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445章此子,該死!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1443章此子,該死!

    「那邊怎麼回事兒?」

    探索營地大門外,不少人向著遠處的平原上觀望。

    只見那邊的半空之中,一個龐大的金色「姬」字,浮在半空。

    那巨大的金色姬字下,一座飛行宮殿靜靜的懸停,而在這飛行宮殿下,盤膝坐在數十名穿著統一服飾的修士。

    「那邊應該是姬家的靈旗啟動了,過去看看,是誰敢在探索營地的大門外招惹姬家?」

    「走,去看看!」

    不少的修士,紛紛從探索營地走出來,向著數里之外的現場飛去,去看熱鬧。

    不過,也有幾名年輕修士,卻是倉惶而逃。

    「想不到這女人竟然有姬家的靈旗,她啟動了姬家靈旗,恐怕姬家之人很快就要過來!」

    「我等還是先避避風頭再說!」

    「只是楚碧羽的飛行宮殿被控,無法逃走……」

    「別管他了,他所在的無常天門,是五重天最強天門,他的背後又有花家這樣的大家族,姬家也不敢拿他怎麼樣,我們先走……」

    就在這幾名年輕修士進入探索營地的同時,丁浩等人奔出了探索營地。

    「那邊!」

    丁浩一眼就看見那邊巨大的金色「姬」字,他扔出龍魚梭,翻身躍上,化成一點金光飛去。

    跟著後邊出來的姬伯陽小祖等人,也全部都放出自己的飛行寶物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丁浩來到這裡,已經有不少人圍觀了。

    他低頭一看,果然看見盤膝坐在地上的,都是他九天神宗的長老和弟子。

    這些長老和弟子看見丁浩來了,頓時全部站起來,激動道,「宗主,小魚副宗主被帶進飛行宮殿之中!那些惡少跑了不少!」

    「宗主,給我們主持公道啊!」

    「宗主!」

    丁浩點點頭,身影一閃,落在了飛行宮殿的平台上,然後邁開大步走進去。

    放出神識一掃,丁浩很快就找到目標所在,快步來到偏廳。

    來到這裡,只見廳里放著一張大桌,桌上有不少的靈果靈酒。

    冷小魚就坐在一張圓凳上,在她的身邊插著一桿金色的大旗,正是丁浩讓她帶著的靈旗!

    靈旗灑下一圈輝光,將冷小魚保護在旗下,不受任何的傷害。

    而這件事的始作俑者,也就是這些孟浪天才領頭的錦衣少年楚碧羽,他也坐在不遠處,蹺著二郎腿,滿臉不當一回事兒。

    甚至看見丁浩進來,他也沒有太緊張,依然坐著道,「你就是丁浩道友吧,你的道侶捧不上檯面啊!我好心好意,請她喝一杯酒,她不但不喝,還把姬家靈旗給祭了出來!不知道她想幹嘛?」

    「還倒是我的不是了?」冷小魚見到丁浩來了,心裡也安定了許多。她被這些拖進來,看見這些人的臉色,再看他們勸酒的動作……冷小魚又不是第一天出來混了,頓時就懷疑酒中有問題,她死活不喝,最後這楚碧羽竟然使用精神力鎮壓,強逼她喝。

    她更加確定酒中有問題,這才把自己的最後一招,姬家靈旗給祭了出來!

    其實楚碧羽看見姬家靈旗,就知道不好。

    不過別人可以逃,他卻是逃不掉,因為這靈旗插在他的飛行宮殿之中,他無法收走宮殿,也就無法脫身。

    當然了,他也可以扔掉飛行宮殿逃走,不過他膽子比較大,並不害怕什麼丁浩,因此就留了下來。

    楚碧羽知道,只要自己堅持是請冷小魚喝酒,這件事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。

    「本來就是你的不是,我想要結交丁浩道友,請你喝一杯酒而已。」楚碧羽蹺著二郎腿淡淡道。

    冷小魚冷道,「你請我喝的什麼,你心中有數!」

    正在此刻,姬伯陽等一干人等,也全部都涌了進來。

    姬伯陽倒是認識楚碧羽,眉頭一挑,瞪眼喝道,「什麼情況?」

    楚碧羽站起來一抱拳,「伯陽前輩……」

    姬伯陽大手一揮,「閉嘴!」然後對冷小魚道,「你說!」

    冷小魚就開口,一五一十道來,從天門相見,再到這五天多,被這些人故意刁難和欺壓。

    然後說到今天,先是幾個人強行拉著她進入飛行宮殿,然後又想要灌她酒,最後她堅持不喝,楚碧羽竟然露出猙獰,想要用精神力鎮壓住她,強逼她喝下!

    丁浩聽到這裡,心中大怒,身影一動,就站在了楚碧羽的面前。

    這小子又坐了下來,蹺著二郎腿。

    丁浩過來,他根本連反抗都來不及,就被丁浩一個耳光扇在臉上,「孽畜,這就是你請人喝酒的方式嘛?」

    這楚碧羽在幾位年輕天才之中,修為最高,是化神六層的修為,也就比丁浩低兩層,平時自視極高,因為資質很好,又有幾件珍貴的寶物在手,經常越級戰鬥。

    可是他突然發現,在丁浩的面前,他完全不是對手。

    被丁浩一個耳光打得跌坐在地上,他第一次感覺到,自己這次恐怕遇到一點麻煩了!

    不過他還是相信自己狡辯可以矇混過關,他捂著臉大聲喊道,「伯陽前輩,這女人純粹胡說八道,我何時逼她喝酒了?勸酒倒是有,根本沒有逼她喝,這些都是她的一面之詞!」

    「一面之詞。」冷小魚輕衣長袖在桌上一掃,頓時一杯酒出現在桌面上,「這就是他勸我喝的那杯酒,我懷疑這酒中有問題!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楚碧羽頓時臉色蒼白,他倒是忘記了這杯酒,沒想到冷小魚行事老道,竟然把酒當作證據給存下了!

    「我讓你死一個明白!」丁浩冷哼一聲,走回去,然後取出一顆成靈的丹藥。

    這些上古成靈的丹藥,對於氣味和藥材,要比人類敏感太多。

    丁浩拿出一枚丹藥,然後將其放在這杯酒上,讓其嗅其味道,這才問道,「丹藥之靈,你給我說說,這酒中都有何種物質?」

    丹藥之中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,「這杯酒是普通的果酒,檔次一般,不過我在其中,聞到了強烈的三真仙酒的味道!」

    「三真仙酒,是什麼東西?」丁浩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「咳咳。」蒼老的聲音尷尬咳了一聲,又道,「所謂的三真仙酒,又叫三貞仙酒!專門用來促發女子慾念,而且是從最本源的精神力上促發,服用以後,哪怕是三貞九烈的女修,甚至是女仙人,都無法抵抗!這是上古奇酒之一,非常的珍貴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大爺的!」丁浩暴怒,如果不是冷小魚帶著姬家靈旗,今天後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「小子,死!」

    丁浩怒極,身影一閃就撲了過去,毫不留情,一掌拍下,就要將此子拍死。

    雖然姬伯陽認識此人,也知道此人背景,可是面對這種事情,姬伯陽也不想阻止丁浩。

    「此子可惡,該死!」姬伯陽目中射出怒火。

    「這酒不是我的!」楚碧羽想要賴賬,可是他知道,想賴也賴不掉。

    至少這飛行宮殿是他的,他心念一動,就已經來到了飛行宮殿外邊!

    錦衣天才楚碧羽終於知道怕了,想要逃走。

    可是,已經遲了。

    當他閃出飛行宮殿,卻發現姬玉山等人已經形成包圍圈,將他圍在中央。

    「玉山老弟,你要迫我跟你出手嘛?」楚碧羽修為略高,他瞪眼喝道,「別忘了我的師尊是天無常!我還是花家的外親!速速讓我離開,就算你們姬家把我困在這裡,最後也是不了了之!」

    姬玉山跟楚碧羽修為相仿,對他更加的熟悉。知道這小子前邊幾次欺負女修,偶爾也會犯事兒,不過因為其師尊是無常真仙,這個無常真仙在六重天頗為吃得開,又非常的護短,所以之前的那幾次,那些女修也只好罷了。

    「楚碧羽,以前你都是不了了之,可是這次恐怕不行了。」姬玉山臉色一冷,他清楚的知道丁浩的性格,這一次絕對不會善罷甘休!

    「我是真仙弟子!丁浩小兒,對我又能如何?」楚碧羽臉上露出獰色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後邊傳來砰的一聲,丁浩一拳打破飛行宮殿,直接從裂口之中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楚碧羽,你犯下大罪,觸及我的底線,你必須死!」丁浩一步步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對冷小魚下手,比對他丁浩下手更可惡,如果這種人都不殺,那他丁浩妄自為人!

    「處死他!」九天神宗的長老弟子們,這些日子對這些人恨之入骨,尤其是這楚碧羽,正是最壞的一個!

    「我殺殺殺,殺!爽快!」張殺殺也終於出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丁浩冷道,「楚碧羽,我允許你反抗,你有什麼寶物,可以放出來了!」

    丁浩剛煉成了兩把神兵,此刻正是神兵試劍的時刻,丁浩決定使用神兵斬殺此子!

    「你可以和我戰鬥,我讓你體面的死!」丁浩一張口,把有著九條大道法則的本命道寶給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嘩!

    四周的觀戰者發出一陣喧嘩,本命道寶也有著很多級別,融合的大道法則越多,就越高檔。

    丁浩的本命道寶,上邊九條大道法則圍繞,正是一把道寶神兵煉製到極限的象徵。

    可是楚碧羽見到丁浩的神兵寶刃,心中竟然連戰鬥的勇氣都沒有!

    他冷笑道,「丁浩,我才不跟你做這些意氣之爭!」

    說著,他手腕一抬,拿出一塊玉符,口中大聲喊道,「師尊,救我!」

    「無常真仙給的保命玉符!」說話之中,一尊巨大的身影浮了出來……

    今天兩更,明天爆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