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247章活罪難逃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1245章活罪難逃

    玄光天雷,仙陣之中暗藏的攻擊手段。

    之前擁有真仙遺體的屍魔,也在玄光天雷的轟擊下,被生生煉化成真仙舍利。

    轟轟轟!

    保護陣法之中,神風長老和柳如月等人都是臉色蒼白,至於他們手下的弟子,更是雙目驚恐。

    似乎可以撕開一切的天雷,光芒奪目,在頭頂把保護陣法拉開一條條的口子,隨時可以將他們最後的保護層,給徹底的掀開!

    「完了,這下完了!」秦東方和白紋兩人,心中惶惶,他們本來以為找來三重天和四重天的強援,就可以打殺丁浩,以報當日之仇。可誰知道,丁浩手中竟然還有仙陣這種東西!

    「你們想讓我死!那麼對不起了,我也讓你們死!」

    「殺人者,人恆殺之!」

    「死吧!」

    丁浩帶著一眾手下,抱著胳膊,站在光幕後邊,目光清冷的看著光幕之中。

    其他所有人,各位大城城主也在淡定看戲。

    神風長老和柳如月等人,太囂張!居然跑到一重天來,滅人宗門!這是他們應得的下場!

    各位城主心裡在想的是,這仙凡城的保護能力這麼強,以後不但要在這裡開店經營,而且要在這裡買處房產,把自己的家小送來!這裡太安全啦!

    玄光天雷的威力,再次加大!

    五雷轟頂的感覺,並不是很好!

    看著最後一層陣法即將也被撕破,神風長老終於認慫了,擠出笑容道,「丁浩小友,咱們好像有誤會……」

    柳如月也道,「是啊是啊,都是這秦東方,挑撥離間!最壞的就是此人!」

    秦東方低頭不語,心中暗恨,心說你們如果沒起貪心,又怎麼會下來?

    不過面對這些人,丁浩根本不搭理,反而又一次喝道,「玄光天雷,怎麼有氣無力,擊破他們!把他們全部轟成碎片!」

    此刻,那些已經死掉的金剛血宗的弟子,已經被雷光點著,呼呼的開始燃燒,有幾個人,已經被燒成黑炭一般。

    看見這種景象,五行魔宗和幽月天宗的弟子,更加的害怕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就在這一刻,天空之中的陣法終於破滅!

    這下,不少的幽月天宗弟子噗通跪下,哀求道,「丁浩城主,饒命啊!」

    五行魔宗的弟子也有不少跪下磕頭道,「丁城主,我們錯了,饒我們一命,我們永遠不敢來仙凡城惹事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本來是不想饒恕任何人,你要殺我,我就殺你!

    很簡單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此刻,耳中卻是突然聽到了一個聲音,「丁浩,放過神風和柳如煙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考核官前輩……」丁浩有些意外,沒想到這個時候,考核官竟然開口求情。

    一號貴賓樓的靜室之中,中年黑衣男子臉色也頗有些尷尬。

    本來他跟丁浩說,自己絕對不會出面,可是最後還是出面了。而他出面,並不是為了救丁浩,而是為了救這兩人。這是他事前完全沒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「神風的父親,雖然已經進入了時空棺材,不過他當年也是狂盟成員,有不少的好友;至於柳如煙,她是五行魔宗現任當家長老的外室,如果你殺了她,五行魔宗勢必要對你的九天神宗發動雷霆一擊!而且此人也是狂盟成員,如果他出手,我們也不好說話!」

    「可惡,真的是不爽!」丁浩本來想要弄死這兩個太一,以後說起來,自己也是殺過太一的人了。

    不過想想,考核官說的也有一定的道理。

    尤其是柳如月,如果殺了她,五行魔宗勢必全力反撲!

    九天神宗,還真的沒有做好面對四重天門的準備。

    丁浩又給考核官傳音道,「可是就算我放了他們,他們也不會感恩,回頭很可能還會來報復我的宗門!」

    中年男子道,「半個時辰以後,我會出去,我會警告他們,他們不敢不給我面子。」

    「好吧。」丁浩也只有出了一口氣,考核官說的也有道理,更關鍵的是,考核官的面子,丁浩不能不給!

    中年黑衣男子又道,「我再過半個時辰出去,你可以好好折磨折磨他們。」

    「好!死罪可免,活罪也難逃!」丁浩冷哼一聲,心念控制玉牌,將兇猛的玄光天雷換成比較弱一點的酥麻雷電!

    沙!毛骨悚然的雷電響起,無數細碎的電流從天而降。

    這些電流不至於讓這些人,可是進入這些人的身體之中,瘋狂的消耗他們的靈力。

    很快,那些化鼎期的修士,身體之中的靈力就被消耗殆盡,然後他們全部都在電光之中,扭動和抽搐起來;再接著,化神期的修士也吃不消了,也都在電光之中抽筋,可謂醜態百出!

    神風長老和柳如月,兩人到底是太一,竟然就地而坐,憑著深厚的內力硬撐。

    這兩人可能也看出來了,丁浩沒有信心殺死他們,因此他們也不說話,只想撐過這一段。

    「還想硬撐?」丁浩冷哼道,「今天就算不弄死你們,也要讓你們臉面喪盡!」

    說完,大手一揮,「丁小空,讓他們嘗嘗冥界幽冥氣息!」

    「是!」

    空間猴頓時跳出來,放出自己的乾坤通道寶鏡,用寶鏡對準盤膝坐著的神風長老和柳如月,然後一鼓肚子,隨後一張口,呼!

    空間猴在冥界縫隙的時候,沒有少煉化吸收幽冥氣息!

    平時這些氣息,都被他藏在腹中,大家都沒有發現。

    現在這一噴出來……

    「我擦!」

    「好噁心啊!」

    「這隻猴子怎麼會有這麼噁心東西?」

    丁浩身後的九天神宗的長老和弟子,感受到這些幽冥氣息,頓時都全部噁心的後退好幾步。

    至於被幽冥氣息噴臉的神風長老和柳如月就更加的不好過了,當這兩口氣息噴在他們的臉上……

    嘔!

    這兩人一下都撐不住了,全部張開口就吐。甚至都來不及吐很遠,而是全部都吐在了自己的身上!

    柳如月那麼講形象的一個女人,披頭散髮,吐了自己一身,加上酥麻雷電的作用,全身又在發抖,簡直就是醜態百出,喪盡臉面;在她的身邊,合體二層的神風長老更加的不堪,好像條死狗一樣的抖動。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

    「這就是所謂的高人!」

    那些大城城主看著這些景象,心說丁浩城主,你這也太壞了。殺人不過頭點地,你這太噁心人了!人家畢竟都是合體期的高人,又是上層的天門人物,不知道多麼要面子!你把人家弄成這樣,以後怎麼見人?

    其實柳如月和神風長老,此刻心裡也是恨不得死了。

    太丟臉了,當著那麼多一重天的城主,他們顏面盡失,以後還怎麼出門見人?

    「丁浩,你這小子太缺德了!」

    「卑鄙,無恥!」

    神風長老和柳如月兩人的心中,都在瘋狂的呼喊。

    不過他們也不敢喊出聲,他們現在已經不怕死了,他們只是怕丁浩再弄出什麼缺德的主意。

    眼看丁浩折騰的也差不多了,從貴賓樓一號靜室里,突然有一股強大的威壓盪了出來,在威壓之中,一個臉色凝重的黑衣中年男子,從靜室之中走了出來,一步一步,走向城頭。

    「這人是誰?」各位大城城主和小宗宗主都被這股威壓給嚇傻了,這人的實力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「這人是誰?」

    各位大城城主絕大部分都不認識此人,不過竟然也有那麼一兩位消息靈通的,臉色一下震驚道,「我好像聽說過此人,名字不知道,可是他有一個外號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外號?」各位城主都低聲詢問。

    「四重天門長老導師!」

    「四重天門長老導師?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「你們笨死了!」這人崇拜的看著黑衣人,低聲道,「就是四重天門許多當家長老的師尊!」

    「我擦,天吶!」

    四重天,是宗門最多,強者如雲,最為複雜的一重天。

    當然了,四重天門的當家長老,也都是一些超級強者!而這些超級強者中的很多人,竟然全部都是這名黑衣人弟子!這名黑衣人有多少權勢,那簡直是嚇死人!

    「丁浩竟然連這種人都認識,我的天吶!」各位大城城主,心中暗道,就算是丁浩手中沒有如此離譜的仙陣,今天這場危機,也是可以安然度過的吧。

    黑衣人速度不急不緩,站到城門下邊的光幕面前,開口道,「丁浩,關閉仙陣。」

    「遵命。」丁浩心念一動,關閉所有的仙陣,將玉牌遞給冷小魚,「小魚,我不在宗門的時候,這令牌由你掌控!」

    冷小魚接過令牌,道了一聲「是」,她的心裡很明白,丁浩已經到了快要離開的時候。

    陣法關閉,雷電消失,躺在地面上的所有修士,這才緩過勁來。

    神風長老竟然認識中年黑衣人,也顧不上清理自身的污垢,連忙跪了過來,行禮道,「晚輩神風,見過姬老師。」

    中年黑衣人眉頭一皺,「你認識我?」

    神風長老道,「很多年前,姬老師和家父聊天,在下還是一個少年。」

    中年男子點頭道,「看在你父親的面上,我這才救了你一命,丁浩是狂盟外圍成員,你自己好自為之!」

    神風長老連忙道,「姬老師,神風錯了,以後九天神宗丁浩的事,在下再也不會幹涉。」

    柳如月也聽說過姬老師大名,雖然心裡恨極丁浩,可也只能跪地行禮道,「見過姬老師。」

    中年黑衣男子對柳如月,臉色就嚴厲多了,冷道,「回去跟你們當家長老說,丁浩是丁家的人,不要再來找死了!」

    柳如月全身一哆嗦,道了一句,「是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