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431章五千年三寶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1429章五千年三寶

    「丁浩,你在幹什麼?」

    帝無道一聲暴喝,如同醍醐灌頂,一下就把琉璃真仙給驚醒了。

    突然她就意識到,自己這是在大庭廣眾之下,自己的這個「老鄉」竟然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抱著自己的大腿。

    「那個……丁浩,你別哭了,別哭了,我有空一定回去看看。」琉璃真仙連忙說道。

    「好吧。」丁浩這才鬆開琉璃真仙。

    其實在帝無道暴喝之前,丁浩的意識已經重新接管了身體。

    其實丁浩自己的內心也挺尷尬。

    當著這麼多人,給琉璃真仙下跪,如果不是原先的那個丁浩意識作祟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跪也跪了,好在,還抱住了琉璃真仙的大腿。

    丁浩這廝索性就無恥的享受了一下琉璃真仙的大腿,用臉蹭了兩下,女神的大腿,果然很香很軟啊!

    當然了,這些小心思,丁某人只有藏在心底,如果說出來,琉璃真仙肯定要把他活劈了。

    「丁浩,你在幹什麼?」帝無道怒氣沖沖的走上來。

    如果說仙器的事情,帝無道暫時還需要隱忍的話,眼前的事情,讓他根本忍不下這口氣。

    自從真邪真仙跟他說了兩次這個問題以後,帝無道就真的把舞琉璃當成了他的人,在他看來,只有他這種天之驕子,才配成為琉璃真仙的道侶!

    丁浩見到怒氣沖沖的帝無道,心說,老子幹什麼關你屁事啊?

    不過丁浩並沒有搭理帝無道,而是誠懇的對琉璃真仙行禮道,「祖先,我是舞州子弟,從小在您的塑像下邊長大,所以剛才一下沒忍住……」

    琉璃真仙雖然高傲,可是對自己家鄉的親人、後人,她根本沒有責怪的想法。

    當下,她一抹眼淚,微笑道,「沒事沒事,見到家鄉的故人,我都沒有忍住,又何況你?」

    「可是……」丁浩看看琉璃真仙腿部的素裙上,還留著自己的眼淚,他趕緊又用手去擦了兩下,「祖先,弄髒你的裙子了。」

    「無妨無妨。」琉璃真仙臉色一紅,剛才丁浩幫她擦拭,相當於用手掌又隔著裙子摸了兩把。

    「手感不錯啊。」丁浩心中無恥的暗想。

    琉璃真仙不會懷疑,可是帝無道很了解丁浩的無恥想法,他頓時再次怒吼道,「丁浩,你太過分了,你居然用手非禮真仙,你這是死罪你知不知道?而且還是當著這麼多的天才,你居然做出這種事,你找死不成?」

    這個帝無道今天嚴重失態,口口聲聲「死」字,丁浩眉頭大皺。

    「帝無道,我跟我的祖先說話,關你什麼事兒?」丁浩終於忍不住回道。

    帝無道怒道,「你哪裡是說話,你剛才抱住琉璃真仙的大腿,用臉在她大腿上蹭,然後還用手摸了兩把,你這種卑鄙無恥的小人,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怎麼想!」

    帝無道這個人一向都隱藏的很好,淡定儒雅,給人很好的印象,可是今天為了琉璃真仙的事情,就有點失態。

    丁浩聽他這樣說,頓時臉色震驚道,「我的天吶,帝無道你的思想能不能這麼齷齪?我剛才抱住琉璃真仙,完全是真情流露,我伸手也不是摸,是擦去我留下的眼淚!琉璃真仙是我的祖先,你明白嘛?我從小在她的塑像腳下長大,她在我的心中,是絕對聖潔的,一塵不染,我對她完全是一種膜拜,根本不可能是你說那樣!」

    帝無道陰森道,「丁浩,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為人,你一向卑劣狡猾,無恥下流!你竟敢侮辱琉璃真仙,影響琉璃真仙純潔的形象,你犯了六重天所有年輕修士的眾怒!」

    丁浩心說,你大爺的,居然還懂得調動其他人的怒氣!

    當下,他無可奈何,回頭道,「祖先,我錯了,剛才我看見到你,有點失態,影響了你的形象,我願意接受所有的懲罰。」

    丁浩這一說,琉璃真仙頓時覺得丁浩這孩子真的很懂事,怎麼可能責怪?

    「帝無道,沒想到你的內心是這麼齷齪!」琉璃真仙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    「我!」帝無道差點氣得吐血而死。

    丁浩這廝抱住琉璃真仙的大腿,又是摸又是蹭,琉璃真仙竟然不說其齷齪;而他帝無道啥也沒幹,竟然變成了一個齷齪之人!帝無道頓時氣得要死,任憑他再有風度,也是氣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琉璃真仙又道,「丁浩是我舞州弟子,是我的後人,他就如同我的子孫後代,我和他完全是親人一般的關係,哪裡容得你來插嘴?如果是你的乾爹和乾媽,也就罷了,你看看你自己的修為,你一個合體期的太一來管我的事,你有什麼資格?」

    琉璃真仙平常說話口氣不會這麼激烈,可是她體會過真邪真仙的陰險,又隱約聽人要把帝無道推薦給她,所以她一直心中對此不爽,這下頓時就爆發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好好好,我只是一個合體期的太一而已。」帝無道心中鬱悶至極,其實他匆忙過來,是想要告訴琉璃真仙,他得到了黑焱鍾,可是沒想到竟然被琉璃真仙一番譏諷。

    當下他拂袖而去,「琉璃真仙,什麼玩意兒?竟然還看不起我的修為,憑我的資質早晚超過你!哼,千年以來,我是第一個得到聖林留寶之人,馬上成為羽化真仙的弟子,未來不可限量!你後悔去吧!」

    帝無道也是一個絕頂傲氣的人,被琉璃真仙一番羞辱,已經傷及他的自尊心,當下扔下幾句氣話,恩斷義絕。

    看著他離開,現場的各位天才們先是安靜,隨後頓時都竊竊私語起來。

    「帝無道怎麼回事?難道他和琉璃真仙……」

    「要說起來,琉璃真仙和帝無道到算是般配!別看帝無道現在修為不高,那是因為他年輕,以他的修鍊速度,未來真的不可限量,琉璃真仙用了幾百萬年才大乘,帝無道只要一千多年,天才和佳人的組合啊!」

    「還真是這樣!這次聖林尋寶,就連丁家的丁霸九都沒有得到真仙留寶,就帝無道得到了!據說他還會成為羽化真仙的弟子,他背後還站著凝真仙會,要說起來,琉璃真仙還算是高攀了……」

    聽著周圍的這些亂七八糟的議論,琉璃真仙的好心情,頓時就沒有了。

    「凝真仙會,我才不會捲入其中,真邪真仙,無恥之人!」琉璃真仙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丁浩自然也聽到那些議論,他嘿嘿笑道,「祖先,您別生氣,帝無道這些人就是目中無人,自以為了不起,得到一個花痴前輩的留寶,就牛逼哄哄!」

    葉雯瞪眼道,「不準說髒字!」

    「哦哦哦,我沒注意。」丁浩告了個罪,又道,「琉璃祖先,我這就去聖林之中尋寶,也得到一件寶物,氣死帝無道!」

    「哦?」琉璃真仙的眼睛一亮,頓時看著丁浩道,「如果你能得到一件真仙留寶,那倒是一件好事兒。」

    說著,她取出一塊白色的木梭一般的飛行器具,道,「那就看你的了!」

    「好嘞。」丁浩接過飛行器具。

    他抬手一抹,就打上了自己的神識。

    這個飛行器具叫做聖林舟。

    聖林舟飛行的速度不快,在外邊也沒有用,專門在聖林之中飛行。

    用這個聖林舟的好處,是其中對聖林的洞府有記載。

    比如說,那些已經被人取走寶物的真仙洞府,它就會有提示,不要再去了;還有,那些還有真仙居住的洞府,它也會提示,不要前去打擾這些在世真仙!

    「琉璃祖先,葉雯,我就去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打了個招呼走出去,隨後,梅士兵和姬玉山蝶戀等人,也都領了飛行器具,走出了偏殿。

    看著丁浩離開,葉雯低聲道,「九師叔,那個帝無道還是絕世天才呢,心思怎麼那麼下流?」

    舞琉璃雖然是葉雯的師叔,不過並沒有什麼太大架子,當下低聲道,「凝真仙會都不是好東西,你以後見到凝真仙會的人,小心點。」

    葉雯又道,「帝無道還真的是目中無人,可惡,如果丁浩能夠得到聖林留寶,看他還有什麼可得瑟的。」

    雖然葉雯這樣說,可是舞琉璃還是搖搖頭。

    「聖林留寶,哪裡是這麼容易得到的?帝無道雖然狂妄放肆,可是他有狂妄的資本!」舞琉璃雖然不喜歡帝無道,可是心中也是明白帝無道的天資,確實驚人。

    葉雯奇道,「難道真仙留寶,就真的這麼難得到?」

    「可不是。」舞琉璃輕笑道,「在帝無道這次得寶之前,已經有一千年沒有人得到聖林寶物了!你想想,這一千年,有多少年輕修士,青年才俊來這裡尋寶,可是都一無所獲!」

    「這麼難得到?」葉雯又問道,「那大家都說嬴政大哥通過一次得寶,就改變了命運……」

    舞琉璃笑道,「嬴政得寶那次,距今有五千年了!這五千年來,就出了三件寶物,帝無道是第三件!」

    「什麼?五千年來,聖林就出了三件寶物,還包括帝無道那件!」葉雯差點吐血,她現在才知道,聖林尋寶的難度。

    舞琉璃這才笑道,「那你還覺得今天晚上會出第二件寶物嘛?」

    葉雯臉色失望道,「那這麼說,丁浩是不可能得到寶物了!」

    舞琉璃思索了一下,又道,「不過也很難說,聽說幾萬年前曾經有一天出了數件寶物,主要還是看機緣!」

    葉雯苦道,「九師叔你太壞了,弄得我心裡好忐忑,丁浩到底能不能得到寶物呢?」

    今天兩更了,祝福大家除夕快樂!下一更就是過年了,大家都別再家裡呆著了出去玩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