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292章丁浩身世!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1290章丁浩身世!

    丁家家主丁天仇,絕對不是一個好相與的!

    不過丁浩猶豫了一下,最後還是決定,去見一面!

    首先,丁家的情況,他並不清楚,丁天仇是個怎麼樣的人,他也不清楚!

    其次,他這次回歸丁家,有一個繞不過去的人,那就是現任家主丁天仇!

    早見晚見,反正都是要見。

    再說了,現在丁家家主親自派丁霸九來請,丁浩也沒有任何的理由不見面。

    「九哥,既然家主相邀,那麼就請了。」

    丁霸九表面客氣,對丁浩一揮手,兩人並肩走進面前的探索營地之中。

    以往,丁浩進入探索營地的青色光幕,都必須放出自己的腰牌。

    可是這一次,他什麼證件都沒有出示,就可以直接走進去。

    進入光幕以後,面前站著的不少的男女服務員,全部都低頭行禮,「見過丁家各位天才。」

    丁霸九笑道,「丁浩呀,家主已經特批了,讓你成為我丁家正式成員,享受天才待遇,所以你以後進入探索營地,就好像回家一樣!這裡就是你的家呀!」

    「是嘛,那太好了。」丁浩臉上雖然比較開心,不過心裡一點都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丁霸九這個人,絕對沒有什麼好心,這個人就跟老大哥有一比,越是對你好,你就越是要小心。

    兩人一路走向丁家商號。

    丁浩開口問道,「九哥,這次見家主,我有點緊張,不知道家主大人找我……」

    丁霸九心中冷笑,心說你緊張?你弄死我們那麼多人的時候也沒見你緊張!

    「丁浩兄弟,你無須緊張,家主是一個很和善的人,這次聽說你感悟了無限大道,因此想要見你一面,給你一點鼓勵,同時也是給我們這些丁家族人一點激勵,沒有什麼其他的事情,你就放心好了。」丁霸九的回答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,到時候還有勞九哥幫襯著一點。」

    「好說。」

    兩人一路寒暄,彷彿忘記了在荒山上撕破臉的場景。

    兩人說話之中,走進丁家商號,丁浩這才發現,商號裡邊竟然張燈結綵,頗有些歡樂意味。

    來往的女服務員和小二都上來行禮,道一句,「見過丁浩天才。」

    「九哥,這是……」丁浩奇道。

    丁霸九笑道,「家主聽說你感悟了無限大道,非常的開心,說你是為了我們丁家爭光了。因此讓整個丁家商號,大慶三天!哈哈,現在你的肖像已經發送到所有丁家商號的分號,你到哪裡都會得到大家的恭賀啊,哈哈,你覺得怎麼樣?」

    丁浩震驚道,「家主太給力了,真是讓丁浩受寵若驚啊!」

    丁霸九哈哈大笑道,「呆會兒還有更讓你開心的。」

    看見這丁家家主如此的安排,丁浩倒是有點摸不到頭腦了,難道丁家家主真的要讓他認祖歸宗了?

    如果真的這樣,那自己的父母,是不是也就可以見到了呢?

    一路走到后廳。

    當丁浩走進后廳之中,發現這裡已經有了不少人,坐在首位的是一名白髮白須的老者,老者坐在那裡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丁霸九上前介紹道,「這就是我丁家現任家主。」

    丁浩趕緊上前抱拳行禮,「晚輩丁浩,見過家主!」

    丁天仇看見丁浩沒有下跪,鬚髮皆張的臉上頓時就閃過一絲不爽。不過他並沒有說出,而是哈哈一笑道,「你就是丁浩啊,不錯不錯,果然是少年英才,我丁家的天才晚輩!好呀!好!」

    丁天仇這個人相當霸道。

    丁浩注意到,在丁天仇開口之前,整個大廳里幾十號人,連喘氣的聲音都沒有!當丁天仇發出笑聲,那些人才敢微微出一口大氣,然後在那賠笑。

    「這人很霸道啊,感覺像是丁家的皇帝一樣。」

    丁浩心中暗道,臉上卻是一副喜氣洋洋道,「家主繆贊了,丁浩何德何能。」

    丁天仇哈哈大笑,又道,「坐下說話。」

    有人送上一張圓凳,丁浩就坐在圓凳上,整個大廳里,就他和丁天仇坐在那,其他人都站在那裡,丁浩感覺到相當不適應。

    丁天仇又問道,「丁浩啊,聽說你是來自下界啊,到底是個什麼情況,你說說。」

    丁家商號勢力驚人,想必已經把我的底子都調查的清清楚楚!丁浩明白這些,也無須隱瞞什麼,就把自己出生於下界,然後一步步的修鍊出頭,成為魔主上界,等等情況,大概都說了。

    其實丁天仇對這些情況清楚的很,在丁浩回來之前,他早就把一切都調查清楚了。

    不過他還是耐著性子聽完,等聽完以後,他才開口道,「丁浩啊,其實你本來是我丁家子弟,是一代偉人丁飛揚的後人!可是為什麼你出生在下界呢,主要還是因為你的長輩,資質太差,根據我們丁家的規矩,如果資質不夠的,就必須要被送下界,象普通的修鍊者或者凡人一樣的生活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,「家主,我理解的。」

    丁天仇滿意的點點頭,又道,「其實你回來之前,我已經想好了。我們丁家能出你這樣的一個天才,實在是天佑我家!為此,我一定會請出我丁家目前實力最強的真仙,來做你的老師!同時,你需要的一切資源,我們丁家都可以全力提供!我們丁家要全力把你打造成,整個人類族群的最強的幾人之一!」

    聽丁天仇這一說,丁浩有些震驚。

    他沒想到丁天仇竟然對自己如此,如果丁家真的對自己很好,他也不會太和丁家計較,也願意成為丁家的一份子!

    不過丁天仇在許諾完以後,卻是話音一變,又道,「只是啊,現在還有一個問題,那就是你認祖歸宗的問題。你說你是丁家的後人,可是你出自丁家那一代的子弟,你的父母祖先又是誰?這以後在族譜之中都不好記載呀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家主,我的祖父叫丁翼白。」

    丁天仇大手一擺,「我們查過了,丁翼白只是丁家的一個下人,並不是你的祖父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丁浩這回是真的震驚了。

    他活了這麼大,從小世界走出來,一直走到今天的位置,才終於明白自己的身世,丁翼白竟然不是自己的親祖父!

    「這不可能吧?」丁浩臉色驚異。

    丁天仇拿出一塊玉柬,遞給丁浩,「你自己看。」

    丁浩接過玉柬一看,裡邊有很多內容,不過開頭有幾個字,「丁氏族史。」

    大致看了一下開頭,從丁飛揚的歷史開始記載,原來丁飛揚出生低微,資質也不好。他能走出來,成功成為一名強大的修士,原因是他的妻子,一位妖族女子!這位妖族女子毛髮旺盛,長相併不好看,不過對於丁飛揚卻是死心塌地,數次救丁飛揚於危難之中,最後更是偷出族中的祖寶給丁飛揚用來修鍊。

    到了最後,丁飛揚成為一代強者,也對此女不離不棄,成為傳說之中的佳話。

    不過這玉柬太長,丁浩看了一會,就抬頭看著丁天仇。

    丁天仇端起茶杯道,「從萬年前開始看。」

    「萬年前……」

    丁浩再仔細看,萬年前,正是正脈和外脈爭奪最為激烈的時候!

    丁天仇的上一代,外脈就已經掌權,不過正脈始終不消停,大家在丁家內部明爭暗鬥。

    就在這種背景下,發生了一件大事,正脈的後代,既然悄悄潛入祖宗堂,打開一座正脈前輩的時空棺材,並且請求這位正脈前輩,殺死外脈的強者,以此重新奪回丁家控制權!

    這樣一來,矛盾完全的激化。

    外脈也打開了幾座時空棺材,互相之間發生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戰鬥,在丁家歷史上被稱作「內外之爭」!

    在大家都付出慘重的代價以後,最後的結果,是外脈獲得了勝利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,外脈也露出了猙獰的獠牙。

    剛好丁天仇接任家主,就開始大肆屠殺正脈的後代,這些人都被冠上「丁家叛逆」又或者「家賊」的稱號!

    被殺,被流放!

    一批又一批的丁家人,雖然大家都有丁飛揚的血脈,可是因為含有丁飛揚血脈濃度的不一樣,產生了不同的待遇!當然了,也有一部分偏向正脈,卻又不是完全正脈的族人,還是留了下來,這些人在丁家被視為「二等族人。」

    丁浩這一路看下來,終於看到三百年前。

    三百年前,有一群年輕的「二等族人」,因為不滿在丁家的待遇,大家暗中互相鼓勵,約定努力修鍊,等將來成為強者,奪回丁家的控制權!

    誰知道,這件事被人彙報給家主丁天仇。

    丁天仇立即下令,將為首者極其親近家人共計數百人斬殺,其他人全部流放!

    而其中一名為首者男人叫做丁浪的兒子,卻是沒找到,懷疑是被一名叫做丁翼白的下人帶走了,此事後來便杳無音訊了。

    「是這樣!」丁浩頓時目赤欲裂,他直到現在才知道,自己的父親叫做丁浪,是被丁天仇下令斬殺的!

    丁浩看完,看向丁天仇,已經是另外一種目光了。

    這是殺父仇人啊!

    丁天仇並不在意丁浩的目光,他淡淡開口道,「丁浩,雖然你的父母他們都是我丁家的叛逆!不過我不想追究你的叛逆身份!甚至我還想讓你回歸丁家!只是你如果頂著一個叛逆後代的名義認祖歸宗有點難聽,所以我幫你找了一對族中的無子女的修士,你就認他們為父母,回歸我丁家吧。」

    說話之中,一對老者走出來,其中的老頭也是滿臉鬍鬚的樣子,應該是一名標準的外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