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194章魔主祭天台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1192章魔主祭天台

    「這竟然是彭大哥!」張殺殺看到彭關,觀察好一會,這才確定,這就是彭關。

    別說丁浩張殺殺,就算是彭老魔,也不認識自己的孫子了。

    「你真是我孫兒?」彭老觀看了一下,這才點頭滿意道,「不錯,有我年輕時候的帥模樣。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厲老魔張天一等人全部都笑起來,「你年輕的時候就是一個胖子,帥什麼帥,你好意思說的。」

    一眾笑鬧之中,突然從九州魔宗的後山,一股靈力轟然盪開。

    「這是……」大殿之中的修士都臉色大變。

    這股靈力非常強勁,只有化神神尊以後的強者,才能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此刻,一名年輕女子剛好走進九州魔宗,外出送信的閔清秋剛好返回。

    感受到這股靈力震蕩,閔清秋俏臉先是一驚,隨即想到什麼,然後她尖叫一聲,咯咯笑著跑向後山方向。

    沒錯,這個時候突破出關的,正是進入化神四層的神尊正元祖師!

    化神四層,化神中期!

    這在仙煉大世界絕對已經算得上頂天的強者了!

    一般來說,化神神尊都上九重天了,如果還留在下界,那就是頂天的強者。

    聽說正元祖師出關,在場的魔道修士都是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正道魔道,自古就是仇敵,魔道修士心中有些擔心,如果這正元祖師突然翻臉,那後果可真是無情了。

    「父親。」閔清秋一下撲近了正元祖師的懷裡。

    閔清秋其實是正元祖師的分身所生,分身和本尊還是有些差距的。

    不過經過這麼多年的歷練,原來苛刻的正元祖師,現在更加的趨向於閔正元的性格,這讓閔清秋很有親近感。

    正元祖師出關見到自己的女兒,他也是很開心,拍拍閔清秋的腦袋笑道,「乖女兒,你終於從慈靜齋走了出來。其實你就算不出來,這次出關,我也準備去一趟慈靜齋。」

    丁浩上前見禮,「正元祖師,恭喜你出關。」

    跟著丁浩過來的,還有雪國道宗江流劍宗九烈道宗還有其他各大正道宗門的強者,正元祖師是他們的標杆,紛紛過來見禮。

    這本來是大喜的日子,不過也有不長眼的。

    一名西沙大陸沙泉道宗的長老忍不住開口道,「正元祖師,既然你修鍊到化神四層,那麼在仙煉大世界也算是沒有敵手了。現在這些妖魔鬼怪濟濟一堂,我們不如正道聯手,勸服丁浩宗主,把這些魔道妖孽都收拾了!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在場的魔道修士臉色巨變,如果正元祖師此刻出手,他們還真的沒有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丁浩頓時臉色一沉,心中大怒。

    沒錯,他的初衷是為了天下太平而進入魔道,爭奪魔主。

    可是別忘了,就在這一路上,他並不是孤身一人。

    他的朋友,彭關、張殺殺、黑風魔女這些都是魔道!還有給他幫助的厲老魔彭老魔,這些人都曾經幫助過他!甚至他的道侶冷小魚,就是魔道的大魔女!

    丁浩雖然有拯救蒼生的信念,可是他的性格,卻從來都是亦正亦邪,誰對他好他就保誰,並不是只站在某一個立場。

    好在,正元祖師並沒有接受這個建議。

    他冷哼道,「今天是九州魔宗的大喜之日,魔宗之內,我想大家都不想看到任何的爭鬥!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在場的魔道修士們,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各位魔道長老也感覺正元祖師是一個分得清是非的人,因此也都上來抱拳行禮祝賀。

    時間匆匆過去,眼看吉時越來越近了。

    「丁浩,該來的人都來了,怎麼九祖還不下界?」其實對正元祖師來說,最想見到的人,還是九祖。

    丁浩也是眉頭一皺,「祖師你再等等,九奴等會兒就下來了,也可能九祖先去了潑風城。」

    「好吧。」

    時間一刻一刻的流逝,天空之中一道身影如同流星一般砸下。

    「這種飛行速度……」不少的修士都是臉色大變。

    落在魔宗門外的,是一個穿著白色長衫,一頭血色紅髮的妖異男子。

    九奴從九重天下來了。

    他從九州魔宗的正門進入,沒一會兒,就來到了大殿之上。

    「稟告宗主,潑風城的一切都已經準備妥當,九重天的貴賓都已經全部到達。」九奴進來就稟告道,在無人的時候他才叫主人,當著眾人,他還是稱呼丁浩為宗主。

    「九奴大人你辛苦了。」丁浩點頭,又問道,「可曾見到九祖?」

    「啊?九祖還沒下界?」九奴一愣。

    他這一說,在場的正道修士,臉色全部都一黯。

    正元祖師臉上,也不免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眼看吉時已到,九祖還沒下界,看來是不會下界了。正元祖師和在場的正道強者,還有那些準備好的當年故人,都是很想見到九祖的,可是九祖沒下界……

    「哈哈哈。」人群之中突然傳來一聲刺耳的笑聲。

    雖然大家都很失望,可是不至於譏笑丁浩。

    但是,還真有這種人。

    眾人循聲望去,發出笑聲的是一個穿著白色銀邊長衫,頭上有著龍角標記的年輕人。

    丁浩臉色發冷,柴高陽這小子實在是有點過分了。

    「柴老三,你笑什麼?」丁浩臉色森冷道。

    此刻,大殿上幾乎所有的人都瞪著柴高陽,他也不敢過分放肆,只是抱著胳膊道,「怎麼著?丁浩,今天是你的大喜事,我感覺到高興,笑兩聲還不可以嘛?難道你喜歡我哭給你看?」

    「你!」丁浩被這小子氣得不輕,以前的事情也就罷了,這柴老三今天還真是過分。

    不過柴高陽的狡辯到算是有理,也不好發作。

    冷海山冷哼道,「高陽聖子,我本來還準備,等小魚離開,就讓你擔任十九代聖主,沒想到你是這種人!」

    柴高陽哧道,「冷長老,你看清我的修為,你以為我還想做你的什麼聖主?我是化鼎九層,就算去三重天四重天五重天,混一個天門長老也輕輕鬆鬆的!搞笑,好像你的聖主多值錢似的。」

    「你!」冷海山也氣得要死。

    九奴心念一動,一股強大的氣勢已經把柴高陽鎮壓住,他冷道,「高陽聖子,你想滾出九州魔宗嘛?」九奴的修為太高了,隨時可以讓柴高陽從山頂大殿一直滾到九州魔宗的大門口。

    張殺殺罵道,「我殺殺殺,我就看見這個偽君子不順眼!今天是大喜的日子,咱們也不殺他,就讓他從山頂一直滾下去,讓他丟光臉面。」

    丁浩擺手道,「算了,他就是妒忌我,要懲罰一個妒忌者,最好的辦法,就是讓自己過的更好,走得更高!打他罵他殺他,都沒用!不要趕他走,我就要讓他看著我飛升,讓他嫉妒,讓他氣得吐血!」

    張殺殺眼神一亮,「二哥,高!」

    這時冷小魚走過來,道,「丁浩,吉時快要到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,「九祖也可以在路上耽擱了,咱們不管這些,按照既定的日程走,準備上魔主祭天台!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大殿之中,咸濕道人頓時朗聲道,「準備上魔主祭天台!」

    接著,大殿門口又有人喊道,「準備上魔主祭天台!」

    接著更遠處又有人喊。

    這一路喊過去,聲音從大殿一直傳到殿外,傳到山下,讓整個九州魔宗的弟子,全部都聽到。

    「要上魔主祭天台了!」

    興奮!

    九州魔宗修士的臉上,全部都浮上一層紅暈。

    現在丁浩,只能稱為魔道之星,只有經過祭天,得到天意的承認!

    那才是真正的魔主!

    「宗主就要成為魔主了!」

    「哈哈,那我們的宗門也就要成為天宗了!」

    「師叔恭喜你,你作為元嬰修士,已經自動成為第一批登上九重天的弟子,真是讓人羨慕啊。」

    「你也要加油,爭取第二批或者第三批上去。」

    整個九州魔宗全部都興奮起來,頓時有早已安排好的鼓樂響起,今天領銜演奏的是原先耳道魔宗的音韻美少女琴心。現在琴心也是九州魔宗的弟子,也在這第一批的飛升名單之中,今天的鼓樂演奏,都是由她來負責。

    鼓樂聲中,因為九祖沒來的冷意被沖淡,大家又喜氣洋洋的從大殿之中走出,來到大殿一側的魔主祭天台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魔主祭天台還在陣法之中。

    大家站在陣法腳下,只看見一座巨大的光幕。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請九奴大人和正元祖師,為我們打開陣法。」

    這種揭幕方法,還是從地球的時候學來。

    九奴算是丁浩魔道的師尊,閔正元卻是丁浩正道的師尊,兩人都對少年丁浩有著巨大的影響,因此,在今天這樣的一個日子,丁浩讓這兩人來揭幕。

    這既是顯示了他對這兩人的尊重,同時也要打開新的一幕,展開新的一頁!

    曾經的丁浩,只是一個小小的少年,他受到別人的影響很大。不管是九奴還是閔正元,在修為上、在性格上、在為人處事上,都對丁浩有著巨大的影響。

    可是當這新的一幕打開,丁浩將會真正走上屬於自己的道路!

    「好!」九奴和正元祖師走過去,將他們的雙手按在面前的光幕上。

    只聽轟的一聲,眼前陣法頓時化成無數煙花爆開!

    隨後,後邊的一座宏偉壯觀的高台,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