本抬不起頭來,所以需要拍賣祖產還債。」

    丁浩氣得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如果望海道宗被一個強者欺負也就算了,居然一個沒有修為的凡人,也敢欺負望海道宗,這特么也太窩囊了!

    正在說話之中,大殿外幾個穿著黑衣的修士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領頭的一名修士,就是一個凡人,臉孔油里油氣,個子挺高,卻很瘦,還有點駝背,此人正是血海魔宗的修士血勇。

    血勇本來也確實是個修士,資質還不錯。

    不過他鬼迷心竅,打田欣的主意。殊不知田欣也不是好惹的,直接打碎他的道基,毀了這傢伙的修為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,血海魔宗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本來是要滅瞭望海道宗,不過望海道宗有著隱防陣法,血化天也根本打不破。因此血破天發誓,搶瞭望海道宗所有的靈田!同時命令,堵瞭望海道宗的門,見到望海道宗的人,見一個殺一個!

    望海道宗總不能永遠不出門吧,最後只好跟血化天談判。

    血化天道,兩條給你們選擇:一條是把田欣嫁過來,做血勇的道侶,讓田欣成為我們血海魔宗的人;第二條,就賠錢,五百億靈石,每年給五億,分成一百年!

    對丁浩來說,一億靈石就是一塊上品靈石,沒有什麼大不了。

    可是望海道宗卻是非常貧困,沒有了晶石礦田,收入來源完全消失了,每年拿出五億來,根本是非常的困難。

    難道把田欣嫁給血勇?

    那就更不行。

    血勇現在沒有修為,嫁過去,田欣就毀了。而且血海魔宗此舉非常的歹毒,如果田欣真的嫁過去,他們就會使用各種滲透之法,然後再讓田欣或者她的後人回來,謀奪望海道宗的山門!

    所以第一條是萬萬不能答應,最後就只好賠錢。

    每年五億,想辦法湊,實在不夠,就出售宗門的祖產。

    就算是這樣,每年還是很難湊齊,因此這血勇就隔三岔五來望海道宗鬧事,甚至當面調戲田欣。望海道宗的弟子都氣得咬牙,可是也拿他沒有辦法。

    丁浩聽說這個,瞪眼道,「那怎麼不打開山門大陣,讓他們進不來?」

    三大祖師都是臉色尷尬,開口道,「山門大陣每次打開,耗費的靈石驚人,所以不到萬不得已,是不開的。」

    「這樣……」丁浩聽了差點暈倒在地,望海道宗這是真的窮啊,打開山門大陣需要的靈石都要節省!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,血勇這種無賴,才可以如無人之境。

    血勇帶著幾個跟班走進來,打量一下大殿里的人,冷笑道,「吆荷,今天人很齊啊,還有幾個生面孔。」

    雖然望海道宗的三位祖師都在,不過血勇絲毫不怵。

    因為他的祖爺爺是血海魔宗的血化天!

    你們敢殺我嘛?我祖爺爺出手嫩死你們!

    苦柔迎上去,瞪眼道,「血勇,這裡不歡迎你,請你離開!」

    「你說不歡迎就不歡迎啊?」血勇有恃無恐,瞪了一眼苦柔,直接來到田欣的面前,問道,「想通了沒有?」

    田欣一扭頭道,「什麼想通沒想通?」

    血勇嬉皮笑臉道,「就是想通了做我道侶啊,田欣我跟你說,你到我們血海魔宗,那真是什麼都由著你!總比你呆著這個靠出賣祖產生活的垃圾宗門要強太多了!到了我們那邊,什麼修鍊的資源,都先讓你挑!怎麼樣?只要你一句話!」

    田欣道,「我才不稀罕,你這個廢人!」

    血勇嬉笑道,「我就喜歡你這種倔強的勁,到時候上你的時候才舒服。嘿嘿,你還別說我廢人,雖然我修為被你廢了,可是下邊沒廢,包你滿意。我跟你說,我這方面還很強悍,就算你跟你娘一起上,我也能讓你們快活。」

    丁浩聽了,眉頭大皺。

    這個血勇還真是一個人渣,糾纏田欣就算了,還居然對苦柔也用這種不敬的言語。最為惡劣的是,就算是當著三位祖師這種前輩,這血勇居然也一點不怕,這種人最是令人厭惡。

    田欣一個大姑娘,聽得臉色又紅又怒,美眸瞪圓,怒道,「你再胡說信不信我劈了你?」

    「那你來劈啊?」血勇有點惱羞成怒,直接伸出脖子,「沖這兒劈,來劈死我算了!不過田欣我提醒你,你若是真的劈死我,你們望海道宗將會天打雷劈,雞犬不存!」

    田欣也不敢動手,只好罵道,「你們血海魔宗還沒有這個本事!」

    「怎麼沒有這個本事?」血勇哈哈大笑道,「明告訴你,我祖爺爺請了九重天的一位前輩在我們宗門做客!」

    「什麼,九重天的前輩!」望海道宗的人都是臉色驚變。

    對於下界的小宗門來說,九重天意味著非同一般的高度,簡直就是和天意一般,無可比擬!

    血勇很享受這些人的表情,他又大聲笑道,「在那位九重天前輩的面前,你們這些土雞瓦狗,根本連他一招都接不下!你們知道那位前輩是什麼修為嘛?那是化鼎一層的修為!」

    「什麼!」望海道宗的人,臉色再次難看起來。

    實力最強的三祖師,修為也只是嬰變一層,和化鼎一層,有著整整一個大境界的距離!這代表著什麼?代表著人家真的一個指頭就能弄死你們一宗人!

    血勇又得意洋洋道,「那位前輩還答應我祖爺爺,要幫我重新煉化道基,讓我的修為恢復!」說到這裡,他伸手去抓田欣道,「欣兒,到時候我有了修為,你就不會嫌棄我,我們就可以雙修快活了。」

    田欣推開他的手道,「噁心,你滾!」

    血勇撲上去,當著眾人就想要抱住田欣……

    這時候,苦柔的身影一動,擋在女兒的面前,冷道,「血勇,請自重!」

    「自重?」血勇譏諷的冷笑一聲,「那你先把今年的五億拿來!」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苦柔臉色一苦,她倒是忘記了剛才有一萬億的收入。

    血勇知道苦柔就拿不出,又嘿嘿笑道,「丈母娘,既然你女兒不樂意,那你和我玩玩,你也有點姿色,我就少收你一億……」

    「混賬!混賬!」望海道宗的三位祖師氣得臉色蒼白,可是想到血化天和那位九重天的化鼎修士,他們卻又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此刻,一個金色頭髮的四五歲的小姑娘卻是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小碧是丁浩之前對付天海子的時候放出來,放出以後,就和小女修梅子膩在一起。

    梅子見到田欣被欺負,氣得嘴巴鼓鼓的。

    小碧就主動走了出來,一個小小的小姑娘走到苦柔身邊,指著血勇道,「你這麼大一個人,都根本不知道羞恥!下流,羞羞臉!你爸爸不會為了你臉紅嘛?如果我這樣,我爸爸早就不要我了!」

    所謂童言無忌,小姑娘小碧的話,讓大家覺得她可愛,但是又覺得臉紅。面對如此不要臉的血勇,竟然只有一個小姑娘敢上前指責。

    血勇瞪眼道,「那裡來的毛孩子,死開!」

    小碧氣得白白的小臉發紅,回頭氣沖沖對丁浩道,「爸爸,我不喜歡這個人。」

    丁浩淡淡道,「那你可以用你的方式表示一下憤怒。」

    「太好了!」小碧頓時興奮起來。

    在場人等還沒有明白所謂「用你的方式」,就看見小碧的一條手臂,化成了一條碧綠有著金絲的長鞭。

    這條長鞭如同一條金色的閃電蛇,兇猛的撲過去,下一秒就勒住血勇的脖子,然後好幾根新生的嫩芽,好像蛇一樣的昂昂頭,再然後,搜的一下,全部刺進血勇的皮膚。

    「不!」

    血勇嚇得臉色蒼白,痛苦不堪,好幾根枝條在他身體里攪動,吸他血液,痛苦可想而知,他死命的掙扎,可是也是無濟於事,轉眼之間,就成為了一具死屍。

    小碧這才不當回事的收回自己的手臂,變回原形,然後拉住梅子的手道,「梅子姐姐,我們去玩吧。」

    大廳里的人好多都嚇得一哆嗦,目光再看向小碧,都有了駭然之色。

    「這小丫頭,太兇殘了一點吧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