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244章興師問罪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1242章興師問罪

    「丁浩小畜牲,你給我出來!」

    「丁浩小畜牲,你伸出腦袋,看看這是什麼人來了!」

    「小畜牲,速速出來跪地迎接!」

    聽著外邊一口一個小畜牲,丁浩站在仙凡城大殿中,臉色陰沉了下來,「這些人有點過分了!」

    「來得好快啊!」梅士兵吃驚道。

    他剛回來,這些人就已經跟著來了。

    丁浩冷笑道,「他們當然來得快,今天來了這麼多大城城主和小宗宗主,他們就是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,打殺我!以壯他們的聲威!」

    「可是我們的陣法真的可以對付這兩個太一和一群化神嘛?」梅士兵心中頗為擔心,眼下這力量懸殊太大了!丁浩總是說陣法,可是一重天的九十九座大城,也沒有任何一家的陣法,可以擋住這麼多的強者。

    說話之中,厲少天和冷小魚等人也都匆忙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「宗主,不好了,秦東方帶著不少強者就在城外。」厲少天焦急道。

    另外也有幾名長老都是臉色蒼白,開口著急道,「九奴大人也不在家,現在外邊好像有兩個合體期的太一真人,我們這次……完了完了!」

    丁浩目光掃過眾人,冷哼道,「難道你們就對我這麼沒有信心嘛?」

    「這不是信心的問題……」彭關苦笑,「眼下的力量懸殊太大了。」

    張殺殺也道,「二哥,要不我們就先逃吧,或者就和他們達成協議,分給他們一部分好處。」

    丁浩搖頭道,「不可能的。幽月天宗和五行魔宗,是我的老對頭!眼下就算是我願意把六成的收入分給他們,他們也不會善罷甘休!他們這次來,是來取我性命的!」

    「啊?」聽這一說,冷小魚的臉色都發白了,咬牙道,「他們敢對你出手,我們跟他們拼了!」

    「不用太擔心。」丁浩轉換語氣又問道,「那些大城城主和小宗的宗主,他們的情況怎麼樣?」

    「還能怎麼樣?」厲少天苦笑道,「聽說這些人來了,那些城主和宗主都嚇呆了,商鋪也不敢領了,都議論紛紛,我看他們也都不願意得罪上門啊!」

    「那就讓他們看看我們仙凡城的防禦力量!」丁浩大手一揮,「少天你和彭大哥黑風姐繼續去招待那些城主,把他們帶到城牆上比較遠的位置,讓他們好好觀看!」

    丁浩說完,又道,「殺殺,你去後邊的一號迎賓樓一趟,請裡邊的住客好好觀看。」

    「是!」

    幾位被安排到的長老,都連忙走向各自的任務所在。

    丁浩又道,「小魚和其他沒事的長老,都跟著我,也不要你們出手,你們都看著就好!好好觀看!」

    「是!」

    丁浩和冷小魚,帶著一眾長老和弟子,走出宮殿。

    走出去的路上,冷小魚低聲問道,「你讓大家好好觀看,到底是看什麼,難道你有必勝的把握?」

    丁浩嘿嘿笑道,「讓大家好好看看,我是怎麼收拾這些人的!」

    冷小魚被他說得笑了起來,「小y賊,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手段!」

    當他們走出宮殿,可以看見秦東方帶著一眾人,飛在仙凡城城門外的空中,虎視眈眈,來者不善,正冷眼看著城中。

    「去二道城牆上!」

    丁浩帶著一眾人等,來到二道城牆的城門樓上站定,看著面前天空之中的一眾人等。

    「小畜牲,你出來了就好。你再不出來,我就進城去把你活捉出來了!」秦東方一改以前的隱忍,終於放聲大罵道。

    「我是小畜牲,你們又是什麼呢?秦東方你和白紋兩個人跪在我面前斷指發誓,難道你這麼快就忘記了?」丁浩譏誚道。

    「小畜牲!」秦東方和白紋兩人眼中都是怒火,當日之事,耿耿於懷到現在!遠處那麼多的城主和宗主,比當日更多,丁浩現在舊事重提,讓秦東方心中恨到極點。

    白紋開口道,「丁浩,往日之事,咱們就不說了。今天的事情,不是我和秦東方兩人做主,而是這兩位!」說著,他身子一側,讓出後邊的兩位強者,開口介紹道,「這是三重天門幽月天宗的當家長老合體二層的神風長老!而這位是四重天門五行魔宗坐鎮長老,合體一層的柳如月太一真人!」

    丁浩抱拳客氣道,「見過兩位前輩,我們仙凡城歡迎各方的朋友,所謂朋友來了有好酒,二位太一知道仙凡城開張,專門來給我捧場,丁浩感激不盡!」

    「哈哈!」秦東方放聲大笑,「丁浩小畜牲,你可真的是不要臉!這兩位太一,是來給你捧場的嘛?你睜開眼看看,他們是來興師問罪的!」

    丁浩奇道,「敢問丁浩,何罪之有?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柳如月先開口罵道,「丁浩,你的罪過大了!我來問你,蒙傲是不是被你殺死?還有我大表哥柳天心,也是間接死於你手!」

    原來這女人和柳真人有關係,怪不得都姓柳!這女人長得不錯,可是紅口白牙,血口噴人!

    丁浩冷笑道,「這位太一真人,你的修為不錯,可是人品卻不乍地!蒙傲死於比武場之中,當著天下的魔道修士,進入比武場之中,生死自理!大家都立下生死狀的!這種事居然也拿出來說事兒,當真不要臉!還有柳太一,大家都知道,他是利欲熏心,跑去七情六慾山探寶,最後被喜怒哀樂魔王奪舍!他死於喜怒哀樂魔王之手,我都沒有罵他害死多少無辜的人,你居然還跑來指責我,我問問你,憑著我一個化鼎期的修士,如何殺死太一真人?」

    「總之他是因為你才下界,所以才死了!」柳如月大聲怒吼,「你這個小畜牲,敢做不敢當!」

    丁浩回道,「胡攪蠻纏!」

    「你找死!」柳如月惱羞成怒,當下就想要衝上來殺死丁浩。

    不過她轉念一想,聽說這丁浩和氣血妖宗關係不錯。

    雖然五行魔宗倒不怕氣血妖宗,不過和氣血妖宗倒是有一些合作,如果她出手把丁浩殺掉,事情就全弄到她的頭上。

    最好是和神風長老一起出手!

    想到這裡,柳如月並沒有急著衝出去,而是回頭道,「神風長老好像你們和這丁浩小畜牲也有不少的糾葛吧?」

    神風長老點點頭,朗聲道,「在場的各位一重天的城主,你們給我聽好了。這丁浩罪大惡極,搶奪我天宗的寶物,又殺死我天宗飛鴻等三名化鼎長老,他罪有應得,死有餘辜!你們不要說我們三重天的宗門下來仗勢欺人,搶奪仙凡城,實際上是這小畜牲惹了眾怒,確實該死!」

    遠處觀戰的城主宗主都是心中暗自冷笑,你們口口聲聲是來報仇,可是早也沒有來報仇,你們就是來搶仙凡城來著,別解釋了!

    丁浩哈哈大笑道,「神風長老的指控,我承認了,沒錯,幽月天宗的化鼎期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,全部都是我殺死的!你們幽月天宗當真是不要臉,在三重天鬥不過氣血妖宗,只好來下界抖威風了,哈哈,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了!」

    「小畜牲,你當真是找死!」神風長老氣得臉色發白,陰森道,「死到臨頭了,丁浩,你還不自知嘛?」

    事實上,他作為三重天門的當家長老,做事還是很謹慎的。

    就在剛才,他已經悄悄的用精神力掃過全城,幾乎掃過城中每一個人,沒有見到一個強者!當然了,他沒有掃到那位強者,真正的強者,總有隱匿自己的手段。

    柳如月其實也做了一樣的事兒,她直接開口道,「神風師兄,我們不如一起出手,殺進城中,將這小子打殺,其他事情然後再說。」

    神風長老冷笑道,「對付他這種修為的小修士,哪裡需要我們出手,只要幾個化神強者,將他打殺就可以!」

    說完,他大手一擺,幽月天宗的兩名化神修士,帶著一眾手下飛了過來。與此同時,柳如月也一揮手,派出手下兩名化神神尊帶人飛了過來。

    看見四名神尊殺氣騰騰的過來,九天神宗這邊的人等,全部都心提到嗓子眼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們都是化鼎期的修士,在神尊面前,根本沒有出手的能力!

    不過就在四名神尊帶著一眾弟子殺來之時,從一道城牆和二道城牆之間,卻是同時發出一聲獸類的吼叫。

    吼!吼吼!

    隨著吼叫聲,頓時血氣瘋狂的翻湧,一道城牆和二道城牆之間的縫隙,好像燒開了的鍋一樣,血氣翻湧,血煙繚繞,其中獸吼之聲連綿不絕。

    然後,轟的一聲,兩座城牆的夾縫之中,站出一隻全身是血的巨獸!

    「有血金剛!」遠處,某一間靜室之中,一個中年黑衣男子依然在靜靜的品茶。

    雖然他沒有出門,可是他對外邊的情況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他對丁浩說,就算你死了,我也不會出手救你。不過那也只是一時之言,畢竟丁叔曾經託付過,他和丁叔的關係,不可能真的見死不救。

    不過他也想要讓丁浩吃一點苦頭,誰叫這小子居然連自己都想要算計。

    「哼,這血金剛不錯,可以頂住化神期,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對付合體期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