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189章咸濕的心境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1187章咸濕的心境

    清流江旁邊,不少的修士在收集試劍石。

    更遠處,則是大魔亂時代都屹立不倒的一代正道江流劍宗。

    此刻,一名築基真修,正引著一位留著八字鬍須的中年男子走進江流劍宗。

    「稟告抱劍子前輩,九州魔宗宗主助理咸濕道人前來拜見。」

    這次邀請幾大正道上門,都是咸濕道人親自出馬,也算是給足了面子。為示隆重,咸濕道人出門前,丁浩還幫他進行了靈力灌體,將其修為從元嬰后直接突破進入元嬰大圓滿,沒想到這傢伙運氣夠好,在半路上又突破,到達了嬰變一層,堪稱喜上加喜。

    「邀請我們參加九州魔宗飛升大典?」抱劍子為人性情豪爽,對丁浩又是頗有好感,接過玉柬和令牌,當場就拍板道,「咸濕道友你放心,這次我們江流劍宗一定到場!雖然你們是魔道,可是丁浩宗主心懷天下,魔亦有道,讓人敬佩,江流劍宗確定參加!」

    「感謝抱劍子前輩賞光。」咸濕道人完成任務,心中也頗為開心,當下告辭離開。

    咸濕道人一走,江流劍宗內部也發生了不少不同的意見。

    「什麼?我們堂堂正道宗門,剛正不阿的江流劍宗,竟然要去給一個魔道送去賀禮,幫他們站台吆喝,成何體統?」

    「簡直是亂來!」

    「以後整個仙煉大世界所有的正道同門,該如何看我們?」

    不過也有不少人,表達了和抱劍子一樣的看法。

    尤其是丁浩當初認識的劉磊朱晨凱等好友。

    「我覺得這次我們江流劍宗必須去!丁浩雖然身為魔道之星,可是他從來沒有害死過一個正道弟子,相反,他努力爭奪魔主之位,正是為了結束亂世,天下太平!你們看歷代大魔亂時代,哪有這次這麼快結束的?」

    「對對對,之前我對丁浩兄多有誤會,這次必須去當面道歉,帶我一個!」

    江流劍宗可以算得上是正道的標杆了,他們都派出強者前去祝賀,其他的正道宗門,也都是有樣學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數日以後,一個留著八字鬍須的中年男子已經站在了烈陽山的下山麓。

    「烈陽山,我又回來了。」咸濕道人沒有急著上山,而是來到了山腳下的孫計雜貨鋪之中。

    雜貨鋪和以前一樣的忙碌,店老闆孫計奧是一個白髮白須的老者,此刻正在店中忙個不停。

    突然,他就感覺到店中安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這店中,都是賣一些低階的靈符雜貨,因此不會有超過金丹的修士進來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走進來一個嬰變期的強者,店中的小修頓時恭敬得不敢說話。

    孫計奧一看是一位強者來了,連忙低頭陪笑道,「前輩,歡迎惠顧,不知道前輩想要買什麼?」

    誰知道走來的嬰變期的強者,卻是一言不發,感嘆一句,「孫老,連你都不認識我了。」

    孫計奧這才抬起頭來觀看,等他看清這個強者的臉,他頓時驚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「你是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是咸濕道人。」咸濕道人感慨一聲,左右看看這小店,一百多年,這裡基本上沒有變化。他又道,「孫老,今天生意不錯啊,我幫您賣貨吧。」

    當年,咸濕道人修鍊完畢,沒事就回來這裡,幫助孫老賣貨,目的是能看見孫寶貝那姑娘。

    其實孫計奧心裡何嘗不知道呢?

    奈何咸濕道人長相不佳,修為也不驚人,人家姑娘怎麼會看得上呢?

    「咸濕前輩,您就別折殺老朽了。」孫計奧苦笑道,「如果你這種修為來這幫我賣貨,恐怕這山上也沒小修士敢來買貨了。」

    還別說,還真是這樣,那些小修士看看咸濕道人腰間的黑色鐵牌子,都是臉色一黯,很快店裡走了一個精光。

    咸濕道人苦笑道,「孫老,不好意思,好像我不討人喜歡。」

    「沒事沒事,進來坐。」孫老請咸濕道人坐下。

    咸濕道人這才問道,「寶貝姑娘呢?這些年怎麼樣?」

    孫老就把孫寶貝的情況一說,這姑娘和九烈道宗的年輕天才蔡盼情投意合,早些年就結成了道侶,現在兩人都是金丹期的修為了。

    「往事如煙吶。」咸濕道人點點頭,如果不是丁浩激勵他,帶著他開創九州魔宗。恐怕現在,他還是九烈道宗一個墊底的修士,一百多年還不知道能不能進入金丹期。恐怕還是每天來幫著賣賣貨,痴心妄想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想到這裡他不由得好笑,現在他的道侶,修為相貌可是比孫寶貝要高出太多了。

    咸濕道人又問道,「那他們小兩口都在閉關嘛?」

    「沒有。」孫老嘆道,「他們結成道侶以後,前些年生了一對雙胞胎,本來是大好事兒,可是現在都十多歲了,兩孩子都沒有覺醒仙根,急呀!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孫老也是拍膝嘆息。

    咸濕道人奇道,「他們都是金丹真人,生出來的孩子不可能都是凡胎的。」

    孫老道,「凡胎肯定不是凡胎,可是就是沒有覺醒仙根,後來請高人一看,人家說是識海閉鎖,無法打開。」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覺醒仙根,就會形成識海,可是如果識海閉鎖的話,仙根也根本無法開闢,這是很多孩子終身無法成為修士的原因。

    咸濕道人皺眉道,「這毛病應該有丹藥可以治療的。」

    「有是有,我們甚至託人請山上的妙玄月前輩幫忙,人家也願意幫忙煉丹了,可是就是缺少陀羅花種這種天材地寶,據說至少還有千年的……」孫老說到這裡,搖頭苦笑道,「寶貝他們二人,這些年下來,全部的時間和精力都在尋找這種天材地寶,把修鍊都耽誤了!要不,他們恐怕進入元嬰期都沒有問題。這不,現在他們又去大山深處想要找到千年陀羅花種去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陀羅花種這東西確實不好找。」咸濕道人點點頭,一抬手拿出一隻白色的小瓷瓶,放在桌上道,「我這裡倒是有些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孫老目瞪口呆,沒想到他這一說,咸濕道人就直接拿出來了。

    事實上咸濕道人這些年在九州魔宗管理宗門,自己的口袋也是相當的豐厚,各種外邊沒有的天材地寶,他的儲物戒指里都裝了不少。孫老所說的陀羅花種,他這裡剛好有,就順手拿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這是幾千年的?」孫老接過瓶子,打開以後,裡邊一股異香撲鼻。

    咸濕道人站起來道,「反正肯定足夠你們用的。好了,我這次是來九烈道宗送信的,我也要走了。」

    說完,他也沒什麼留戀,從小小的雜貨鋪走出來,沿著山道,走向上山麓。

    往事如煙,過去的種種,到此結束。

    「雖然錯過,卻也沒有遺憾。」咸濕道人嘆了一聲,傲然抬起頭。他的心思就好像那一瓶陀羅花種,就此放下,不再帶走,他感覺到自己的心境,又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不久以後,他就已經站在了九烈道宗的議事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想當年,他只是這個宗門的一個小小築基弟子,挂名在郭曉真人的名下。

    而現在,已經可以登堂入室,作為一個宗門的代表回到這裡。

    「什麼?邀請我們參加九州魔宗的飛升大典?」接待咸濕道人的是元君鼎尊。

    咸濕道人點頭笑道,「江流劍宗已經答應參加,到時候還有九祖下界,另外也有不少的正道宗門也答應出席,希望貴宗能夠不計前嫌,賞光參加典禮,我宗歡迎之至。」

    元君鼎尊思索一下,道,「我們考慮一下吧,丁浩宗主畢竟還是我們九烈道宗出去的,去一下倒是可以……」元君鼎尊心中還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咸濕道人又道,「我們宗主還特意提了一句,說閔清秋已經被他接回去,希望到時候能見到當年好友。鼎尊把這句話轉告葉雯姑娘和唐鵬程前輩就可以。」

    元君鼎尊也不知道閔清秋是何許人,不過想來也是葉雯他們認識的人。當下元君尊者點點頭,「好的,不如咸濕道友你留下小住幾日?」

    咸濕道人搖頭道,「我還要跑不少的正道宗門,幾乎要把南山大陸的正道上門走遍,就先告辭了。」

    「好吧,送咸濕道友下山。」

    元君這邊把咸濕送走,隨後把唐鵬程葉雯等人召集過來商議。

    「什麼?讓我們去參加九州魔宗的飛升大典?」唐鵬程也是感覺到頗為意外。

    葉雯雪白的俏臉一動,卻沒有發表意見。

    元君鼎尊這個人比較隨和,他開口道,「我覺得倒是可以去一下,畢竟江流劍宗等各大正道也都去了,丁浩帶著九州魔宗和魔道各宗天才離開,這對大魔亂時代的結束有著莫大的好處,是好事兒。」

    唐鵬程皺眉道,「好事兒是好事兒,可是我們堂堂正門,去給魔道宗門賀喜,簡直是千古奇聞!太丟臉了!」

    元君鼎尊沒想到唐鵬程這樣說,他臉色一沉,又道,「那送信人還說了,丁浩托他轉告你們,說閔清秋已經被他接回去了,希望到時候可以故人重逢。」

    「閔清秋被他接回去了!」葉雯頓時跳了起來。

    她也聽說了,閔清秋被正元祖師送到了慈靜齋,這種地方進去就出不來!可是沒想到,丁浩竟然把閔清秋給接了出來!

    想到這裡,葉雯立即開口道,「我要去見清秋姐!」

    唐鵬程臉色一板道,「不行!」

    雖然月票不夠,但是推薦票也不少,嘿嘿。

    饅頭還是很感謝的,晚上有加更,么么噠。大家沒有月票就投投推薦票吧,也有用噠,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