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117章幫苦柔檢查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1115章幫苦柔檢查

    「他們殺了血勇!」

    跟著血勇一起來的血海魔宗的修士,頓時全部喧囂起來。

    「你們望海道宗完了,你們完了,找死!」這幾名修士厲聲道,「我們這就回去稟告當家長老,走!」

    這些修士走出大殿,還回頭惡狠狠道,「望海道宗,大禍臨頭了!」

    三位祖師臉色一變,連忙道,「打開陣法,封鎖消息,不能讓他們離開。」

    望海道宗的人也都嚇呆了。

    他們完全沒想到小碧出手直接把血勇殺死了,這下真的是逼著血海魔宗撕破臉,望海道宗根本沒有實力和血海魔宗戰鬥。

    所以眼下能做的,只有封鎖消息,拖延時間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卻是擺擺手,「這種小蝦米,讓他們走!我倒要看看,什麼血化天是什麼玩意兒?」

    宋赤子擔憂道,「可是丁浩,你剛才也聽說了,有九重天的化鼎一層在他們宗門作客!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化鼎一層又如何?難道三位祖師忘記了那13具銅人?」

    他剛才給道宗的13具銅人配合上山門陣法,絕對可以擋住化鼎一層。

    大祖師嘆道,「可是銅人和陣法畢竟是防禦性的手段,萬一血海魔宗封鎖了道宗,那我們一個人都出不去,最後就被困死在宗門之中了。」

    三祖師也道,「上次就是,血化天封鎖了我們宗門,我們一個人都出不去,好幾年都只能呆在島上。」

    丁浩微微一笑,「那我幫你們一次性解決就是。」

    聽丁浩說話如此的口氣,眾人都吃驚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丁浩沒有表明修為,大家都猜測他的修為在嬰變中後期。可是現在,好像對化鼎一層都不太在意……

    苦柔瞪著丁浩道,「丁浩,你現在到底什麼修為?我現在才是金丹後期,你最多比我多兩個大境界,嬰變後期吧?」

    眾人都看著丁浩。

    丁浩哈哈一笑,卻是把江秋秋給拉過來,笑道,「三祖師,你看看這個人是誰?」

    三祖師打量一下江秋秋,畢竟是有著血脈聯繫的,她一看就驚呆了,連忙道,「難道……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我來的路上,經過一個小島,見到江少秋。這是少秋的兒子,少秋說沒臉回來見你,托我把兒子帶到道宗修鍊。」說著,丁浩拍拍江秋秋道,「快去拜見你元祖奶奶,為什麼你有不錯的仙根,就是因為你身上有著她的血脈!」

    江秋秋連忙上去跪拜,三祖師驚喜連連,感覺有些熱淚盈眶。

    不過苦柔等人卻是帶著微笑看著丁浩,包括在場的陳守道李元宵等人,他們是最清楚江少秋如何陷害丁浩的。可是對這種人,丁浩都可以將仇恨釋懷,還帶著江少秋的兒子來道宗。

    苦柔感慨了一聲,「也不知道少秋現在什麼樣子。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老頭,我比他帥多了。」

    陳守道等人哈哈大笑道,「那是當然,你基本沒變。」

    當年陳守道和李元宵等人,和丁浩一起進入魔冢。他們也多少得到一些寶物,托丁浩的福,還得到了蟻仙傳承,這兩人都成為了元嬰初期的修士,成為瞭望海道宗的新一代長老。

    丁浩和陳守道李元宵寒暄幾句,又問道,「你們都成了元嬰修士,可是苦柔當初資質很不錯的,怎麼到現在還只是金丹後期?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大家都臉色尷尬。

    陳守道道,「當初苦柔被養獸魔宗的黃鉸魔女打裂道基,所以沒有和我們參加魔冢探寶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對呀,這事兒我知道。」

    陳守道又道,「她道基裂了以後,休息了一段時間,有些好轉。不過遲遲不能完全恢復,需要某些天材地寶才能徹底治療。現在又是大魔亂時代,道宗那時候情況也不好,因此這件事就拖了下來。想不到後來苦柔又可以修鍊了,她就覺得自己好了。可是其實沒好!等她結丹以後,就發現,結出了一個虛丹……」

    「虛丹!」丁浩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結出虛丹的情況比較少,所謂虛丹就是很虛弱的金丹。一般都是那些修為不好的,勉強突破,最後結出一個虛丹。按道理來說,苦柔的資質是不可能結出虛丹的,但是她的老傷一直沒好,陰差陽錯之下,就結出一個虛丹。

    丁浩思索一下又道,「可是虛丹是無法提升修為的,她怎麼又提升到金丹七層了呢?」

    「這還是多虧了苦真人!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丁浩這才注意到,「對呀,苦真人呢?」丁浩當初進入道宗,就多虧了苦真人。

    李元宵道,「苦真人這些年也很辛苦,他總覺得苦柔結了虛丹是他沒有關心女兒。所以這些年常年在深海峽谷那一片轉悠,採集一些草藥和海底的珍貴植物,然後給苦柔煉丹療傷,所以才終於把苦柔的修為硬生生推到金丹七層,然後就再也沒成功了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,怪不得沒有見到苦真人,難道他現在還在深海峽谷那片?」

    「是啊。」李元宵嘆道,「深海峽谷之中非常的危險,各種的海獸,都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巨獸,苦真人每次回來都是傷痕纍纍,我們真的怕他某一次遇到危險。」

    丁浩連忙道,「那還不趕緊把他叫回來!」

    陳守道道,「等一會去吧,馬上血海魔宗要來,恐怕又是一場惡戰。」

    丁浩哧道,「什麼惡戰,你們倆速度去把苦真人叫回來!血海魔宗的戰鬥不要你們操心,什麼血化天我根本不放在心上!」

    李元宵又苦笑道,「可是苦真人倔的很,他說不定在守候什麼靈藥出產……我之前叫過他幾次,他根本不理我。」

    丁浩拍拍他道,「你就跟他說,我丁浩回來了,苦柔的虛丹包在我身上,我保證幫她治得壯實實的!兩年之內化嬰,都沒有問題!」

    「這麼厲害?」陳守道和李元宵聽說以後,立即道,「如果這一說,苦真人肯定立馬兒的回來,我們現在就去!」

    當下兩人匆匆離開道宗,進入海底,去尋找苦真人。

    聽了丁浩這一說,苦柔吃驚的看著丁浩,「你真的能幫我治療?可是時間太多了,拖延下來了!」

    三位祖師也道,「很難治療的。如果她是結丹以後受損,這樣還好辦。關鍵是她道基就是裂得,然後帶傷結丹!這是暗患,隱患,難啊難!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別人為難,我不為難,苦柔你把手伸出來。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苦柔伸出手腕。

    丁浩把手指搭在上邊,用精神力從她手臂經脈探入,很快就探入苦柔身體的深處……

    正在此刻,外邊不少的道宗弟子都慌張跑進殿來,「不好了,血海魔宗大部隊來了!血化天親自出動,好像還有一位超級強者,頭上頂著一隻巨鼎!不但如此,還有不少的魔道散修,也跟在後邊。」

    很多散修喜歡跟著這些大宗門行事,大宗門也喜歡他們壯壯聲威,然後大宗門吃肉,這些散修就喝喝湯。

    「什麼,真的是化鼎鼎尊!」

    望海道宗的人都慌了,他們最高修為的就是三祖師,才是嬰變初期!

    這完全不是一個檔次。

    大祖師連忙道,「還愣著幹什麼,速度打開山門陣法啊!」

    「不用。」正在給苦柔堅持的丁浩一心二用,開口道,「什麼化鼎一層我還不放在眼中,不用開山門陣法,讓他們直接進來!」

    看著淡定給苦柔檢查的丁浩,三位祖師心中都是暗道,丁浩這傢伙什麼修為啊?感覺有好大的牛逼啊!可是人家那是九重天的化鼎啊!

    不過更加讓他們想不到的是,丁浩又道,「還有,三位祖師,你們先出去提醒一下那位九重天的強者,還有跟隨血海魔宗而來的那些散修們。」

    三位祖師問道,「提醒他們什麼?」

    丁浩雙目寒光一閃,「就跟他們說,今天好進不好出!進入望海道宗就別想回去了,讓他們想想清楚再進來!」

    「這句話……」三位祖師心裡暗道,這句話好囂張!面對化鼎鼎尊說這句話,我們這是找死的節奏嘛?

    丁浩見他們發愣,眉頭一挑道,「去呀!」

    三位祖師一咬牙,心說,去就去吧,看丁浩這麼牛皮哄哄的樣子,不可能坑了道宗,就算是找死,咱也牛氣一把。

    三位祖師飛出去,從大殿之中飛出來,立刻開聲喝道,「所有本宗弟子,立即退守主殿附近!」

    望海道宗的弟子全部紛紛退回,三位祖師直接飛出山門,來到外邊海邊上,就看見遠處一大票黑衣強者緩緩飛行過來,盛氣凌人,站在最前方的黑臉長須老者,正是血海魔宗目前的當家長老血化天。

    不過血化天不是最可怕的,在他的身邊,還站著一名全身裹著一層血氣的男子。這男子隱在血氣之中,根本看不清長相,在他的頭頂,還頂著一隻巨大的青銅古鼎,是一個真正的化鼎鼎尊!

    遠遠的,血化天就看見這三人,他厲聲喝道,「望海道宗的人等,你們居然敢殺死我的孫兒!今天就是血屠望海道宗之時,今天這個島上,勢必雞犬不留!」

    三位祖師被氣勢所壓,強提一口氣,開口喝道,「那位頭上頂著巨鼎的人物,可是九重天的強者?」

    那名血氣包身的鼎尊冷笑道,「你們望海道宗做下的事情,現在是接受懲罰的事情了!和我拉關係,沒有用!」

    三位祖師面對鼎尊,真的沒有底氣,不過頓了一下,還是又道,「總之我們是受人之託來提醒你,今天這個島好進不好出!所有進來的人,今天就別想回去了!」

    「好進不好出?」哈哈哈,那名化鼎一層的修士放聲大笑,「三名螞蟻居然還威脅起虎狼來了,這是我聽過的最好笑的笑話!」

    今天兩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