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119章金剛血屠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1117章金剛血屠

    「我有多強,你很快就能看見!」

    秦少城主臉色陰冷,這些下界的修士,在他眼裡比普通妖獸好不了多少,就算是殺光,也沒有可惜。

    不過血化天既然說了,要其中的一些活口。

    那他就用世界之鼎的力量鎮壓,讓這些人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,然後讓血化天自己處理。

    「鼎化天地,金剛血屠!」

    半空之中一聲轟響,整個望海道宗所在的小島,完全都覆蓋在秦少城主的鼎化天地之中。

    「這,好可怕!」

    在場的不管是望海道宗和血海魔宗,又或者是那些散修,全部吃驚的打量四周。

    他們原來身邊的場景,什麼花草樹木亭台大殿全部都已經消失了,四周是一片血海!不過這血海並不平靜,在血海的表面,浮著很多血色的泡沫,而在泡沫下,不斷有著起伏的動靜,其中還隱隱傳來沉悶的非人類發出的吼聲。

    「原來這就是鼎化天地之威!」

    不少的修士,並沒有進入過鼎化天地,這是他們第一次進入,感覺到非常的厲害。

    血海魔宗的修士都是臉色驚嘆,那些散修則是陰晴不定。而下邊望海道宗的所有修士,都是臉色蒼白。

    三祖師宋赤子道,「這鼎化天地好像非同一般的鼎化天地,金剛血屠,莫非這血海之下,孕育的就是血金剛?!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眾人全部都臉色蒼白。

    或許對於四大陸的人來說,血金剛還並不清楚。可是對於九島區域的人來說,血金剛就太熟悉不過了。

    據說十萬年前,中魔亂時代,九島出現了一個強大的魔道宗門。這個宗門相當的殘忍和兇狠,他們善於煉製血金剛,其中資質最好的修士,就會開出和血金剛相關的鼎化天地!

    後來中魔亂時代結束,這個宗門,整體飛升上九重天。

    「哈哈哈!」聽了宋赤子這一說,半空之中的血氣包裹的男子放聲大笑,「你猜測的沒錯,我就是當年金剛血宗,現在九重天之一重天金剛城的少城主,秦少游!」

    「嘩!竟然真的是金剛血宗!」四下一片嘩然。

    金剛血宗當年的所作所為,當真是人神共憤,不但正道宗門被屠戮,甚至很多魔道宗門也被滅門,最後甚至還煉製出一尊駭人聽聞的億血金剛!那個時代,是九島最黑暗的時代,白雲道宗數名老不死出關才保住宗門,黑風魔宗也只有卑躬屈膝,匍匐在億血金剛的腳下!

    直到中魔亂時代結束,這一場浩劫才消弭。

    可是沒想到的是,今天這個可怕宗門的少城主竟然又回來了!

    「完了,這下死定了!」聽說此人是金剛血宗的少城主,望海道宗的修士,全部臉如死灰。

    這下真的完了,當年就那麼霸道,現在在一重天又發育了十萬年,人家金剛血宗已經是一個了不起的霸道宗門,要屠殺你望海道宗,豈不是分分鐘的事情?

    見到這些豬狗一樣的下界修士的表情,秦少游臉色冷酷,「現在知道了吧,可是已經遲了!」

    說完,他沒有任何的憐憫,大手一揮,「世界之鼎,鎮壓!」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世界之鼎上傳來一聲嗡鳴,這是強大靈力釋放的聲音!

    隨著這股靈力的釋放,整個鼎化天地全部被某種力量鎮壓!

    絕對鎮壓!

    等級相差太大了!

    就連實力最強的三祖師,都被鎮壓地一動不能動!

    那些金丹、築基之類的修士,根本就別提了。

    「完了,梅子,我的手指都動不了啦。」田欣有種想哭的衝動,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是這個下場。

    梅子也是急道,「我也根本不能動啊!鼎化天地的鎮壓,太厲害了!」

    「怎麼辦?」田欣心中焦急,可是偏偏又被鎮壓。

    她心裡很清楚,那些血海魔宗的人,肯定不會放過她!如果被血海魔宗的人活捉,恐怕後果比死還要慘!

    不過小女修梅子盡量挪動眼珠子看看丁浩,道,「不過你們放心吧,有丁前輩在,我們都會沒事兒的!」

    田欣都要哭了,心說梅師叔你要不要那麼信任那個什麼丁浩啊,貌似他現在自己也一動不能動呢!

    這時候,苦柔的聲音傳來,「到時候,自爆!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田欣臉色蒼白,她不想死。可是有時候活著比死了更慘!她看看母親堅定的眼神,她也暗自決定,如果不行,就自爆,望海道宗的修士有骨氣,死也比受辱好!

    「想自爆?」

    秦少游洞悉這方天地之中的一切,口中又是一聲暴喝,「雙倍鎮壓!」

    「完了!」

    望海道宗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一聲呻吟,雙倍鎮壓以後,他們完全失去了自由。連說話都不行了,調用體內的靈力更不行!想要自爆,也不行!他們的身體已經完全不受他們控制,他們的識海之中再多的念頭,也無法控制身體的動作。

    秦少游哈哈一笑,「望海道宗387名修士,全部都被鎮壓,下邊該血當家出手了。」

    「好!」血化天雙目之中都是獰色。

    和望海道宗爭鬥那麼多年,不少宗門的修士都死在望海道宗的手裡,尤其是自己的孫兒,被望海道宗田欣毀去修為不說,現在又被他們殺死!

    「我孫兒血勇,你受到的痛苦,爺爺幫你全拿回來!」

    當下他大手一揮,「上!男修全部殺死,女修全部活捉!」

    頓時,血海魔宗的修士們全部都撲了下去。

    其中就有幾名築基真修,這些真修就是血勇的跟班。也是血勇死後回去報信的,他們迫不及待的就來到田欣的面前。

    「田欣大美女,之前血勇少當家打你的主意,我們也不好說。其實我們也想要和你玩玩!哈哈,現在好,這次把你帶回去,我們所有人都可以玩你,真的很想看看你高傲的身體是什麼樣子!」

    田欣急的要吐血,可是卻一點辦法都沒有。

    另外也有兩名小修來到小女修梅子的面前,無恥笑道,「金丹期的女修,長得很乖啊!其實我早就關注你了,相比田欣,我更喜歡你!而且你修為更高,我都迫不及待了!不如先扒光你的衣服,讓大家看看!」

    這些血海魔宗的修士都相當的無恥,竟然直接伸手去剝梅子的衣服。

    梅子大怒,厲嘯一聲,「你找死!」

    她這一聲喊出來,頓時周圍全部都安靜了。

    因為大家都是被鎮壓的,鎮壓到說話都說不出!而她現在居然能說話了!

    而且在下一秒,梅子發現自己還能動了!

    「小築基,你這樣跟我說話,死!」一向不喜歡殺人的梅子也動怒了,手腕一抬,天星鞭橫掃!啪啪啪一陣亂打,幾名血海魔宗的修士非死即傷。

    「能動了!」所有望海道宗的修士,瞬間發現自己能動了。

    三祖師宋赤子已經被對方的刀架在脖子上了,最可氣的是,對方竟然是一個金丹真人。此刻突然就能動了,宋赤子大手一揮,一掌拍在對方的腦殼上,將其一掌拍死!

    這名金丹修士的金丹頓時遁出,宋赤子的身影一動,一個瞬移,抓住金丹,一把捏碎!然後下一秒,他又撲向另一個血海魔宗的修士!

    這些血海魔宗的修士,都以為穩操勝券,一個個連靈力罩都沒有開,現在被望海道宗的修士偷襲,瞬間死了一片!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?」秦少游和血化天全部目瞪口呆,對於眼前的情況,摸不著頭腦。

    「可惡!這些人怎麼不怕我鎮壓?」秦少游勃然大怒,血海魔宗的死傷,就好像一計無情的耳光,扇在他的臉上。

    看著同仇敵愾越戰越猛的望海道宗修士,他目中都是森然,陰沉沉道,「看來還是我來弄死你們!」

    此刻血化天也是勃然大怒,什麼留下女修的想法也瞬間消失,厲聲吼道,「殺!殺光!男修女修,全部殺死!」

    「金剛血屠,金剛現世!」

    秦少游的喝令之中,嘩啦嘩啦的聲音暴起,從那血海的泡沫下,無數的金剛出現。這些血金剛,每個人都有兩米高,全身彷彿穿著血色的鎧甲,手中拿著血色的戰斧,一般修士的攻擊,打在它們的身上,根本沒有作用。

    就算是三位祖師可以將這些血金剛擊殺,可是這些血金剛都是血海之中產生,殺了還有,無窮無盡!

    幾乎是瞬間,望海道宗剛才才取得的一點優勢,完全蕩然無存!

    「最後還是死嘛?」苦柔的心中悲傷,回頭想要看看自己的宗門。

    不過她一回頭,卻是看見,從自己這一方的人群之中,一隻古樸的青銅大鼎已經慢慢的浮了起來……

    「什麼?這小子是化鼎修士!」

    站在半空之中,血化天和秦少游都要吐血了。他們根本沒想到,望海道宗這種倒霉的宗門,竟然突然出現一個化鼎修士!

    「不可能啊!這一定是幻覺!」後邊那些魔道散修,突然想到三位祖師之前的警告,「今天,望海道宗好進不好出!」

    「丁浩,你竟然是化鼎!」與此同時,望海道宗這邊頓時也全部驚呆了。

    苦柔和陳守道李元宵等人,更加的目瞪口呆,丁浩當初是和他們一個修為的,可是現在竟然是一個化鼎鼎尊!他們的心中全部都是一聲呻吟,丁浩你這一百年都幹了什麼,看看你的修為,我們怎麼活啊?

    750票就有加更啊,還有5票都上不來嘛,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