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196章另一個魔主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1194章另一個魔主

    「九祖下界了!」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全部都是一片沸騰。

    九祖,既是九州道宗的開創始祖,也是正道著名的前輩高人。

    他們下界,對於下界的修士來說,尤其是正道修士,都是一個巨大的鼓舞。

    不過有點遺憾的是,九祖並沒有全部下界!

    今天下界的九祖只有三個人!

    領路的是上次曾經來過九州魔宗的九祖弟子,呂俊豪。

    「拜見九祖!」

    當九祖緩緩降下,地面上的正道魔道修士都跪下了。

    不管正道魔道,在九祖的面前,跪拜一下也是理所應當。

    好像南極仙翁一般的老者笑道,「起來吧,都起來吧,今天是魔主祭天,大好事兒,不用跪我,跪老天就可以。」

    呂俊豪引著三位強者落地,也開口道,「三祖讓你們起來,你們就都起來吧。」

    在場的各宗修士,這才全部站起。

    冷小魚連忙介紹道,「這是九祖親傳弟子呂俊豪。」然後又介紹丁浩道,「這是九州魔宗的宗主丁浩。」

    丁浩連忙再次抱拳道,「見過呂前輩,見過三位祖先。」

    呂俊豪點點頭,道,「可能你們不認識,我來介紹一下。」他先指著那位南極仙翁一般的老者,介紹道,「這位是三祖周通天。」

    丁浩心中暗道,恐怕這周通天就是九州小世界周皇的祖先,九州小世界的三皇,丁浩就滅了唐皇,其他兩皇並沒有得罪。

    呂俊豪又指著另一位穿著儒衫的老者,道,「這位是四祖秦四海。」

    果然,這是秦皇的祖先,丁浩心中鬆了一口氣,如果唐皇的祖先下界,自己還真的挺尷尬。

    最後一名長得相當漂亮的女子,丁浩心中暗動,莫非這就是舞州舞仙子?

    呂俊豪道,「這是五祖雲霓裳。」

    「見過五祖。」丁浩心中還是有點遺憾的。

    眼前這位美麗的祖師,並非舞州供奉的舞琉璃仙子,而是雲州供奉的雲霓裳仙子!

    後邊,晗瑛低聲對商海道,「如果葉雯這次過來就好了,她就是雲州出來的!她如果能見到她們雲州的祖先,不知道有多開心!」

    商海對此也只能感嘆一聲。

    正元祖師倒是曾經見過幾位祖先,他連忙上前行禮道,「三位祖先,正元見過三位祖先。」

    三祖周通天一看閔正元,認識,他笑道,「正元啊,這些年你辛苦了,還以為見不到你。」

    正元祖師恭敬道,「祖師所託,正元不敢懈怠。」

    三祖等人都點點頭,表示滿意,五祖雲霓裳更是一抬手扔出一道白色的光影,道,「這把上古道器,是前次去七重天密境探寶所得,就獎勵你了。」

    「上古道器!」在場人等都是看得眼熱。

    一般的道器就已經了不得了,這把居然是上古道器,九祖果然是出手大方。

    「謝過五祖。」閔正元收下道器,又問道,「敢問三位祖先,這次下界,其他的幾祖……」

    「別提了。」三祖嘆道,「本來我們這次是準備九人一起下界的,可是臨行,又得到一次千古難逢的機緣!幾位真仙約好去八重天探寶,又願意帶幾位太一,於是其他六祖就都參加了探寶隊。只有我們三人,修為稍遜,沒有參加探寶隊,因此就下界來了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。」眾人這才明白事情的原委。

    去八重天探寶,了不得!眾人心中都是無比的驚嘆,八重天,這種高度,這個世界上又有幾個人敢想象?

    其實對於合體期的太一真人來說,在七重天探寶已經是了不得了。

    進入八重天,對太一真人,已經是無法拒絕的誘惑。

    因此其他的六祖,都放棄了下界,而是前往八重天尋找機緣。

    只有這三四五祖,他們只是合體初期的修為,實力稍遜,因此就沒有去八重天。

    雖然其他六祖沒有下界,可是畢竟下來三祖,這也是一件無比榮光的事情。

    正元祖師道,「你們準備的那些當年故人呢,還有端州秦州雲州出來的弟子,快來拜見你們的祖先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連忙安排人去喚這些弟子。

    不過五祖雲霓裳卻是擺手道,「這些事不急,我看你們在這兒搞魔主祭天,你們繼續,不要因為我們耽誤了你們的正事兒!」

    說到魔主祭天,在場的人等,全部都是臉色一黯。

    這時一個穿著白衣,頭上有著龍角裝飾的修士走過來,噗通跪在雲霓裳的素裙下,大聲道,「柴家後人柴高陽見過五祖!」

    柴家位於雲州和舞州之間,柴家的祖先竟然也是一位傳奇人物,雲霓裳依稀記得。

    她點頭道,「你就是柴家後人,不錯不錯,修為和資質都不錯,柴家有后啊。」

    柴高陽心中大喜,磕了幾個頭站起來。

    雲霓裳笑道,「柴家的後人,不錯,來來來,站我身邊來。」

    柴高陽心頭狂喜,如果能靠山五祖的大樹,那他可就發洋了。

    站在雲霓裳身邊,目光得意洋洋的掃過眾人,他開口道,「稟告五祖,本來是今天舉辦魔主祭天大典的,可是剛才祭天結束,天意竟然不通過!我就說丁浩這個人,他不地道!他根本不是真命的魔主,他就是一個冒牌貨!」

    「可惡!」在場的修士都是氣得臉色發紅,沒想到柴高陽這個混蛋,竟然這個時候出來說這種話。

    下界的三祖本來對丁浩的印象不錯,此刻聽柴高陽一說,都用狐疑的目光看著柴高陽,「你憑什麼說他是冒牌貨?」

    柴高陽道,「就憑天意不認可他!」柴高陽說到這裡,又繼續道,「而且他這個人,正邪不分,一會正道一會魔道,不知道他想要搞什麼?還有啊,他在九州小世界胡作非為,把小世界的唐皇都廢掉了!把唐家後人,全部都欺負到底了,還好這次大祖沒有回來,不然我看他怎麼交代!」

    「你!」丁浩氣得臉色發青,這個柴高陽太過分了,這分明就是挑撥離間。

    「什麼?」三祖臉色都鐵青了,目光看著丁浩。

    正元祖師走出來道,「三位祖師,你們莫要聽柴高陽胡說八道。丁浩所作所為,不愧於任何人,呆會兒請三位祖師去小世界看看,就知道好歹。至於被廢掉的唐皇,實在是他自己作惡多端,欺凌各州,唐皇在世,周皇秦皇和雲州百姓,都被他欺負的怨聲載道!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三祖臉色再變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不喜歡聽到唐皇被廢的消息,可是這個唐皇竟然欺負他們的後人,三祖當然也有私心,如果丁浩是為了他們的後人廢了唐皇,這他們還要感謝丁浩才是。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,「三位祖師,個中曲折,你們去小世界看看,一切便清楚了。」

    五祖雲霓裳道,「不急去看,我們相信正元所說。再說了,我們去九重天那麼久,小世界的是非曲直,我們不問的。」

    正元祖師這個人一向很剛正,這也是九祖當年把宗門交給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柴高陽本想告一個黑狀,不過貌似沒有什麼作用。

    當下他又道,「總之丁浩不是真命的魔主,今天的魔主祭天,已經失敗了。」

    三祖看看天空,皺眉道,「確實已經開始崩潰,不過奇怪的是,天空的劫雲,沒有快速崩潰。」

    四祖中年文士看著天空道,「我也覺得奇怪,按照道理,如果天意不通過,天空的劫雲會很快消散。而現在只是緩緩的消散,好像在等待什麼!這種消散的速度很慢,以至於我們一開始都沒有發現祭天失敗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稟告三位祖先,在下仙根之前曾經燒天,得罪了天意,我懷疑天意因此報復我。」

    「燒天?」五祖雲霓裳的美眸好奇的看著丁浩,「你把仙根放出來看看。」

    「遵命。」

    丁浩心念一動,頓時就把仙根放出來,當朱雀仙根出來以後,強烈的火焰氣息,把四周的空氣都變得相當的炙熱。

    「這是火鳳凰……不對,是仙獸朱雀的仙根,我天!資質這麼好!」三位祖先的臉色,全部都大驚失色。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大家都知道丁浩的仙根是成長型火焰獸,可是大家都不知道,已經成長成為了仙獸朱雀的仙根!

    五祖雲霓裳道,「仙獸仙根,就已經是了不得。而他的這種仙獸,竟然還是掌控一種元素的仙獸!我的天,了不得,此子未來不可限量!魔主,他絕對可以成為魔主!名至實歸!」說到這裡,她又問道,「正元,這也是我九州小世界出來的人才?」

    正元祖師道,「不錯,他是舞州的天才。」

    「琉璃的家鄉人?」雲霓裳很滿意的看著丁浩,道,「琉璃就是我們九人之中資質最出色的,想不到她的家鄉人,竟然也有如此的仙根,了不得,來來來,站到我身邊來。」

    丁浩走過去,對著柴高陽一瞪眼,把柴高陽擠開。

    柴高陽還不甘心,目瞪口呆道,「不可能,你在搞什麼?丁浩,你又搞了什麼障眼法?你不是超一品火焰獸仙根嘛?啥時候變成仙獸朱雀仙根的?你一定是騙我的!你就想打擊我對不對?」

    對於這種人,三位祖師已經看出此人的品質。

    五祖雲霓裳厭惡的看了一眼,這才又問中年文士道,「四哥,你覺得會是天意報復嘛?」

    四祖思索一下道,「天意絕對不會無的放矢,就算是它有報復之心,也要有其中的誘因!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,就在此刻,仙煉大世界還有其他人在以魔主的身份祭天!」

    「什麼?其他人!」丁浩巨震,不過就在這個時候,他突然想到輪迴真人給他的玉柬。

    「是誰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