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118章秦少城主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1116章秦少城主

    望海道宗三名祖師,臉色蒼白。

    他們自己也沒有什麼底氣,兩名元嬰和一名嬰變,對著一個化鼎修士說出這種話,他們自己也覺得很是可笑。

    「罷了罷了,我們還是躲回去,現在就指望丁浩了。」三名祖師只好又返回去。

    「什麼玩意兒?」那名被血氣包圍的鼎尊,目中滿是輕蔑,「這些下界小宗門,居然敢跟我說這種話!憑著這句話,我就可以殺光他們一宗!」

    血海魔宗的血化天倒是謹慎之輩,皺眉道,「望海道宗一下膽小如鼠,今天居然敢不開大陣,讓我們進入,其中恐怕有詐。」

    「有詐又如何?」鼎尊尖利的笑道,「在真正的實力面前,所有的陰謀詭計都只是一張廢紙!縱使他們設下天羅地網,只要有足夠的實力,就可以輕易的將他們全部撕碎!」

    「不錯!」血化天的臉色也變得堅定起來,「有了秦少城主出馬,以你的實力,可以碾壓一切陰謀詭計!就算是望海道宗請來大羅神仙,恐怕也是要死在這裡!」

    叫做秦少城主的鼎尊哈哈大笑,「血當家過譽了,大羅神仙不敢當,可是一群下界的土雞瓦狗,我還真是不放在眼裡!」

    當下,也沒人把望海道宗三位祖師的話當成話,一眾人等,全部都進入瞭望海道宗之內。

    大殿之中,一片安靜。

    大殿之外,站滿瞭望海道宗的修士。

    現在所有人的目光,都關注著大殿中央,一個少年盤膝而坐,正在一隻手搭在苦柔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三位長老都已經回來,站在一旁,沒有打擾丁浩。

    其實三位長老心裡一點底都沒有,心說,丁浩大爺,給苦柔檢查遲點不行嘛?你非要這個關鍵時刻檢查,真是要命啊!

    丁浩倒不是故意要裝b,而是他覺得沒多大事兒,並不耽誤。

    他的一縷心神,已經從苦柔的經脈之中探入,沿著蜿蜒的經脈,直達苦柔的氣海深處。在這裡,一顆金丹,如同太陽一樣,光芒燦爛。不過遺憾的是,苦柔的金丹,就好像是傍晚的太陽,有氣無力。

    丁浩這一看,頓時臉色一驚,「錯了!」

    苦柔臉色一白,「什麼錯了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苦真人給你的用藥錯了!」

    「什麼!」苦柔臉色更白。

    苦真人對她,真的是全心全意,這些年不知道吃了多少苦頭,冒了多少危險。這才把不能提升的虛丹,讓苦柔提升到金丹七層。

    可是丁浩卻說錯了。

    「確實是這樣。」丁浩道,「本來你是虛丹,修為雖然不會提升,可是也不會後退!但是經過一些藥物強行激發,讓這顆虛丹更虛!別看你現在是金丹七層,可是你的金丹已經開始了萎縮,將來會更嚴重。到時候,會退到六層五層,退化會越來越快,最後直接枯萎,就會還原成一個凡人!」

    「什麼!」在場的三位祖師,也是全部色變,苦柔這些年辛辛苦苦,操持宗門,如果退化成一個凡人,對她將是毀滅性的打擊。

    不過讓所有人都吃驚的是,苦柔並沒有太過震驚。

    她苦笑道,「其實我已經感覺到了,去年這時候,我還是金丹七層巔峰,現在已經是金丹七層的中段,我已經在退化了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三位祖師更是目瞪口呆,三祖師嘆道,「苦柔你真是,這種事情你都不說,一個人死扛,還要管著道宗的大小事務,唉!你這孩子,就是太要強了!」

    苦柔雖然叫柔,可是性子一向都很倔,也喜歡一個人死扛,遇到這種事情,都不告訴別人。不過苦柔心中也知道,關鍵是告訴別人,有用嘛?

    「算了,只要欣兒有前途就行了。」苦柔微微一笑,看向田欣。

    田欣目中含淚,本來她挺埋怨自己的媽媽,對自己非常嚴厲,沒有笑臉。可是沒想到,母親對自己期望那麼大。

    丁浩這時收回手,拍拍苦柔的手掌,笑道,「放心吧,我會把你治好的,只是需要時間。」

    苦柔震驚道,「這樣都能治好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不錯,我本來想要打開你的金丹,治療裡邊的道基。不過現在看來,你的金丹有枯萎的跡象,因此我需要時間,先將你的金丹旺盛起來,然後再打開金丹,進行治療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打開金丹!」三位祖師全部都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對於修士來說,金丹是絕對不能碰的!從來沒有人說要打開金丹!這不是找死嘛?金丹打開,金液滲出,苦柔必死無疑啊!

    苦柔自己也是震驚的看著丁浩。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只要你相信我,我就能做到,在特定的環境下,金丹絕對能打開!」丁浩的眼光,要比這些人高超太多,金丹有什麼不能打開?在他的鼎化天地之下,用世界之鼎全力鎮壓!完全鎮壓以後,金丹就好像冰冷了一般,到時候直接打開進行治療!

    苦柔沒有猶豫,也沒有問,她點頭道,「我相信你!」

    「喲喲喲。我說你們望海道宗今天這麼囂張,原來來了一個牛皮哄哄的人物,金丹都能打開治病,不過遺憾的是,這位神醫也要死在這裡了!」

    大殿之中,並沒有開陣法,血化天等人的精神力直接掃進來,丁浩和苦柔等人的對話,外邊人全部都聽見。

    站在血化天的身邊,那位全身被血氣包裹的修士開口道,「我倒是聽說過金丹可以打開,不過那是在強大的鼎化天地又或者神境空間的鎮壓之下,這個元嬰一層的小修士,何德何能,也要幫人打開金丹?」

    丁浩聽見外邊說話,這才從大殿之中走出來。

    外邊廣場上空,血化天和秦少城主帶著宗門的百多米弟子,後邊還有數十名散修,全部氣焰囂張,殺氣騰騰,看著地面上站著的望海道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丁浩走出來,站在大殿門口,回頭道,「三位祖師,我讓你們轉告,可曾告知?」

    三位祖師臉色尷尬,心說我們說了,不過人家根本當放屁。

    宋赤子道,「原話告知。」

    半空之中,那秦少城主怪笑道,「就是你這小玩意讓他們轉告我們,什麼好進不好出?真是搞笑,你們有什麼資格說這句話?要我說,今天是你們這些土雞瓦狗好進不好出!」

    「好好好,我是土雞瓦狗。」丁浩一擺手道,「反向打開陣法!既然他們不聽勸告,今天這裡就是他們喪命之處!」

    三位祖師聽得心頭一振,熱血也沸騰起來,大祖師立即下令,「反向打開,山門陣法!」

    陣法反向打開以後,就變得防內不防外,當真是好進不好出!

    轟!

    陣法光幕將整個望海道宗包裹,海磁母運行起來,整個海島都在海面上消失了一般。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不少跟著的魔道散修感覺到危機。

    「這是關門打狗啊!」有的散修心中暗驚。

    不過更多的散修卻是冷哼道,「怕個甚?你們看見沒有,那名鼎尊,是九重天的高人,化鼎修士!橫掃下界的人物!望海道宗想要關門打狗,我怕他們自己變成狗!」

    「說的也是。」諸位散修,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看著陣法打開,血化天哈哈大笑,「我說望海道宗的三位,你們這是自尋死路啊!你們自己想逃都逃不走啊!主動打開陣法讓我們屠殺,天底下沒有比這件更蠢的事情了!」

    這時候,秦少城主開口道,「其實開不開陣法,都是一樣的。我的鼎化天地放出來,可以將他們的小島全部覆蓋!他們開不開陣法,也是一個都逃不出我手掌心!」

    「對呀!」血化天恍然大悟,恭維道,「要不說化鼎修士強大,秦少城主,有你在這裡,這些土雞瓦狗有多少死多少!」

    秦少城主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其實以他的修為,在九重天只算得上還不錯,根本談不上橫行無忌。

    可是在這裡,他直接就可以橫行天下,碾壓一切!

    所以他的內心也是相當的得瑟,因此他這一路過來,都是放出世界之鼎,招搖過市,就是享受那種高高在上,萬眾敬仰的目光。

    此刻,到了出手的時候,這種顯擺的時刻,他不會把風頭讓給別人。

    「血當家,既然你看得起,誠心招待於我,我秦某人也讓你看看我的手段。」秦少城主一指頭頂世界之鼎,道,「就讓我一鼎鎮壓全島,屠盡土雞瓦狗!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他大手一揮,「你們血海魔宗,不用出手了!」

    「豪氣!」血化天擊掌致敬,「你們這種強者,手段就是不一樣,殺人都不用刀!只要把世界之鼎放出來,就可以把這些下界小輩,全部生生鎮死!在下當真是佩服!」

    秦少城主毫不謙虛,點頭道,「血當家,這句話就說到點子上了!真正的強者,兵不血刃,靠著強大的鎮壓之力,就可以把他們生生的鎮壓死!」

    血化天又道,「只是秦少城主,這些人之中有數名年輕女修,能不能留下活口!」說到這裡,他邪惡的笑起來,「我血海魔宗有不少的男修還沒有道侶,留下她們,剛好可以解決這個問題。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。」秦少城主放聲大笑,「如此也好,那我就用我強大的鎮壓力量,把這些人都鎮壓得紋絲不動!然後讓你的人過去,殺哪個不殺哪個,你們自己做主!」

    「太好了!」血化天興奮道,「有你這樣的強者出手,殺人太容易了!」

    就在他們旁若無人的對話之中,一個少年懶散的聲音從下邊傳出來。

    「我說你們有完沒完了,強者強者,說得好象你真的有多強一樣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