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1450章丁浩的懲罰(五爆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1448章丁浩的懲罰

    花天絕氣得拂袖而去,盪劍真仙又注意到站在旁邊的丁家小祖。

    「小祖,你在這裡幹什麼?」盪劍真仙不悅道,「丁浩此子,次次和我丁家為敵,難道你也要效仿他,和他沆瀣一氣?」

    丁家小祖並不買他的帳,冷笑道,「你們都已經剝奪了我在丁家一切職務,難道我出來看看熱鬧也不行?丁百盪,我跟你說你不要太過分!別看你現在是真仙,別忘了當年我還領著你參加考核來著!更加別忘了,丁叔曾經給你的幫助!」

    這丁百盪年紀比較小,又受過丁叔的恩惠,此刻再次碰了一個軟釘子。

    「好好好,你們很好!」盪劍真仙氣得無話可說,也是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看見兩個真仙都悻悻而走,圍觀人群頓時再次爆出一陣喧嘩。

    「無限神尊丁浩,好樣的!」

    「了不得,太霸氣了,真仙根本奈何不得他!」

    「丁家真仙,牛逼什麼?」

    聽著人群之中的喧嘩,有數名年輕的修士,悄悄走出人群,拿出通訊玉牌,發出訊息,「xxx,我看你還是來給丁浩認罪道歉吧,否則,沒有人可以保住你!」

    那六名和楚碧羽一起的惡少惡女,此刻都躲進了探索營地。

    不過他們心中驚慌,就讓自己的族人和朋友,出來觀看事情的發展。

    這些族人和朋友看完以後,都嚇得變了臉色,趕緊發回傳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飛揚城,一家出售各種天材地寶的商號後院。

    一名小鼻子小眼睛的年輕神尊,正臉色蒼白的來回走動。

    他也是六人之一,修為在化神一層,不過他膽子比較小,沒有敢做什麼出格的動作,最多只是言語上羞辱了九天神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此刻,他手中拿著朋友發來的消息,心中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正在驚慌失措之中,一名老者走進後院,老者奇道,「冷浩,你遇到什麼事情了嘛?」

    這老者是他的師叔,合體期的修為,也是這家商號的掌柜。

    「師叔,我……」

    老者奇道,「冷浩,你以前不是這樣的,今日為何說話吞吞吐吐?」

    年輕神尊冷浩猶豫了好一會,突然噗通跪在老者面前,哭道,「師叔,我錯了!我得罪了人,闖下大禍了!」

    「何事?」老者先是一驚,不過隨即鎮定下來,道,「無妨,你說說得罪誰了。我們宗門在這裡開店,和丁家商號也是有著很深的關係,相信我去找丁家太一出面,就可以擺平!」

    冷浩哭道,「師叔,沒用的!別說丁家太一,就算是丁家真仙,也不好使!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老者震驚,「難道你得罪的是真仙?」

    「不是,我得罪的是一個化神神尊……」

    老者哈哈笑道,「你這孩子,多大點事兒,得罪一個神尊而已。」

    冷浩這才又哭道,「可是他是羽化真仙的弟子,名叫丁浩……」

    他還沒說完,那老者差點一個跟頭撲倒在地,老臉驚恐道,「就是那個探索營地門外鬧事的丁浩?我的天,我剛才從那經過還自言自語,是哪個不長眼的得罪了他!你這個敗家仔,你得罪誰不好,你得罪丁浩?你可知道,他化神一層的時候,就敢用神行道宮壓在丁家頭上!現在他化神八層,連真仙的帳都不買,你你你……」

    冷浩哭道,「我也不知道他如此的厲害,我們就調戲一下他的道侶……」

    「調戲了他的道侶!」老者再次嚇得差點摔倒在地,連忙一拉冷浩道,「你這小畜牲,你跟我去給丁浩道歉!」

    冷浩哭道,「可是我不敢。」

    「當初你怎麼敢?」老者怒吼道,「現在出去,還有一線生機,否則你就必死無疑!」

    不久以後,當冷浩被自己的師叔拖出探索營地,已經有一名女天才來到這裡,跪在丁浩的面前。

    這女天才也是在宗門前輩的帶領下來到,宗門前輩陪笑道,「丁浩神尊,真的是對不起,是我們管教不嚴,我帶她來賠罪道歉來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冷道,「既然來了,死罪可免,就跪在這裡,自扇耳光,三天三夜,思過悔改,現在開始計時!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那女年輕女修頓時瞪大眼,猶自振振有詞道,「丁浩神尊,你有沒有搞錯?調戲你道侶,欺壓九天神宗的弟子,都是那些男修所為,跟我一個女修士有什麼關係?」

    正在此刻,離魂珠之中的楚碧羽喊起來,「丁浩道友,就是這可惡的女人,她嘲笑譏諷我們,說我們沒種,又說什麼丁浩是真仙弟子,你們敢得罪嘛?如果不是她惡語挑事兒,我們不會第二次追上去!」

    「混賬!」丁浩一向都沒有什麼憐香惜玉的心思,怒起一腳把這女修踹飛出去,罵道,「自斷雙手,跪在這裡三天三夜,否則,死!」

    對於修士來說,手掌斷了,月余也能重生,不過這其中痛苦和折磨,也不是那麼好過的。

    「不!」女修士放聲嘶吼,哭喊道,「我錯了,我下次不敢亂說話了!」

    那宗門前輩又陪笑道,「丁浩神尊,能不能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已經對她法外開恩了,愛斷不斷,你自己看著辦!」丁浩目光又注視向冷浩,「你自己說,你都做了什麼?」

    冷浩連忙跪著爬過來道,「丁浩前輩,我什麼都沒有做,我一向膽小。」

    離魂珠之中的楚碧羽罵道,「給小魚副宗主敬酒的時候,他碰到小魚副宗主的手指。」

    冷浩差點氣得暈過去,「楚碧羽,你這畜生,你死了還要害人,我不是故意碰到的!」

    丁浩擺手道,「既然碰到了,那麼自斷一臂,跪在這裡三天三夜,思過悔改。」

    「不要!」冷浩嚇得臉色蒼白,如果斷臂的話,幾個月也長不出啊!

    他還要說什麼,他的師叔已經抽出道器長刀,喝道,「孽畜,丁浩神尊已經格外開恩,伸出手臂來!」

    「不要……啊!」

    丁浩的鐵血手段之下,六名惡少惡女沒有一個敢不出來,別說三天,當天下午,六個人就全到了!

    最輕的,跪地三天,自扇耳光;最重的,自斷雙臂,跪地十天!

    雖然丁浩的懲罰血腥,可是他們也都嚇破了膽,心中知道了敬畏二字!

    正在此刻,丁浩腰間的一塊令牌亮起來,這塊令牌正是羽化真仙頒發給他的師門令牌。

    「羽化老師叫我去。」丁浩看看令牌站起來,開口道,「你等就跪在這裡,到時候自行離開就可以!不過,我不希望有人彙報我,說你們之中有人偷工減料!否則別怪我丁浩不客氣!」

    這些年輕修士和他們的宗門長輩嚇都嚇死了,哪敢偷工減料,連忙道,「丁浩前輩,您忙著!該跪三天,我們讓他們跪五天,該跪十天,我們讓他們跪十五天!這些小畜牲平時就是疏於教導,這次是真的給他們一個教訓,對他們也是大有好處的!」

    丁浩這才滿意,收了楚碧羽的屍身,又把楚碧羽的魂魄給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滾吧,下輩子好好做人。」

    把楚碧羽的魂魄放了,丁浩和小祖也分別了。

    小祖道,「這裡是煉化光一塊和修好的神行道宮,我這就去七重天找嬴政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已經跟他說過,讓他直接去找嬴政就可以。

    「你先去吧,如果沒有意外,我很快也要去七重天了。」

    送別小祖以後,丁浩進入探索營地。

    以前他進入探索營地,也不會怎麼樣,可是這次進入,明顯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,都是帶著敬畏。

    「丁浩這傢伙,不是好惹的,躲著他一點。」

    「我倒是覺得丁浩做得不錯,那些天才,太跋扈了一些!」

    「惡人還有惡人磨啊,這些小崽子遇到丁浩,也是該他們倒霉。」

    一眾議論紛紛之中,丁浩放出神行道宮,手中玉柬一抖,一隻全身雪白的小狐狸爬上了他的肩頭,「主人,我又回來了。」

    「恩,小雪,帶我去聖林。」

    聖林之中,羽化宮。

    「羽化前輩,你可給我們做主啊!你的弟子丁浩,太實在太過分了,殺掉我花家的天才弟子楚碧羽……雖然楚碧羽行為不端,可是他罪不至死啊!」

    花天絕面色凄苦的在羽化真仙面前哭訴,盪劍真仙也來了,站在不遠處,一句話都不說。

    「等我徒弟來,查明原因,再做決斷。」

    不久以後,丁浩來到聖林,他已經不用別人帶路,自己就可以用令牌走進來。

    看見丁浩走進來,羽化真仙猛地一拍桌子喝道,「你這小子,又闖了什麼禍?」

    丁浩行禮道,「見過羽化老師,弟子為了你的宏偉計劃,做了一點點小小的貢獻!」

    羽化真仙也沒想懲罰丁浩,就是想呵斥兩句算了。

    可是沒想到,丁浩竟然另有說法。

    「那你站起來說話。」

    丁浩站起來道,「羽化老師,你半年前提的兩條議案,一條是想要調動真仙的力量,奪回九門山;而第二條則是想要督促所有的天才後輩,努力修鍊!可是我發現,我們很多的天才後輩,仗著自己資質優異,根本無心修鍊!他們只想著欺男霸女,魚肉族人!這種風氣,必須扭轉!他們已經變質了,從人類的希望,變成人類的蛀蟲,我今天是懲罰了一些人,手段也過激了一點,可是這不但是為了自己,也是為了驚醒所有的人類天才,要他們收斂言行,好好修鍊!」

    羽化真仙頓時大喜道,「你做得好,我支持你!」

    那邊花天絕和丁百盪頓時臉色發青……

    今天五更爆發送上,謝謝大家的月票,過完年了,饅頭還會加更和爆發的!